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特种大队 第九十四章 新环境、新身份、新开始

潭轩 收藏 16 1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我真庆幸自己在卡车上选了一个最好的地方——最外面。所以当我对着外面尽情的无声哭泣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狠狠的擦干了泪痕,“别哭了!别忘了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你们不可能会全部通过的!所以你们当中的一些——可能是很大一部分人——会回来的。所以把它当作一次进修好了。”

我的这些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提到可能要回来,他们没有一个再哭了。“你们给我听好,不要再想自己曾经有过练习就如何如何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们就应该直接进特种大队了。你们将要面对比我给你们训练更难的项目,更高的要求。所以当你们踏入新营房的第一步开始,就要想着自己是从哪儿来得,想着曾经支撑你们集训的动力是什么。”

很显然我的预防针打得正是时候,因为到了地方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特种大队一中队,一个杀气腾腾的一中队。远不像我曾经熟识的在特种大队里的那个一中队。林峰作为他们的头儿,站出来讲话。在我看来他说的都是些废话,先是简短的赞扬了几句在场的各位,而后是像发毒誓一样表明这次选拔会有多么艰苦,什么如果你没能精疲力竭就是他的失职,过去的一天永远是更好的一天等等。最后就是像刚下连一样讲规矩。这一切我都再了解不过了,它们曾经被我无数次的观看,被我无数次的揣摩,我的训练计划都需要遵从这些规矩。当他说到这里不分官兵,不管什么军衔的时候,还是有人提出了异议——什么军衔是军队授予的,你无权剥夺等等。对此,我则很高兴,默默的把肩章、领章这些表明自己军衔和兵种的标志拿了下来。和我一起的23人也都跟我把它们拿下来。接着,这个举动蔓延了整个选训队。当林峰发现这个举动的发起人是我的时候,他向我作了一个很不经意的点头举动。我回之以微笑。从此我们的身份就定下来了——他是教官的头儿,我是一名最普通的学员。或者说,他是把门的小鬼,我是和大家一起闯关的武士。

晚饭还没开,我们就开始了第一个选拔项目——饭前长跑。现在我想明白为什么这个营房是临时的了,除了亲近自然可以开展更多的越野项目外;人随时被淘汰,帐篷也就可以跟着随时减少了。于是大家就按原部队为小团体开始了越野长跑。我们连和郑排率领的侦察连很快汇合在一起,小50人的队伍还是很壮观的。大家像集训时候一样轮番领跑,步幅相差无几。尖兵选择最好的地点落步,后面的人踩着前个人的脚印,这样除了保证不容易崴脚,更是在野外行军中避免地雷等武器攻击的方法。这些都是集训的成果,所以当我们完成不知道多长距离的长跑以后,依然保持了很好的精神面貌。可这第一个关就有被送走的了,估计是血糖的原因吧。人是当着我们的面踏上来时的卡车的。现在每个人对选训这个词的含义都有切实的认识了。

经验不足的人一定不会想到吃饭也是一个选拔项目,更想象不到在不到3分钟的就餐时间后,还有大运动量等待着大家。我和郑排的兵们对此都了然于心,而且有过实际训练所以吃东西不仅神速,而且就连吃的东西也都有意无意间选择高热量、易吞咽的。当饭后的大运动量结束以后,我们这不到50人的小团体就变得有些扎眼了。因为就我们没有出现那么严重的呕吐现象。我冲着林峰不无得意的笑了笑,这下他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项目一样跟着一样的展开了。实话实说,我一直很佩服作特种训练的这些人,他们不仅从体能、心理方面考验每一个人,甚至就连吃饭、营养方面也不放过。仅三天的时间,选训大队人员大量的缩水。有的是因为在器械和400米特种障碍超时;有的是因为摄入的营养长期不足导致血糖低,倒去下了;有的是因为长跑的时候超时或者再也坚持不了的……看着他们的一个个的离开大家深切的感受到了,选训原来是一个这么具有危机性的词汇。

同时,我又非常庆幸自己当初拒绝司令员的邀请,不作林峰的扶手有多正确。因为我实在人受不了那失望与憎恨交织的眼神,受不了那感天动地的哭声。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啊?哪个不是在原部队响当当的汉子啊!看着他们的眼泪,听着他们的哭声,那感觉会是什么样的啊!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是不会有真正的体味。我曾经狠下心,对自己手底下的几个兵这样说过,你不是被淘汰了,只是你不适合这个行当。可是那眼神,那要求得到再一次机会的眼神,每每都会成为我当晚失眠的元凶。真庆幸啊!现在这眼神不是直指自己的。想来这眼神比我手下的炮连里兵的眼神要有更多的哀怨吧,毕竟他们付出了更多,毕竟他们离特种兵的梦想更近了。看着冷若冰霜的林峰,我对他既钦佩又同情。在那无数眼光的注视下,依然能够保持客观,保持铁石一般的心肠,一定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想到刚开始看到这个中队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一定是被这件折磨人的差事磨练出来的吧。

三天的大运动量使每个人都非常疲惫,不过就是再疲劳我们也不能忘记要作睡前工作:处理脚,作适当的放松肌肉的按摩。这些到了明天如果运动强度再加大,就会有更的多好处。在相互弄脚的时候问了郑排一句:“你们侦察连情况怎么样?”

“没一个掉队,你们呢?”

“一样。”

这消息比什么都叫人兴奋,看着他们都在相互作着同样的事,我和郑排不禁相视而笑。

刚刚有些放松的好心情被当晚紧急集合的哨声吹没了,在规定时间整好了队。由于是第一次晚上拉紧急集合,所以又有人被拉走了。对他的这一套训练方法我和郑排早就有所准备了——既然白天的训练强度已经达到最高了,所以要想继续加大强度就只能从夜晚要了。所以我们总是相互提醒对方,不能放松对拉集合的警惕。

渐渐的我和郑排所带领的小团体变得强大起来了,不是仅仅因为别的部队减员厉害而我们没什么变化,更因为有些人开始主动的向我们靠拢了。这个情况使我和郑排都很为难。“我们带的人太多了,这样太显眼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和他们明确的说不要跟着我们?”

“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你知道来咱们队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对他的冷血我异常气愤,“他们原部队就剩下一两个人了,在跑长跑的时候你叫他们怎么办?他们是优秀的这你应该知道,可是由于没有战友的相互支持而被淘汰,你的良心能安心吗?更何况现在他们不断的辱骂我们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搞心理战术?如果没有战友的鼓励这困难不就更大了吗?”

“你说得,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是和我们一起的人太多了。现在队里的人又少得这么快,特别是咱俩带的队伍还没有几个被拉走的呢!你没看这帮特种兵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对了吗?”

“算了,你考虑这些根本没有用!我们该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你要是怕受连累,干脆我们分开,这些人跟我。”

“操!你别忘了你带的人可比我还多呢!你拿我当什么了?胆小鬼吗?”

我一脸你明知故问的神态,差点没把他给气死。

“好心没好报。你就不听我的吧,早晚非吃亏不可。”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可此后对于那些外来户也照旧热情招待。甚至还细心的提示他们就是再累,也要作好睡前工作。

不过,我们的行为在不断缩减的大环境下显得太格格不入了——别的部队都在减员,唯独你们居然还能增员。所以有一天,林峰给我们出了一道小难题。像往常一样,完成了早餐前的三道开胃菜。耳边不断响起,“快点快点!磨蹭什么?”,“不想被拉回去的,就给我加速!”,“你这项不合格重做!”……这些斥责声。对此我早就和兵们说了,这些不过是心理战术,意在考验受训者的心理承受力。在我的启发下,如今大家听这些就像在听意大利歌剧——反正也不入耳,有和没有一个样。

只是今天的早餐有些特别,几口大锅一字排开,里面带肉和鸡蛋的粥热腾腾的冒着白气。锅后面是炊事班的人拿着大马勺招呼大家:“快来打饭吃啊。”大家都知道吃饭是有时限的,于是都急忙扑了过去。可到了眼前,都有点傻眼,没有碗怎么吃啊?难不成几百口子人围着大锅吃?这不仅叫人想到了我们餐桌上常见的某种动物。有些特种兵像做示范似的把自己的头盔拿了下来,跑过去就接。跟着受训的兵们也都争先恐后的向前冲。不过,我没有动。题目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的,这是我脑子地一个反应。如果真这么简单,为什么没有准备碗碟呢?炮连的人发现我没动,也都习惯性的停下了脚步。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习惯了,我作每个项目尖兵的训练方式了。马上我就意识到不妙了,我们带的都是作训帽,根本不能兜得住液体。而要命的是我们的作训帽经过了400米特种障碍后,已经浸满了脏水和泥土了。于是我不顾一切的大声喊:“别用作训帽。”

我怎会考虑到这其实也是道考题,而我现在的行为无疑是在作弊。更不会考虑到,作弊要付出的代价,特别是对我这个金牌带兵连长来说就更是这样。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