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四十章 手谈宫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白色的楼房,漆成血红色的铁栅栏。在绿树掩映之下,显得格外的幽静深远,然而门窗上焊着的钢筋,又处处透着阴森诡异。

“这不是真的,这是真的!”凄厉的惨号声,忽然从中传出。

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勇猛的冲上去,一左一右抓住一个半百老头。老头不甘受控,死命一挣,“嘶——”病号服破了,医生措不及防,被老头挣开了去。

“哈哈,这不是真的,这是真的!”老头狂笑着,呼号着,望铁门撞去,“哐当”额头流出的鲜红的血液。疯老头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证明,钢筋比人的头颅更加的坚固。

一头是血的老头,无力的软了下去,嘴中的话也变得含糊不清。低沉得就如困兽最后的嚎叫。虽然含糊,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永远只会说同样的一句话,“这不是真的,这是真的!”

“快,病人失控,拉响警报!”

“哇——哇——哇——”红色的警报响起,片刻,铁门被打开,一群身材高大的医生涌了进来。他们将处于昏迷中的半百老头,抬上病车,往他住的病室送去。

这两个医生,见危机解除,松了一口气,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失职了,冷汗猛的冒了出来。

这个地方,是疯人町,译成汉语就是精神病医院。所住的人,全都是些日本高层领导人。众所周知,日本人背负着“将一条虫硬撑成龙的责任”,工作压力是他国的好几倍,所造成精神病人的比例也是他国几倍。日本的政届领袖,经常有承受不住压力而躺进疯人町的,为了防止政府机密被这些疯人给无意中泄露出去,必须有专门的医院接收这类病人。这所疯人町就是这种专门医院的其中之一。

正因为这儿住院的病人身份特殊,所以,在这里工作的医生,工作压力特别的大。稍微出点事故,都会受到严厉的训斥。今天,这位曾经是东京警视厅的最高长官宫琦,竟撞得头破血流,这当属重大事故了,为此,这两位值班医生,面临的最轻惩罚,也会是“猪头!”被耳光扇得像猪头!并且,开除,取消养老金!

为了将功赎罪,这两位值班医生抢了过去,围在宫琦身边,哭号着,“宫琦阁下,宫琦剩下……”

宫琦听到喊声,眼皮动了动,数次之后,猛的睁开了,两道目光射了出来,往周围一扫,道:“我怎么在这?”

“啊!”值班医生欣喜若狂,凭着他们多年的经验,知道宫琦不疯了。疯人都是目光浑浊,注意力涣散,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是熟视无睹的。而现在的宫琦,这目光多么的清辙!明亮!还有,他的疯语也不讲了,竟然能够很清醒的询问。

“哈哈,宫崎阁下的病好了!”误打误撞,碰得头破血流之后,竟然病好了,哈哈,这下,两位值班医生的不但无罪反而有功了,哈哈哈……处于狂喜状态的值班医生,大笑不止。

“小尾君,松尾君!”

众医生将这两人给团团围在中心,不断的呼唤着。他们很是担忧,病人疯病好了,而医生却疯了。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哈哈哈……”小尾和松尾笑得前伏后仰,鼻涕横流,尖锐的怪笑声,震人耳膜,就如两个高音喇叭。

“把这两个疯子拉出去!”恢复了神智的宫琦,他的官威也跟着恢复了。

哈哈哈……唔!

笑声嘎然而止。有人往这两人身上注射了镇定剂。

众人拖着小尾和松尾离去,病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宫崎的心情,并没有随着医生们的离去而好转,他望着病房雪白的天花板,发呆。乌云密布脸庞,看得出这是“愁容满面”。清醒的人往往都是痛苦的人,越是清醒人就活得越是痛苦。宫琦很怀念自己的疯人日子,那时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担心,也没人会追究自己的责任。

光辉的往事,不堪回首的血色东京日,像电影剪接镜头,杂乱无章的在宫琦头脑中交织在一起。

“可恶、狡猾、卑鄙的支那人!”一想到支那人,宫琦的脸就抽搐变型,两眼中全是怒火。《三国演义》中,周瑜临死之时,仰天长叹,“即生瑜,何生亮?”宫琦此刻的感想,也类似于此。论计谋,宫琦的自认为,放之日本可称翘楚。但在支那人面前,自己的智谋,显得多么的幼稚可笑,处处被人算计,时时落入后手,最终被人逼疯。

查了那么久,东京警视厅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查出,这次恐怖袭击,和上次一样,是同一人策划。

不知其真名叫什么,只知所有的人都称其为“子明!”,绰号“政委!”

“子明!子明?”宫琦牙缝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字,就像咬着仇人的名字。

片刻之后,“啊——!”宫琦浑身一哆嗦,猛然醒悟,“子明”二字,不正是诸葛亮的字号吗?

“难道天意作弄人?真是‘既生瑜,何生亮!’”宫琦足智多谋,虽不敢自称为诸葛第二,却常拿自己与三国智谋第二的周瑜相比较。没想到一语成谶。

血色东京日,子明用到的种种计谋又重新在宫琦的头脑中过了一遍。越是回忆,宫琦越是心惊。这些计策运用之成熟,时机把握之准确,已到了惊人的地步。甚至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再无第二人可以到达这个程度。宫琦先前认为,支那人计谋的成功,只不过是运气使然,如今看来,绝非如此简单,假设历史能够重演,他们一定还能成功。因为偶然的表面之下,藏着必然的因素。

输,在阴谋诡计方面,宫琦的的确确是输了,输得干净利落,无怨无悔。

赢,最终日本赢了。日本海上,那朵灿烂的钢铁之花,最终向世界表明阴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只可惜宫琦明白得太晚了一点,要不然也不会面临着目前这个处境。

“朝闻道,夕死可矣!”宫琦翻出一句论语,用之安慰自己。但宫琦的思想觉悟终究没有达到圣人的地步,虽在这方面,大觉大悟,但他还是放不下对自己前程命运的担忧。

宫琦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是自己领悟的,而是来自于一个年青人,他叫小泉。

“小泉君,您为什么不早几天出现呢!?”

宫琦的思絮,飘飘荡荡的飞到了遇到小泉的那一天。

那是血色东京日的第二天晚上,宫琦正为寻找恐怖分子,忙得焦头烂额。一个年青人不期而至,未经通报,就直接到了宫琦的面前。

“你是什么人?给我出去!”宫琦一见不认识他,大怒,抓住桌上的文件夹就扔了过去,手指放到警铃上。

年青人伸出一晃,轻轻巧巧的将扔来的文件夹给抄在手中。冷哼道:“宫琦候补长老,你是这样对待未来‘主干’的吗?”说着,年青人缓缓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枚黄色戒指,戴在手指上。

宫琦一见,惊呆了。那枚黄色戒指当中刻有一条黑龙,故名黑龙戒,其本身材料并没有什么希奇的,但它所代表的意义,非同凡响,它象征着黑龙会“主干”的无上权力。只要拥有它,就可以随意调动黑龙会几十万帮众。自从黑龙会之父内田良平出任黑龙会首任“主干”以来,这枚戒指,从来就只有“主干”佩戴过。照帮规,候选“主干”在危急时,也可以佩戴,但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个年青人竟出示了黑龙戒!

原本宫琦觉得奇怪,这年青人何以不经通报就直接闯到自己的办公室,现在明白了,有黑龙戒开道,在日本谁敢拦?

可是,按理自己在黑龙会里面,也是候选长老啊,职务也不低,为什么黑龙会有了未来‘主干’自己竟一点也不知道?而且这个年青人也绝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俱有远大前途的准候选人!

心中虽存着疑惑,但在黑龙戒强大的威压下,宫琦不得不屈腿跪下,行三拜之礼。年青人坦然接受宫琦的大礼,过后,望沙发上一坐,冷冷的说:“宫琦候补长老,你可知罪?”

宫琦知道,黑龙会总部被毁,死亡三百多人,几乎没有一个活口。自己作为负责东京治安的地方官,怎么说,这事自己也脱不了责任。不过,值的庆幸的是,在那并没有发现黑龙会现任“主干”和长老们尸体。也就是说,他们提前避开了。在血色东京日,东京四处火起时,宫琦提前通知了黑龙会,要他们暂避锋芒,这个提醒发挥了作用。

“属下失职了,请求组织惩罚!”

“罚你又何用?”

“‘主干’现在怎么样了?”

“他很好!”年青人扫视了宫琦一眼,“托你的福,会里的核心人物,全都安然无恙,只可惜负责留守的伊藤长老身首异处!”换了口气,又道:“宫琦候补长老,你立功了!如果能你够找到凶手,或者寻回伊藤的首级,再立一功的话,也许这个空缺的长老位,将由你充任!”

“感谢组织的栽培!”宫琦磕头道,“支那人太狡猾,要想抓到他很难,请……指教!”宫琦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在试探这个年青人有何能耐,何以被看中,如此年青就拥有黑龙戒,以未来“主干”的身份,指挥黑龙会?

“宫琦候补长老,听说您对‘手谈’颇有研究?”

“手谈”是日本人对围棋的另一种说法。日本人认为,下围棋的过程,就是一次交谈的过程,甚至比语言交谈,更能深入的了解对方。从布局、落子、行棋习惯,可以看出对手人格品性。由于下棋要用手指,故,日本便造出了“手谈”一词。

从这一词上,也可看出日本的文化是多么的幼稚可笑,通过下棋可以看出人品是不假,但棋类运动不止是围棋吧,象棋、国际象棋、国际跳棋、五子棋、小孩玩的捕兽棋,多着呢。怎么不见他们将这些全都冠以“手谈”二字?人做事,喜欢用大脑,而日本人做事,喜欢动手,和野兽喜欢用前肢捕猎一个样。从倭寇时代起,就兽性十足,以抢掠为生。这种习俗反映到文化上,就是带“手”字的词特多。下围棋叫“手谈”;自慰叫“手淫”;打个电话叫“手机(鸡?)”……

围棋起源于中国,自从被冠以“手谈”之后,日本人喜滋滋的认为,这是自己的国粹了,变成了完完全全自己的东西,可以拿出来摆显。就如偷来的东西,经过改头换面,就可以冠冕堂皇的摆出来卖。既然是自己的“国粹”又隐隐有“国棋”的讲法,所以,“手谈”在日本极为盛行,宫琦学贯中日,又怎样不对“手谈”有深入的研究?他的水平,虽够不上一流大师,但在业余爱好者当中,也总归有一定知名度。

年青人突然问,宫琦会不会“手谈”这让宫琦一愣,不明白为什么,但又不得不回答,“懂得不多!请多指教!”

“今天,我就指教你一盘!”这个年青人身上,满是傲气。“谦虚恭敬”的美德在他身上半点都没有。

宫琦心道:“且任你自大,等赢了你之后,看你如何收拾!”当下,寻来围棋,又抓了一把黑子,问道:“单还是双?”年青人冷笑道:“不必猜子,你先就是!”

宫琦也不客气,执黑先行,先点了左边星,又在右边角构成一个无忧角。现在轮到年青人落第三子。照一般的常理,这个时候执白子一方,当从中断开,防止黑方第四子落在星位上,构成攻守兼备,强大的“中国流”布局。但出人意料的,年青人将第三子落在了宫琦无忧角四线上,成为一粒,孤军深入的独子。宫琦见之,眉头直皱,暗道:“这个人会不会‘手谈’?”当下,贴着这粒孤子,展开了围剿。白子长出,黑子紧追,当长出三子之后,黑子忽然跳出,宫琦心喜,立马断开形成包围之势。白子作势欲接,黑子只得紧逼追杀。当最终将三粒白子提掉之时,一场紧张的拼杀也就结束了,宫琦长舒了一口气,笑道:“我赢了!”

此刻先手易手,年轻人冷笑道:“未必!”遂将白子落在星位上,断了宫琦的中国流布局。此刻白子在宫琦的右角上拥有强大的外势,宫琦只得三线低位应战,七八子之后,局部战斗明朗化,宫琦得实利,白子得外势。先手仍在年青人手中。白子又在黑子五线高位封打,对宫琦的左边星构成危胁。十余子之后,战斗结束,黑子仍得实利,白子又得外势。年轻人,仍占有先手,在自己边星位补了一手,道:“你输了!”

宫琦猛然醒悟,白子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的实利,但它三块雄厚的外势连接起来,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将自己所有的子都压缩在一小块地方。中间的大场全为白子所有。这个大场之大,大得如同汪洋大海。黑子虽说还能在白子那造活几片小地方,但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

宫琦无奈的弃子认输。

年青人起身,问道:“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

宫琦叹息,“纠缠于边角之利,忘了造势。”

“不错!”年青人冷笑几声,“你的战术应用,可圈可点,甚至还打吃了我的三颗子。但你却不知,我那三颗子其实是诱饵,为的是封堵你的无忧角攻势。为我的强大外势,开个好头。你的两眼迷在了当前之利,思维陷入了局部胜利的喜悦之中。不知不觉间,被对手牵着鼻子走。又怎么不输!”

宫琦心悦诚服,连连拜谢。

“现在,你可明白了如何抓住那些恐怖分子?”

宫琦一愣,心中似有所悟,又说不说来。两眼疑惑的望着这个年青人。

“笨蛋!”年青人甩了宫琦一个耳光,骂道:“恐怖分子做了那么多事,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报复泄愤,或者抢点钱,做这些战术上的事吗?难道他们就没有战略上的考虑?决定战略的成功唯一的原因是什么?实力!懂吗?是实力!大日本随时可以调动数十万人,对恐怖分子进行围剿,他们还能逃到天上去吗?你为什么老去猜测恐怖分子下一步做什么,跟在后面吃灰尘,而不从总体上去考虑,如何恶化恐怖分子的生存环境,将他们给逼出来呢?”见宫琦仍是似懂非懂,年青人又甩了他几个耳光之后,又接着说:“想要在水塘中捕到指定的某条的鱼,是非常困难的。如果将水塘的水放干,恶化鱼的生存环境,这时想要抓到某条鱼还会困难吗?”

“可是,东京这个水塘太大了!”

宫琦傻呼呼的回答,差点让这个年青人急疯了。

“蠢猪!”

这个年轻人就是小泉,刚刚戴上黑龙戒,虽说是“主干”有意栽培,一干元老也大力支持,但仅此还不够,必须快速建立自己的个人威望。建立威望最简捷的方法,莫过于提拔一批人,使之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这个最有希望成为新长老的候补长老宫琦,是最有潜力的一位。如果,自己适时提他一把,其必定感恩戴德。这才有了今天的会面。但让小泉始料未及的是,被人认为很聪明的宫琦,竟是如此的蠢笨。

其实宫琦绝对不是蠢货,如果是蠢货也不可能爬到东京警视厅的高位。他这样的表现,一方面是因为小泉急于求成,没将道理说透彻,另一方面,在于宫琦坚信自己的理论,一时难以接受新的,与自己原有的理论完全不同的东西。这就好比一只杯子,原本装满了水,要想给它倒上一杯牛奶,远比往空杯子倒要困难。

接下来,小泉只得耐着性子,给宫琦一五一十的讲解自己所领悟的“阳谋论”。从概念,原理,到使用方法,借“手谈”做比喻,花了二个小时的时间,讲了一个透彻。宫琦听完,大为叹服。小泉在他心中的形象高大起来,惊为天人!

从这天之后,宫崎身边多了一位随从,那就是隐藏身份的小泉。小泉借着日本警方灵通的信息,联系自己化名为山田在中国对吞日集团暗中监视所得来的情报,越来越肯定,这一切都是龙居士幕后主使。但苦于手中没证据,只得干着急。

虽说没证据,只能将龙居士列入怀疑对像,也不是毫无成果。有了怀疑对像,调查就有了方向,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日本警方的调查进度。除此之外,小泉提供的信息,还有一大作用。黑龙会本质上是黑道,行事无需遵守法律。只要认定仇人是谁,不管有没有证据都无关紧要。这事上,小泉是立了功的。再加上他原本就是黑龙会现任“主干”自小培养的几个“接班人”之一。为了进一步煅练他的能力,故,代表黑龙会至高无上权力的黑龙戒被授予了他。全权负责这次事件的后续工作。

往事,一幕幕在头脑中晃过,时间久了,病后虚弱的宫琦支撑不住,一不留神就睡去,等再次醒来,已到了第二天。宫琦看到自己的病床周围,挤满了下属,鲜花水果充满了整间病房。(注:宫琦先前疯了,被人认为再无价值,当然也就没人来探望。现在病好了,价值恢复,探病的人自然多得足以挤爆病房。)

“小泉呢,他在哪?我要去拜见他!”

没想到宫琦醒来第一句话,竟是询问小泉在哪,还说要去拜见他,这让不明真像的下属们惊愕之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