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八章 毒蛇出洞

fujinglei 收藏 8 115
导读:奇兵 正文 第八章 毒蛇出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我们暂且按下游击队不表,先说说那个逃跑的俘虏。


上午崔凤俊科长他们在审讯的时候,俘虏说自己是一个普通参谋,其实他是伪8师搜索营的营长,当时崔科长命令那两名朝鲜人民军战士把他送回关押俘虏的茅草屋,准备过一会再审他。


到了傍晚,游击队正在吃饭,人来人往的,看守俘虏的人民军战士也有些松懈了,俘虏用朝鲜语对三个战士说:“同志,我想大便!”


“谁是你的同志?不许大便!”战士厉声说道。


“兄弟,兄弟,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人总有内急嘛,你总不能让我憋着吧?一会儿你们要是行军的话,我再在路上要求上厕所,不是耽误你们行军的速度吗?”俘虏堆起了一副哭相,不住的央求。


“这小子,还挺明白,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走了?”战士问道。


“你们的队伍,一般都是白天宿营,晚上行动,主要是为了防止我们联合国军飞机的轰炸。”俘虏道。


“什么联合国军?”一个朝鲜战士厉声斥责道。


“哦,对对对,是鬼子,是鬼子。”俘虏连声改正。


三个战士商量了一下,就分出两名战士把他带到的附近山坡上,其中一个战士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废旧的矿洞,说:“进去吧!”


这个俘虏高兴得点头哈腰的,伸手在洞口抓了一把枯死的小草,进去了。


两个战士挎着冲锋枪在洞口守着。


开始的时候,还能听见里面有“蟋蟋簌簌”的声音,过了十几分钟,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了,两个战士感觉有点不对劲。


“出来!”


没人回答。


“快出来!再不出来开枪了!”


还是没有动静。


两个战士深知这个俘虏的重要性,急忙冲了进去,借着微弱的光线,他们发现这不是一个死洞子,而是口小腹大有几个出口的大洞子。


“听,那边有响声!”其中一个战士说道。


“快开枪,打死他也不能让他逃跑!”


“哒哒哒……”


这时的枪声显得特别响。游击队都听见了。


在门口看押俘虏的那名人民军战士也听见了枪声,心想去支援他们,可这边还押着不少的俘虏,只好坚守岗位,只是不时的探头往那边张望。


押在茅草屋里的俘虏听见枪声以后,马上产生了一些骚乱。伪军特务排长看见门外只剩下了一个战士,趁机怂恿其他俘虏夺枪。


伪排长选了几位他属下的特战队员,瞅准门口的战士正在张望之际,突然冲了出去。可惜由于朝鲜农村的茅草屋屋门比较窄小,几个急于冲出去的特战队员在门口被挤住了,等他们退回屋里准备按顺序往外冲的时候,人民军战士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动。


这个战士端起了冲锋枪,对准冲出来的敌人一阵猛扫,特战队员纷纷到地,人民军战士心里发狠:你们打死了我们那么多战友,现在还想跑?我让你跑!我让你跑!


战士心里一边说,一边端着冲锋枪,边扫射边往里冲,很快,一个弹鼓的子弹都发泄出去了,屋里基本上没有站着的俘虏了,连坐着的都没有了,都躺下了。


五连连长听见第一声枪响以后,马上带领一个排的战士追了过来,看见满屋子的尸体,没说什么,转身率领战士们往洞子那边追去。


狡猾的俘虏其实并没有出这个矿洞,他仍在洞子里面猫着。


刚进洞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矿洞有好几个出口,于是他先往北面的出口走去,并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等两个战士要进来的时候,他朝南面的出口扔了几块石头,把先后进来的追兵都引向了南面的出口。


等到洞外没有了动静,俘虏小心翼翼的出来,发现已经没有人了,马上撒腿往南逃去。


原来,这个俘虏可不是一般人,他的名字叫金哲洙,原本是南朝鲜中央情报部二局搜索处处长。由于在第一次战役的时候,志愿军重创了伪军几个师,伪总统李承晚对中央情报部非常不满意,他打电话给部长,对着部长在电话里大发雷霆,限令他必须尽快查出对手的情况,到底是什么人打垮了他的几个师,是少数的志愿军还是大量的志愿军部队。


中央情报部部长放下电话以后,马上叫来了搜索处处长金哲洙,把他大骂了一顿,把刚才受的气全都转撒到了金哲洙的身上,并严令他尽快查明情况。同时,这位部长还抄起电话给他的同学——南朝鲜第2军团军团长刘载兴打电话,请求老同学给他的搜索处处长提供一切方便。


就这样,金哲洙来到了东线第2军团伪8师担任了搜索营的营长。


按说,金哲洙这位毕业于汉城情报学校、后来又经美中央情报局专门训练的高材生的军事和侦察技术都是一流的,就是他先行派出的搜索1连和搜索2连,分别在断桥的东西两个山头上首先发现了这支小型的中朝军队,由于这两个连隐蔽得很好,没有让中朝军队的尖兵发现,也是这个高材生布置了这个口袋,打了这支中朝军队一个措手不及,可惜的是,他的这些士兵突然遭到志愿军侦察兵的突击和游击队的正面打击,马上落荒而逃,他拔出手枪要挡住这些逃跑的士兵,可是哪里挡得住,连自己都被中朝军队俘虏了。


现在,金哲洙好不容易逃出了游击队的驻地,心里还是有点后怕。他定了定神,看了看方向,朝着南朝鲜第2军团军团部所在地摸去。


第2军团军团长刘载兴听完金哲洙的汇报以后,觉得这个情况很重要,从他看到的人数和装备分析,这支中朝军队很可能是一支负有特别使命的别动队,也就是共军所说的游击队,联合国军后方都普遍疏于防备,很容易遭受到他们的袭击。


“参谋长!尽快通知我军各后勤部门、各首脑机关,要加派部队,加强戒备,防止共军游击队的袭击。同时,转告美第8集团军,让他们也注意防备。”


“是!”参谋长转身打电话去了。


这时急匆匆进来一个高级参谋,很标准的敬了个举手礼:“报告!6师来电话,往前线运送防寒物资的一个美军车队遭到共军袭击!车上人员全部遇难,物资大部分被炸毁,少数被劫。另外假仓里车站被袭击,部分军用物资被炸毁。”


“动作好快呀,好了,你下去吧!”


过了一会,参谋长回来了。


“军团长,都通知完了,哦,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将军在电话中说,要我们和他们共同组建一支相当于一个加强团的别动队,他们从第1骑兵师抽调一个团长带一个营的兵力过来,其他的由我们抽调。”


“那好,我们就在第6、第7、第8师中各抽调一个营,”刘载兴转过头来,一指金哲洙说:“你就当副队长吧!部长那边我跟他说。”


“好的!”金哲洙回答。


就凭军团长一句话,金哲洙的任务由侦查共军的虚实转变为清剿游击队了。


很快,美军的一个营,在团长麦克的带领下坐汽车来到了南朝鲜第2军团军团部。他们还带来了一位穿着国民党中校军服的中国军人。


那边正在合编别动队,这边麦克团长则通过翻译给刘军团长介绍这位中国军人。


“哈娄,军团长先生!这位是中国蒋介石的部下,刘显堂中校。”


“你好,你好,中校先生!你们和共军作战多年,经验丰富,以后我们和他们交战还得多仰仗你呀!”


“客气,客气,军团长先生,应该是共同努力,共同努力。”


中校也不知道这位军团长是表扬还是挖苦,但是作为一个中校,是不可能去和一位将军理论的,哪怕是异国的将军。


这位中国军人名叫刘显堂,他其实也是江西高安人,也是国民党伪国立十三中毕业的学生,在十三中时,刘显堂的英语就名列前茅,特别是一口标准的美式口语深受留美归国抗日的女英文老师徐铁英的青睐,徐老师为培养自己的高才生,经常给刘显堂开小灶,这使得刘显堂的英文水平更是突飞猛进。


让徐老师没想到的是,刘显堂十三中毕业以后考上了位于南京的国民党中央军校,军校毕业后抗日战争已经结束,刘显堂随部队开上了内战的战场,在国民党军队中和共产党打过很多次的仗,精于研究的他,深知解放军的各种战法。


由于受到上级的青睐,刘显堂很快就被提升为少校副营长。在国内解放战争后期,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为了给马上就要诞生的新政权增加更大的麻烦,国民党布置了大量的特务潜伏下来。


刘显堂在成都的军统速成训练班接受了详细的特务训练以后,正准备潜伏下来、担任川康地区军统站副站长的,因受到担任训练班总教官的美中央情报局大特务的推荐,随军队撤退到了台湾,说是以后肯定会有重用的。


结果,朝鲜战争一开,刘显堂被军统局送到了朝鲜。军衔也由少校升到了中校。


本来,蒋介石主动向美国杜鲁门总统提议,要派国民党军几个师来朝鲜,帮助联合国军共同打击已出兵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无奈杜鲁门总统十分怀疑国民党军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害怕惹恼解放军,怕解放军大规模的出兵。不过,杜鲁门总统却接受了一些军统特务,安排在联合国军内部。刘显堂,就是其中之一。


别动队很快就组建完毕,都是清一色的美式装备,而且多为卡宾枪、冲锋枪、各式机枪以及一些小口径迫击炮,特别是通讯设备,电台配备到营一级,报话机配备到了排一级。


刘军团长和麦克团长很有信心,消灭这支共军游击队指日可待。


可惜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志愿军总共派出了两支兵力相当的游击队,金哲洙遇到的是一支,还有一支是由125师副政委王淮湘率领的游击队,已经通过不同的方向突入了敌后,开始了他们的游击战。


刘军团长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麦克团长、金哲洙和刘显堂三个人一起走进了第2军团的作战部。


他们要借用这里现成的地图和沙盘来研究别动队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参谋人员为他们拉开了墙上的草绿色绒布挂帘,露出了后面的大型朝鲜军事地图。


麦克团长首先说道:“诸位,在我来之前,沃克将军已经授权给我,只要是围剿游击队,我就可以调动别动队附近的一切军队,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通过美8军司令部从前线调回作战部队,清剿共军游击队。”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要找到游击队的位置。”刘显堂用英语说道。


曾经去美国中央情报局深造过的金哲洙,英语水平也不错,他也操起一口流利的英语说:“据报告,昨天晚上,假仓里车站遭到袭击,陆战1师的一个车队也在公路上遭伏击,我们可以以假仓里为中心,在50公里的范围内寻找游击队。”


金哲洙隐瞒了自己被俘并关在上柴里的事实,毕竟,作为军人来说,被俘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


不过,金哲洙也把上柴里划到了搜索范围内了。


说实话,金哲洙真想血洗上柴里,不过,他也知道:共军不是傻子,不可能在他逃跑以后还呆在上柴里,等着联合国军来收拾。


这个仇以后再报,先想办法消灭游击队再说。


“哦,不不不,金先生,范围要扩大,方圆50公里太小了,要扩大到100公里。”麦克团长傲慢的说。


刘显堂心里不禁冷笑:朝鲜的蜂腰部最窄处,东西也就100公里左右,麦克一划就是方圆100公里,他不仅把朝鲜东海岸和西海岸都划进去了,连两边的海面都划进去不少,美国人说话就是这样大气!


刘显堂没有接过麦克团长的话头,而是新开了一个话题:“共军的战术我很清楚,他们一般都是选择重要目标和运输线实施攻击,目的就是迟滞我们的行动,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应该加强各个重要目标和运输车队的防卫力量,加强各点线的警戒,这样共军游击队在有准备的我军面前,只能仓惶而逃了。共军把这个叫做打不赢就跑!”


“你说的非常好!”麦克团长表扬道。


“我看我们就把别动队主力放在假仓里,这里公路和铁路机动都很方便,哪里有情况我们就向那里出击。”


麦克还是有些水平的,团长不是白当的。


“我们再派一些情报员,带上无线电发报机,深入乡村、城镇,寻找他们的踪迹,有情况立即发报给我们。”金哲洙说。


“OK!OK!”麦克团长连连表扬。


“只要我们发现了共军游击队的踪迹,凭借美军强大的地空火力,共军绝对跑不了的!”


金哲洙连声附和。


而刘显堂并不这么乐观,他知道麦克和金哲洙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并没有打过什么仗,不太了解中国的这支军队,说实话,就是包围了他们,也不一定就能把他们消灭,共军的战术真是太神奇了,太神出鬼没了,他们往往能绝处逢生,突出重围,当年,蒋总统的几十万大军都没消灭只有几万的红军,事例太多了。


“先生们,先生们!”麦克团长的声音打断了刘显堂的沉思。


“我们还有一种先进的武器,来,来,来,我告诉大家!”


麦克召来二人,附耳对金、刘二人说出了新式武器的名称以及性能。


二人听后,都很高兴。


“有了这个东西,共军游击队就更跑不了了!”金哲洙说。


“好了,先生们,我看,我们可以向假仓里开拔了!”麦克团长说。


“OK!”


“OK!”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