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六章 上柴整顿

fujinglei 收藏 9 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茹支队长出得门来,心情放松了许多。将近一天的行军、打仗,他确实是累了,全支队所有的同志也都累了。


今天白天应该好好休息休息。


茹支队长边走边想。


通讯员刘强背着枪跟在后面。


天,已经亮了。


忽然,茹支队长发现:在几间茅草屋的后面,袅袅升起了好几股烟雾。


糟糕,他们怎么这么弄呢?茹支队长心想。


茹支队长加快脚步,带着刘强来到了一个冒烟的地方。


只见机炮连炊事班的几个同志正在做饭,重机枪班的班长邓国昌也在炊事班帮厨。


茹支队长一看地上,一口不大的行军锅放在刚挖完的土灶上,行军锅下燃着的是一些刚捡来的枯树枝。由于有些树枝不太干燥,产生大量的烟雾。


“炊事班长呢?”


“到!”一个正在忙活的战士赶忙转过身来立正答道。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支队长,其中也包括邓国昌。


“你们这样做饭不行啊!冒这么大的烟敌人会怀疑的,一个30多户人家的村子,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炊烟呢?这尽管是敌后,我们还是应该时时注意、处处小心啊?”


“是,队长!”炊事班长答道。


“快!马上改造你们的土灶。在灶的旁边挖一条专供烟雾通行的主干道,然后再在主干道的基础上挖六、七条子通道,让烟分开走,在通道上面再盖上一些树枝和干草,这样烟就小多了,敌人的侦察机就发现不了了。你怎么忘了呢?我们第一次战役的时候,为了隐蔽行踪,不就是这么干的吗?”


“队长,我明白了!”炊事班长赶紧找人改造土灶去了。


茹支队长转眼看看邓国昌,说道:“邓班长,你也快去帮他们改造土灶,打重机枪他们应该向你学习,论做饭你还得向她们学习。”


“是!”邓国昌双腿往后一挺,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以后帮忙去了。


“刘强!”茹支队长命令道:“跑步去通知其他几个做饭的单位,让他们注意,不仅要隐蔽好人员,还要消灭做饭时的烟雾。”


“是!”刘强飞奔而去。


茹支队长拿起一把短把工兵锹,跟着炊事班一块干了起来。


支队部。


崔科长和玄部长正在审讯昨天抓到的那个伪军中校。


“你是俘虏,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明白了吗?崔科长大声问。


“是,是,是。”伪军中校显得很配合,唯唯喏喏的回答。


“告诉你,只要你提供的情报越多,就越会受到嘉奖,包括提前释放。不过,”崔科长故意停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你要是顽固不化,我们就将对你严惩不贷。”


“好的,好的。”俘虏满脸堆笑。


“你们部队番号?你的职务?”


俘虏眼珠转了转:“第八师搜索营。我是师部的一个普通参谋,随前卫部队来了解贵军情况的。这不,刚出发不久,就被你们抓住了。”


“你们师部在哪儿?军团部在哪儿?”


“师部前天在月浦里,现在在哪儿我就不知道了。军团部我就更不知道了。”


“你不要耍滑头!”玄部长拍了一下炕沿,大声喝道。


“不敢!不敢!”俘虏连声说。


崔科长发现这是个老油子,就这么审讯肯定是审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于是,凑近玄部长的耳边:“不如先把他押下去再说!”


玄部长点点头。


“来人!”崔科长喊道。


进来两个人民军战士。


“长官,长官,我就知道这么多呀,你问的我都回答了!”俘虏以为要动刑或者要枪毙他,连连出声。


“把他押回去,严加看管!”


“是!”人民军战士冲俘虏命令道:“走!”


三人一前两后走了出去。


部队吃过饭,开始休息。


不一会,排以上干部陆陆续续来到了大木屋。


这个大木屋,本来是一个大地主的房子,人民军来了以后,地主跑到南方去了,美伪军打过来了,地主也没敢回来。


现在,大木屋里密密匝匝或坐或站装满了四十多个中朝排以上干部。


崔科长见茹支队长进来了,轻声的告诉他:“队长,俘虏是伪八师的,随搜索营来探寻志愿军踪迹的,据我们审问的结果,敌人并没有发现我军的整个行动,也不知道游击队的具体情况。”


“那就好。这个伪八师,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他们!”(作者注:在以后的战役中,南朝鲜伪八师先后三次被志愿军第42军打残。)


“还有,我们走之前,把这些俘虏交给老安他们,让他们严加看管,至少一个月内不许释放!”


望着满屋子已经到齐的中朝排以上干部,茹支队长他们几个耳语了一阵,宣布开会。


“同志们!”茹支队长说道。


“我知道大家的心里对昨天的战斗一定感到很窝囊,还没开张就牺牲了那么多的战友,我心里也很难受。当然,这个责任主要应该由我来负。现在,支队领导经研究决定:


一、志愿军和人民军混编。因为人民军的同志少,所以把他们分散编入志愿军的四、五、六和机炮连,人民军的干部到相应单位任副职并兼联络员(也就是翻译);


二、尖刀排和人民军侦察排合编为侦察连,目的是加强游击队的搜索和侦察能力,连长由二营营长钟国怒兼任;


三、警卫排一班负责保卫李台长的电台组和支队机关,二、三班负责随队的朝鲜地方同志的安全;


四、要时时处处注意隐蔽,免的让敌人发现我们这支中朝联合游击支队的行踪,实行昼伏夜出的原则,特殊情况除外;


五、对强敌我们不要恋战,对弱敌则坚决消灭。要注意冲锋时不要喊口号,免得暴露身份和人数;


六、两军要搞好团结,做好战斗协同。好在我们这里有些人民军同志都参加过中国国内的解放战争甚至抗日战争,对我军的宗旨以及战斗战术原则都很了解,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懂汉语而且能说流利的中国话,这对我们两军的协同作战是很有好处的;


七、尽快解决朝鲜同志的棉衣问题。我们这支部队因为组建比较仓促,有很多刚从南方撤回来的朝鲜同志还没有棉衣,只穿了少量的单衣,现在天气已经很冷了,所以要优先解决这个问题。


八、要提前向我们预定的活动区域派出侦察员和随队的朝鲜地方同志,尽快联络当地的地方劳动党组织,请他们为我们提供情报,好让我们准确的打击敌人,而不是瞎打乱撞。


……


围成几圈的的同志们,望着这位身经百战的游击队队长兼政委,听着他讲解游击战的战斗战术细节,心里充满了信心。


这时,有一位排长举手发言:“队长,在敌后作战,出现伤员怎么办?”


“应该说这个问题我们预先考虑到了。只要是打仗,出现伤员是难免的,一旦出现伤员,我们将交给随队的朝鲜地方同志,由他们把伤员安置在老乡的家中。伤员伤愈以后,再设法寻找部队,在这一方面,朝鲜同志会给予大量帮助的。”茹支队长解释说。


排长点了点头。


坐在茹支队长旁边的玄武炫部长举手示意要说几句。


茹支队长马上向与会者说道:“现在请玄部长给大家讲话!”


只见玄部长站了起来,向两边举起双手,手掌朝下挥了挥,意思是让大家不要鼓掌。


“同志们!”玄部长直接用带点东北口音的汉语说道。


“我以前在东北抗联工作过,45年回国后,一直在朝鲜北方搞组织工作。开始的时候,我在朝鲜劳动党中央组织部,后来调到江源道任组织部长,由于工作关系,我对北方所有地方的党组织及政府机构都很熟悉,而且认识许多地方党的干部和政府官员。以后我们每到一地,我们都会派一些同志深入下去,寻找当地党组织和可靠群众,把他们重新发动并组织起来,一起打击敌人。这样的话,游击队的伤员以及粮食问题就应该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站在玄部长旁边的茹支队长,高兴的握着玄部长双手:“我代表游击支队感谢玄部长的大力支持!”


“客气了,是志愿军同志在支援我们,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才对呢。”


最后,由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补充。


会后,大家各自回营地休息。


不久,游击队就向各地派出了侦察员和朝鲜地方同志。侦察员负责掩护地方同志的安全,两个人或三个人一组,分头分目标地开展行动。


开完会,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并没有马上睡觉,而是展开了一幅朝鲜地图,开始研究今后的行动方向


茹支队长说:“同志们,现在第二次战役马上就要打响。美伪军已经开始了试探性进攻,他们部队的主力都往北压向了宁远、新兴里、秦川一线,这样,拖长了他们的后方运输线,必然会造成后方防守空虚,正好为我们创造了机会。”


“上级为我们规定了一个活动区域,但是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受限于这个区域,只要情况对我们有利,有合适的战机,我们就应该跳出这个圈子去打击敌人,敌人的痛处在哪里,我们就打那里,我们应该做牛魔王肚子里的孙悟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当然我们首先要有严密谨慎的计划,尽量不打无准备之仗,而且要取得总部和军部的支持,还要取得第二游击支队的策应和配合,这样才能打敌人一个顾东不顾西,顾头不顾腚。”


“哈哈哈哈!”大家被茹支队长的生动比喻引得笑了起来。


“好,大家先看地图,这是一条自顺川、经新仓里、月浦里、北仓里通往宁远的公路,我们现在就在这条公路的旁边。”


“老茹,你的意思是在公路上打他一下?”龙副支队长问。


“别急,大家看,紧靠公路,还有一条铁路,是从南方成川方向过来的,敌人终点正好是北方的德川,是敌人运送兵员和弹药的另一条重要途径,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些地方想办法。打他一家伙!”茹支队长一拳头砸在地图上。


“我们还可以向安委员长了解了解这里的情况,也可以让他带路,他熟悉附近的地形。”崔科长说。


“对!他一定会帮助我们的。”玄部长也跟着说道。


“队长,我去把老安请来,一块商量商量行动计划?“崔科长问道。


“好的!我们的行动离不开他们的支持。”茹支队长回答。


不一会,崔科长和安委员长一起进来了。


“来,来,来,我们一起来具体研究研究行动计划。”


五个人围着地图,头顶着头,细心地研究起来。


一个比较成熟的计划形成了。


这天呀,过的可真快,转眼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支队部四位领导正坐在炕上,围着一张短腿小木桌吃饭。


突然,屋外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枪响。


大家一愣神,正要派人出去问个究竟,突然又传来了一阵连续的、清脆的转盘冲锋枪的声音。


“怎么回事?”茹支队长下得炕来,打开门,要出去看看,只见侦察连长钟国怒领着几个人急匆匆走了过来。


“队长,那个伪军中校跑了!”


“乱弹琴,怎么连几个俘虏都看不住?谁弄的?”茹支队长生气的问道。


“五连连长已经带一个排追出去了!”钟连长接着说。


“谁让他追的?真是瞎胡闹!那个冲锋枪又是怎么回事?”茹支队长更生气了。


“哦,关在那间茅草屋里的俘虏,听见枪声以后,在那个排长的怂恿下,想夺枪逃跑,被守卫的人民军战士用冲锋枪都给突突了。”


也许是上天安排,欠下朝鲜人民军血债的这些敌人终于被消灭了。


茹支队长一转身,正要往屋里走,却发现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早就站在了他的身后。


“老龙,通知部队,提前出发。这里离铁路和公路都很近,敌人听见枪声或是那个俘虏找到了援兵,马上就会赶来围剿我们,走晚了恐怕就要包饺子了。哦,请安委员长带几个人和我们一起行动。”


游击队匆匆吃完了晚饭,整队向公路以北方向开去。


半道,茹支队长把四连派往了铁路方向,并配备了一名向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