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九章 毁敌重炮

fujinglei 收藏 6 1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消灭了敌人的车队,茹支队长率领游击队来到事前约好的地点,与四连汇合。


牺牲了5名战友,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茹支队长把安道奇委员长请了过来。


“委员长同志,游击队准备向东走了,我们是不是在这里分手哇?感谢你和你的向导们给我们带路呀,谢谢你们的帮助!”


“不要客气,如果需要的话,我们还可以给你们继续带路。”安委员长坚持说道。


“不用了,委员长同志,东面的地形你也不熟悉,再说,你们村里的游击队还等着你去组织和领导呢,你回去的作用比在这里大!”


“那好吧!”安委员长依依不舍的说。


别了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安委员长带着几个向导往自己村子方向走去。


游击队继续沿山脊跌跌撞撞的往东开进,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过了一阵,侦察连长钟国怒带着一名侦察员来到茹支队长跟前。


“队长!这是我们前天派出的的侦察员,他是寻着刚才的枪声找到我们的,他说有重要情况汇报!”钟连长说。


“好,请你说说情况!”茹支队长回答。


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都旁边听着。


钟连长示意侦察员向茹支队长汇报。


“队长!在离这儿30公里的正东方向,有一个美国鬼子的炮兵宿营地。他们6门炮炮管特别粗,比我所有见过的炮都要大,好像是重炮,旁边有1辆大卡车和10个帐篷,没有看见炮弹,估计是放在车上。“


“有多少人?”


“大概120多人!外面有4个固定哨,还有12个游动哨。”侦察员回答道。


茹支队长简单和几个支队干部商量了一下,并在心里大概作了估算,如果行军顺利,凌晨3、4点钟可以到达目的地,那时候正是敌人睡的正香、防守不严的时刻,消灭这支美军重跑部队应该不成问题。


“好,请你到头前带路,我们就趁热打铁,打它个狗日的!”茹支队长兴奋的用手一挥说道。


“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


游击队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朝鲜的彦真山脉,一系列大大小小、南北走向的山接连不断,游击队借着月光,在侦察员的带领下艰难的向前行进,他们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冒着零下10多度的严寒,顽强的向东行进着。


幸好现在山道并未结冰,否则的话,游击队要按时赶到目的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一支军队的战斗力不仅仅表现在血与火的拼杀中,更重要的还应该表现在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的搏斗中。


茹支队长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在心里合计:刚刚顺利的打掉了敌人的一个车队,马上又有另外一块肥肉送到嘴边,一个晚上如果能连续打两个胜仗,这对鼓舞大家的士气是很有帮助的。尽管袭击车站的时候牺牲了5名同志,但我们消灭的敌人更多,这样的行动还是值得的。哦,不不不,在这种情况下一定更要镇静,不要让胜利冲昏了头脑。


茹支队长努力压制住心中兴奋的心情,开始考虑如何排兵布阵,如何打好这一仗。


队伍很快来到了目的地。茹支队长指挥部队在小山后面休息,然后带着龙副支队长、崔科长、钟连长和那个侦察员爬上山顶观察。


刘强还叫来了机炮连的连长。


现在尽管是深夜,但是用肉眼借着敌炮兵宿营地的火光仍然能够看清楚,山脚下是一条蜿蜒的公路,这条公路就是马(转里)孟(山)公路,联合国军从朝鲜东部的元山港运来的军用物资,可以通过这条公路源源不断的运往前方,支援伪第2军团和美骑1师的作战,公路往北可直送宁远、熙川,往西可达德川、球场一线,如果再连接上铁路,真可谓四通八达。


不过这条公路因穿行在东部的彦真群山中,公路大部分路段都是蜿蜒曲折,当时的公路建设者可能是为了节约成本,使得整个公路基本上都是从山脚下通过的,这样就避免了穿山打洞、架设桥梁的麻烦了。


茹支队长带领几个同志趴在山顶上,他取出望远镜,一边听旁边的侦察员和机炮连连长介绍情况,一边仔细的对敌人炮兵宿营地进行观察。


敌人的炮兵宿营地就设在公路的两边,6辆大卡车后面牵引着6门大型火炮排列在公路的一侧,6辆卡车中间是一顶大型的绿色军用帐篷,帐篷门口有2个抱着卡宾枪睡觉的美国兵;在公路的另外一侧,不仅也有2个固定哨,并且还依次停放着5辆蒙有绿色车篷的大卡车,宿营地停放车辆的空地上总共支有9个小帐篷。


在公路两边总共点燃了有十几个火堆,每一边还有一支6人的巡逻队,来回巡逻。


看来敌人加强了警戒。


茹支队长心想:敌人炮兵部队行军途中宿营为什么不进行伪装?我军炮兵每到一个宿营地都特别强调对大炮和车辆进行伪装,免得被特务发现哪儿是大炮,哪儿是牵引车或骡马。哈哈,还有这些睡在帐篷睡袋里的敌人一定很舒服吧,也许有不少美国兵正做着美梦呢,哦,这个宿营地选的倒是挺好的,两边的小山挡住了来自四面八方吹来的寒风,可惜这样的地形将成为你们的死地。


他轻轻用胳膊捅了捅旁边的机炮连连长,轻声问道:“连长同志,请你看看,这是什么炮?多大口径?”


同样正在仔细观察的机炮连连长转过头来,回答说:“队长,这么大的炮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应该是榴弹炮,口径估计在250毫米左右。”


“射程有多远?”茹支队长继续问。


“我们普通山跑的最大射程一般是9200米,105毫米榴弹炮一般是11200米,155毫米榴弹炮是14000多米,估计这种榴弹炮的射程应该在30000米,也就是30公里,我的天啊!”机炮连连长自己算着算着就喊起天来了。


茹支队长冲机炮连连长一瞪眼:“怕什么?”


“你再看看,山脚下敌人的布防情况,哪儿是重点?”茹支队长继续问。


“中间那个大的帐篷一定是敌人炮兵连的连部,哦,应该是个加强连,其余9个小的帐篷应该是一个班一顶,主要有6个炮班、1个指挥班、1个修理班和1个弹药班,电话班一般和连部住在一起。”


“那敌人炮弹应该装在哪个车上?”


“应该在没有牵引大炮的卡车上。”


“好!一会战斗打响的时候,你小子就用迫击炮给我狠砸敌人的弹药车和连部,然后再打其余的卡车,小帐篷让你的重机枪来打,一定要首发命中!”


“是!”连长轻声答道。


“老龙!老崔!你们俩分别率4连、5连,从左右包抄过去,并派人占领对面的山头,剩下的6连和机炮连留给我。侦察连2个排负责向公路两头警戒。你们都以我们这边的枪声为号,听见我们打响,你们也发动进攻,注意,要速战速决!不要拖泥带水。”


“好的。”大家正要去执行命令,突然,从他们埋伏的这个山头的南北两个方向同时射来了不少的子弹,紧接着,这面的山头上也射过来一些子弹。


未及展开的游击队很快有人被打到在地。有人也开始了还击。


茹支队长高喊:“快卧倒!”


茹支队长仔细听了听,好像只有M1系列冲锋枪和卡宾枪的枪声,对面山上射过来的子弹也不是很密,由此可以判断,敌人偷袭的人数并不多,很可能是敌炮兵警戒部队。


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发现,随着枪声的响起,帐篷里的敌人纷纷跑了出来,有的穿着衣服拿着枪,有的根本外衣都没穿就拿了根步枪出来了,是山上的枪声给他们发出了警报。


“老茹,我们是不是撤退?敌人已经发现我们了!”龙副支队长问道。其他的同志也都看着他们的支队长。


“不行!”茹夫一支队长坚定的说。


“就是偷袭变成了强攻,我们可能牺牲一些同志,但我们还是必须消灭敌人的这支重跑部队,老龙,我们吃他们大炮的亏还少吗?你没尝到敌人飞机大炮的滋味吗?你看看,这样的大炮要是运到前方去轰击我们的部队,我们将受到什么样的损失?再说,敌人人数并不多,也不善于夜战和近战,他们不清楚我们游击队的人数,我们怕他个球哇?”平时礼貌有加的支队长现在变得粗野起来,连粗话都说出来了。


同样身经百战的龙副支队长怎么会不知道敌人飞机大炮的厉害,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在近处和敌人的炮兵交手,他还能让敌人的炮兵捡到便宜吗?尽管游击队被敌人发现了。


“老崔,行动!”龙副支队长一声吼,带着4连往北冲了过去。


“5连!”崔科长带领5连往南杀去。


冲击部队利用夜色和地形的掩护,顺势往下冲过去。


敌人只要发射一颗子弹,出现了枪口火焰,这边马上就有几枝冲锋枪和轻机枪扫了过去,很快压制了敌人的火力。


山下的敌人可能已经接到了山上敌人报话机的报警,正在组织部队占领山下有利地形,并往山上“乒乒乓乓”胡乱开起了枪,有些敌人还开始往山上运动,准备支援山上的敌人。


“机炮连长呢?给我开炮!”茹支队长命令道。


由于时间仓促,来不及构筑迫击炮阵地,机炮连的5门迫击炮首发炮弹并未命中目标,不是远了就是近了,无意间,倒是把刚刚开始上山支援的一部分敌人给轰倒在地,吓得这些企图上山支援的敌人连忙卧倒在地。


“近弹,修正!”


“远弹,修正!”


“发射!”机炮连每门炮的炮长都在喊着自己的口令。


修正后的迫击炮弹终于炸毁了敌人的连部,大帐篷的绿色布片被炮弹炸得飞了起来,然后又慢慢向下飘落,如果帐篷里面还有人的话,这回估计连尸体都找不着了。


突然,一辆被迫击炮打中的卡车剧烈的爆炸起来,卡车里的炮弹一个接一个的争先恐后的发起威来,瞬间又把旁边卡车里的炮弹引爆了,山底下传来了地动山摇的爆炸声,仿佛就像地震一样,满世界都是钢铁的火花,马路另一边的大炮也被炮弹也许是冲击波打的东倒西歪,淹没在一片火海中。


与迫击炮同时射击的邓国昌,首先用几个准确的点射打倒了6个游动哨,然后就转动枪口打上山的敌人,还没打几下,山下已经火海一片。


他只好停了,眼睁睁看着。


茹支队长这次一枪没放,一直趴在原地观察着这场战斗。


带领部队往北冲击的龙副支队长和往南冲击的崔科长,开始遭到了对方的顽强阻击,山下发生大爆炸以后,对阵的敌人马上开始了撤退,哦,说撤退真是抬举他们了,其实他们是开始了无组织的逃跑。


这些炮兵警戒部队,本来是美骑兵第1师师长在接到军部的警示以后,专门派来保护这支重炮部队的,他们的警戒哨应该说派的是非常好的,是他们首先发现了游击队,并用报话机通知了山下睡觉的炮兵,而且同时向外发出了报警,可惜他们人数太少,而且没有重型武器,山下有6门超级重炮,在这几百米的距离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只能被动挨打。


警戒部队本来想唤醒山下的炮兵,共同阻击偷袭的游击队,迟滞游击队的进攻,拖延一些时间,等待增援部队的到来。


可惜,他们不熟悉夜战和近战,无法和游击队抗衡,特别是在被警戒的对象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以后,面对人数众多的对手,哪儿还有心思打仗,也许逃跑才是唯一的选择。


这边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带领部队一阵猛冲,边开枪,边甩手榴弹,把偷袭的敌人全部消灭在逃跑的路上,当两个连队在对面山上汇合的时候,刚才还在对面山上射击的敌人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很快,爆炸声停息了,冲到敌人营地打扫战场的游击队员们都高兴坏了,又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停放在公路一边的6门大炮被炸的东倒西歪,被打烂的大炮上的高低机、方向机、瞄准器、炮栓、车轮等,散落一地,到处都是。


有几个志愿军战士,发现有一门鬼子的大炮炮管还高高耸立着,马上搭起人梯,用从人民军战士要来的3颗苏式反坦克手雷一起塞进了炮管,几声沉闷的爆炸声后,炮管无力的耷拉下来了。


几个朝鲜人民军战士在山坡上发现了十几个装死的美国兵,连忙把他们押到了一边,正准备用冲锋枪打死他们,被赶来的崔科长制止了,崔科长对他们说:“算了,把他们绑起来就行了。”


茹支队长看了看手表,整个战斗持续了20分钟,真是干净利索。


忽然,远处传来隆隆的坦克发动机的声音,紧接着一些零星的炮弹落在附近,这是敌人在试射。


不好!这是鬼子增援来了,来的可真快,敌人的通讯设备就是先进,这么短的时间不仅把求援信息发出去了,增援部队也都到了。


什么时候我们的装备也能象对手一样先进就好了,那样的话,敌人更不是对手了。


可惜呀,我们手中的剑总是比别人短一截。


“快撤退!”茹支队长大声喊着。


游击队带上伤员,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为了避免鬼子现代化运输设备的追击,游击队向西撤入了山区。


这次的对手,茹支队长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支刚编入美军骑兵第1师的炮兵部队,他们的大炮是美国本土新研制出来的重型240毫米口径榴弹炮,昨天下午才从元山港卸船,被这支炮兵部队拉着,准备顺公路直接运送到前线,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开往前线的途中,遭到了中朝游击队的伏击,全军覆没。


这种大炮射程在25公里以上,杀伤力大,射程远,比起志愿军122和155毫米榴弹炮只有11公里左右的射程来说,这种火炮是十分先进的。如果这些火炮开到了前线,将对志愿军和人民军造成极大的威胁,将直接造成我方的重大伤亡。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唯一的一次消灭美军超级重炮部队,以后再也没有发现这样的大炮,也许美国不再生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