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四章 间谍?间谍! 23 吕燕VS胜玄月!!!

外圈匀速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0/



马丁在股里想了三天。

三天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团里在这三天里的动作很大,传说中的“华夏三号”已经正式入驻停机坪,停机坪上空密密麻麻的漂浮着上万个各色的气球,挡住了天空,也遮住了阳光。跑道四周立起了高达5米的栅栏,栅栏上探照灯的灯光把由于气球而形成的阴影驱赶得一干二净,四旅的特种兵手持95式自动步枪把停机坪封锁得水泄不通,工程兵在空地上忙得热火朝天,空地上发射架林立,道路中斯太尔军用卡车依然缓慢而有序地行驶,各种精密的仪器不断地涌入停机坪,填满了几十个大仓库--当然也包括航材仓库--但是马丁并不知道。

这三天对于航材股来说,却是很平静的三天。指导已经开始组织工作,全股上下,起码表面上是已经恢复正常了。代股长的人选还没有确定,不过股里其他的两个助理已经开始躁动起来了。

马丁知道代股长的位置一定与自己无关,也不去考虑这些,坐在自己房间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想自己参军以来的点点滴滴,想自己的女朋友吕燕,想爸爸对自己所说的话,想妈妈做的红烧鸡翅,想团里的闹剧,想死去的李洪雨,想自杀的股长,最后,马丁想到了胜玄月。

胜玄月自从两个人有过“亲密接触”以后,就没有再来过一次航材股。

股里由于股长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沉重,也没有人再想起来谈论马丁的那段“香艳”的“惊人之举”。所以,马丁暂时还没有受到任何的打扰。

人真的很奇怪,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一直被这死丫头气,被整,被玩!摸着自己已经渐渐痊愈的腿伤,想起那个鼓鼓的“大粽子”,马丁不自觉的笑了出来。真是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还有她可爱的一面?

这个时候,马丁有点想胜玄月了。

这丫头在干什么呢?在那一堆不知道什么用途的莫名其妙的仪器中间忙碌吗?还是在陆大队长身边,做着一次次极其无聊的会议记录呢?或者是在停机坪上指挥着工作俨然一个领导很有大将之风呢?

自己不是一直叫着她死丫头嘛?自己不是一直在诅咒着让她嫁不出去才好么?为什么会想起胜玄月呢?

其实也难怪,自己连和吕燕都没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却很突然地和另外一个女生--“那儿样”了!--这对一个人的心理或多或少的都会起到一些影响。

吕燕的手好小哦,白白的却好软,象是面团儿一样!胜玄月的手也不大,手背上都很粗糙,但手腕却好滑呢......

“啪!”马丁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MD!成天都TM想啥呢!马丁很是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羞耻,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啊!怎么可以想别的女生呢!!!这种对自己女朋友“不忠”的作法其实马丁是非常极其特别的不以为然深以为耻不能原谅的。

不行。真的很不爽。马丁挠着自己的头发,真的很想找一个人说会儿话。找指导?不太好,现在指导情绪真的很不好,还赶不上自己呢。别人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特别能够交心的,最后,马丁想到了一个人--于斌。

于斌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小战士,但是头脑挺活,和他聊天还挺有意思的。想着,马丁冲走廊里喊了一嗓子:“于斌~~~~~!!!”

“到!”

于斌已经正式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不用取文件,不用听电话,不用打出操铃,成天闲得这叫一个无聊!他还是一个静不下来的人,所以成天也就是楼上楼下的跑。听到马丁在叫,于斌噔噔噔地跑下楼。

“马助理,叫我有事儿?”

“没事儿,就是心里闷得慌,想找你聊聊天。”

“唉!这你可找对了人啦!嘿嘿!给人解闷我最行了。”

“别跟我没个正形,我现在正不爽着呢!”

“咋了?想嫂子了啊!”

“去!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说不正经的啊!想老婆,这多正经的事儿啊!难道你能说你老婆不正经啊?!”

“我X!你TM找抽呢吧!!”马丁冲上来对着于斌的胳膊就是一拳!

“唉!疼!”于斌嘴里抽着凉气,但还是冲着马丁嬉皮笑脸。“你看!说谁不正经谁也不干啊!--唉,一说到老婆你们怎么都这么激动呢!”

“得了!别闹!”马丁低头措措词,“那个,这几天,团里有什么消息吗?”

“团里?没有什么啊?”于斌一拍自己的脑袋,“啊!我知道了!”

“什么?什么?你说说?”

“胜参谋也没什么信儿!”

“我X你这是正经想死了吧!!!!!”马丁冲上去又是一顿暴锤!

“没有!没有啊!”于斌护住头,躲闪着。“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我都多少天没出去了!你们不让出去,我也一样啊!电话也打不通,我能收着什么信儿啊!?!”

“没有消息......?”马丁沉吟着。于斌低头瞅瞅马丁,一屁股坐到床上。

“其实,我觉得胜参谋挺好的。”

“啊?你说啥?”

“没说啥啊,我就觉得胜参谋也挺好的。”

“啊?就那个死丫头?”马丁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来了。

“是啊--胜参谋,人长得挺漂亮,学历还挺高,对我们战士都挺友善的,不象一些个干部在我们小兵面前就是一个装,好象自己有多了不起似的。我们私底下都挺喜欢她的--还有啊,嘿嘿,就是身材也不错!”

马丁举拳头,于斌作躲闪状。

“再有啊,就是......”看马丁缓缓放下了拳头,于斌又凑过来,小声地,“觉得她和你挺配的!--给我们当嫂子不错。”

“啊?!!!!!”马丁一下子蹦起多高来!

于斌早跳到门口,瞅着给自己留好退路“不是我说的啊!就我们几个人聊天时说的!唉,可不关我的事儿啊!他们是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么,我可是知道你女朋友有多好多好,所以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马丁转身好象是要拉抽屉,突然一个假身冲到于斌身前!于斌“啊!”的一声没反应过来。被马丁一把抓住后衣领,象拎小鸡一样给拎回屋中间!

“说!你们还说什么啦!”

“没...说什么啊!”

“不老实?!”马丁抬起了“沙锅般大小的拳头”!

“啊啊就说胜参谋也是一军人而且单位也好地位也高人又不错而且两个人都在部队互相之间可以比较理解而且你们之间都有了肌肤之亲了你要负责而且而且她能分到那种部队后台一定很硬娶了她对你升官也有好处!!!!”于斌一口气不带停顿不带换气不带标点符号地叫完了以上的话结果憋得要死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马丁愣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个东西,好象突然之间非常现实的东西一下子摆到了自己的面前。

“马助理啊,”于斌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其实啊,也是这个理儿,你说你和你女朋友也是好几年了。可是她是在地方啊,军人地位比以前可差远了!还有几个女孩愿意嫁给当兵的?一年到头见不着几面,一到过年过节人家休息你还战备还不能回家?!别说你们现在感情有多好,等接触到了柴米油盐人可就都TM现实得不得了不得了的!”

“会吗?我的吕燕也是这样子的人吗......?”马丁蒙了。脑子里一片混沌,刚才和于斌闹的兴奋一扫而光,转而郁闷的乌云一下子占满了自己的整个大脑。

“其实一个人在地方呆惯了,她就和部队不一样了。就算她再怎么理解部队理解你,时间长了也都一样的会受不了啊。嫁个当兵的天天不着家,一个女人在家带着孩子,家里大事小情的都得自个儿张罗,连换个煤气都找不着个力工儿,她能受得了?自己工作忙,孩子病了没人照料,心里能受得了?一个人在家,那么大个床就一个人躺着,她能不孤单?就算她有多贤慧,对你有多理解,可她身边的人不理解啊,各种流言蜚语一起来,她能受得了?她在地方工作,身边肯定会有别的男人,世上优秀的男人不只你一个,在别人的轮番轰炸下,谁能保证她不会动摇?”

“啊 ̄ ̄ ̄ ̄!!”马丁叫了出来!他不要再听下去!他不想再想下去了!本来想找个人给自己解解闷儿,没想到却更加的心烦!!!

“马助理啊!其实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你心里明白,怎么选择是你的事儿,这些大道理连我这个半大小子都知道,你不可能不明白,只是你没去想过而已。”

“别说啦!我不想听!”

“行。我不说了。真的,马助理,胜参谋挺好的。你考虑考虑......”

“我心烦,啊!......别TM找锤,啊?老实儿的出去,帮我把门关上,嗯?”马丁强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烦闷,手颤抖着指向房门。于斌沉默了一会儿,出去把门关上了。

“吕燕......”

门外,于斌靠在马丁的门上,不易察觉地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