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新海狮行动 马耳他岛战役(七)

bigstore 收藏 8 27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新海狮行动 马耳他岛战役(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马耳他岛东南方向,德国大洋舰队也在做迎接英国空军驻埃及部队的攻击的准备。

德国炮手纷纷的跑上自己的岗位,戴上钢盔,在甲板上工作的还穿上了防护装。他们驱动各种口径的高射炮对准英军飞机在预警情报里将要出现的方向,高射炮塔的指挥长使用望远镜焦急的不断的扫描预警情报中英国攻击飞机将要出现的位置,以图能尽早发现英国的攻击机编队。

这时罗格接到在西西里岛起飞的德国第二航空队增援德国大洋舰队机群在无线电里的呼叫,他们说他们已经到达了德国大洋舰队附近空域,请求大洋舰队为他们分配任务。

罗格接到德国空军第二航空队的呼叫后,十分高兴,德国大洋舰队刚才已经将大部分的舰载战斗机给派了出去,但结果还是没有能够完全挡住英国机群的突击,让英国护航战斗机给缠住了,无法分身去拦截那些突破德国舰载机的拦截线的英国攻击机。他要求过来增援的德国空军第二航空队分出部分战斗机支援他们,另外的部队全力攻击英国地中海舰队,不能让他们逃回亚历山大港。

德国第二航空队按照德国大洋舰队的要求分出了一个中队的战斗机部队飞往德国大洋舰队的方向,剩下的战斗机和攻击机编队飞往德国舰炮火力观测校射机最后通报的英国地中海舰队的方位,想在那附近去寻找英国地中海舰队的踪迹。

当英国空军突破德国舰载战斗机部队的拦截的部分攻击机在搜索到德国大洋舰队的踪迹后,并飞到德国大洋舰队的上空的时候,德国大洋舰队的观测军官大喊起来:“他们来了,敌鱼雷攻击机二十五架,右舷90°,高低角50°。”不过紧接着在英国鱼雷攻击机他们的右侧空中突然出现了德国第二航空队战斗机的踪影。

德国战斗机在发现低空飞行的英国鱼雷攻击机群后,他们甩掉了自己机翼下挂装的副油箱,然后从空中按低机头,向在低空的英国鱼雷攻击机群冲了过去。

英国鱼雷攻击机群也发现了在自己侧后向自己扑来的德国战斗机群,他们立即试图加速和分开攻击方向,试图用这种办法摆脱和减弱德国战斗机的攻击。

但是德国战斗机并没有被英国攻击机这个花招所惑,他们还是集中火力对其中的一队英国攻击机进行了攻击。在机腹下挂装鱼雷的英国攻击机本来就比战斗机要笨重很多,挂装了鱼雷后更是变得异常笨重,在德国战斗机的猛烈火力的进攻下,很快就化为空中的十几朵烟花,消失在地中海上,剩下的英国飞机借助德国战斗机攻击其中的一队飞机的时候迅速转到德国飞机的攻击死角,如果德国飞机要飞过去攻击他们就得穿越自己军舰的防空火力网。

这时德国大洋舰队的‘莱茵河’号航母舰桥对空观测军官大声喊道:“敌鱼雷机五架,左舷40度,向我接近!”紧接着右边的对空观测军官大声喊道:“敌鱼雷机两架,右舷30度,低空接近!”

在‘莱茵河’号航母左右两边为它提供防空炮火掩护的‘慕尼黑’号战列舰和‘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上的和航母自己的防空火力立刻开火,高射炮弹在空中划出红色的痕迹飞向英国飞机,想把英国飞机给击落。

但是由于德国军舰上安装的高射炮在射程上不能在射程上和火力密度上协同的的原因,德国军舰上能打的远的高射炮火密度不够,英国飞机虽然被击落了3架,但还是在继续接近德国战舰。

这时英国飞机进入了周天雷在战舰上安装的‘密集阵’防空系统的火力范围,此时只听一阵如同千百台缝纫机工作的声音响起,在‘密集阵’的炮管里不断吐出接近一米长的发射火焰,‘密集阵’在电机的驱动下,炮管以非常高的速度在转动,高低和方向调整则由炮手用瞄准镜瞄准方向,脚踩踏板来完成。而在它的排壳膛下,如同雨点般的弹壳掉了出来。

德国战舰上安装的‘密集阵’防空系统很快就控制了空中的形式,英国空军又一次品尝了这种令他们在敦克尔克就吃过大苦头的武器的厉害。在十多秒内,英国剩下向德国航母冲来的鱼雷攻击机只来得及向‘莱茵河’号航母投下2枚鱼雷,其他的都在空中就被打中,没有机会投下自己所携带的鱼雷,而这2枚鱼雷也被‘莱茵河’号航母以一个急转舵给避让开去。没有对德国航母造成任何伤害。

攻击另一艘德国航母的鱼雷攻击机被击毁的更加的快,因为他们只有六架飞机,在飞机还没有来得及分开编队的时候,就被德国护航军舰给击落了三架,剩下的飞机对德国军舰再也无法造成任何的威胁,很快就被德国军舰上的防空炮火给击落,连一枚鱼雷都没有投下。

德国水兵和低级军官在甲板上欢呼起来,高呼:德国海军万岁,希特勒万岁等口号。周天雷本来一开始还站在舰桥外面,当听到德国水兵和低级军官的喊叫的时候,周天雷的脸色立即严峻起来,他转身走进舰桥指挥室里,罗格在看见他脸色很难看上去问他到底室什么情况。他摆摆手说:“我想安静一会,马耳他岛那边的报告直接送我的办公室来。”

周天雷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回身将自己的办公室门给掩上,他坐在椅子上,双手掩着自己的脸,他在心里想:现在我这么做是不是在为希特勒本人在摇旗呐喊呢,人民会将功绩算在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党的名下而不是这些真正带兵打仗的人名下。

在历史上已经有这个证明,在西欧战役开始前,希特勒和他的大本营将军就有很大的分歧,将军们只是想把德国军队的荣光给重新拣回来,但是希特勒却决定要发动一个相当大的攻势,这个攻势最后成功,当然现在还得加上自己的功劳。但希特勒却凭借这个战役彻底将他的将军们给绑在了他的战车上。直到42年前,他的将军和他之间都没有冒出十分大的矛盾。只是在42年的斯大林格勒(现在这个二战前苏联战场著名的城市现在名字叫伏尔加格勒,不过这些名字也只是前苏联人和现在的俄罗斯人才这么称呼,西方国家是另外的称呼,但是为了与我们所学的历史相对应起来,书中以后出现的前苏联地名一律用前苏联的称呼,而不是当时德国对它们的称呼)战役后,希特勒和他的将军之间才出现了十分大的矛盾,而德国的地下组织也才在这个时候开始增强了他们的活动,并在43年和44年两次刺杀希特勒,虽然都没有成功,但是却获得了西方国家的好感。

其实周天雷认为希特勒在前期的时候头脑还是十分清醒的,对军事活动的指挥还是有他独到的地方,特别是在41年莫斯科战役德军溃败,他下令德军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占领的地区,从而挽救了德军,避免了拿破仑征俄最后出现的大崩溃的情况,从而使东线又多维持了几年。

但是如果自己跟着希特勒并用自己所掌握的学识和技术帮助他的话,如果运气十分的好,征服苏联后按照希特勒的人族理论,他肯定会认为自己的祖国-中国的人应该和犹太人一样被他们日尔曼民族给统治甚至是毁灭掉。他在听到自己将和一个中国女子结婚的时候的表情就已经说明问题,如果自己不是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人,恐怕劳动营已经向自己敞开了大门。自己回去后李霞说在搬到柏林不久德国有关部门就给她发了一张‘荣誉德国人’证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过来如果自己不帮希特勒的话,那么就凭自己的外貌和以前的战绩,最少也会在纽伦堡审判的时候被判以终身监禁,搞不好的话还要被处以绞刑。自己同样没有办法去帮助自己的祖国。

那么自己该如何清理纳粹思想在德国人中的影响呢,不得不说由于希特勒在33年上台后的一系列举措和最近在西欧战役中的大胜利已经使这个国家的人民和军队彻底的把他当作是上帝派来拯救德国的神。清除神的影响是相当的困难的。历史上也只是在42年以后才有部分德国人从那个千年德意志帝国的美梦中清醒过来,但这也只是部分高层,在人民里由于希特勒的个人魅力和作出的成就,人们依旧相信他能够带领德国走出那一时的‘困境’。而如果不清除希特勒的思想在普通德国人中的影响,即使自己能刺杀希特勒成功并取缔纳粹党和纳粹思想。但自己也不敢保证在几十年后不会再出现一个新的希特勒来。自己那时空新纳粹党在德国和在世界各地,甚至包括俄罗斯都有他的影响。

周天雷用手指使劲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自己的头上的血管在突突的跳动,扯着自己的头皮是一个劲的跳,带来了一阵阵的抽痛,周天雷知道是自己刚才由于思虑过多,再加上这几天的休息不好而引起的偏头痛发作,他拉开自己的抽屉,在里面摆着几盒阿司匹林,他打开一盒倒出两片阿司匹林放在自己的手里,再倒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在桌子上抄起一杯水咽了下去。

他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嘴里在微微的喘气。这时他的门被人敲响了,他说道:“进来。”

一个德国海军少校参谋进来对他说:“将军,马耳他岛来报。”

周天雷一长而起,披上自己的衣服,他跟着参谋一起来到了‘莱茵河’航母的指挥舱。

在航母的指挥舱里,一台电台的通话器静静的摆在桌子上,周天雷上前拿起通话器,说:“我是高特。普里恩,有什么特别情况?”

“将军,我们在马耳他岛的进展顺利,但是我们在马耳他北岛发现了一些好像是我们的人的尸体。”

“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我们的人的尸体?”

“报告,我们在奥代什岛上发现一些类似我们海军陆战队的士兵的尸体,他们穿着英军的制服,但是我们在他们身上发现一些我们陆战队身上才有的一些标志。”

周天雷感到一阵晕眩,脚不由的打了一个颤抖,差点没有站稳。幸好旁边的参谋一把将他扶住。

周天雷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尸体能辨认吗?”

电台那边说道:“我们还不能辨认尸体,他们都有一些腐烂了,特别是脸部,但是我根据我们抓获的英军俘虏的审讯报告推断,里面的一具应该是带领这支部队的汉克准尉。”

听到这里,周天雷倒有些镇定了,他在登陆战前就失去了与汉克准尉带领的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的联系,当时只是认为他们可能遇到了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或者是对外联络的工具损坏,但他虽然在军人的潜意识中想到了他们有可能阵亡,但是却一直不愿意去这么想,一直认为他们会逢凶化吉。平安归来。

他慢慢的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了下来,在他眼前浮现出汉克和他在西班牙一起同生公死时的情景,汉克在上车的时候前对他说:“将军,请相信我们,我们会证明我们的实力的。”在遇到英国‘哥曼德’部队袭击的时候,汉克不顾生死的冲了过来掩护他不受英国人的流弹误伤。

特别是在这次他们远征马耳他岛的时候,他为他们送行的时候,汉克全副武装,但在脸上却是一副去旅游的样子,自己当时还批评他说他不把敌人给放在心上。但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德国军人少有的笑脸,说:“将军,我们就是要在马耳他岛上去当英国人的地狱导游。”

不过等了一会周天雷就清醒过来,对在身边一直等候的海军作战参谋说:“你去把我们这次在马耳他岛登陆的详细报告拿来给我看,我要找出我们这次两栖登陆作战的不足的地方,以便我们的经验总结,还有,在战役结束后我要到岛上去一趟。”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