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十一章 阵地厮杀

fujinglei 收藏 5 60
导读:奇兵 正文 第十一章 阵地厮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12架HRS-1直升机在放下100多名士兵以后,迅速的飞走了。


3架运输机在游击队的头顶投下了所有的伞兵,转了一圈以后也飞走了。


剩下的战斗机更加疯狂的向游击队投弹和扫射。


为了减少部队的损失,吸引敌人空中火力从而掩护战友们向南山顶部运动,四面山上的警戒哨开始主动的向敌战斗机开火。


来自空中的威胁稍微减弱了一些。


幸好宿营前游击队向四面山顶派出了四个3人一组的警戒哨,预先控制了四个制高点,否则要是让敌人的伞兵或直升机部队直接降落在四个山顶上,那游击队必将成为翁中之鳖。


面对强敌,身经百战的茹夫一支队长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叫来了通讯员刘强。


“刘强,你去告诉六连指导员,让他向北、东、西三个山头各派出一个排,迅速与各个警戒哨汇合,注意消灭敌人的伞兵,掩护主力的两翼与后背。”


“是!”刘强传达命令去了。


不一会儿,三支小部队向着不同的山头奔去。


“轻机枪,注意了!”茹支队长大喊起来。


“给我集中火力打飞机,掩护部队上山!”


轻机枪射手们很快找好了位置,枪口指向天空。


其余的游击队员们在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的带领下继续往山上爬去。


茹支队长举起刚才刘强递过来的三八步枪,寻找目标。


一架P51野马式战斗机由北而南呼啸着俯冲下来,茹支队长一边喊:“注意提前量!”,一边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所有轻机枪一齐射向了这架倒霉的战斗机,只见这架战机像打摆子似的,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屁股后面还拉出了一股浓烟。


同样倒霉的驾驶员瞬间中了无数的子弹,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永远失去了知觉,带着那股浓烟一头扎在南山后面的山谷里,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宣告了这架飞机的消亡。


其余的飞机见到自己同伴如此悲惨的命运,再也不敢低飞了,胡乱的把飞机上所有的炸弹扔了下来,有的正好掉在刚落地的伞兵中间,把自己的同盟军炸的人仰马翻。


扔完了机上的炸弹,所有飞机陆续返航了。


茹支队长看见飞机都飞走了,就把目光转向了那些还在往下降落的伞兵。


记得出国前的一次培训会上,有一个军事学院的老师简单的向他们这些即将出国作战的团以上干部讲过如何打伞兵的知识:提前4个人体开枪。


茹支队长重新端起步枪,找到一个正在下降的伞兵,半眯着左眼,瞄了一会,“叭勾儿”一枪打去,结果没有击中。


可是被袭击的那个伞兵发现有人向他开枪以后,急得使劲的往下蹬他的双腿,好像这样就能逃避打击似的。


茹支队长在心里重新认真地计算了一下提前量,再考虑到现在山中的风速和散兵下降的速度,很快又瞄准了刚才那个目标,“叭勾儿”,这声枪响在茹支队长的耳边显得异常清脆,正在使劲蹬腿的伞兵顿时不动了,戴着钢盔的脑袋立刻耷拉下来,整个身子就像一条面口袋一样,吊在降落伞的下端,继续往地面飘落。


轻机枪射手们看见支队长打死了一个伞兵,也纷纷向空中的伞兵开火,这机枪打伞兵比起步枪来可是容易多了,一串子弹上去,伞兵十有八九被击中,所有正在下降的伞兵成了一个个活动的靶子了。


这时,从南山、北山、东山、西山上先后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空中以及刚刚落在村里的伞兵顷刻之间被消灭殆尽,只有一批最早跳伞并降落在山外的伞兵才得以顺利着陆。


茹支队长放下手中的三八步枪,冲大家喊道:“上山!”


很快,茹支队长带领轻机枪射手们上了南山顶,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他们正在组织战士们向往上冲击的直升机部队(别动队)射击。


茹支队长带领轻机枪射手们随即加入战团。


玄部长也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用手枪不时的向敌人射击。


失去空中火力支援的敌别动队正在往山上冲锋,试图靠自己的力量拿下南山,突然间又受到山顶更多火力的打击,东西两个山头上的侧射火力也扫了过来,终于支持不住,退下山去。


敌人的第一次冲锋被打退。


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崔科长迅速组织大家抓紧时间构筑工事。


茹支队长特意找来警卫排排长,告诉他注意保护好玄部长的安全,任何时候都不许玄部长参加战斗。


大家拿出短把的工兵锹和短把的十字镐,开始构筑工事。


早已入冬的朝鲜大地,土质非常坚硬,一米以上都是冻土,一锹或者一镐下去,只能挖出一个一厘米见方的小坑。


当过工兵的机炮连连长在反斜面挖掘迫击炮阵地时,想出了利用小剂量炸药爆破的方法,这种炸药在地面上可以炸出一个一米大的圆坑,然后再利用工兵锹和十字镐由下往上进行整修,很快就形成了一个迫击炮阵地。


这种方法很快得到推广,各种工事很快构筑成功,尽管浪费了一些炸药。


山上在忙乎,山下也没闲着。


麦克团长带领督战对好不容易阻止住了溃退的士兵,他挥舞着手枪、大骂着这帮无用的东西是猪狗、是混蛋。


其实,麦克团长发怒的主要原因是手下这些士兵的失败,使得他在金哲洙和刘显堂的面前丢了面子。


站在一边的刘显堂让人不易觉察的用嘴角撇了一撇,心里说:美国人打仗也不过如此,如果没有飞机大炮和大量的钢铁,他们根本不是中国志愿军的对手。


麦克团长气呼呼的重新整顿好了队伍,试图立即发动新一轮进攻。


金哲洙上前劝道:“团长先生,还是等助战的飞机和第二批部队到来以后再发动进攻吧?!”


金哲洙其实说的是好话,德岘里是山区的一个小村庄,远离联合国军的基地,大炮根本够不着这个地方,而空中支援此时也出现了断档,仅靠剩下的六、七十人加上伞兵也才一百五十多人,要想攻占南山,绝非易事。


可怒气正旺的麦克团长哪里听得进去。


“不行!共军现在是立足未稳,而且他们还十分疲劳,我们必须趁机攻上去!”


麦克团长说的不无道理。


他正要继续往下说,突然,从南山顶传来几声爆炸声,麦克团长身边的士兵们显得十分训练有素地卧倒在地,用枪指向山顶。


不一会儿,又传来连续不断的爆炸声。


山谷里的人都不知道山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从山顶上又传来“咚,咚,咚”的迫击炮弹出膛的声音,随即山谷响起一阵爆炸声,剩下几个没卧倒的军官这回也不敢假装胆大了,各自找地方隐蔽起来。


烟雾弥漫了整个山谷。


麦克团长心里直犯嘀咕:共军这是搞的什么名堂?难道要突围?如果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只要共军离开几个制高点,凭着联合国军的火力优势,一定能把他们消灭在狭窄的山沟里。


趁着敌人没有空中掩护突围,这个想法游击队并不是没想过,很多干部战士心里都这么合计,连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也向茹支队长提出了突围的建议,但是茹支队长却坚定地对他们说:“同志们,我们现在还不能突围,目前看敌人虽然在人数上比我们少,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他们的飞机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离开了制高点,敌人就会利用他们的飞机追着炸我们,那我们不成了他们的活靶子了吗?我们必须在山上再坚持几个小时,等到天黑以后,敌人的飞机就拿我们没办法了,敌人的步兵也害怕夜战,而我们呢,正好利用夜幕的掩护,发挥我军熟悉夜战的特长,突围出去!”


听到支队长精妙的解释,大家都心悦诚服。


“侦察连长在哪儿?”茹支队长喊道。


“到!”钟连长应声而来。


“看见底下敌人的这些尸体了吗?你带人下去,搜集枪支和弹药,快去快回,我让机炮连掩护你们!注意隐蔽!”


“是!”


六十多人从山顶弯腰向敌人的尸体扑了过去,他们趴在敌人尸体的旁边,把敌人身上的枪支、弹匣、鸭蛋型手榴弹都拿了下来,挂在自己的身上,在迫击炮的掩护下又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阵地。


等麦克团长他们看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晚了,气的麦克哇哇乱叫。


茹支队长等侦察连给大家分发完弹药,又命令大家把伪军的军服穿上。


大家尽管不知道支队长葫芦里准备卖什么药,但是却知道他们的支队长肯定又有什么锦囊妙计了。


这时,天空中又传来直升机的“咕咕咕”声,12架HRS-1直升机分两队从西面飞了过来,又开始了机降,这次不同的是12架直升机中有两架下面吊的是榴弹炮,茹支队长心里明白:这是敌人为了加强火力,开始空投大炮了,没那么便宜。


“大家注意了,全体瞄准直升机射击!开火!”


山上几乎所有的枪炮都朝直升机开了火,有的冲锋枪手射程够不着也解恨的打几枪。此时,有几架直升机已经停在一个小山包后面开始下载士兵,其余的直升机发现山上枪炮齐鸣,赶紧拔高,可惜晚了一点,两架吊运大炮的直升机被打得凌空爆炸,下面的大炮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压死压伤了几个刚刚下来的美国兵,没过几秒钟,爆炸后的直升机遗骸带着火球又掉了下来,砸在大炮的炮身上,引燃了一片大火。


其余几架直升机慌忙躲到更远的小山后面降落去了。放下机上的别动队员以后,这些直升机又很快飞走了。


山下的美国兵恼羞成怒,也开始往山上射击了,机枪、冲锋枪、迫击炮响成一片。


在一阵激烈的枪炮声中,天空又传来了一片飞机声,大群的轰炸机和战斗机接踵而来,并开始向各个山头轰炸和扫射,游击队员们既要打击往上冲锋的别动队,又要防止被敌人的飞机打中,尽管游击队组织机枪对空射击,但是相比敌人大量的炸弹、机关炮弹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此时的形势非常危急,阵地上除了一些石头可以躲藏一些人员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什么隐蔽物,游击队基本上是裸露在山上,任凭敌机肆虐,有的战士被炸弹直接命中,身体和枪支被炸成碎块直接飞向了空中,有的战士被炸弹的弹片击中,也只能继续被动地躲在简易工事里或弹坑里,痛苦异常。


同样趴在阵地上的茹支队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扭头左右看了一下整个阵地。


山上已经被敌人的燃烧弹炸成了一片火海,不断投下来的凝固汽油弹更加剧了火势,有些游击队员为了扑灭身上粘着的汽油火星,使劲的在地上乱滚,有些未被击中的战士还在顽强的向敌人射击。


茹支队长又看了看山下的敌人,已经离山顶不远了,看到这里,他对满脸灰尘的刘强一招手,他们两个几乎是同时跃起,朝着一块大石头跑去。


只见他们两个在石头下挖出一个大帆布包,迅速打开,里面露出了大团的白布,附近的几个战士冒着弹雨也连忙跑来帮忙,很快,一大块白布摆在在地上。


原来这就是美军内部使用的陆空联络板。


奇迹很快发生了,刚才还在疯狂轰炸和扫射的敌人飞机,几乎是同时停止了行动,阵地上仿佛一下子静了下来。


战士们借着烟雾迅速调整好自己的位置,有些受伤的战士也开始自己包扎。


茹支队长弯腰跑到阵地前沿,看见别动队离山顶只有四、五十米了,这已经很近的距离了,只见茹支队长用手做了一个隐蔽的手势,然后再等了几秒钟,突然,他半跪起身子,抓过身边的石头往下扔了下去,其他的游击队员们也学着支队长的样子把石头、棍棒、树干等东西扔了下去,大大小小的石头飞向敌人,砸得敌人头破血流,敌人开始不知道是什么武器,纷纷趴了下来,后来就狂喜的喊叫,以为游击队没有子弹了,然后大大咧咧的直着腰杆攻上来了,离山顶只差十几米的时候,茹支队长猛的站了起来,跳上一个弹坑边缘,端起三八式步枪朝敌人开枪,这样的距离对于一个特等射手来说,简直就是十个手指拿田螺,十拿九稳,一枪一个了。


刘强看见支队长立起身子向外射击,警卫员的职责促使他也站了起来,一把把茹支队长拉倒在弹坑里。


茹支队长怒目圆睁,刘强只管傻笑,不说话,那意思是:你要是还站起来射击,我还把你扑倒。


茹支队长没有办法,只好把三八步枪伸出弹坑边缘,趴在弹坑里面继续向敌人射击。


战士们听见有人往下开枪了,也纷纷向下面的敌人开火,只听得阵地上的子弹象一阵风似的向麻痹大意、直着腰杆往上走的敌人刮去,瞬间,别动队倒下一片,剩下的别动队员赶紧卧倒,这才逃过一死。


很多战士把刚缴获的鸭蛋型手榴弹掏了出来,轻松的扔了过去,手榴弹在卧倒的敌人中间爆炸,让他们也尝到了自己手榴弹的滋味。


敌人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连站都不敢站起来,纷纷抱着头往山下滚,带来的枪支和弹药根本就顾不上了,全都遗弃在游击队的阵地前。


茹支队长见敌人又被打下去了,趁机赶紧调整部署,他把一些重机枪和轻机枪组成小组,派到了离别动队更近的山腰上,先收拾干净散落在山坡上的敌人匆忙遗弃的枪支弹药,然后以小组为单位,各自形成一个前哨阵地或者说是前哨火力点。


接着,茹支队长又把所有的迫击炮都安排在南山的背面,这样使山顶上的人员密集程度进一步的减少,到敌人轰炸的时候,就能达到减少伤亡的目的。同时,从纯军事的角度看,如此的火力配系,就使得游击队的防御体系就显得更加完善,山前是机枪火力点,山顶是主阵地,山后是迫击炮阵地,再加上其余三个山头上的阵地,不仅使游击队有了一些防御纵深,而且还能达到相互支援的目的。


山上在调整部署,山下的麦克团长也在整顿他的别动队。


刚才的一切,麦可团长在后面都看见了,他气愤得大骂共军太狡猾,故意假装没有子弹,害得自己的士兵死伤惨重。


他抢过通信兵手中的报话机,直接用明语和天上的飞行员联系,质问他们为什么突然停止了轰炸?飞行员告诉他:山上都是自己人!


麦克团长气愤的说:什么自己人?我的士兵都被这些所谓的“自己人”打下来山了!告诉你们吧,山头还在共军手里,继续向山上的共军进行轰炸!


然后,他又让通信兵把频率调到187空降团,再次用明语要求187团继续空降伞兵,共同围歼游击队。


其实,187团的伞兵已经到了,这次来了20架C-119大型运输机和5架C—46运输机,看来187团也是孤注一掷了,把全团的人马和物资都运来了。


这次他们可不是撒豆子似的乱降落了,而是准备把1500多名伞兵全部准确的降落在四座山的外面,意图与先期到达的别动队一起,把游击队围他个水泄不通,然后再凭借陆空优势,消灭游击队。


1500多名伞兵开始象下蛋似的从运输机里面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跳,跳下来的伞兵组成了一条条弧线,随风慢慢地往下飘落。


身材比较小一点的C—46运输机则在离山比较远的地方开始往下空降105毫米榴弹炮,还有一堆一堆的弹药箱。


游击队又面临绝境,要想知道游击队将如何突出重围,请看下一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