奇兵 正文 第十二章 突出重围

fujinglei 收藏 6 161
导读:奇兵 正文 第十二章 突出重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为了掩护伞兵降落、吸引游击队的火力,别动队又开始了第三次进攻。

天上的轰炸机和战斗机仍在盘旋,碍于满天的伞兵,他们不敢低飞和俯冲,偶然扔下来一颗炸弹,对游击队也不构成威胁。

有了上次打伞兵的经验,游击队员们心里更有谱了。

茹支队长也基本摸清了敌人空降的规律:先是运输机飞到目标上空大约1000米的高度,然后伞兵开始跳伞,等落到离地面大概还有300米的地方,伞兵开始张伞,打开后的降落伞下降的速度约为5~6米/秒,如果顺利的话,每个伞兵的整个跳伞过程将持续2~3分钟,落地后伞兵会自动收拢集结,然后才开始向游击队进攻。

从飞机飞临目标上空到整个伞兵集结完毕,游击队有三次对敌攻击的绝好机会:第一次是利用M1式半自动步枪和自己手中的三八式步枪向运输机射击,尽管步枪子弹不一定能击落敌机,但是却可以给敌飞行员的心理上造成很大压力,很可能逼迫他偏离航向,或加快飞行速度,这样就会给伞兵跳伞人为制造出许多麻烦,增加了跳伞的难度;第二次机会就是伞兵在开伞以后,目标已经在步枪、机枪以及迫击炮的有效射程之内,游击队可以组织所有步枪和轻重机枪打伞兵,还可以运用迫击炮行空炸射击,这要计算好距离和高度,迫击炮弹在空中爆炸,对伞兵的杀伤更大;第三次机会就是在伞兵落地以后,他们躲在山坡后面正在集结之时,利用迫击炮曲射加空炸,同样可以大量消灭敌人。

茹支队长想到这里,赶紧叫来了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

“老龙,你去前沿火力点,组织部队反击南边敌人的进攻;老崔,你到后山迫击炮阵地去,和机炮连长一起指挥迫击炮用空炸的方式打降落中的伞兵和集结时的伞兵,注意隐蔽!”

“放心吧。”龙副支队长一支胳膊还绑着绷带,但依然笑着答道。

“好的。”崔科长也爽快的回答道。

二人刚走,茹支队长让刘强通知山顶所有剩余人员:步枪手开始打运输机,冲锋枪和卡宾枪射手则等降落伞降落到有效射程之内以后,再行射击。注意,只打人,不打伞!

龙副支队长来到前沿,正好趴在重机枪班班长邓国昌的旁边。

前两次进攻,敌人都吃了亏,这次他们学奸了,都弯着腰、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向山上冲锋,他们特别注意利用树干、岩石作为屏障,边走边开枪,交替掩护。

突然,从一块岩石后面扔过来一颗手榴弹,就在邓班长和龙副支队长这个火力点背面爆炸,正跪着身子向山下了望的副射手被弹片击中后脑勺,鲜血顺着头发、脖子流了下来,登时倒地牺牲了,龙副支队长愤怒的大喊一声:“给我打!”

顿时,前沿阵地上五、六挺轻重机枪同时向山下的敌人喷出了火舌,邓国昌紧咬牙关、狠闭左眼,朝着敌人猛烈地开了火。平时很少打连发的邓国昌,这次仿佛是把仇恨都集中在机枪子弹上了,一串串连发弹带着邓国昌满腔的怒火电光般射了出去,有来不及躲避的敌人被拦腰打断,分成两块身体顺势滚下山坡,还有的子弹打在树干上,把树皮击得四处飞溅,还有子弹则打在敌人借以隐蔽的岩石上,带出点点火星,敌人很快被打怕了,纷纷卧倒或藏了起来。

龙副支队长从牺牲的副射手身上摘下一颗木柄手榴弹,拉着火,在手中停了两秒,然后朝几块岩石上方扔了过去。

手榴弹在空中飞行了几秒钟以后,正好在岩石上空爆炸,两个敌人被炸了出来,倒在地上,变成了尸体,不一会,岩石后面又传来了杀猪般的叫声,这一定是受伤的敌人在嗥叫。

其余火力点的游击队员们也仿效龙副支队长的做法,用手榴弹空炸的方法,狠狠打击敌人。

这时,东西两个山头上的支援火力也到了,子弹从两侧同时射向敌人,这下这些别动队员们可就藏不住了,也顾不上许多了,争先恐后拼命的往山下跑,有些狡猾的敌人就捂着脑袋、绻着身子往山下滚,一阵更激烈的枪声从三个方向追了过去,立起身子逃跑的敌人一个也没跑了,统统被打倒在地,和捂着脑袋往下滚的敌人一起,也开始滚了起来。

邓国昌的重机枪打着打着,突然卡壳了,伸手一摸枪管,直烫手心,他回头看了看,似乎是要找一个备用枪管,可是当初出发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带备用枪管。

水,找水冷却!

可是,哪里有水呢?

邓国昌使劲摇了摇屁股后面的军用水壶,空荡荡的,可他还是不死心,拿过水壶,打开软木塞,往里看了看,里面空空如也,他又瞅瞅身边的弹药手和其他几位战友,大家都遗憾的摇摇头。

经过一天紧张的战斗,大家早就又累又饿,水壶里的水早就在吃干粮的时候喝完了。

邓国昌又在四周张望了一下,没有一点水的痕迹。

龙副支队长想了想,冲着邓班长说:“老邓,可不可以往我的水壶里撒尿?”

对呀!尿也是水呀,也可以起到冷却的作用呀。

几位战友包括龙副支队长都顾不得羞涩,依次往龙副支队长的水壶里尿开了,很快,一壶尿水送到了邓国昌的面前。

邓国昌也不管尿水是不是还带着人的体温,赶紧就给重机枪冷却。

隔了一会儿,邓国昌的机枪又欢快的叫了起来。

这回,他的机枪不是打那些正在往下滚的敌人了,而是高高的翘起了枪管,打开了伞兵。此时,天空中的伞兵已经不多了,邓国昌的身子几乎是倒在重机枪的座板上,双手握着机枪手柄,不停旋转着枪管,一个点射一个点射的打了上去,毫无遮拦的伞兵,一个个都让他送进了地狱,许多伞兵都直挺挺的落到了地面。

突然,邓国昌的机枪又哑巴了,他扭头看着弹药手。

弹药手两手一摊,无可奈何的说:“班长,没有子弹了!”

邓国昌看看身边的几个空箱子,也没了主意。

只见龙副支队长向旁边的一个火力点招了一下手,三、四个人猫腰跑了过来,其中两个人抬着一挺看起来比马克沁机枪轻的多的重机枪,另外两个人搬来了两箱子弹。

这是刚才缴获的美式M1919A4式重机枪,它其实是马克沁重机枪的改进型,只不过马克沁重机枪用的是7.92mm的子弹,它用的是7.62mm的子弹,它的冷却方式也从水冷式改成了风冷式,再也不用关键时候用尿来冷却枪管了。

邓国昌和弹药手依依不舍的把他的马克沁机枪搬到一边,把战友们送来的新式机枪安放妥当。

他仔细的前后观察了一下这挺重机枪,好像和马克沁重机枪的射击原理差不多。他让弹药手上好了子弹带,拉动枪栓,一扣扳机,“哒哒哒”,几颗子弹飞向了天空。

邓国昌又笑了。

就在前沿各火力点开始阻击敌人别动队的同时,各山头的游击队也在围剿敌人的伞兵。

只见茹支队长率领一些手持步枪的战士,正在用步枪向运输机射击。

由于敌运输机正在投放伞兵,必须飞得平稳以便伞兵跳伞,而这正好给茹支队长他们射击造成了有利条件。

茹支队长心平静气的瞄准了一架匀速前进的运输机开火,无意间,一个刚跳出机舱舱门的伞兵被他一枪击中,脑袋冲下栽了下来,一路之上,连伞都没打开,就直接摔在地面上,气绝身亡。

有一个游击队员使用的步枪子弹正好是曳光弹,他射出的每一枪都在即将变黑的天空中形成一道道光线,有的曳光弹直接命中了飞机,有的则拖着光线在飞机的旁边飞过,给运输机飞行员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慢慢地,敌人20架运输机队形有些乱了,有的想加快速度,有的想提升高度,机舱里剩余的伞兵们也都急急忙忙跳出了舱门。

突然,一架飞得比较低的C—46运输机,扔下来几个没带降落伞的大包,当大包坠落到离地面还有50米左右的时候,一齐打开,从包里面纷纷扬扬散落出无数的纸片。

茹支队长捡起落在脚边的一张纸片,看见上面画着一个手搭凉棚的妇女站在一个土台子上,妇女的旁边写着几行字:志愿军士兵们,不要为共产主义卖命了,你们的母亲、妻子、儿女正等着你,快回家吧!

哈哈,茹支队长心里冷笑,美军也学会心理战了。这些美国人,根本不了解中国人,不了解刚刚站起来了的中国人,特别是不了解这些军人。中国军人是一群有着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人,他们是为祖国而战,是为朝鲜人民而战,是为新中国而战,是用毛泽东思想思想武装起来的有着坚强精神支柱的军人,再看你们这些美国军人,不远万里,来到别人的土地上为别人作战,美国当局肆意编造出来的出兵理由,连美国士兵自己都不相信,有些士兵干脆就是被骗来的,这样的士兵能打仗吗?

茹支队长把手中的宣传单几把就撕得粉碎,扔在脚下。

这会,敌人的运输机一架接一架都飞走了,茹支队长心里长嘘了一口气。

他转头朝四周观察了一下:经过一阵激烈的战斗,降落在我军阵地附近的伞兵基本都被战士们用步机枪以及迫击炮歼灭了,降落在远处的敌人散兵,由于游击队的轻武器射程够不上,没有被消灭,他们正在集结。

崔科长和机炮连长组织迫击炮刚瞄准敌人的集结地域打了几炮,很快就传来了茹支队长的命令:停止炮击,把剩下的炮弹留在关键时刻用。

天,渐渐的黑了,气温也在慢慢的降低,队员们很快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大家心里明白,往后会越来越冷的。

游击队员们有的在加穿衣服,有的掏出干粮嚼了起来。

茹支队长心里正盘算如何突围,想着想着,他请人叫来了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大家开了个短会,研究突围的细节。

现在,游击队正处在敌人的四面包围之中,东、西、北三面之敌总人数估计在1000人左右,其中东西两个方向的敌人大约各为200~300人,北面的敌人加上榴弹炮兵在内差不多有400人,兵力最多的南面,敌人的机降部队加上空降的伞兵大概有600~700人,而我方现在的人数可能不到300人,其中还有几十名伤员。现在夜幕已经降临,对方已停止了地面进攻,敌轰炸机和战斗机由于没有夜视装备,一般不会出来,所以我们必须趁这个机会马上实施突围。

经会议研究决定:先给敌人制造混乱,然后趁乱突围,突围路线是,经由南山、东山半山腰运动到东、北山交界处,沿此处的一条出山小路穿出去。

会后,茹支队长命令侦察连钟连长:派人到其他三个山头,把会议决定告诉他们,让他们尽快做好准备,掩埋好牺牲的战友,带上伤员,分别赶到预定地点,一起突围。

随后,茹支队长又叫来了尖兵班长,让他带上尖兵班,再背上两个箱子,即刻潜入南山下敌人的内部,把箱子放在敌人指挥部附近,然后如此如此操作即可。

刚布置完,从北山方向零零星星打过来几发炮弹,茹支队长知道,这是敌人的榴弹炮在进行试射,敌人马上就要炮击了,为了避免敌人炮火打击,茹支队长迅速指挥部队疏散隐蔽,谁也不许动,等候突围命令。

一排炮弹打了过来,在山顶爆炸,又一排炮弹打了过来,又是一片爆炸声,山上依然没有动静。炮火停了一会,突然先后发射过来十颗照明弹,把四个山头照的通亮。

在第一次战役时,游击队就见过这种照明弹,它可以用大炮发射也可以用飞机投放,一般都是投放在200~300米的高度,小型降落伞挂着一个燃烧的照明炬慢慢随风飘落,整个照明时间可以持续20几秒钟。

尽管大地通明,游击队仍然一动不动,隐而不发。

突然,南山脚下,别动队营地,传来一片手榴弹的爆炸声,紧接着,北面敌榴弹炮转向南山脚下发射了几颗照明弹,很快,一排排炮弹掠过山顶,落在山脚下爆炸。

山顶上方的照明弹相继落地。

这时,龙副支队长带领前沿火力点的同志和尖兵班一起回来了。

原来,尖兵班长带领全班悄悄下山之后,绕过敌人哨兵以及篝火旁的敌人,直扑那顶唯一的绿色帐篷。

他们先把带来的两个箱子打开,取出里面的机器,一台是小型发报机,另一台是自动发报机,都是以前从敌人手中缴获的。

他们把两台机器背靠背放在一颗树下,按照电台台长李波临时教的几招,先后打开了两台发报机。然后,他们分别向帐篷两边的敌人扔起了手榴弹,尖兵班长则向帐篷里扔了一颗,结果发现一个身穿国民党军服的人从爆炸的火光中跑了出来,尖兵班长和那个国民党军人都楞了一会,还是尖兵班长反应快,马上一把按到了这个国民党军人,同时摘下自己头上的伪军软帽子,塞到了对方的口中。旁边几个战士一起上来把这个家伙捆了个结实。

受到打击的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胡乱的开起了枪,有的还互相对射起来,接着,北面的榴弹炮带着哨音飞了过来,把别动队员们炸的东躲西藏。

尖兵班长连忙招呼战友们:“撤!”

茹支队长看到龙副支队长把尖兵班顺利接应回来,又听见山脚下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会心的笑道:“老龙,转移!”

游击队顺着山窝一侧沿山腰向东、北山山口的小路前进。

此时,小路已经被先期到达的六连指导员和他的战友们控制住了。

见到匆匆赶来的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等人,六连指导员就像见到了亲人一般,连忙立正敬礼,可就是没管住眼睛里夺眶而出的眼泪。

茹支队长看见100多人的六连只剩下三、四十人,心里也发酸,他紧紧的握住指导员的双手说:“别难过,别难过,这笔血债一定要让敌人加倍偿还!”

“快,带领战士们快撤!”

游击队迈着疲惫的脚步消失在黑夜中。

背后,枪炮声依然响成一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