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夜宿荒原

东方启明 收藏 29 173
导读:[原创]夜宿荒原

黄昏,夕阳西下。


梅城镇北,伏着一片不能称为广袤而却旷芜的荒原,一轮桔黄色的落日悬挂在西方,小记那碗豆腐脑早已化为乌有,在小记的眼里,荒原的落日仿佛是一个粉色的圆圆烧饼,却可望而不可及,此时的荒原早已被染成了血色。


城中青色石板路出城即绝,小记的脚下是一条行人趟出来的灰暗的沙砾路,或因行人稀少,路时显时灭,有些却完全湮灭,路两旁的杂草有一人多高,在杂草和灌木的空隙间望出去,触眼所及依然是杂乱的野草。小记向荒原深处渐行渐深渐远。。。。


终于站上一个土包,极目而望,此地的河流既不宽阔也不湍急,远方空寂的山并不遥远,身边几堆土包零零星星分布在长满杂草。,孤寂的河流在无数岁月中不停的冲淘,在荒原上构成无数的水坑,晦暗的小溪和大小深浅不一的水塘,夹杂着杂草,碎石,孤单的树把荒原切割得如同一张破鱼网。这是一个荒芜的域界,四极垂垂,说不尽的意味索索。


一声长鸣,打破的静寂的时空,小记昂首一望~~一只鹰影在苍穹中掠过,熟悉的身影,让小记一眼就认出这是铁血城中有名的老鹰:“茶钱125吹牛”,简称:cq125cn,这名字倒有个来历,说的是,在铁血城中民工靠盖楼过日子,一个楼500层高,一个民工能盖几十层就是高手了,传说当年有一水王用户名-成功创下124层楼记录,此记录多年无人能破。能盖125层,就难免有吹牛之嫌。此鹰极俱灵性,常在发工资时,在铁血城上空飞翔,所以水区广大民工视其为祥物,但此鹰轻易不出铁血城,不知为何在此见着。小记举臂呼喊,但鹰翱翔着一路向北,并没发现小记,再说,此地荒无人烟,纵有金山又有何用。此时方觉金银真乃身边之物。


此地距远山不过里地,但却举步唯艰,寂静无声的荒原中,河流曲折蜿蜒地流淌向远方,构成蛛网般纵横交错的水网,在这死一般沉寂的荒野,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活动,让人深深感悟到了萧瑟,荒凉。


残阳终于在山那边燃尽,夜色不可抗拒的地来临了。


白日里的空寂无声,渐斩被响起各种交响曲替代。小记深一脚浅一脚在这里挣扎前行,一脚踏空,迭个全身湿透,夜风袭来,,加上腹中空空,全身发凉,终于理解为什么旧社会的穷人为什么要翻身做主人,也体会什么叫饥寒交迫。心中暗暗叫苦不迭,早知如此,在梅城晚上至少也可找到角落藏身。


秋天的黑夜,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乌黑着,荒原里会有各有不同的颜色,有的深黑、有的浅黑、有的淡黑,如同中国水墨画,同样的黑墨,却是浓淡有异。天地间仿佛一切都是静止的,但又似所有在东西在晃动,显得诡异而神秘。


突然,一股奇异的白烟从莫名的地方汩汩冒出,小记吓得脚下一绊,翻身跌倒,突见眼前一丛草地伏着一物,黑漆漆的身子几乎与大地融为一体,难以分辨,绿莹莹带着的眼睛带着红闪。一只不知为何的动物,一窜而出,如离弦之箭矢速无比。那亦正亦邪的美眼睛,如同常在影子楼里喝茶的盒子姐姐for_pandora大黑眼,身旁的池塘里平静如镜的水面,几乎同时有一人形"泼拉拉"破水电射而出。一晃既不见人影,小记以为眼花,,然脸上身上溅上的水花却痕迹犹存。小记心惊胆战,连滚带爬往前挪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记已是身心俱疲,几乎放弃了一切希望,心里默想,我亲爱的女友小虎,恐来生再见了。心至悲处,酸气大发:“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灯火?不远处不正有灯火?生的渴望从小记心中燃起,小记鼓起最后的一点力量,抖落身上的疲惫和痛楚,向前挪去。近了,近了,一股鸡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个破庙,小记跌跌撞撞走进。这小庙香火调零,四周空空如洗,檐上蛛网四悬,显然荒弃许久,庙中佛座前正燃起一堆高火,一个乞丐正在独自架鸡在烤。见小记进来,头也不抬,呵可一笑:“同为丐帮兄弟,外面正冷,来,来,来,烤个火吧。”丐帮兄弟?小记往身上一喽:衣服因又是汗又是水,已经紧紧贴在身体上,浑身的泥土混合着树叶、杂草,比乞丐都不如。堂堂小记岂可与乞丐称兄道弟?但此时饥寒难耐,再看自己一身泥水,俗说说说得好:“落地凤凰不如鸡。”小记腼着面双手环抱坐在一旁,火真是光明的像征,一会儿,小记寒意略去,方有心抬头打量乞丐,却见他蓬头垢面,全身褴褛,双手如枯木,身后放一大麻袋,里面鼓鼓的不知何物,动个不停,身边放一灰不溜湫打狗棍儿。


此时,寒意一去,饥饿的感觉上来,不争气的肚子,连响如鸣,那老头哈哈一乐,从不知何处拿出一皮酒袋,丢了过来,小记此时不顾一切,大喝一口,香呀,天下美酒莫过与此。再喝一口,一团烈火如同地下的岩浆涌出地表,胸中如焚如烧。那乞丐一见,欣然大乐,叫道:“没想到你这兄弟如此好酒量,此酒名叫神仙倒,常人一口都难挡,你居然两口不醉,好,真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来来来,坐过来,咱们亲近亲近。”神仙倒,传说中的酒中之王,小记的酒量平时不显山,不显水,但却是遇强则强,越挫越勇。只是这神仙倒说什么也不敢再试了,双手奉还。这老头什么逻辑,能喝酒就是好兄弟?想想平时与人交际,不也常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吗?但那都是平时酒话而已,又有几人当真?看到这乞丐一脸真诚欢欣之状跃然,小记深为感动,正所谓平常的人最使我感动,英雄常在莽之中。小记此时,神仙倒名不虚传达室,两口下肚,酒意上升,全身暖烘烘的如处阳春三月,小记顺便坐在乞丐边,聊起来龙去脉,乞丐静静听罢,叹了口气:“出来混,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小记一听,这话饱含苍桑,大有哲理,心中一动:“您是?”“丐,乞丐”顿了顿,叹了口气“拥有一切而又一无所有”小记听得云里雾里,接着问:“拥有一切?这不是神话?”,乞丐举起鸡说:“神话中的.....”

话音未落,庙外传来:“嘎嘎”两声刺耳的叫声,乞丐哈哈大笑,楼上的多年尘灰应声而落,庙外的声音突传为“呱呱”之声,声音低沉而浑厚,笑声与蛙声相应相和,突高突低,如同一把利剑在穿透小记的耳膜脑子里似乎有人在敲钟,晃晃悠悠中,脑中阵阵发晕,小记眼前一黑。昏然倒地。不知来者何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