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一章先驱 第二节准备拉队伍为大帅报仇

ddtt 收藏 68 128
导读:抗战先锋 第一章先驱 第二节准备拉队伍为大帅报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在大帅府里度日如年的张学义每天守着收音机,靠这个东西他不断的了解外边的情况,从广播里他越来越确信大帅已经死了。

四月十六日这天,广播里的新闻说一万八千名日军正在举行演习,看来日本人图谋东北已经成事实,大帅一死少帅未归,日军部队要突袭奉天可怎么办?急的张学义好几天都没吃下饭去。

好容易熬到二十一号这天,张学良回到大帅府里,这才举行大帅的追悼会,在管家的安排下,张作霖的儿子侄儿子干儿子都换上孝服,来到预备好的灵堂前举行祭奠。

张学良什么都没说,跪在张作霖的灵前就哭,其他一些儿子都没他岁数大,也跟着哭,张学义由于早就意识到大帅可能遇害,已经有了思想准备,所以他不感觉到意外,也就没怎么使劲哭,他其实也伤心但更急切盼望着的是给干爹报仇,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娘们似的哭个没完。


哭了一阵,大家都不说话,张学义凑到张学良跟前,“大哥,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尽快集合军队杀到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和日本大使馆里,把暗杀大帅的凶手杀掉,这才是最关键的。”

张学良只顾哭也不听他的,这可把张学义着急坏了,他年纪小也控制不了脾气,“你还哭,像个男人么,咱爹都被杀了,杀咱爹的人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你快带兵去抓凶手报仇呀。”

此时几个奉军元老过来劝说,张作相说:“孩子,这可万万使不得,日本军队在中国也不是经营一两天了,贸然行事可要出大乱,现在老蒋的已经控制了直隶,国民革命军就要打进山海关,此时于日本人开战后果十分严重呀。”

“叔,您这么说可不对,内敌与外敌不同,奉军与老蒋没杀父之仇,可日本人杀了我干爹,我们就该报仇,六子你要是个男人就快点带兵报仇,你要不去我就当干爹没你这个儿子,我去给他老人家报仇。”张学义说完就走。

张学良现在难过还难过不过来呢,这个干弟弟就给自己添乱,被他骂他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你小孩子懂什么,报仇不是事关我一家人之事,事关东三省百姓的安危,一但开战老百姓怎么办,南方的老蒋再和日本人两面夹击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我没你想这么多,我再问一次,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就自己去,东北不就万把子来人的鬼子兵么,一年打不完我们打十年,我就不信干不死他们,你不愿意给爹报仇,我以后也没你这个哥,告辞。” 张学义年纪小火气大,几句话说不到一起就恼了。

张学良也不知道自己爹有那么多儿子还收个干儿子,而且不是一个干儿子,是好几个呢,惟独这个最受他喜欢,可能是火暴脾气的性格和爹爹相似,反正认不认自己是哥无所谓,自己兄弟这么多不缺他一个,“走就走。” 张学良低低的嘟囔了一句。

张作相着急了,“少帅,这可使不得,不能让他这么走了,他出去肯定给你惹麻烦,他父母可是土匪出身,他自己也枪法精湛武艺超群,你要不把他弄回来他会惹怒日本人挑起一场大战,现在我们和老蒋打的已经是十分疲惫,再和日本人干,我们的兵还不累死,弹药也维持不了几天的。”

被老伯这么一提醒,张学良急忙喊:“于学忠,带人把他给我弄回来,看管起来,不能让他靠近日本人。”

“是。”于学忠带人就出去了。


回到房间里,张学义就跟管家张忠说:“东西收拾好么?我们马上离开这。”

“少爷,老帅也没下葬就这么走了行么,对的起他老人家么?” 张忠有点想不通。

“我走是为了给大帅报仇,小六子是个软蛋,就知道喝洋酒玩女人,他能干个屁,其他几个兄弟不是小就是不如他,只有我给大帅报仇,现在我就回家去,我一定要把日本人全杀光了给大帅偿命。” 张学义把装衣服和枪的包裹斜背在身上,出了门上后墙就翻出去,他从小学过点武术,这墙拦不住他。

于学忠以为张学义这孩子头脑一热就去日本驻奉天使馆找日本人报复,他带着几个亲兵就冲到了大帅府的门口,一问卫兵,“看到大帅的干儿子没?”

“报告,他没从正门走。”卫兵如实回答。

“他可能是回房间去行李了吧?”亲兵感觉应该直奔内宅。

“去后院。”于学忠一声令下亲兵们直奔后院。

到了后院才发现,张学义的老管家张忠正在向大帅府的管家告别,“老弟,我们少爷和少帅闹翻,少爷翻墙跑,我也不好意思住在这里,我也要回去向本家老太太禀报一下,另外还要派家人四处寻找,这孩子一大了就是难管呀,比我年轻的时候还调皮。”

“哎,大帅生前最喜欢他,视同己出,这孩子真有心呀,还知道给大帅报仇,可比大帅的亲儿子还要孝顺,孝顺不是在灵前哭一哭就算的。”张忠是土匪出身他所尊重的人就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他欣赏张学义的做法,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绿林人。

于学忠过来就问:“张学义去那了?”

“跑了,翻墙跑的,我也要出去寻他。” 张忠背上包袱拿就准备走,他也不乐意跟张学良这样无用的人交往。


“你们真笨,必须把他找回来,否则弄出麻烦谁也收拾不了。” 张学良现在心乱呀,没想到这个干弟弟又给自己找麻烦,他脑袋疼的都像快裂开似的。

就在大帅府里的人忙着找张学义的时候,张学义早就跑到马市,拿了身上的大洋买了一匹快马,骑马就出了城,奔自己的家就去,他要打算想办法给干爹报仇,但做事前要和老娘商议一下,毕竟家里还有主事的人。

在路上风餐露宿的跑了好几天,张学义到家了。他家住在深山里的一小村镇里,家里不是很穷但也不是什么富户,母亲一向勤俭持家,父亲死的时候家里连点积蓄都没有,靠着大帅的接济,家里也有了些底子,可母亲仍然不盖大瓦房也不每天给自己吃山珍野味,不过张学义从小就很听母亲的话,就是大帅给了赏钱也不随便花。

一进家门,母亲就问:“见了你干爹了怎么也不住几天,急忙回来做什么?看你这一身土,翠儿快给他打洗脸水。”

“娘,大帅被日本人炸死我劝说大哥(张学良)立即出兵,可他就是不干,我赶回来就是想和您商量一下,我想单独给大帅报仇。” 张学义从老婆翠儿手里拿过毛巾擦了一下脸,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口全喝下去,“您看如何?”

张学义的母亲年轻时候也是女土匪,年轻时候也是火暴脾气,在绿林道上也小有名气,绿林道上讲究的就是有仇的报仇有恩报恩,恩人出了意外那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孩子呀,你做的对,大帅对咱家有恩,去报仇是应该的,但也弄清楚是谁害了大帅,是南方的老蒋呢还是日本人,还是另外有什么人?如果是冯德麟的人干的,你到那找人报仇呢?” 张学义他娘也是绿林出身,做事非常细心和一般人家的老太太不一样。

“肯定是日本人,这一点没错的,他们想占东北都想疯了,不是他们是谁呢。” 张学义认定是日本人,就琢磨打日本人,他自己还不知道,他即将走上的是一条漫长而遥远的道路,等他的孩子快像现在的他这么大的时候抗战才结束。

“你手里没兵,拿什么打日本人,大帅活的时候整天扩军备战也没动日本人一下,你就靠自己打的过一个那么大的国家么?”他娘坚决反对。

“是呀,现在就我一个人,我怎么打,家上家里的几个人也不到十人,我拿啥和日本人打?” 张学义忽然想起来他只是个平头老百姓,不是将军没有千军万马。

“你现在有这么几条路,一是拉自己的队伍,先占个山头等招安以后成了官军你就有实力和小日本较量,二是你去当兵,等你熬成将军手里有了几万兵马在打日本人,三是你去投考黄埔军校,从那出来的人各个升官很快,你自己看你适合走那条呢?” 张学义的母亲其实不想让他走这正路,他故意说难走的路,自己就一个儿子那舍得他出去拼命呢?

“拉队伍我太小了难以服众,当兵升官太慢,战场上弄不好把命也丢了还怎么报仇呢?上军校么也不安全,听说国民党现在一边二次北伐打奉军一边在江西和什么共产党打的难解难分,两军队伍里都有讲武堂、黄埔军校毕业的人才,战场上打的十分激烈,我上了军校老蒋把我派到江西剿匪才不会让我去打日本人,我才不给他干呢,另外我们也和共产党没仇没恨,我不能去打共产党。” 张学义虽然年纪小可一点都不笨,对时局看的都很清楚,他上过私塾和西式小学和中学,相当于现在的初中毕业吧,他还喜欢看报纸经常从新闻里了解外边的情况。

“你一个白身,谁会听你的打日本人呢,你要手里有队伍别人才看重你,现在你把小六子得罪奉军里你想去也去不成,国民革命军你也肯定不会去,要不你投靠共产党,现在他们势力很弱,你要是拉起支队伍秘密前往江西投靠,日后他们肯定重用你,可拉队伍难呀,抢些金银过活容易替天行道难,你一旦知道枪秆子的好处,我怕你走了歪路。” 张学义的母亲当过土匪,可那是女侠,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没少为受欺压的百姓出头,她怕自己的儿子当了坏土匪。

“我多为受苦人出头,我决定自己拉队伍去南方投靠共产党。” 张学义感觉这条路有出息。


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张学义就开始算计,现在自己手下能用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管家的儿子张顺,这后生和自己岁数差不多大,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因为他爹张忠是土匪出身,他从小也学过骑马打枪长拳短打的,带着他给自己当帮手很不错。

张学义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把一套干净的衣服装进包袱里,还装了自己的两支盒子炮和三百发手枪子弹,包袱里还装了一把猎刀。他在腰上别了两支M1911手枪,这是大帅花外国钞票买的,是自己的生日礼物,他又拿出一把匕首装在自己身上,感觉收拾好东西了他心里有空空的,因为去年张大帅派人把李大钊给抓起来杀了,听说这姓李的还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去参加红军时候还不能说自己是张大帅的干儿子,更不能主动提给大帅报仇这事,要暗地里想办法让红军抗日。


张顺听说少爷回来了他背着猎枪跑回来,他从小和张学义是从小的哥们,两人在一起从没有主仆之礼就像亲兄弟一样,他手里提着很多只打来的鸟和兔子,把东西放在院子里就跑到少爷的房间。

“哥,你这是收拾什么呢,刚回来还收拾东西,我把打来的兔子给你炖上,再把山鸡和麻雀烧着吃。” 张顺看着大哥回来十分高兴,又有人陪他玩了因为他常年不上学几在家蹲着,张学义常年在省城上学,打七岁那年后他们俩就聚少离多一个上学一个在家当猎人。

“顺子,我和你商量个事,你先别说吃饭的事,你坐下。” 张学义把他请到椅子上坐,“我要出躺远门,不知道你想不想去,要去很远的地方,要进关过黄河过长江,你怕不怕路上危险?”

“啥叫个危险,我拿火枪就能放倒百米内的人,用好枪指那打那,我离家外边的人才危险。” 张顺性格豪爽,说话办事十分痛快,典型的直场子东北人,从来没有弯弯绕。

“我们出去不是游山玩水,我们是出去拉队伍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有了队伍我们打小鬼子,你干不?” 张学义用商量的口气问。

“当侠客谁不想呀,打鬼子就打鬼子,他们也是两个肩膀顶着个脑袋有啥了不起?” 张顺脑子里没太多的东西,他就认准了一条路,那就是当了著名的绿林侠客劫富济贫。

“好你收拾东西,我现在也不知道那一天动身,可能今天走或许明天走,我还要和我娘商议一下,让他给我点钱,出去拉队伍拉起来之前我们必须带点钱吃饭住店。” 张学义从来没出去闯荡过,反正他还知道在家百日好出门一日难,没钱不行。

张学义的老婆翠儿进了屋子看他收拾东西,就知道他又要走,“你这又是要去那?”

“没什么,出去玩,我很久没打猎了。” 张学义知道老婆不希望自己离开家,刚结婚时间不长,谁不愿意在家陪老婆呢,可恩人遇难怎么能呆在家里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