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归雪 第二章 金殿为官 浮云见日

明相时 收藏 0 10
导读:暮云归雪 第二章 金殿为官 浮云见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21/


红日初升,绛紫的朝霞把明净的天空点染的无比绚烂,阳光照在未化的雪地上,远看去粉红的一片,宛似一个难得的美梦。


二王府的后花园里,树影参差,怪石嶙峋,耐寒的鸟儿天刚亮就开始放声高鸣起来,啼声婉转悠远,翠芳湖上的薄冰也正悄悄消融,碧波潋滟,天光水影映得人心也轻灵松快了许多。湖边清芬扑鼻的梅林里,一群卫兵安静的围坐在一起,仰头望着站在他们中间的一名年轻人,入神的听着他说话。这名年轻人,身材修长,穿着崭新的铁甲,举手投足显得英姿不凡,只见他眉若远山,目若寒星,一手执卷,一手负后,正耐心详尽的对着这群卫兵们讲着兵法。


这群卫兵从未想过,他们新来的禁卫队长如此年轻俊秀,风度儒雅,凭着水音,听着他说话格外舒服:“大家投身为军,耳边总是听得强势武力的作用为大,总相信以恶止恶,以杀止杀,诚忘却昔日先贤孟子曾言‘不嗜杀者能一之’,倘能化干戈为玉帛,方是上策!其实前朝历史上,也不乏以善止杀,以柔止杀的先例,如晋武帝时的羊祜,就是很好一例——”


“沈护卫,叫咱家好找!”尖尖的一声打破了这夕阳下的一方温柔,站在士兵中间再次化名沈霄的莫阑循声望去,是王府的刘大总管颠颠跑了过来,他看看坐了一地的卫兵,不由皱眉喝道:“哪里的规矩,你们坐着,长官站着吗!”


吼的卫兵们一个个从地上跳了起来。


刘总管又对莫阑道:“沈护卫,你才来又年轻,不知道这些小子们有多痞,如果这些毛小子不服管束,尽管告诉咱家!”


“多谢公公!兄弟们都很好,正好这个时辰我们队不当值,大家坐一起说说话,公公找在下有事吗?”


“王爷传下令来,说近日朝中不太安生,府里各处严格督防,令你们队严密巡查后花园一带,队中所有成员,上至队长,下至卫兵,一律不得擅出花园,违令者,严惩不殆!”


“是!”众卫兵齐声答应着。


“是好生奇怪!”莫阑与五六个卫兵一组,携着佩剑在花园中一边乱转,一边满腹狐疑,暗想:“这条令下得也太巧!我刚来两天就正赶上,说是防贼,倒像是防我!”莫阑入府两天,时时想着寻机出府,却总不得机会,正想着今晚一定要溜到七王府,偏偏这时候二王爷下了这道令,但无论如何,今晚是一定要将圣旨送到的。不管这些说是陪着她一起巡府的卫兵或者派他们来的根本目的就是看着她——


其实莫阑进府当日就已生疑,她进府后所有住行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一切格外优待,并单独安排了清洁的住处与其他卫兵分开。而且,本说调来是亲兵护卫,可一来几日根本连王爷面也不用见,整日只需带几个小兵狐假虎威逛花园,难道已经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却不肯说破?这样做是想拖住她吗?


是爷爷暗中插手?却又不像——


如果二王爷已知道了莫阑的身份,那就太可怕了!


会吗?会是谁呢?又有什么目的呢?


一连串的疑问想的莫阑遍身寒意——


清风下,翠芳湖云水微澜,渐渐顺着水波儿,轻轻摇摇的飘来了一只小船,远望去,一人宽袖青袍,独坐船首,手执渔杆,正舒身悠然垂钓。


莫阑看不真,侧身问一旁的兵卒:“湖心小船上的渔翁是王府里的吗?”


“不是!我在府里呆了七、八年了,从未见过这个人。”说着,那个卫兵欲仰了脖子问船上的是什么人。


莫阑扬手止了他,道:“你也给我寻条小船去,咱们靠近了再问,谁知道他什么来头!”


轻舟拔起,送出的碧波涟漪迭荡着向四周散去,待与那人的船靠近了,莫阑看清那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哪里是渔翁,分明是个年轻人,年纪比郑闻大不到哪去,沉眉冷面,目光深邃,十足一副老气横秋的架势,感觉上比郑闻像老成了十来岁。


他一瞥眼看了看莫阑,继续钓他的鱼,缓缓道:“你笑什么?莫惊了我的鱼!”


“我爱怎么笑怎么笑!”莫阑接着道:“湖里鱼儿无数,可又有哪只鱼儿就该是你的呢!”


“上我钩子的鱼,自然就是我的鱼儿!”正说着,鱼浮子动了起来,那人挥袖一抬鱼杆,竟钓上来了一只丁点大的小鱼,朝晖下,闪烁着蓝色光泽。


莫阑身后的士兵脱口惊叫:“好漂亮的小鱼!从来没见过呢!”他话音未落,一幕极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那条蓝色小鱼在青衣人的手中挣扎的时候,突然又有一条蓝色的小鱼从湖中一下跃上了小船,“啪啦啪啦”的要向刚才那只小鱼蹦去,直是要生死与共的意思。


莫阑想起自己夜经幽兰谷时,曾经见过两只冻在一起的小鱼,和眼前的两条鱼儿竟是一模一样!


青衣人漫不经心的把小鱼儿往船中一丢,无意间,看见莫阑无语望着两条鱼儿似若有所思,就微微笑道:“今日确是奇怪,京城的湖中从未见过这种笨肥鱼呢!曾经读过华朝先贤著的<神州散记>,上云:‘碧螺山顶有灵泉,冬温而夏凉,泉中有鱼,幼鱼细蓝,成鱼黑憨,性痴愚,细鳞,伞尾,夏眠,味肥美,濡沫成双,生死不渝,有名“乌泉”,人称痴鱼’,你们看这两只鱼儿,与书中所述的乌泉鱼一样,只是碧螺山距京城何止千里,真不知它们是如何游了过来的?”


莫阑却恍然大悟了,爷爷曾说过,幽兰谷的温泉与碧螺山的灵泉虽相隔千里,却是一脉相通的,极可能有各别的小鱼儿顺着暗河游到了幽兰谷。自己那天将小鱼儿顺手丢入的小河,一定不是流回碧螺山的那条,而是流入京城汇入了二王府翠芳湖,如此想来,这两条小鱼不幸今日上了鱼钩,竟是自己所害!无论如何,今日也一定将两条鱼儿救下!


“这样难得见的小鱼儿,你打算把它们怎么样?”莫阑试探着问道。


“这乌泉鱼又叫笨肥鱼,虽说笨,但味道是极好的!当然是交付厨房,做成酸菜鱼,一定是难得的美味!”青衣人见莫阑说话的样子稚气未脱,莫名的释了刚才的沉郁之气,展眉宽宽一笑。


“可它们还那么小——”


“养起来很快的,两三个月就能养成。怎么,你也想分碗汤尝尝么?”青衣人已了然看出了莫阑焦急想放了鱼儿的意思,故意逗她。


莫阑看出戏谑的表情,“哼”了一声,正色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王府里钓鱼!”


“你看我像什么人?”那人不紧不慢的将两条小鱼一起装进鱼篓。


莫阑看他又继续坐那里四平八稳的钓鱼,心知他与二王府关系必定不凡,不如先将他拿下,救下两条鱼,事后再告个不知之罪,看他也斯文儒雅的模样,又能把她怎么样?遂轻轻一笑,道:“我看你像偷鱼的!”说着,转首对身后的卫兵一声低叱:“把他拿下!”


那几个卫兵得令,蜂拥窜上了青衣人的船,岂料,貌似斯文儒雅的青衣人竟不止是会背《神州散记》,居然怀了一身上乘的功夫!鱼杆未离手,鱼线未脱水面,只是轻描淡写略施身手,莫阑身边的卫兵们被他打得一个个“哇哇”栽入了冰凉透寒的湖水中。莫阑顿时失措,想到自己马上也要掉入薄冰初融的湖水中,兀自独立在摇晃欲覆船上吓得手足逆寒。


青衣人见只剩莫阑一人还在船上,咧嘴笑道:“你的兄弟都在水中凉快,你不下去很没义气啊!待我成全你们!”


说着,掷了鱼杆,跳上了莫阑的船。


摇晃不定的小船上,青衣人一掠身到了莫阑身边,洒出了一招乾坤逐云势,口中道:“看招!”其实,他并没打算真把莫阑推下水,只是吓她一下。这样其他落水卫兵们也好乘机爬到他的船中。


逆光中,他看到身边的这个无比清秀的年轻人,周身似有祥光护体,面容惊人的圣洁无暇,似仙人临世。一时虚端了架势,看得怔住了,不防,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敌意十足,在他出神之际,使了全是气力,猛的将他往船下一推。“扑腾”一声,待青衣人回神之时,已是满身的彻骨冰寒,只听船上的那个清秀小卫兵拍着手笑着喊:“哈哈!落水狗一个,我也替兄弟们报仇了!”


“小子,我记住你了!”青衣人浑身湿透,狼狈的抓住船边,对着莫阑切齿道。


“小子,你连我大名也不知,记住我什么?”莫阑看着他的样子,心情大好。


“是男人你现在把名字告诉我!”青衣人大口的喘着气,显然是恼了。


“沈宵!”

莫阑忙回过头去,自己还未开口,恶狠狠的一声,像焦雷一般从岸边气势汹汹滚了过来。


待重返岸上的时候,被拿下的却是莫阑,罪名冠之亵渎皇子。


“好你个沈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将孤王的皇七弟推下湖,你有几个脑袋!来人那,把他和这几个一伙的小子一起绑了,各打一百军棍,再一起送入七王府,听候发落!”闻声迅速赶来的二王爷,声色俱厉将莫阑等人好一通喝骂。


莫阑切齿的看着一边满身滴水,不住寒战,被一群太监宫女捧若活龙的青衣人,早问你是什么人,还装佯不说,早照实交代了,何至于此,活该!只是如今害得本姑娘受累,何况,谁又能想得到,居然在二王府里撞上了七皇子周曦!莫阑不管那人脸色多么铁青,反正他是皇上指定交付圣旨的人,交了差事,天大的纰漏就尽可以交由爷爷顶着,正要说话时,忽然觉得很怪,皇上曾言二王爷勾结叛兵,而箭在弦上之刻,七王爷却悠哉坐二王府钓鱼?内中一定有文章!


这样想着,莫阑话到口边又生生止住。


周曦本已被众人簇拥预备登上暖车,去沐浴更衣。听了二王爷的话,便住了脚步,回首道:“这几个小兵算了,不认识孤王其一,遵上令而行其二,饶了你们这次!至于你嘛,”周曦转向罪魁莫阑,鹰目烁烁,沉思片刻,突然,透湿的全身禁不住冬日的寒风一吹,撑不住连打两个喷嚏,遂摆摆手:“押下去,容后再与你算帐!”


“既然皇七弟宽宏明断,撂下这样的话,孤王也乐得不做恶人,只要少有闲人说,是孤王派人推皇七弟落水未遂就好!”二王爷如此说着,叱退了刚才那几个莫阑手下的卫兵,又命人将莫阑押下,稍后任随七王爷处置。


莫阑入府三日,此时方第一次见到了二王爷,只见他阔立于一群侍卫与宫女中间,年近四旬,保养得很好,宽额广颐,不见一丝细纹,通身衣饰皆极华美考究,举止雍容而隆重,通身的气派,果然典雅高贵,配足了王爷的身份。周曦与他则实在不同,一身做派,哪里像王爷,整个儿出离人世的山中隐士。


莫阑余光一带,瞥见王爷身后有个极是面熟!而且他也正看着自己,目光惊鸿交集,那人居然对着自己微微一笑——


他比二王爷高出半个头,皮肤微黑,倒八字的冷眉,慵懒的眼神,习惯性似有似无的笑容——


再次见到冯征,莫阑倒吸一口凉气,恍悟过来,这个深浅难测的男子,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就是莫阑了!瞬间的震惊后,莫阑无语看了看,就由几个士兵带了下去,听候发落。


“一而再的相遇,决不只是巧合。”莫阑暂押在周晟的小书房里,细细回想,去年秋天在栖霞山遇到冯征,那时爷爷奉旨调查两淮盐政私征税银一案,此案案情复杂,牵涉官员之广皆出乎意料,最严重的是最后查出杨马两党皆有官员里通外国,居心叵测。虽然莫阑与冯征在栖霞山匆匆一别后,未再姑苏与他相遇,但莫阑隐隐感觉他绝不止是普通布商那么简单。如果他真的牵涉在内,经过两淮盐政一案,他就应该知道所谓沈霄就是莫阑。自前日在茶楼偶遇,随即莫阑所顶的细作身份便被轻巧升为禁卫队长,明升暗困,无影无形,实在高妙!不过再想,冯征果真逆国叛朝,直接杀了自己,一切岂不更简单痛快!这人究竟什么人,又是什么居心?“就他目前的所做所为,很有可能在说明,他对我突然男装出现在京城感到惊疑不定,应该并不是十分有把握我在京城女扮男装有什么目的,所以在静观我变吧?”


一来二去,想清楚了,莫阑转眉浅笑,本姑娘自有妙策应对!


“傻小子!一个人傻坐也会发笑!”清朗的一声,随着正午明晃晃的日光传了进来,周曦更衣完毕,负手立于耀眼日光中。依旧玉冠束发,青袍披身,仍然一副闲适随意的模样。


“说我傻?”莫阑微抿着唇,偷偷白了他一眼。


周曦沉了眉,接着道:“今日你害孤跌入冰湖之苦,区区一百军棍何以解孤心头之恨?”

说着,顿了一会,冷冷的看着莫阑。


莫阑浑身一软,五十军棍足以见阎王,一百军棍兴许就能轮回两世了吧?这尚不足——


周曦看莫阑脸色一白,不紧不慢往下说:“孤决定罚你长长久久赎罪服刑,以抵过错。平安,端上来!”


莫阑见一名年轻的太监端上来一只长约七寸的玉瓷笔洗,笔洗上还有个小盖子,“这是什么?”莫阑奇奇怪怪的看着周曦,不知他玩什么鬼花招。不是打算把自己挫骨焚灰了塞这笔洗里吧?


揭开笔洗的盖子,莫阑嫣然笑了。


竟是刚才的那两条小鱼儿,欢快的在笔洗里嬉戏着,看见莫阑似乎越发高兴,还一前一后在笔洗里轻轻跃起,溅得平安一头是水。


“即日起,你就用心用意的看护着这两条小鱼儿,如果它们有什么三长两短,孤也把你扔到冰湖里去!”


莫阑意外发现周曦心胸竟是如此宽仁,心中不由叹服皇上的眼力,仰首正看到他含笑的眼睛,不由与他会心一笑,又道:“多谢王爷!属下有要事禀告。”


“哦,”周曦笑道:“你有什么要事,尽管说吧!”


话音犹未落,忽有冷冷的白光闪入书房,瞬间一柄利剑抵在周曦的咽喉上。只见二王爷与冯征随后踏入书房,二王爷面色凝重,冯征习惯性的八字眉微耸,让人不知道他是喜是忧。


周曦顿时寒下脸色:“二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王爷脸色很不好看,道:“皇七弟,你昨日与愚兄掌灯长谈一夜,所言为兄无不颌首称是,只是愚兄却有难言之隐,不得不行此下策,得罪了!”言毕,一群武士上前,牢牢将周曦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