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七章 声东击西

fujinglei 收藏 6 71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七章 声东击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假仓里,原是朝鲜北方的一个小镇,是顺(川)宁(远)公路与成(川)德(川)铁路的交汇点之一。美伪军北犯时,把这里建成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物资军火转运站,假仓里铁路车站也进行了扩建,现在也颇有点规模了。


只不过,现在这里早就不运送旅客了,而是在不停地往北给前线的美伪军运送军需物资。


担任铁路和公路沿线守卫的是美陆战1师一个团,而守卫车站的是其中的一个连和一些伪军。


提起这个陆战1师,我要是说出来,大家一定不陌生。


陆战1师是美军的精锐部队,其前身建于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时期,1900年这支部队从菲律宾的吕宋岛出发,参加了八国联军,登陆大沽口,侵入北京,镇压和屠杀中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1942年该师参加了太平洋对日作战;1945年参加冲绳之战,以作战勇敢坚强著称于英美军界,成为美军之王牌。


令中国人更加难以忘记的是,1946年12月,在北平发生的强奸中国女大学生沈崇事件,就是这个师的士兵所为,事后,肇事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在美国政府的包庇下送回了国内。


1950年9月15日,总兵力为25000人的陆战1师随其他美军部队在仁川登陆,一路攻击,进展顺利。这使得陆战1师的官兵和其他美军部队的官兵一样,变得越来越骄横,越来越不可一世了。


可惜的是,这次他们遇上的可不是当年腐败无能的清军,也不是人心向背的日本鬼子,而是用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正义之师,是一支经过了几十年战争考验、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胜利之师。


美国人遇上了克星。


尽管美军拥有大量的飞机、坦克和大炮,但是还是败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手下。


就是这个陆战1师,在第一次战役的时候,受到了志愿军第42军的沉重打击,损失惨重,在后来的第二次战役中,这个陆战1师又被志愿军第9兵团包围,被打得丢盔卸甲,狼狈逃窜,要不是美军众多部队前来解围,这个陆战1师恐怕现在已经不在美军的战斗序列了,就这样,他们还有一支240多人成建制的部队被9兵团俘虏。


现在他们又遇上了中朝游击队,特别是游击队里的那些朝鲜人民军战士,被美国鬼子截断后路的这口恶气还没出呢,一个个就像饿急了的老虎。要是这些中朝战士知道现在要打的就是这个陆战1师,能饶得了他们吗?不生吃了他们才怪呢。


现在已是晚上7点多钟,野外早已夜色沉沉,因为没有老百姓居住,四野看不见任何灯光,而从远处看假仓里,倒是显得特别的灯火通明,几根由探照灯射出的光柱在连续不停的交叉扫射。


就在离小镇不远的地方,有一支队伍正潜伏在一片洼地里,只听见有人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马上有大部分人纷纷动作起来,不一会,这些人全部变成了伪军的装束。


洼地里很快站起来两支小队伍,一支直奔车站,另一支朝镇中心开去,剩下的人仍然隐蔽在洼地里,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找好了自己隐蔽的位置,并架起了各种枪械,枪口都指向小镇方向。


原来,这就是中朝游击第一支队第四连,连长带一排奔车站,指导员带二排去镇中心,三排负责接应。


指导员带领队伍随向导来到了镇中心,大家一看,这所谓的中心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没有高楼大厦不说,就连大一点的房子都没有,沿着镇中心的小街,稀稀拉拉的有几间小卖店,还有几个挂着褪色幌子的小饭店,再就是一排电线杆子了。


指导员看了看电线杆子上的电线,明白这是敌人用于镇内有线通讯联络的,心想:就是它了。


指导员派人在电线杆子下面放上一些小剂量炸药包,同时点燃导火索,只听“轰,轰,轰”,连续发出了好一阵的爆炸声。


警报声立刻响起。


几颗照明弹也先后升上了天空。


守卫的美军胡乱开起了枪。


指导员不慌不忙的收拢了队伍,跑步奔向车站,准备接应连长。


与指导员几乎同时从洼地出发的连长,带着一排直奔车站而去。


来到车站入口,一个背着卡宾枪的美国士兵急忙摘下枪指着来人,大声的“哇啦哇啦”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旁边的一个伪军忙用朝语问道:“干什么的?”


“我们是第6师工兵营的,换班来了!”随连长一块来的联络员答道。


“为什么今天全副武装?”


正纠缠间,连续不断的爆炸声传来,连长和身边的几个战士“忽”的一声窜了上去,用匕首割断了两个卫兵的喉管,并顺手把尸体拉到了车站里面。


门口,换上了联络员和一个志愿军战士。


这时的车站内外都是一片混乱,探照灯也来回乱照。


一排进到车站里面一看,正在装卸货物的美伪军都找到了自己的枪支,有的躲在车皮下,有的趴在月台上,正在寻找目标。


一支十几个人的伪军队伍从站口进来,直奔车头跑去,隐蔽着和趴着的敌人见状,也纷纷跟着这支队伍后跑起来,跑在队伍最前头的是志愿军连长。


连长一边跑,一边注意查看全都打开的车门,发现这趟货车全是军用物资,有的车皮装的是长木箱,有的是大麻袋,还有的是大木箱,对,这些大木箱一定是炮弹,找的就是它。


连长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住了脚步,大部分人都往前倾了倾身子,才稳住身体,收住脚步,再往后那些跟着游击队拼命奔跑的美伪军则一下子收不住脚步,一头撞在前面的游击队员的身上。


连长冲战士们一使眼色,只见游击队员们突然转身,后退一大步,端起手中的美式武器,“哒哒哒!”开始了扫射。


紧跟在游击队身后奔跑的美伪军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扫到了一大片。


剩下的敌人马上卧倒,据枪向一排射击,游击队瞬间倒下了几个。


连长一抬手,向月台上卧倒的敌人扔起了手榴弹。


一阵手榴弹猛砸,腾起了大片烟雾。


趁着烟雾,连长带几个人冲进了装满大木箱的车皮,很快安放好了炸药并点燃了导火索。


连长跑出车箱,冲着还在向月台上打枪以及扔手榴弹的战友们喊道:“快跑!”


十几个人顺着边墙往门口冲去。


身后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开始是一声接着一声,最后是分不出来个数来了,只是看见车站上大火冲天,浓烟滚滚。


车站门口外面,反应极快的敌人已经派人封锁了出入口,联络员和那个志愿军战士开始了对射,火光中,志愿军战士一头栽倒在地上,牺牲了。联络员只好退入门内蹲在门后开枪还击。


洼地接应的三排见状,马上开枪支援,几枝步枪很快把探照灯全打灭了,封锁车站门口的敌人受到两面夹击,有点坚持不住了,突然,从侧面又传来一片枪声,原来是指导员带领二排冲过来了,这下,敌人真撑不住了,有几个美军站了起来刚想逃跑,很快被一阵弹雨扫倒。


与门后的联络员汇合以后,连长率队撤出了车站,三股队伍又兵合一处。


连长和指导员检查了一下人数,牺牲了5人。


望了望火光冲天的车站,连长嘴角露出了一丝别人不易觉察的微笑,然后,果断了说了声:“撤!”


这边,茹支队长把四连派出去了以后,仍率队往北走了一程,然后突然命令队伍从西面迂回向南,一直来到了离假仓里西南大约十公里的一块小平原上,顺宁公路正好由此而过。


大家知道,这一定是要打伏击了,但是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小平地上呢?选山地不是更好吗?


这个只有茹支队长心里清楚,一般人都知道山沟里好打伏击,敌人当然也知道,在山沟里通过时,敌人一定会高度戒备,而在平地上行车敌人容易麻痹大意,这样游击队就更可以出其不意,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钟连长,你带侦察连到平地北端埋伏,老龙,你带五连占领南端,我带六连和机炮连摆在公路两边。注意,我们伏击的目标是敌人的运输车队,不要打运兵车,你们以我的枪声为号,要速战速决。”


游击队还未开始动作,突然,假仓里方向传来了爆炸声,起先是小的零星的爆炸,后来就是连续不断的激烈爆炸,再看假仓里上空,火光一片。


茹支队长知道:这是四连的杰作。


公路上的敌人变得繁忙起来,一辆辆军车拉着一车车的美陆战1师的士兵顺着眼前的公路往南开去,甚至还看见好几辆坦克也“轰隆轰隆”的往南开过去了。


游击队趁公路上暂时没有汽车通过之际,各自占领了阵地。


热闹的公路渐渐平静下来,大概是应该过去支援的敌人都已经过去了吧,这里逐渐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寂静的黑夜中,远处传来了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很快几十道汽车灯的光柱划破了夜空。一支车队正由南面的山坳里往这里开来。


游击队员们紧紧的趴在地上,有的躲在大石头后面,大家一起严密的注视着渐渐开过来的车队。


茹支队长仔细看了看,这次过来的卡车上没有敌人,一定是后勤车队!


他往自己的左边一瞅,发现重机枪班班长邓国昌正好隐蔽在他的旁边,茹支队长想了想,小声对邓班长说:“老邓,这次看你的了!”


“放心吧,我老邓以前在缅甸就打过日本鬼子的车队,现在又要打美国鬼子的车队了,小菜一碟撒!”


“噢,不要大意,老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分一下工,你专门打敌人的轮胎,我专门打敌人的司机,等车队停下以后我们再打其他的鬼子。”


“要得呀!”


汽车声越来越大了,距他们只有二三十米了。


在这种距离打敌人的司机对茹支队长这样的特等射手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尽管晚上比较黑,但是美国汽车驾驶员的位置他是很清楚的,在国内解放战争的时候,他没少和这样的汽车打交道,更何况麻痹大意的敌人觉得这是在自己的后方、又是在平坦的大路上行车,肯定没有问题,因此他们不仅开着大灯,就连驾驶楼里都开着灯呢。


看清了整个车队总共有十五辆卡车,茹支队长慢慢端起了手中的三八式步枪。


“叭勾儿!”


尽管有汽车马达的隆隆声,但是茹支队长打响的这一枪,仍然显得那么清脆、响亮。


没等他放第二枪,埋伏在公路两边的游击队员们立即枪弹齐发,公路上顿时火光冲天,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


邓国昌的重机枪紧跟着支队长的第一枪,也狠狠的射出了一个短点射。


敌人第一辆美式卡车,在司机和车轮都中枪后,立即失去了控制,象醉汉一样还到处乱撞,左拐右拐,一下撞在一块大石头上,又被弹了回来,横挡在公路中间。


训练有素的美军押运部队,在受到突然打击以后,没有惊惶失措,很快组织起反击,并关闭了汽车车灯。他们纷纷依托车帮向外射击,可惜的是他们在明处,游击队在暗处,他们射出的枪口火焰成了游击队射击的目标。


老邓的机枪一直没闲着,借着手榴弹的爆炸火光,对着敌人的汽车轮子继续点了过去,他一会连发,一会点射,所有他能看见的敌人的汽车轮子都让他给打瘪了,全趴了窝,老邓心里说: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看你们这些贼姑里(江西高安话,意即坏蛋)往哪儿跑?


受到突然袭击的敌人,很多人还没下车就被子弹和手榴弹消灭了,剩下的一些敌人一看实在不行了,纷纷跳下车厢,想利用车体进行顽抗。


这些敌人哪里想得到,在自己的后方也会遭到共军袭击,而且共军人多,他们人少,况且美军只习惯白天作战,夜间睡觉,不过强烈的求生心理还是驱使着这些美国军人顽强向四周射击。


茹支队长用他的三八大盖把能看见的司机都送回了老家,然后又对那些躲藏在车下负隅顽抗的敌人挨个点名。


不一会儿,敌人车队里再也没有枪弹射出来了,也没有人员运动的痕迹。


游击队也跟着停止了射击。


战场恢复了平静,现在能听见的只有汽车着火燃烧时的“啪啪”声。


战士们纷纷冲过去打扫战场,茹支队长也高兴的从隐蔽处站了起来。


只见一脸笑容的钟国怒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支队长!支队长!这是一支美军的后勤车队,你猜装的是什么?全是新棉衣和鸭绒睡袋!”


哇,太好了,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快!赶紧扑灭车上的大火!抢救棉衣和睡袋!”


茹支队长很清楚,棉花和鸭绒都是易燃品,如果早知道是这些东西就不这么打了,光用冲锋枪、步枪和机枪,借着突然袭击这个劲,照样能消灭敌人。


还好,大家终于抢救出来了几十件棉衣和很多睡袋,正好发给朝鲜同志,解决了他们的御寒问题,再就是给每个同志发了一个鸭绒睡袋,大家都高兴坏了,这真是开洋荤了,以前见都没见过这种又轻又不占地方的东西,先拿着,以后睡觉用得上。


这时,崔科长搬来了一个打开了盖的木箱,茹支队长一看,是一种长拉锁的鸭绒被子,比前面那种睡袋高级的多,崔科长要给支队长等几个主要军事干部留着,茹支队长坚决不要,并指示都给朝鲜工作队的同志。


在第一辆卡车旁边,一个志愿军战士缴获了一个小木箱,木箱上面写着许多的美国字,战士正要用匕首撬开盖儿,电台台长李波正好看见,精通英文的李波认出木箱上写的是:自动发报机!


哇,这可是好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就这样,这台自动发报机被李波保留下来了。


这边,茹支队长正在检查自己的弹药情况。刚才的战斗,他又用掉了十五发子弹,肯定是又消灭了十五个敌人,打死没打死不好说,也没有时间去检查自己的战果,反正他们都趴下了。现在我们在敌后,后勤肯定不能把子弹送到这里来,敌人那边也不能用这样的枪,所以这枝枪的子弹我还得省着点用,免得打仗的时候没有了子弹。


茹支队长又抬头看了看那些被打坏了汽车,它们还在乎乎的燃烧,他心里想:这些装备,要是能送到我们部队就好了,现在我们的战士有的还没穿上棉衣呢,真是可惜呀。算了,这是在敌后,烧坏就烧坏吧,反正我们也拿不走,烧坏了总比留给敌人强。


这时茹支队长看见了龙副支队长,马上大声喊:“老龙,赶快集合队伍撤退!一会敌人要来了!”


茹队长正要转身往前走,正好看见了正在拆分机枪的邓国昌,连忙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老邓耸了耸肩,双手往两边一摊,作出了一个好像是无可奈何又好像是十分满意的怪样子。


集合好的游击队精神抖擞的离开了公路,很快就爬上了附近的山梁,沿山脊一直往南前进。尽量避开可能沿公路前来增援的敌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