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个100万 (十六 双臂大回环)

夜狼之奔袭 收藏 2 158
导读:[原创]第一个100万 (十六 双臂大回环)


(二三 双臂大回环)下午前一个课时投弹,后面器械。在学员做动作之前一律是教官先示范,进行完教练弹的投远与投准,双杠的一至六练习,带到单杠下面大家止步,教官们把眼光投向了我。

能当上二号可能跟我的一些阅历有关,蝙蝠跟天上飞的在一起充禽,跟地上走的在一起充兽,我跟能文的比武,跟会武的比文。基地招过一个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做主任助理,让他写一些迎来送往,学生训练计划安排等等,文笔是好,可对军事训练专业一窍不通,其它教官军事上各有所长,偏偏又见不得写写画画,我正好补了这个空缺。其实文不过几下,武也就三板斧,能够拿得出手的是障碍和单杆。下老兵连后有一个冬天的晚上,华北平原卷着鹅毛大雪,我赤裸着上身,穿一条“八一大衩”跑障碍,政委从后门回家经过操场看到了,他定在那里喊:哪个连的?六连,叫什么名字?周××,周恩来的周。几天后我的名字出现在全团军人大会上,政委说不提倡加班加点,但有的同志精神还是值得鼓励。去教导队时同年兵各有各的特色,单双杆很多人都玩得溜溜转。两强相遇勇者胜,两勇相遇险者胜,他们在七练习上僵持不下,我来个八练习不就全解决了吗!八练习(双臂大回环)是步兵器械训练的最高练习,条例条令上并无规定必须掌握,要是没有人辅助保护,单独练习有很大危险性,浪打低了悠不过去,打高了脱杠不是破皮就要烂肉。常规的训练方法是用背包带绑住双手,下面有人保护才可以,即使这样,能做八练习的也不过风毛麟角。如果找人保护意图就会曝光,马上就会掀起你追我赶的器械训练高潮,万一有一两个狠角提前会了又算不得独门绝技。趁他们午休,天天偷着去甩几下,那天好像有些感觉,浪越打越高,身体平行接近于杠端,以为就要大功告成,手力还是不够了,扑通一下丢到沙坑外边,趴在地上好一会缓上气,徐徐憋了几口新气进去换出胸中郁气,口里粘粘乎乎,舌头舔一下麻麻的,舌尖顶到了碎物,吐出来血痰裹着两颗门牙,没有脱离组织我会珍惜你,既然下来了就不再留恋,用脚把它踢到沙坑里埋起来。三五天结了疤,嘴唇还撅肿着,队长问就说跑障碍摔的,他骂了声别他妈玩命。军队遭受任何的打击和侵害都视为应该,谁叫你不预先防范,在这里过多的宣扬自己的伤痛别指望得到同情。血债要用血来还,我自然要把这两颗牙的损失捞回来,白天改成了晚上,等熄灯号吹过,月光初上,悄悄的拿着背包带远离教导队,到司训连的单杠下悠来悠去,司训连是临时单位,可能他们握方向盘握得见了铁就烦,单杠都锈了,正好增加磨擦力。半个月过后,双臂轻松的拉扯着这狂热的身体,在杠上转了个360度,赶紧停住不再练第二个,怕惊了感觉。第二天在亢奋里煎熬着,像新婚的夫妇盼着天黑,贼一样的摸过去再试,又过去了。第三天,第四天,解开背包带亦无妨。等到一个开饭集合前,假装在人群里观望他们在单杠上七练习、六练习的翻飞,不经意的过去抓杠引浪,蹬腿,抖腹,后摆上,当身体回环倒立起来的时候,92年××团教导队的空气就这样为我凝固了片刻,人群里几个好胜心强的咬牙切齿:又他妈被韬光养晦了。

人生有多少次假装。觉得在外面混得不错了,衣锦还乡,仿照着小时候见过的当官的村人回乡的样子,仁厚的提着礼物去各家各户的分派,叔伯们一番笑脸相迎,出门背后说:怕混的不怎么样吧,连个车都没开回来,这时要假装听不见;走在陌生的夜晚的街头巷尾,有涂满脂粉,辨不清年龄的女子过来问候,这时要假装看不见;推杯换盏,大快朵颐的时候,孩子在边上拉屎撒尿,又要假装闻不到…..学会假装,百事可做。基地的教官在我的某一次假装里窥视到了我的双臂大回环后,一般只要是单杠的示范就保留给我,我也不做八练习以下的示范。齐步走到杠下,跃起虎口粘住单杠,有戏,感觉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自己说不清别人看不透,肉和铁一结合就有分晓,知道哪一下行,哪一下不行,我高高的把自己抛向空中,绷直脚尖荡开来。老兵和新学员一直弄不清这个基地的性质,有人以为是警备区的,看制服又不像,有人以为是武装部的,素质却明显高过民兵,再加上那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一号,教官们毕恭毕敬的零号,他们都猜测着,我肯定不会跟他们讲这些来龙去脉,但我有责任让他们觉得这一天75块钱没有白花,有责任让他们通过我们对国家的现役军队充满信心。空中接近于完美,落地的时候屁股蹭了一下地,赶紧向前平伸双手带了过去,浪打得太高了,或者在杠上稍微停顿一下也会减缓离心力,他们应该没有看出来,要不就我这凡事都可以无限放大的性格,不知会耿耿于怀到多久。

第四天上午跑障碍,下午战术,晚上一次紧急集合。第五天上午踩方位角,丛林探险,下午彩弹枪对抗,千叮呤万嘱咐还是有学员被彩弹打中了眼睛,战斗减员一名。晚上六号问我站岗的口令,明天他们就要走了,在这几天没有“尊严”的生活里,他们回到了从前吗?体会到了一个草根的生存艰辛与想改变现状愿望的迫切了吗。或许有,我是抽掉了这几天游戏的成份的。我说:怀仁,坏人?六号重复了一遍,不,是怀仁。人在最底层的时候,可以怀恨,那时需要一切可以激励我们奋发图强的东西作为燃料,来推进理想与抱负的实施,包括痛楚与侮辱,当我们超越了过去,有傲视江湖的资本了,有能力改变一些现状的时候,但愿他们记住一个教官的苦心,怀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