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知天命

wrhustwr 收藏 5 19
导读:[转载] 知天命

赵子诚虚岁五十,按当地人的说法,是叫名五十。但只要有人问起赵子诚的年龄,他的回答总是四十九岁。在赵子诚看来,四十九岁和五十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但在某一天,赵子诚对自己的年龄忽然产生了一种焦虑。

那天快要下班了,赵子诚正在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听见与自己只隔着一块挡板的老李在打电话。老李用的是一种赵子诚从未听见过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甚至于带点媚媚的。赵子诚敢于肯定,与老李通电话的既不是李夫人,也不会是老李的上司。因为老李在机关里一向是以疾恶如仇出名的,对待领导的态度总是不亢不卑。至于对待夫人,在东北插队八年的老李娶了一个东北夫人,高高大大,在家里却绝对是老李说一不二的。与老李共事多年,赵子诚从来没有听见老李是以这种语气和夫人说话的。

赵子诚想走,脚下却粘上了强力胶,他坐在那儿,直到老李打完电话。老李哼着小曲,从挡板后站起来,看见赵子诚,就有些惊讶。老李说,老赵,你还没走啊?赵子诚掩饰地笑笑,说,马上要走的。

老李看着赵子诚站起来,欲言又止。直到赵子诚快要走到门口了,老李喊了一声老赵。赵子诚很快站住了,仿佛就等着老李叫他。老李说,老赵,你听到我打电话了?赵子诚的脸红了一红,有点口吃地说,听到了,不过,我没听清你说什么?老李大度地一挥手,说,听清了也没关系,老赵你过来,我跟你说说。赵子诚走回到办公桌前,看见老李满脸春风,好像心里的喜悦装的太满了,要溢出来似的。老李搓搓手,说,老赵,你我是同事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不瞒你,我刚才是跟我的小蜜在打电话。赵子诚听了,脑子里嗡地响了一下,摇了摇头,问,老李,你是说,你有小蜜了?老李得意地确认,是呀。赵子诚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老李,你也学会开玩笑了?老李听赵子诚这么说,有点不高兴,脸也有点沉下来,说,老赵,你也不相信我有小蜜?赵子诚说,不是的,我是觉得,你老李既不是大款,也不是领导,又不是明星,怎么也会有小蜜?老李说,老赵,这你就不懂了,如今的女孩子,就有专门喜欢像你我这样的人,这叫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赵子诚觉得老李的解释有点牵强,但老李打电话的声音却是与平时不一样的。赵子诚想自己没有必要让老李不开心,因为老李有没有小蜜,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么一想,赵子诚就想通了,他伸出手去握老李的手,老李没有思想准备,赵子诚就主动找到老李的手,用力握了一握,说,老李,佩服,佩服。老李还想说说其他,赵子诚却要走了。

赵子诚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边一直有个声音在叫:老李有小蜜了,老李有小蜜了。赵子诚越想越气,凭什么老李会有小蜜?老李和我不是同一年出生的么?赵子诚现在确信老李真的有小蜜了,因为赵子诚从心底认为,老李如果没有小蜜,无缘无故说自己有小蜜,除非老李脑子进水了。

赵子诚回到家里,心情很不好。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里还是不舒服,就把整个身子都躺到沙发上去了。赵子诚老婆胡素英正在厨房里做菜,看见赵子诚回来了,就隔着移门喊:老头子回来了。胡素英平日也是这样喊赵子诚的,但今天赵子诚听老婆这么喊,心里更不舒服了。他恶狠狠地说,老头子,老头子,我有那么老吗?胡素英正把一条鱼放进油锅里,沾了水的鱼一接触热油,就发出滋啦啦的声音。

吃晚饭时,赵子诚要胡素英替他倒一杯酒。胡素英说医生不是说不让喝酒?赵子诚说出的话怨气冲天,医生说不让喝就不喝啦?胡素英奇怪地看着赵子诚,起身给他倒了一小杯。赵子诚三口就喝完了。胡素英感觉到赵子诚心情不好,也没多说,给他打了一碗饭,找一些赵子诚喜欢的事说,女儿打电话来了,要给她寄一些钱,暑期她们要去旅行。赵子诚说,你就寄呗。对女儿要钱,赵子诚从来都是绿灯,不打回票的。

赵子诚吃饭时注意力不集中,一根鱼刺就毫不留情地卡在喉咙里不肯下去了。胡素英取来醋灌进赵子诚的嘴里,也不见效。胡素英又赶紧去煮了一碗青菜,要赵子诚大口地吞咽,好不容易才将鱼刺连菜一起带下去了。这么一来,赵子诚的情绪就更糟糕了。

吃完饭,胡素英收拾碗筷去了。赵子诚打开电视,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女儿会不会也给男人做小蜜去了?这个想法只在赵子诚脑子里闪了一下,就消失了。赵子诚想这不可能,要是女儿给别人做小蜜了,她就不会再向家里要钱了。这个答案刚出来,赵子诚自己又否决了,如果女儿是给老李这样无钱无权的男人做小蜜呢,那么她照样需要家里给她寄钱,而且开销会更大,因为她不光要自己用钱,还要给那个老男人花钱。这么想着,赵子诚的心就像浇了一桶冰水,瑟瑟地颤抖起来,那个味道,比刚才喝醋还难受。

胡素英看赵子诚心不在焉,以为在单位里受了领导的气,就不敢多问,坐在一边陪赵子诚看电视。赵子诚眼睛盯着电视机,却什么也没有看进去。

晚上,胡素英想让赵子诚高兴高兴,就主动去和赵子诚亲热。但赵子诚却没有兴致,任胡素英劳动了半天,赵子诚依旧毫无反应。赵子诚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婆,但他的心里真的没有半点欲望。心里没有要求,身体也就跟着疲软。赵子诚摸着老婆的头,用挺对不起的语气说,改天吧。睡到夜半,赵子诚做了一个梦,梦见老李和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子在一个海滩上云雨,老李对赵子诚眨眨眼,说,她就是我的小蜜呀。赵子诚一下子醒来,发觉身体起了反应了,他打开床灯,看一眼熟睡的胡素英,伸出手想去抚摸她,却发现老婆的脸软踢下去,紧贴着枕头,眼角是成堆的皱纹,灰白的头发散落在枕边,一粒眼屎挂在眼梢。赵子诚的身体就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