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五章 顺手牵羊

fujinglei 收藏 8 1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凌晨,游击队来到了一个村庄。


从地图上来看,这个座落在北仓里北面20多公里的小村庄名叫上柴里(在朝鲜,里相当于中国的行政村)。


上柴里的南北向有一条小道穿村而过,整个村子也就30来间茅草房子和3间木屋子,其中有一间比较大一些。村的东西两边都是山,山坡上满是松树、梨树以及苹果树,由于现在是冬天,这些树只剩下了主干和光光光的树枝,看来这个村子战前一定是个靠种果树吃饭的村子。


茹支队长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关掉另外一只手拿着的小型无光手电,小声命令道:“四连从东面、五连从西面、尖刀排和六连从小路一起向南搜索前进,包围村庄,注意隐蔽,其余部队待命。”


半个小时左右,大家突然发现尖刀排押着4个人民军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茹支队长有点纳闷,急切地问尖刀排排长:“怎么回事?”


尖刀排排长小声报告说:“我们还没进村,在村外面发现了这几个哨兵,可他们都抱着枪在睡大觉。我觉得不太对劲,人民军在敌后宿营,不可能派出几个睡觉的哨兵。”


茹支队长点点头。


“其他同志呢?”


“四、五、六连已经把村子包围了,正在等待命令。”


“好!”茹支队长说完,就在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对着这4个人民军模样的人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4个人眨巴眨巴眼睛,摇了摇头,没说话,看来是听不懂中国话。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朝鲜人民军崔科长又用朝语问道。


“我们是人民军第5军团第3师的!你们是哪个部队的?”他们其中一个反问到。


“现在是我在问你!”崔科长厉声说道。


那4个人不说话了。


崔科长转身和茹支队长耳语到:“我看他们不像好人,队长,我找几个人,把他们4个人分开审问,马上就回来。”


茹支队长点点头。


崔科长马上叫过来几个人民军军官,同他们小声交代了一阵,然后分成四组,一组押一个人民军模样的人下去了,开始了单独审讯。


也就一刻钟的样子,崔科长等人押着人民军模样的人回来了。


“队长,情况清楚了。”


“这么快呀?”茹支队长问道。


“是的。他们每个人就知道是第5军团的,军团长是谁,再往下问就不知道了,我问他们师团长的名字和联队长的名字,有的根本就答不出来,有的胡乱瞎编,这个说的和那个说的根本对不上号。”崔科长继续说道。


“哦,他们已经承认了自己是伪特种作战部队第3空降特战旅第21特战营的,这次总共来了一个加强排。他们的排长和其他人正在村里睡觉。”


“他们为什么穿人民军的衣服?”


“说是发的!不过我看见不像,如此破破烂烂的衣服,似乎穿了很久,根本不像发的!”


“好,先不问这些了,等拿下村子再说!”


茹支队长转过头,对身后的尖兵排长说:“你带你的排在两边的山顶和南北两个路口都放上便衣哨兵,再放些游动哨,村里只准进不准出,封锁全村。”


“是!”尖兵排长跑步离开。


“刘强!”


“到!”


“通知四、五、六连,解决掉村子里的敌人,注意不要开枪!”


“是!”刘强跑步往村子那边去了。


三个连开始出击。


根据刘强带来的情报,四连连长、五连连长和六连指导员商量好了,决定分片包干,一个班对付一个房子里的敌人,两个战士按住一个敌人,当场就捆起来,并约定好了:同时动手。


茅草屋里的敌人睡的真是太死了,志愿军轻轻打开了门,并且在每个睡觉的敌人面前站好了两个战士,他们仍然没有发现。


小木屋这边的战士刚把3间木屋分别包围,突然,从其中的那个大木屋里面跌跌撞撞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衬衣和黄军裤的敌人,估计是个起夜的倒霉鬼。


两名战士马上象饿虎扑食般把他扑倒在地,并迅速在他的嘴里塞上了一团破布,其他战士立刻旋风般的冲了进去,两人一个,两人一个,很快就把所有的敌人绑起来了。


有的敌人刚听见一点响声,想坐起来看看,没等反应呢,就被冲进来志愿军战士按到。


茅草屋那边听到这边有了动静,也马上开始了行动,很快解决了战斗。


整个战斗前后不到十分钟。


游击队缴获了一些枪支弹药和一部8瓦美式电台。


茹支队长得到解决战斗的消息后,说了声:“好,全体进村!”


支队部在那个大木屋里安顿下来,战士们把三十几个俘虏都押到了门口,茹支队长说:“把他们排长押进来,其余的和昨天的俘虏关一块。”


一个肩佩少尉军衔的“人民军军官”被一个手执卡宾枪的志愿军战士押了进来,茹支队长示意志愿军战士给他一个小木板凳。


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坐在火炕上开始了审讯。


“你是哪个部队的?”肩扛上校军衔的崔凤俊科长用朝语问道。


“我们是人民军第5军团的!”伪排长还在装腔作势呢。


“放屁!你是伪军特种作战部队第3空降特战旅第21特战营的排长,你还在狡辩,你的同伙都交代了,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枪毙了你!”


“我只是一个小排长,什么都不知道哇!”


“好哇,你是不见死人不怕死啊?”


“来人!”崔科长大喝一声。


“到!”从屋外进来了两个肩挎转盘冲锋枪的人民军战士。


“拉出去,枪毙了他!”


“是!”


两个人民军战士正要把这个排长拉出去,只见伪军排长马上跪在了地上,连声说:“我说!我说!”


……


原来,这个加强排真的是伪军特种作战部队第3空降特战旅第21特战营派出的特别行动队,他们奉命前往北朝鲜慈江道江界市,预定任务就是专门刺杀金日成将军和其他朝鲜劳动党和政府高级官员的。


早在10月19日,美第101空降师第187空降团在平壤侧后空降,准备活捉所有朝鲜劳动党及政府官员,幸好金日成将军及时发出命令,把首都临时迁到了江界市。


江界市,本来是北朝鲜慈江道的首府,是朝鲜最北方的一个美丽的城市,她靠近中国吉林省集安市,素有“江南之城”之称,而现在则成为朝鲜的临时首都。(战后几十年来,江界已逐渐成为北朝鲜导弹工业以及核工业的基地。作者注。)


本来,这个伪军加强排也准备在江界附近空降的,但在第一次战役中受到志愿军突然打击的伪军们,变得有些谨慎了,他们不敢直接实施空降,因为他们不知道靠近中国的江界有没有中国的志愿军,也不知道有多少志愿军,只好改由陆地前往。


最让崔科长和玄部长生恨的是,他们这些伪军穿的人民军军服,就是从前几天俘虏的三十多个人民军战士身上强迫脱下来的,然后又把他们集体枪杀了。


茹支队长听完崔科长的简单翻译以后,对押解伪排长的战士一挥手,示意他把伪排长押下去。


“老龙,老崔,玄部长,我看得赶紧给志愿军总部和人民军总部发个电报,让他们千万注意防止敌人特别行动队的渗透,防止敌人的刺杀活动!”


“好的!敌人很可能不只派这一支特别行动队,也不可能只针对人民军总部,很可能也会派人刺杀志愿军总部人员。”玄部长回应道。


“刘强!”茹支队长冲门外喊了一声。


“到!”站在门外的刘强应声而入。


“快请电台李波台长过来!”


“是!”刘强应声而出。


过了一会,李波台长快步走了进来。


“李台长!赶紧给总部发一个电报!请记录!”


李波台长拿出纸笔。


“总部并转人民军总部:


我部于北仓里地区消灭一支专门从事刺杀我方高级领导的特别行动队,望加强戒备,防止敌人偷袭。


第一游击支队


一九五0年十一月六日”


记录完电报稿以后,李波快步出门,发电报去了。


茹支队长以商量的口气对三人说道:“我们是不是开一个排以上干部会议,把游击队有关的细节进行一些调整。”


“好的,我们一块合计合计。”大家纷纷同意。


……


不一会,李波手里拿着一张电报纸又返回来了:“支队长,总部回电!”


只见上面写的是:


“第一游击支队:


来电收悉并已转人民军总部,勿念。


敌人已开始进攻,第二次战役马上就要打响。望你们在敌后积极行动,配合主力,打击敌人。


志司


一九五0年十一月六日”


茹支队长把电报递给其他几位同志过目,然后说:“老龙,你去命令部队埋锅造饭,开始宿营。老崔,再麻烦你们一下,你和玄部长把昨天那个伪军中校审一下,也许能问出点有价值的情报来。


“好的。”崔科长答道。


龙副支队长从炕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装束,快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茹支队长想了想又说:“玄部长,老崔,我看把刚才缴获的那部电台给你们用吧,这样,你们与人民军总部联系起来也方便一些。”


“太好了,那我们在人民军战士中间找几个搞过通讯的人来,尽快建立我们的电台。”


“有什么问题,让李波帮助你们。”


茹支队长刚想出去,之间门外几个人民军战士带着一个身穿白衣白裤的中年朝鲜老乡进来。


“报告!”


人民军战士冲崔科长等人敬礼:“这个人说自己是里委员长!(就是北朝鲜劳动党村支部书记。作者注。)”


玄部长坐在炕上,身子往前一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道奇。”


玄部长微微一愣,连忙跳下炕来,穿好胶底布鞋,围着老乡转了几圈。


“你是什么时候参加的劳动党?战前是干什么的?”


“一九四八年二月十五号,战前是种果树的。”


“老安!不认识我了?”玄部长激动的说。


“你是?”老乡一脸迷惑。


“我是玄武炫呀!”


“玄处长?!”朝鲜老乡惊奇的问道。


“是呀!是呀!”


“终于把你们盼来了!”两人热烈拥抱,喜极而泣。


只听玄部长用汉语对茹支队长和崔科长说道:“老茹,老崔,他一我们的人!”


“四七年,我在中央组织部的时候,劳动部组织召开全国劳动英雄大会,我当时参加了接待工作。他是当时的劳动英雄之一,还上台作过报告呢!”


“那真是太好了!”


茹支队长和崔科长也都高兴起来。


玄部长把茹支队长和崔科长分别介绍给安道奇。


接着,安道奇向他们三人说起了村里昨天傍晚发生的情况。


原来,就在昨天傍晚,一群身穿人民军军服的人来到了他们村里,安委员长高兴极了,以为是自己的队伍来了,几个月来受美伪军欺负和蹂躏的恶气该出了。


可是,没想到,这伙“人民军”等老安他们把饭做好、把炕烧热以后,就立刻变了脸,凶狠的把村里所有的老百姓都悃了起来,统统关到了几个茅草屋里,一直到现在。


“老安,你们辛苦了!”玄部长边说边把安道奇让到了炕上。


“美伪军经常路过这里,你们手无寸铁,只能干瞪眼受罪呀!老茹,老崔,我看是不是这样,把刚从特务手里缴获过来的武器都留给老安他们,让他们也组织起来,成立游击队,一起来打击敌人!”


“我看可以。”崔科长答道。


“行!”茹支队长拍拍安道奇的肩膀:“希望你这个劳动英雄变成一个战斗英雄!”


玄部长把这句话翻译给了安道奇。


“好的,我们村里有30多户人家,青壮年不少,我们也组织起来,跟美国鬼子干!跟李承晚干!”安道奇握紧了拳头。


“回头我找几个人教你们如何使用武器。”崔科长用朝语说道。


一切安排停当,茹支队长走出了木屋,准备到四处看看、转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