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刑警迷情录 正文 第十九章【生死之间】

弈神 收藏 2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5/


雷小龙条件反射般往窗边侧身,枪响了,子弹打在窗对面的墙壁上,他慌忙拾起桌上茶杯一下将灯砸灭了。

一条黑影破窗而入,雷小龙屏住呼吸拾起桌上的另一个茶杯往他对面砸去,那人往声响的地主连续开了三枪,火星直冒,雷小龙趁机蹿到那人身后,一手抓住他手中的手枪,一手勒住他的脖子。

两子扭打了一番之后同时倒地,雷小龙压在那人身上,那人使劲摆动着手中的枪,想对着雷小龙开枪,雷小龙抓住枪柄拼命将那人的手往地板上砸,那人终于松开了手,手枪滑了三米余完。

雷小龙松开那人去捡地上的手枪,那人一跃而起扑在雷小龙的身上,手枪被那人抓到了手中,枪口已经指在了雷小龙的额前。

那人狂笑得声音有些发抖:“雷小龙,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到客厅说话。”他绕到雷小龙身后,一只手挽住他的脖子,别一只手握枪冲着他的太阳穴。

灯亮之后,那人又站到了雷小龙的对面。雷小龙这才看清那人,他惊叫起来:“戒子!”

戒子喝道:“怎么着,很奇怪吗?”

雷小龙浑身直冒冷汗,因为他的生命就掌握在戒子的一个手指中,只要他扣动扳,他必死无疑。不过雷小龙此时明白,如果戒子真的想杀他的话,早就开枪了,犯不着在这里多费口舌,于是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看清了戒子手中手枪正是九二式手枪,他问道:“不见多日,你混得不错吗?居然用上九二式手枪。”

戒子得意地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是我老大器重我,把他自己的手枪给了我。”

雷小龙明知故问:“你老大是不是钟章仁?”

“知道还在这里费话,今天晚上就是他吩咐我来找你的。”

雷小龙丝毫不慌乱,他将手伸向口袋,戒子立即用命令语气说:“别动,想拿家伙吗?”

“兄弟,别紧张,我烟瘾大,抽支烟总可以吧?”

说完,雷小龙也不顾戒子的眼色,别将手伸到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他冲戒子笑了笑,然后点燃烟,“要不要来一支?”

“省着自己抽吧,钟章仁要我给你带个口信,明天晚上十点他在避风港酒吧等你,记住啦,只许你一个人来,如果不按他的意思行事,带多少他就杀多少,知道吗?”

雷小龙爽快地说:“行。老子一定来。”

戒子用枪对着雷小龙慢慢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雷小龙倒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他想:“钟章仁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呢?此事要不要向宁局长汇报呢?还天队长、老马?我单独一个人去是否会有去无回呢?叫上武文化与我一起去?不行,都不行。戒子已经说得够明白了,钟章仁点名道姓地要我一个人,我怎么逆着他的意思行事呢?我……”

整整一个晚上雷小龙基本上没有合眼,第二天回到队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雨姗姗很快便看出雷小龙有心事,于是问道:“雷小龙,你的眼睛肿得像熊猫眼一样,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呀?”

雷小龙表情自然地说:“昨天晚上的电视好精彩,睡晚了些。”

雨姗姗怔了怔,说:“我看不像,你的脸色和平时不太一样,你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事?说出来让我听听。”

雷小龙不耐烦地说:“现在是上班时间,我可没有功夫与你闲聊。请你别打扰我工作。”

“老马将小飞的案子交给你和我,可是你却什么也不要我干,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再怎么说我也是刑警大队的一员,你怎不能什么事都瞒着我吧?你有戒子的消息吗?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而不想让我知道?”

雷小龙无奈地笑了笑:“我知道老马是要我和你一起办理小飞被杀的案子,虽然我们都知道戒子是此案唯一的突破口,但是我还没有找

他正面交谈过,反而被他打伤了,这些情况你是知道的,你说我会隐瞒你吗?”

雨姗姗听了似乎有些相信,不过仍然心疑,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你也只是蜻蜓点水般地说了一些众所周知的事。”

雷小龙冲雨姗姗莞尔一笑:“你看看,你的意思是我雷小龙信不过你吗?”

“实话告诉你,我确实有这种感觉。”

“枪弹鉴定结论下来吗?”

“结论已经出来了,你等一下,我马上拿过来。”雨姗姗双手将鉴定结论递给雷小龙时说道:“92式手枪系列包括9mm手枪系统和5.8mm手枪系统。技侦人通过鉴定,得出结论:小飞被枪杀时犯罪嫌疑人所使用的92式手枪是9mm手枪系统。你看看。”

“好的,这里没你的事了,有事的话我才叫你,你先去忙你的事。”雷小龙专心致志低头看着鉴定结论,雨姗姗怒气冲冲地离开了他的办公桌。

雷小龙从武文化口中得知雨姗姗是宁局长的女儿便对她不冷不热起来,其实就边他自己也不明为什么要那样对待雨姗姗,是为了避免流言蜚语,还是为了表明他对梦仪的用情专一呢?——他糊涂了。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讲女儿私情的时候了,雷小龙正面临着生与死的较量,今天晚上他去避风港酒吧与钟章仁见面必定凶手吉少,他无法预知钟章仁会对他耍什么伎俩,因此表情自然的他其实内心早已变七上八下,一直到是晚上十点,当他走入避风港酒吧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忐忑不安的心反而开始变得平静了许多。

酒吧的外面的灯光像往常一样闪烁着,只是在进门的玻璃上贴上了“今晚停止营业”的字样,当他进门时,戒子便过来引路,二十来个穿着清一色黑西装的年轻人背着手站立着,他们目不斜视,耀武扬威。

戒烟将雷小龙引致一个中等包厢,钟章仁正大口大口地抽着烟,妮琳坐在他的身边。当她看见雷小龙时,不安的神情很明了地写在她的脸上。雷小龙明白自己已经是进退维谷,于是在没有征得钟章仁的同意之下,他面端端正正地在钟章仁对面坐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