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过了一个小时,德国海军大洋司令部作战参谋将德意联合部队在马耳他岛战役的详细报告给送进了周天雷在德国大洋舰队旗舰里的专用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周天雷脱下了上身的德国海军将军制服,仅穿着衬衣,拿起摆在桌子上的关于德意部队在马耳他岛的作战报告看了起来。

在登陆D日前一天晚上,马耳他岛战役指挥部因为截获了英军的情报,改变了原定的作战方案,命令已在马耳他岛上的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对马耳他岛卢卡机场发动突然袭击,在德军的突然袭击中机场的控制权大部落入德国人的手中,在随后增援的德国伞兵营的支援下最终夺取了机场的控制权,但由于在机场的战斗惊动了附近的英国驻军,英国军队的迅速反应打乱了马耳他岛战役指挥部的中心开花战术。在空投了一个营的意大利伞兵和运送了一批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物资后就被迫停止了。如果不是由于因为德国空降兵在机场仓库中缴获了英军储存在那里的大批重型武器,这些轻装的伞兵和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队员是否能够抵挡住随后两个英国步兵营的进攻还真的是未知数。这个是这次战役自己犯的一个错误。

不过由于德意伞兵部队缴获了大批重型武器,并用他们和英军进行交战,挡住了英军夺回卢卡机场的企图,而且使在该机场驻扎的英国战斗机部队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虽然伤亡比较惨重,但是却使德军缴获了他们此前一直未缴获的英军‘马蒂尔德II’坦克和‘飓风’战斗机,可以拉回德国加以研究。并可以推算英国现在的主力战斗机‘喷火’的性能。以便以后对付它,虽然周天雷的电脑里也有这资料,但他还是不愿意为了研究英国战斗机的办法而泄漏自己的电脑。

在D日当天凌晨五点钟,按专业的说法就是D日D时-2时德意轰炸机群开始对马耳他岛英军的炮兵阵地、弹药油料仓库等地方外,并压制了英国的防空炮火,另外一部分飞机则在空降部队最危急的关头赶到,拯救了虽然缴获英军大批重型武器,但相比起英军还是显得火力薄弱的德意空降兵。

在对德意登陆部队的滩头及纵深地段的空中突击结束后,德意联合炮轰舰队又对德意联合登陆部队欲登陆的滩头进行了长达45分钟的炮击,由于事先潜伏到马耳他岛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在岛上已经通过侦察获取了大量英国驻马耳他岛驻军在岛上的部署,而且火力射击的时候有炮兵观测校射机在不断的根据炮火射击的情况和所拿到的情报校射德意海军战列舰上所发射的炮火。所以在陆战队员从征用的德国邮轮上通过绳网换乘到意大利海军提供的登陆艇上的时候,在海滩上的大部分英国修筑的防御工事,其中还包括了相当部分的半永久工事基本被摧毁。然后德意舰队按照计划停止了十分钟对马耳他岛的轰击,装进了内装传单的宣传弹,打到英军的阵地上。虽然当时英军军官发现后大量收缴这些比较具有蛊惑力的传单,但还是起到了对英军士兵心理严重打击的效果。德和意大利登陆部队在巩固滩头阵地的时候就在一个在英国阵地后方十分大的英国军队所挖的防炮洞里发现了至少有2个排的英国士兵,这些人在见到德国人后,十分乖的高举双手从洞里出来投降。德国士兵感到非常奇怪。经过对这些成为德国军队俘虏的英国士兵的盘问,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些英国士兵已经被德意军队刚才的猛烈炮击给吓坏了胆,在他们中间还幸存的人到了哪个满布弹坑的防御阵地后(‘看上去如同月球表面’,这是周天雷在巡视马耳他岛到了德意军队登陆海滩后留下的一句话)看到那么多的弹坑和已经被摧毁的工事,再看到德国投掷的的传单,有部分英国士兵就趁随后德意舰队对海滩的十分钟急速射中英国军队出现的混乱溜到了后方躲起来,这也是德国军队在宣传单里所讲的德意舰队将为那些停止抵抗的英军所留的安全区。

德国海军陆战队旅级战斗队是最先登陆的部队,他们虽然在登陆前所听到的情报中知道在德国舰队和意大利舰队在刚才的炮击中毁伤英军多处防御工事,炮兵阵地及弹药油料库。但在意大利登陆艇中望见那个‘如同月球表面’的海滩的时候,还是心中在打小鼓,生怕登上陆地后,英国人从那些看上去已经是废墟的工事里用子弹编织出密集的火网来欢迎这些登上马耳他岛滩头的德国精锐士兵。

不过在登陆艇那扇跳门在液压开门机构的吱吱声中,门悄然被打开,门头落在沙滩上,德国陆战队在训练中多次接受过这类训练:门一开,敌人的子弹就飕飕的飞了进来,在门口的士兵纷纷倒在登陆艇的甲板上。这时军官要大声吼叫,要士兵保持镇定,从登陆艇两边翻下水,在水里要迅速解开身上的各类带子,避免被因吃了大量的水的而变得异常沉重的各装备包装给拖入水里,然后要带着自己的武器和弹药急速上陆,利用各种地形地物接近在海滩上的敌军防御工事,舰炮校射员则要根据自己的观测,引导舰炮对敌人在航空兵空中突击和舰炮轰击过后仍幸存的防御工事进行精确攻击。而在他们之前,蛙人部队要对敌水下防御措施进行破坏,并且要为己方的装甲部队开辟通道,以确保登陆的成功。这些措施是周天泪在吸取了自己知道的诺曼底登陆的经验教训。而特别叮嘱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负责训练的官员的。

不过这时德国海军陆战队却是在登陆艇里在发呆,到了敌人的海滩作好了接受英国人猛烈攻击的准备,但没有一个人向他们开枪。不过军官很快就醒过味来了,他们挥舞着手里的枪,连拉带踹的把那些还在发呆的兵们给踢出了登陆艇,在海滩上大声叫喊着要求士兵们根据多次训练和演习的技能迅速冲过海滩。直到冲过海滩,德国海军陆战队才遭到一些稀稀拉拉的射击,不过在德国军队架起迫击炮和机枪的掩护下,英国人的零星攻击很快就被德军给熄灭了。

德国海军陆战队随后除派出巡逻队四处侦察英军的动向外,剩下的人连忙巩固他们夺取的滩头阵地,而随后上岸的工兵则在整修滩头,为后面的意大利装甲部队登陆做准备。

在意大利的坦克部队通过大型登陆舰只登上滩头后,很快意军就接管了德国海军陆战队旅的滩头阵地,并开始在一个德军海军陆战队营的配合下向内陆推进。而德国海军陆战队旅级战斗队还派出2个营的部队和一个德国伞兵加强连混合编队,再配属了一个意大利坦克营和一个意大利野炮连后,开始向卢卡机场推进。要与卢卡机场的德意部队汇合。剩下的德国海军陆战队部队则部署在滩头阵地附近,除继续巩固滩头阵地外,另外也作为德国海军陆战队旅级战斗队的预备队存在。

在向卢卡机场推进之前,德国海军陆战队旅级战斗队指挥官和在卢卡机场的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部队的指挥官基特尔上尉取得了联系,知道了在昨天晚上他们和德国伞兵与意大利伞兵跟英军交战的具体情况。现在围攻他们的英军部队已经在海边登陆发起前撤退,而他们虽然有还算猛烈的火力支援,但是在晚上无法看清楚对手,而英军由于在岛上驻扎多日,天黑对他们的影响相对德意军队来说要小。不过由于德意军队的拼死抵抗和在凌晨时分的德军轰炸机的近距支援,英军想消灭在卢卡机场的德意军队,夺回机场的控制权的作战意图也遭到失败。不过他们的损失也比较大,特别是意大利伞兵的损失更大。

德国海军陆战队旅指挥官在知道卢卡机场的情况后,放下心来派出部队,但还是命令所派出的德国海军陆战队部队指挥官沃尔特中校要注意一路上的警戒工作,因为虽然在登陆后所派出的各路巡逻队和刚才卢卡机场的德国部队都报告已经没有和英军接触,在登陆的的时候英军也并未如同他们所预想一般在滩头阵地进行反登陆攻击。航空侦察也未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指挥官还是从他多年的经验中认为英军并没有溃散,很有可能隐藏在马耳他岛德意军舰舰炮所无法攻击的地方,准备对德军和意军登陆部队进行反击。他的预感很不幸的应验了。

在前往卢卡机场的德国部队因为在登陆的时候并未遇到英军部队的顽抗,在小心翼翼的走出一段路后也并未见到英国士兵的一个影子,再加上自德军横扫西欧,没有太多遇到英法军队强有力的抵抗,德军很多基层指挥官和士兵都产生了德军是天下无敌的想法,一种骄傲的情绪在他们心里不由的出现。所以在刚才小心翼翼的搜索毫无结果后,那支德国增援部队指挥官沃尔特中校觉得英军早就被德意舰队的炮轰给吓破了胆,再加上自己的部队里有空军联络军官,如果英国人对自己进行攻击,空军联络军官会及时召唤空军进行支援,他认为英军没有这个胆子进攻自己,他想早点和卢克机场的德国军队汇合。所以撤回了两翼的搜索部队,并命令部队加快速度,他的几个下属都反对他这么做,但沃尔特中校还是用他的权威强行命令部下按照自己的命令去做。要尽早与在卢克机场的德国部队汇合。

在指挥官沃尔特中校的乐观命令下,有些德国士兵也开始放纵自己了,他们脱掉上衣,爬到汽车的驾驶室顶棚上,拿开机枪,在那里享受起地中海温柔的阳光。更多的士兵则在汽车里互相比较起自己从英军士兵身上缴获的战利品来。整个车队看上去更像一个旅游团而不是军队的行军队伍。

这时,在车队的前方警戒车队那里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把还在陶醉在占领马耳他岛这巨大的功勋的美梦中的沃尔特中校给强拉出来。他连忙命令在卡车里面的德军士兵迅速下车,一部分警戒车队,另一部分则和车队里的意大利坦克一起支援前队。

他的命令还没有下完,一发子弹就从他右侧的小山山射出,击中了他的头部,他从指挥车上一头栽倒。随后英军士兵的子弹就从那一面射来,而刚才还在指挥官被击毙的震撼中还没清醒过来的德国士兵纷纷倒地,不过德国海军陆战队和伞兵毕竟是精锐部队,在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后,他们很快就寻找到自己的掩体,开始和英军对射起来。

英国军队怎么会在这里伏击德军呢,这支伏击德军的英军部队是围攻卢卡机场的英军部队,在攻占机场无望后奉驻马耳他岛英军指挥官的命令从机场撤退,在撤退的路上他们意外的发现了这支德国军队,英军指挥官看见了德军松懈的样子,在请示了上司后决定对眼前的这支德军打一个伏击战。德国军队由于放松了对两翼的警戒,而前队又处在一个松懈的状态,所以压根没有发现英军。再加上德军指挥官在英军的伏击战一开战就被英军中的狙击手射击中命中头部阵亡了!所以开始德军处于一个不利的状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