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五十四节 攻徐州

仪云尖兵 收藏 0 23
导读: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五十四节 攻徐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看了完颜庆复送来了消息赵东才知道忽必烈已经称汗了,暗自分析当前的局势:忽必烈的举动必然引起蒙古内部的分裂,随后整个北方在军事上会处于空虚的状态。一些小股的抵抗力量肯定会趁势而起,举起抗蒙的大旗,这些没有根据地的抵抗力量很难长时间的存在,大多难逃被蒙古人歼灭的厄运,就算是有漏网之鱼也会发展成“流寇”。随着生存环境的恶化最终演变成骚扰百姓的土匪。

只要华北蒙古人的强势存在稍有减弱,整个北方就会陷入战乱的深渊。也许会涌现出几个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可最终的受害者还是老百姓。

忽必烈和阿里不哥双方都没有绝对的优势,阿里不哥有蒙古本部的支持,忽必烈有北方雄厚的物资为基础。一旦开战,必将是惨烈无比的持久战。双方的战争从战略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极大的削弱了蒙古人的实力,可以趁此机会扩大火军的地盘儿,但是没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做后盾,这些地盘迟早还是要被蒙古人夺回去。所以赵东只想得到徐州,而没有更大的野心。至于大力发展经济,改善百姓生活水平那倒是占领徐州以后的事情了。

火军的军事训练也逐渐的抓紧,并且有针对性的安排了攻城的战术训练。在训练中主要让士卒学习集中使用火力,在火力掩护下快速接近城墙。由于担心在战斗后期极有可能出现的巷战,鱼鳞甲的生产也进入了冲刺阶段。

火军中装备了鱼鳞甲的士卒大概有一半左右,这些士卒大多是老兵或者在训练中表现出色的新兵。这种把全身要害都保护起来的铠甲也算是重装甲了,虽然在硬弩这样的点式伤害面前效果不大,但是对于刀剑的劈砍有很强的防御能力。

鱼鳞甲在当时可是很稀罕的物件,得到鱼鳞甲的士卒士气也很高涨。这东西不光是对自己能力的肯定穿起来也很提气,很有些威风的感觉,惹的那些没甲的士卒很是眼热。

针对蒙古兵前胸后背都有牛皮防御的情况,赵东很火军里的几个教头又专门研究了一套刺杀敌人两肋的法子,不过这套“刀法”是在己兵力处于优势的时候,由两个士兵对付一个敌人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九月中旬,阿里不哥在合林称汗,并且称忽必烈为反贼,集合蒙古诸王的军队组成联军南下准备讨伐忽必烈。忽必烈也挥军西进到今天的陕西和山西的交界处加强了侧翼。而蒙古有名的“战神”,刚刚带着西征军回来的旭烈兀却按兵不动,保持中立的态度,其实这是表示是对忽必烈的支持。忽必烈对于这位蒙古最有实力的王爷的举动大加赞赏,阿里不哥也明白了旭烈兀的意思,为了防止他东援忽必烈,还派了军队牵制旭烈兀(此人是蒙哥的兄弟,在西征中极有威名,据说从来没打过败仗,被蒙古人称为战神)

赵东知道蒙古人的这些消息时已经是十月中旬了,看来蒙古人的内战已经是迫在眉睫。有感于时间的紧迫,赵东匆忙联系完颜庆复和石天肃,分别往徐州和海州偷偷运送了大量的炸药包,准备在攻城前夕使用。

石天肃接到这些炸药包后很是兴奋,大肆串联海州的名教教徒,积极机准备起事。

而徐州方面的完颜庆复却没什么动静,徐州安静到了可怕的地步。赵东深知完颜庆复也在暗中积极的准备,一有时间就会有很大的动作。

扬州方面赵东已经把佃户的租子都收了上来,共有三十多万斤,加上潘大有的粮食也陆续的交易完成,现在军中储备的粮食差不多够吃十个月的,暂时没有了后顾之忧。

楚州方面的张世杰的情况就没这么好了,张世杰我法在楚州就地征粮。除了带着士卒开垦的田地产出少量的粮食外,大部分的军粮还是依靠扬州供给。

进了十一月赵东才得到忽必烈和阿里不哥开战的消息,急另张世杰率部北上,佯攻海州。

就在张世杰集合兵马的时候,陆秀夫反对张世杰贸然进兵,说道:“调动军马可有朝廷的旨意?”

“没有朝廷的旨意。”

“没有圣上的圣旨擅自调动军马可是要担干系的。”陆秀夫说道。

张世杰对于陆秀夫对宋室的愚忠很看不上眼,说道:“我是要去打鞑子,又不是去造反,担甚么干系?”

陆秀夫看他口气强硬,也怕真的闹翻了,缓了缓语气说:“既然是要去杀鞑子,何不再等等,圣旨到了再去也不迟。”

“圣旨到了只怕要个把月的工夫,我奉的是两淮将军赵东的将令,战机稍纵即逝,可耽搁不得。”

陆秀夫虽然愚忠宋室,终究也是日后的名将,军情紧急的道理自然明白,思量半晌道:“也罢,我随你一起去打鞑子。”

“这才是条好汉子!不要整天提什么朝廷,打跑了鞑子才是真英雄。”

张世杰和陆秀夫带着两千人刚刚到了海州城外,海州就乱开了。石天肃带着明教的人用炸药包炸毁了海州的县衙和军械库,然后迅速的化整为零又潜伏了起来。海州守军只留了很少的人手搜索城内捣乱的“奸细”,其余的纷纷登上城墙守城。

张世杰得到的命令是佯攻海州,所以也不十分的奋力攻打,只是做些声势。守城的蒙古由于人数太少,也不赶贸然出城迎战,只是派人四处求援。


在张世杰佯攻海州的时候,赵东也点起兵马北上。由于这是火军的第一次攻坚战,赵东把所有的战斗力量都用上了,加上随军的大车队有万余人,浩浩荡荡的开赴徐州。

还未到徐州,蒙古人的侦骑就把宋军大举进犯的消息传了回去。前天徐州才派出一部分援兵增援海州,现在援兵不过刚刚到达海州的样子,赵东就来攻打徐州。每八匹滇马拖拽一门火炮,四匹滇马拉一架抛石机。士卒们把这样辎重卸下排开,摆好攻击的架势。

徐州的蒙古军看火军势大,也没敢出战,积极准备守城。城头上的弓箭手也是一字排开,严阵以待。

猛然城里响起巨大的爆炸声,赵东知道是完颜庆复动手了,又稍微等待一会儿,看城头上的守军不住的来回调动,知道是在派人去城里“救火”。

赵东这才命令开火,火炮最先发威,轰鸣的声音震的地面都微微颤抖。由于城墙较高,有的火炮的仰角调整的不好,发射的弹丸有很多打在城墙上,打的城墙上的砖石纷纷落下。蒙古守军虽然也有火炮,射程却没这么远,威力就更加逊色的多了,有些被火炮直接命中的人身体都被撕成了碎片,血污溅的到处都是。守军急急忙忙缩到垛口的后面躲避。

在火炮装填的空隙,抛石机把炸药包射上城头,爆炸之后四处乱飞的小弹丸给蒙古人造成了很大麻烦,伤了许多的蒙古兵,一时间守军出现了短暂的慌乱。军官砍死几个后退的士卒才弹压住。

火炮和抛石机轮番轰炸城头,用强大的火力压制蒙古人的弓箭手,同时在地面上派出工兵抬着云梯冲到护城河下。把云梯架在护城河上,踩着云梯过去,把炸药包堆放在吊桥下面。很快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徐州城的吊桥“咣当”一声倒了下来。还没等蒙古回过味儿来,又有一队工兵把一辆大车推到城门口,车上满满的都是巨大的炸药包,每个都有三几百斤。蒙古人虽然不知道车上装的是什么,却知道定然是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探着头射箭阻止工兵。很快就有十几个工兵倒地,赵东命令所有的火力都照着城头射击,全力压制敌人的弓箭手,一面又派出工兵把车上的炸药包点燃。

“轰”的一声巨响,比什么“晴天霹雳”还要来的猛烈,距离较近的守军暂时失去了听觉,只感到整个城墙都晃了几晃,随后就看到宋军潮水般的涌向了城门。蒙古守将暗道:“糟糕,一定是城门被攻破了。”急忙叫喊着指挥士兵堵在城门口,用密集的弓箭阻止火军入城。

赵东看蒙古军密密麻麻的集中起来,知道有便宜可占,令抛石机对着敌人的密集处发射炸药包。

好几个炸药包落进了敌群,顿时血肉横飞,炸的蒙古士卒伤亡惨重,守将也命丧当场。剩余的几个百夫长也有很丰富的战斗经验,看形式知道徐州城是很难守的住了,强令弓箭手急射一轮后,带着士卒从城墙上退了下去,化整为零,以十人为一作战单位分散潜伏各处,准备用蒙古人的绝技——近身肉搏。

徐州城里此时已经冒起了浓烟,一定是完颜庆复带着人在搞破坏,使得蒙古人应接不暇,才这么容易的攻破了城门。

赵东命孙木的几十个骑兵快速冲进城中,同时命所有的枪兵紧跟着入城,自己则带着近卫营很谨慎的跟在最后。

赵东心里很清楚,接下来的将是惨烈无比的——巷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