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二篇 台风登陆 第一章 秘密筹划

yuertou 收藏 21 49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二篇 台风登陆 第一章 秘密筹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伍尚武一从北京赶回前线,连衣服都没有换,就直接赶到了罗开那,向他汇报这次军委与总参会议上定下的事情。虽然他并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具体的情况早已经传给了罗开,但是他仍然不放心,想要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给罗开,并且帮助肯定已经焦头烂额的罗开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现在军委与总参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罗开不但焦头烂额,而且是快要离奇愤怒了,“战前表示将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国家统一,仗打到现在,已经看到了一点眉头,却又要我们改变策略,用更温和的办法,这不是在给我们出难题吗?”

“罗总!”伍尚武虽然对这种战略方针上的变法有点不满,但是他深刻的体会到了国家现在面临的困难,所以还比较理智,“其实国家的态度并没有变,只是要我们改变下策略,不能以一味的军事行动来获取最后的胜利了。而且我们是军人,只能听从国家的命令,我们只要做好了,还不是一样的吗?”

“也是!”罗开冷静了点,“但是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新的作战计划早就订下来了,现在却要改变,而且还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订出新的计划来,这不是在为难我们吗?”

“其实是在考验我们!”伍尚武回避了“为难”这个词,但是意思却差不多,“现在我们肯定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订出新的作战计划来,前线却又等不下去了,如果再不发动登陆行动,我们就将错过这次最好的机会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难道让我们不听从中央的指挥,自己干自己的?”罗开似乎横起了心来,反正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在他看来,只要最后取得了漂亮的胜利,就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当然不行,这次是军委与总参同时做出的决定!”伍尚武马上就看出了罗开这冒险的想法,赶紧制止了他,“虽然我们还无法确定最后的作战计划,却能够摸着中央的思想了,所以,我们只要能够按照中央的基本方针办,那么也不会耽搁我们的行动。”

这点,伍尚武在回来的飞机上已经想好了,虽然他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但是被逼到了这条路上来,他也只能够按照这个想法来计划后面的行动。

“那你有什么意见,说出来听听!”罗开点了点头,即使他不为自己的今后考虑,也要为站在他后面的那些将士考虑。

“很简单,我们先要看清楚中央的意图!”伍尚武开始将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中央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不能以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来获取最后的胜利,而且需要为我们继续发动地面进攻创造条件,而不是靠封锁来达到让台湾屈服的目的。所以,我们就需要在战争以外的方面想办法了!”

“战争以外的方面?”罗开的脑筋也快速的运转了起来,“你是说让台湾不战自乱?”

“对,就是这个意思!”伍尚武点了点头。

这话很简单,现在台湾虽然遭到了封锁,但是台湾地面部队并没有被完全摧毁,台湾政府还保持着对台湾全境的控制,而国际反动力量也在声援着台湾,日本政府甚至已经开始了支持台湾独立的行动,即使他们的第一批运输舰队已经被全歼,但是却照样大大的增长了台独势力的气焰,让他们继续顽抗着。这是现在完成统一最大的障碍。而要想以不流血,或者说少流血的方式完成统一,那么最好的办法就让台湾内部发生混乱,利用这个机会里外夹击,一举解决台湾问题。而在这方面,大陆方面也早就在做安排,只是前面的行动太过于注重军事打击,而忽视了这方面的重要性,所以就被耽搁了下来。现在需要在这方面打主意了,两人都想到了这点上来。

“那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必须要策反一支主力台军,让台湾陷入内乱,然后我们再从外进行大规模登陆作战,这样就能够以更快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了!”罗开的思路一下就想得很开阔了,当然,大脑运转得也是够快的。

“大道理是这样,但是在先后顺序上,则不一定要这么做!”伍尚武看了罗开一眼,顺手拖过了旁边的一张小比例台湾地图,“现在与我们有联系的台湾军队全部在台湾南部,而且我们前段时间搁置了他们的起义计划,这对他们的打击并不小。现在台湾政府已经开始怀疑这些部队了,对他们的监管力度也加强了不少。所以,现在要让他们先起义,而我们后登陆的话,难度非常大,这对保护那些台湾爱国人士也没有多大的帮助……”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先进行登陆作战?”罗开把手指压在了台湾中部的平原上,“等我们的部队登上了台湾,从中部将台湾分割成两部分,然后再让南部的台湾部队起义?”

“虽然从时间安排上来看,并不一定要我们先登陆,我们完全可以一起行动!”伍尚武仔细的考虑了下,最后还是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但是在配合上难度非常大,所以我们只能先登陆,然后再寻求配合了。切断台湾南北两部分的联系却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这么做的话,部队的作战难度将会非常大,恐怕要蒙受更多的损失!”罗开皱着眉头,看着台湾地图,一时下不了决心,“这与我们先前的计划完全不一样,我们的登陆部队也不足以独立的进行这么大强行登陆作战,这个问题不好解决啊!”

按照先期的计划,解放军的主要登陆地点将在台湾南部,在控制了高雄港后,将把主要的重型不独投送到台湾,然后由南向北进攻。而前提是要那些台湾的起义部队配合解放军的行动,让第一波登陆的难度大大的降低。同时,解放军地面部队也将腾出更多的兵力来,解决金门,马祖以及东引等几个岛屿上的台湾军队,出掉眼前的钉子,也是为登陆部队留出了更大的活动空间。而对澎湖的登陆行动也将同时进行,为登陆部队建立一个前进基地。而现在要将登陆点移到台湾中部,那就得不到台湾起义部队的支援,是由解放军独立的面对台湾中部地区强大的反登陆部队。即使有足够的空中力量可以保证登陆的成功,但这肯定是一场血战。二战中,盟军在诺曼底的登陆行动,即使完全掌握了制空权,仍然在德军岸防部队的猛烈打击下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这个最有说服力的战例让罗开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个新的计划。

“麻烦确实不小,最大的困难是在兵力上!”伍尚武显然也明白现在的困难,“我们手中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登陆部队,要想取得绝对的优势,并不是很现实。但是,这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只要我们集中使用登陆部队,还是能够拥有比较大的优势!”

“你是说放弃对那些外围岛屿的登陆行动?”罗开也想到了这点,但是他却有自己的担心,所以一直没有认可这个办法,“如果我们放弃了对外围岛屿的占领,那么我们的登陆航线将受到严重的威胁,到时候怎么保证将后继的重型部队送上岸?”

对台湾的登陆作战不比得另外的岛屿登陆作战,所以很难用上美国在二战中使用的“蛙跳战术”。如果不能够解决金门,马祖,澎湖等岛屿上的台湾守军,那么登陆舰队的航线就将受到严重的威胁。而解放军海军是没有办法派出更多的护航舰队的。到时候,这些台湾军队在这些岛屿上的远程炮兵都足以对登陆舰队的航线造成巨大的威胁了。所以,在中国制订的所有对台作战计划中,几乎都将收回这些岛屿的作战行动排在了最前面,只有在保证了登陆航道的畅通之后,才能够让更多的重型部队投入到台湾的地面战斗中去,也才能够保证后面的地面主战场上能够取得绝对性的优势。

“反戈一击!”伍尚武想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可以想让主力的抢滩部队在台湾中部建立起登陆场,然后再迅速撤回来,进攻澎湖与金门诸岛,巩固海上航道的安全!”

“但是怎么保证第一批部队航渡时的安全?”罗开摇了摇头,显然还不满意。

“如果能够在一天内完成整个行动的话,我们的空中打击应该能够压制住这些岛屿上的台湾军队!”伍尚武的想法有点像是在赌博。

“如果空中力量都去压制这些岛屿上的台湾军队,那我们用什么办法来压制台湾岸防部队呢?”罗开发现的问题还不少。

“那我们就需要另外一次行动来解决这些麻烦了!”伍尚武又把地图拖了过来,指着台湾中部一处地方说道,“台湾中部的防御部队是第10军团,而其主要驻地是台中。对我们构成最大威胁的装甲73旅驻扎在彰化,另外第234重装步兵师以及4个预备役师,2个机械化旅都一线布置在了反登陆的阵地中。所以,其后方的防御非常空虚,如果我们能够用一次行动吸引住他们,那么就能够为登陆部队制造出至少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巩固滩头阵地!”

“你是说在台中后方发动一次空降作战?”罗开兴奋的看着地图,将手指压在了一点上,“应该是在这里发动空降作战吧?”

“对!如果需要吸引住台湾守军的注意力,这里是最好的空降地点!”伍尚武郑重的点了下头,“这里是台湾第10军团的后备物资集散地,也是他们防御比较薄弱的地方。如果能够动用空降部队夺取这里,就不怕台湾守军不上当了!”

“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罗开点了点头,却在继续思考着这个计划中遗漏与欠缺的地方,“但是我们怎么能够保证台湾军队一定会驰援这里,而不是全力反扑登陆点,让我们遭受到更大的损失呢?”

显然,这是个有难度的问题。台湾军队也不是笨蛋,他们知道解放军空降部队与正规的地面重型部队哪个更厉害。而且空降部队本身就缺乏重火力,在面对台湾的那些M1,即使是老式的M60时都缺乏足够的对付手段。所以,到时候台湾不一定会派过多的军队来解决这支根本就没有后援的空降部队,派一个机械化旅就足够那些空降兵受的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伍尚武的这个大胆的计划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所以我们必须要做个完善的两面计划出来!”伍尚武发现这个问题之后,一点都不敢轻视,“虽然我们的主力部队应该是上岸的重装军,但是从台湾地面部队的战斗力上来看,我们完全不用投入过多的重装集团军,而应该大量使用快速部队。”

罗开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过话来。这点他也考虑到了,台湾特殊的地形决定了重装部队的应用场合将会非常窄,只是那些分布复杂频密的水网就足够让所有的重装部队头痛了。而轻型的快速部队却能够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而且台湾地面部队的装甲力量并不强大,战斗力也高不到什么地方去,在保证了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快速部队更适合在台湾作战。但是伍尚武的这个建议并没有解决实质性的问题,所以罗开继续等着他的答案。

“所以,我们有必要准备另外一套方案!”伍尚武这才说到重点上来,“在将主要的重装力量用到登陆作战上的同时,我们必须开辟第二战场,应用我们的空运能力将轻型快速部队直接空运过去,而且这里的条件也非常适合空运!”

“你是说占领这处空军基地?”罗开指了下开始的那处地方,眉头却皱了起来,“但是这处空军基地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台湾军队也没有对起进行修复,要想占领并且恢复其必要的功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做了!”伍尚武并没有失去自信,“如果我们将空降部队的主力用到夺取这处机场,并且随即派遣大量的工程兵过去,应该能够在数小时内恢复一段跑道,为后面的大型运输机提供起降场地。然后用空降部队的主力防守这处机场,就不怕台湾军队不来救火了!”

“对,这是个好办法!”现在罗开才终于想通了,“到时候,台湾军队来对付空降部队的话,我们就将重点转移到登陆作战上,如果他们不来,那就扩大空降场地,将我们的快速部队运过去,从内部开花,再为登陆部队创造条件。这下让台湾防御部队首尾不能兼顾!”

“正是这样!而且我们应该同样重视两处!”伍尚武的思路这下也开阔了,“即使登陆行动正常进行,我们仍然要用手中的力量扩大空降场,这样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切断台湾南北的联系,让南方的台湾部队能够顺利的起义!”

“好,就这么决定了!”罗开终于下了决心,“但是,后面应该怎么办?建立起滩头阵地后,就将登陆部队抽出来,然后反打澎湖与金门?”

“澎湖只能够让登陆部队去应付了!”伍尚武点了下头,却又继续表示了另外一个意思,“对于金门,我们应该以心理战为主,经过我们十多天的炮击,金门的台湾守军已经没有多少战斗意志了,所以只要我们能够顺利的发动心理攻势,就不愁他们不投降!”

“恩,这点应该没问题!”罗开点了点头,“而且运送登陆部队的舰艇也不需要急着回来,等到滩头阵地一巩固,就马上把抢滩部队撤出来,用到另外的方向上去!但是,我们怎么能够保证前后部队之间的连续性?”

“这只有将我们的登陆舰队分成两部分了。”伍尚武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不适合抢滩作战的舰艇作为第二梯队,在登陆部队开始进攻澎湖的时候,将主要的重装部队运送到台湾去!”

“这对我们的地面部队可是个严峻的考验啊!”罗开的话一点都没错。如果按照这个计划,第一批抢滩的部队数量就不会很多,而且第二批到达的主力部队也必须在上岸后就马上投入到战斗中去,这对军队的指挥,以及官兵的作战能力都是个严峻的考验。

“我看这方面并不是大的问题,现在陆军(包括海军陆战队,现在归属陆军一同指挥)官兵们都憋了一肚子的气,等他们一上岸,可怕不用我们鼓励,就抢着要投入战斗了!”伍尚武笑了下,看来前面让陆军受的那些“气”并不是没有起到作用,“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好,在登陆开始后,还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之前,我们怎么防止台湾政府对准备投诚的那些台湾将领下毒手!”

“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好!”罗开点了点头,“如果那些台湾军队动摇的话,我们在台湾岛上将面临两面夹击的困境,这对我们的行动将会有很严重的影响!我看,只能够将我们最好的特种部队都派过去了!”

“这是主要的办法,但是并不能够起到十足的保证作用!”伍尚武看了下地图,想了一会,才继续说道,“特种部队是肯定要派过去,而且还要派很多过去,至少要他们能够独立的对抗台独军队的进攻1到2天。另外,我们还需要加强对台湾指挥系统的打击与干扰,在登陆与空降作战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之前,必须要瘫痪台湾的指挥与控制能力!”

“那这就需要二炮再出来做点贡献了!”罗开这时候发现手中的力量,特别是空中打击力量根本就不够用,“而且我们还不能回避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这时候日本再进行一场干预行动的话,我们就将发生无兵可用的尴尬局面了!”

“我看,最好把对澎湖的压制任务交给远程炮兵来完成!”伍尚武也觉得这些问题都很棘手,“我们的空中力量应该主要对台湾的指挥与控制系统进行打击。而对于日本可能出现的干预行动,在短期内我们还不用担心。日本要想再集结一支能够与我们南海、东海两大舰队抗衡的海上力量,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而要想收罗到足够的运输船只,也至少需要同样多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应该能够腾出多余的力量来了!”

虽然中央表示一定要在外交上制止日本再次干预的决策。但是伍尚武却非常明白,被狠狠扇了一个耳光的日本人绝对不会这么甘休,按照日本人的愤怒与贼胆,他们肯定还会进行下一步的干预行动。所以,在军事上做好准备,是完全有必要的。

“好吧,就这么决定!”罗开最终确认了这个计划,“你先把这个计划制订出来,确定没问题后,交给我,然后再上交军委与总参,初步行动订在两天后开始,有问题吗?”

“没问题,明天上午我就把计划给你!”伍尚武做了保证,但是他肩膀上的工作量却并不小。

这一天,伍尚武从下了飞机之后,就没有休息过一分钟。与罗开确定了最后的方案之后,他就带领着一帮低级参谋开始全面完善与修改这个新计划。而这道决定着中国最后统一过程的计划也在天亮前出炉了,虽然还并不是很完善,分析得也不是很全面,其最后的行动方案也就订了下来。同时也要准备把那些被关了半个月的陆地“猛虎”放出笼了。


当伍尚武他们被制订新的计划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在大海的对面,那些输掉了海战的国家领导人也快要被气出火来了。

“纲本君,你保证能够在三个小时之内消灭的支那舰队,现在在哪呢?”本来脾气比谁都要大的渡边首相这时候却表现得比谁都要冷静,或者说是冷酷,“我们运往台湾的物资又在哪?我们的特混舰队,还有那数千名官兵,数百架作战飞机又在哪呢?”

“我……”爬在地上的纲本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只有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从额头上滴落下来的汗水将地面上的地毯都浸湿了。

“我看,大日本帝国的国家制度已经不足以维护我们民族的利益了!”渡边并没有期待这时候会有人来接过他的话题,“现在我宣布,取消日本自卫队的称号,正式成立大日本帝国帝国皇军。上衫君,关于国会方面的问题,就要拜托你去解决了!”

“嗨!”上衫诚信狠狠的点了下头。

按照日本的宪法,这类改变国家政治体制的事情必须要得到国会2/3以上的同意才能够通过动议,并且最后还需要进行全民投票,做出最后的决定。而作为内相的上衫是专门协助首相处理与议会之间的关系的。当然,以现在日本的国情以及国民心态来看,在议会取得多数支持并不是问题,即使要进行全民投票来决定,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这基本上就是一个程序问题。

“另外,我也决定亲自兼任防务大臣的职位,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吧?”渡边的话根本就没人敢反对,而且这时候,出了爬在地上的那人外,谁都不想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渡边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了一遍之后,落到了颤抖得更厉害的纲本龙一身上,淡淡的说道:“纲本君,你为大日本帝国的效忠也已经到头了,现在你自己解决吧!”

看着一名穿着和服,如同古代武士打扮的保镖把一把只有把尺长的日本短刀放到了自己面前,纲本几乎是瘫软在了地上。这个结果在海战结束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并且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当真的变成事实之后,他却没有拿起那把刀的勇气,甚至连为自己辩解的勇气都没有了。

“算了,龙吉,你们去帮下可怜的纲本,我们大日本帝国不需要懦夫!”渡边摇了摇手,两名面目狰狞的和服武士就把已经昏迷过去的纲本架了出去。等到外面杀猪般的嚎叫停止之后,渡边才又说道:“这场失败的最大责任人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我们看看大日本帝国面临的最新的考验吧!流川君,你先说下国际上的反应!”

“……”日本外相流川风有点后怕的抬起了头来,嘴唇颤抖了两下,说道:“现在国际局势对我们不是很有利,但是美国已经表示坚决支持我们的行动,并且答应再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物资与情报援助!”

“哦!?”渡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你对美国的态度有什么看法?”

“……”流川的嘴动了下,却并没有说出来。

“不用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渡边突然变得很仁慈了,这更让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

“我认为……”流川本是想阻止再扩大与中国的冲突,但是他却聪明的避免了这个问题,“我认为,这对我们是一次巨大的机会,是我们大日本帝国从新战胜支那的绝好机会。只要有美国的帮助,我们就有足够的后方支援,我们……”

“够了!”渡边突然打断了流川的话,“难道你们没看出这是美国要我们帮他们火中取栗的计策吗?美国将我们当做了他们的‘看门狗’,我们成了美国的爪牙。但是,流川君,你对大日本帝国的忠诚却是不容怀疑的,你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最忠诚的人!”

流川心里惊叹了一下,幸好他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不然就会成为第二个纲本龙一了。当然,他并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明白首相这话的结果是什么,肯定又是更多的日本青年被送上前线!

“好了,你们都坐起来吧!”渡边这时候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不放心,不知道他是疯了还是傻了,“虽然美国的用心很限额,但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绝对不能载在低劣的支那人手中,在我们崛起的道路上,必须要战胜支那人,将他们踩在脚下,让他们知道我们大和民族才是世界上最优良的民族。所以,我们必须要继续战斗下去。如果我们承认了这次的失败,就等于承认了自己输在了支那人的手中,失去了今后所有的机会!”

“……”流川的嘴唇动了下,他想问件事情,却再次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流川君,与支那人的谈判准备得怎么样了?”渡边主动把话题转移到了流川想问的事情上来。

“都已经准备好了,第一轮谈判将于两天后在日内瓦召开,还请首相阁下给我们最直接的指示!”流川心里打着鼓,其实他已经知道应该怎么进行这场谈判了。

“恩,做得很好!”渡边阴笑着点了点头,“与支那人的谈判一定要拖着,即使需要做出一些让步,也要维持谈判的正常进行,为我们准备新的力量挑战支那人提供时间上的保证,明白吗?”

“嗨!”流川点头答应了下来,再没任何的问题。

“好了,现在开始,让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战争机器运转起来吧!”渡边突然站了起来,让那些开始还坐直了身体的官员马上又爬在了地上,“现在我们大日本帝国需要的是一场胜利,一场对支那的决定性的胜利。将我们的部队送到台湾去,去与支那人作战,去夺取我们几十年前失去的领土,去捍卫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荣耀与利益吧!”

没人敢说话,即使保持着最清醒头脑的几个人都颤抖着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他们虽然明白这对日本意味着什么,但是摆在那的显示利益却阻止了他们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上帝曾经说过:要让一个人灭亡,就必先使其疯狂。而现在的日本首相已经走到了疯狂的边缘上,只是不知道将要灭亡的是他,还是他带领的那个民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