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日记(转)

maxmany 收藏 19 1304

正文 第一章 引言


就在那一年苹果飘香的秋天,云意外地收到了省城的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当下就快乐的像那羔羊,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了自己老实巴交的父母亲,父亲不听也罢,当一听到自己的女儿云考上大学了,他当下头都有点大了,他害怕女儿考上大学,在这之前,他是盼着女儿能考上大学,现在他却与从前盼若两人,他知道家里的老底儿,这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子,年人均收入超不过千元,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对这样一个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的永德家来说,要想供个大学生,毫无疑问地会在经济上让他感到尴尬和难堪。


只见父亲一个人像那缩头的乌龟,蜷缩在炕上,只管叭嗒叭嗒地一锅连着一锅地抽着他最爱抽的老旱烟,在他那阴云密布的额头上,清析地可以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皱纹,就好像那黄土高原沟壑纵横的地貌一样让人感到丢心和焦虑。在他那阴云密布的显得有点苍老的脸颊上,那肌肉几乎有点扭曲和变型,他那粗糙的皮肤像她家门前那棵老榆树干一样令人感到不安,他像那一只喘息的老牛,在那里显得有点力不从心,就好像身后有只老虎要逼他到了悬崖绝壁,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只等着纵身从悬崖上跳下去------母亲是一个与父亲有着不同性格的女人,她一点也不慌张,她见老头子心里有点为女儿上学的事犯难时,她当下也在为这件事而琢磨着。


云一个人在自家院子里来来回回地徘徊着,她的心里也非常的心烦意乱,就在她那张青春张扬的脸庞上留露出了一丝丝的心急如焚,在她那张充满梦幻的脸上,闪烁着一双清澈如月的眼睛,那高度的近视眼镜,多少让她那张青春张扬的面庞带来了几分的温文尔雅和斯文,她听一个算命先生曾经说过,一个女人要是近视的话,说明这个女人的欲望非常强烈,将来一定能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但她从来就没有去认真地想过。


眼看着再有三天就要去学校报到了,可她现在还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学费,对上大学,她不知道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有过多少的憧憬与梦想,让她饱受了十年寒窗的辛酸,今天终于有了点盼头,就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让她一个弱女子感到有点不知所措的迷茫。


从前,云的姐姐水云因为上大学,几乎倾其家里的所有,差点把一个家给折腾光了,所以,这个家还没有来得及休养生息恢复元气,就已经虚脱的像一个刚刚拉过肚子的病人,有点虚脱和力不从心。如今,让云赶上了这样一个饥荒的年景,看到父亲母亲为她上学一时拿不出学费而愁眉苦脸之即,她就暗暗地想:终于会有一天,我要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女人,一定会的------正当她为自己的未来理想勾画着美丽的蓝图之时,忽听母亲对父亲说:“德呀!你用不着发愁,咱们那棚子里不是还有一头驴哩!”


“啥?你想让我把我那头黑美人给卖了?”父亲几乎有点恼羞成怒地质问母亲。母亲仍然冷静地对父亲说:“这有啥不妥,我们把女儿供养了这些年了,那里还在乎受这一点点的手紧的罪哩!只要女儿将来有了出息,还怕咱们老俩口没饭吃没地住?”


“你你你------这不是逼我卸磨杀驴,杀鸡取卵吗?黑美人可是我家惟一的壮劳力呀!你要是把她给卖了,我们用啥来耕作呀?”父亲仍然很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主张也不肯听母亲的劝说。


在永德老汉看来,这头黒美人可算是他家的顶梁柱,这对减轻他的劳动强度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要他把它给卖掉,那等于是在割他的肉挖他的心,他一怒之下冲自己的婆姨骂道:“狗日的,亏你想得出来,我永德活了大半辈子也从来没有想到今天会把日子过烂包------”


看着父亲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不时地闪烁着痛苦与哀伤,女儿心里马上对父亲产生了怜悯与同情,这就走到父亲面前低着头,充满无限羞涩地说:“大,你不要再生气了,这学我不想上了还不行吗?”


母亲听了女儿的话,就用手指着云的脸说:“你这娃说的啥话嘛?我和你大就是吃屎喝尿也要供你去上大学,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儿啊,你就啥话也不要说了------”


永德听了自己婆姨的一番教诲,很受感动,当下他就把大腿一拍说:“狗日的你咋不早说嘛!对对对,我和你妈就是吃屎喝尿也要供你上大学,明天,我就把黑美人拉到镇上去卖了-------”


听父亲说要卖掉家里的那头黑美人,把云差点惹的小出声来,她想,父亲对那头黑美人还真有点恋恋不舍,当下她就禁不住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母亲就插话说:“看你阴阳怪气的口口声声离不了你那黑美人,看把它叫的多亲热呀!它要是能当你的婆姨才好哩,可就把我给就解放了------”


母亲的话音刚落,就惹的云在那里前匐后仰地在那里倾情地大笑起来-------父亲见女儿在讥笑他,他马上翻着白眼对女儿骂道:滚-----滚,明天就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云诡诈地冲父亲一笑,就一蹦一跳地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她要为自己准备行李,当她把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就绪后,在次日的那天早上,父亲亲手把他卖黑美人的卖身钱交到了她的手里,在那里一刻,云就感觉到了这钱上面多少还有一点黑美人的体温,现在不是她同情谁怜悯谁的时侯,而是需要别人来同情她怜悯她。


事情就像那岁月一样有规律有轨迹地发展着,云是第一次出远门,临走的那天早上,云有点恋恋不舍地爬在母亲的肩头上痛哭流涕着,当她再扭过头来时,只见父亲那装慈祥的老脸上也多了几道流泪的轨迹。她就对父亲更咽着说,大呀,我走了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妈妈,你也要多保重啊!


父亲点点头,深情地对女儿说,家里的事你就甭操心了,只是你到了城里一定不要太委曲自己了,钱算个求,只要你好好学习,我和你爸妈就是吃屎喝尿也要供你把这学上完。云只是无奈地点点头说她懂得父亲对儿女的那分真爱。说话间,云就与父母亲来到了公路上,拦了一辆去省城的班车,云流着泪踏上了去省的旅途中。就在个金色的秋天,在那了苹果的芳黄土高土高原上到处都飘满香的日子里,云告别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沟沟梁梁,她如愿一尝地圆了她的大学梦。来到学校报到后,她听说还要交住宿费,天哪!我身上交过学费没剩下几个钱了。要是一交住宿费,她可就要断炊了,在她万般无奈的请况下,她只好来到姐姐家,她想向姐姐借点钱,当她把这里的情况一说给姐姐后,姐姐就埋怨云说你咋不早说嘛!姐姐家里有的是房子,你这死娃子.姐姐说话间就领着云在家里走马观花的欣赏起来,果然,姐姐家的房子很多,三四室两厅两卫,天哪!多大的房子呀!这让云看后感到非常吃惊。


当云问到姐父会不会同意她在这里住宿时,姐姐确显得有点趾高气扬地对妹妹说,看你把姐姐说的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还算个一家之主吗?


妹妹只好一切都听从姐姐的安排,暂时住在姐姐家里,她知道姐姐的脾气,她是一个伶牙利齿的女人,同时还有几分的泼辣,想当年水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了省直机关当了一名经济研究员,那时的她,有点骄傲和自豪,当时正是她风华正茂之时,一身的窈窕风度,像一只飞舞的蝴蝶一样翩翩着,很是招人耳目,许多男人的目光都盯上了她那双雪白的美腿和那风满的酥胸上。


最后,姐姐把身子给了一个给局领导开车的司机路克,路克当年不光是领导的司机,同时也是姐姐的专用司机,不论是出差还是开会,身边总是少不了他,这样以来,他们彼此之间就有了更多的接触,露克当年也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一脸的阳光灿烂,这多少让姐姐的心里有了一点小小的振动,她就试着给他抛了许多的眉眼与秋波,就像那雨点一样不断的打在路克的脸上。路克真的对姐姐也就动心了,他就主动约姐姐出去吃了几次肯德基和麦当劳,用了这点小小的贿赂就把水云的心给俘获了,她当下就倒在了他那宽大的胸膛上,他也拜倒在了她那红石榴裙下,两个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在亢奋中坠入了情网。


终于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他们踏上了红地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她身穿一身洁白如玉的婚纱,浪漫地穿梭在人群中为来客敬酒。引的宾客们不时地把羡慕的目光投向她们身上。


当两个人回到新婚洞房里时,激情飞扬的场面,胜过了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那样执着。两个人在那张宽大的席梦丝上一次次地疯狂地做爱,一次次地从高潮到低潮,再从高潮跌落到谷地,那种亢奋的日子好景不长。当两个人的欲望释放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可能再有那样激情澎湃的场面了。两个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那种幸福与欢乐的体验了。每次当路克要水云与他做爱时,她总是推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了或是说她身上来,那个了,他只好像一头没有猎到食物的狼一样,有点垂头丧气。当水云听到他沉重的叹息时,她就偷偷地在那被窝里窃笑不止。他那里知道这完全是一个阴谋。她想逗他好好开开心。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