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攻陷托布鲁克(二)

bigstore 收藏 5 3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林德少校下一条命令就是迅速取出他们事前携带的大量的纳粹万字旗覆盖在他们所驾驶的英军的坦克装甲车辆上,起初没有布设是因为他们要冒充英军部队混过英军的阵地。但是现在身份已经暴露,而且由于他们穿的是英军制服,使用的是英军的轻武器和坦克装甲车辆。空军在天空上肯定是没有办法分清楚他们究竟是德军部队还是英军的部队,他可不想吃自己人的炸弹。他并且要求部下迅速铺设对空联络板。以指示空军轰炸的方位。

德军士兵当然对这一点也心知肚明,连忙将纳粹的万字旗从隐藏处抽了出来,铺在坦克的炮塔上和前装甲板上。还有些士兵连忙将对空联络板拿出摆在地上。联络板的方向直指英国的炮兵阵地。并且依照事前定好的对空联络方案,将以前缴获的25磅英军牵引式野炮从装甲车后面卸下,对准英军的阵地。

隆美尔在接到林德少校的要求空军提供对地攻击的要求后,立即要求已经在空中待命的机群向林德少校部队所处的方位飞过去增援他们。并要求自己的部下猛攻英军的外围防线,除了试图突破英军防线外,还有一个目的也是阻止一线阵地的英军后撤与托布鲁克城内的英军内外夹击消灭自己那支伪装的装甲部队。

在托布鲁克城内的林西少将也知道了那支冒充的英军装甲部队已经突破了他设立在城外的,但是他将自己的部队和重火力部队基本都摆到了前面的两道防线上,城内只剩下了一个团的步兵和两个装备了105毫米榴弹炮的炮兵连和两个高炮连。他知道如果将兵力摆放到城边的话,由于城内是英军的后勤基地,特别是弹药库和油料库如果被德军的炮火或者轰炸给击中了,那乐子可就大了,所以他将部队多数部署在城外坚固的工事里,想依托坚固的工事迟滞德军的进攻,等待驻埃及的英军的增援。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德军竟然利用他派出增援班加西港的部队所携带的武器扮成英军,突破了他布设的两道坚固的防线,冲了进来。他本来想调防线上的部队回援,但是在与那两道防线联络过后就打消了这个想法,第一道防线德军攻的正猛,如果他们退出坚固的防线,不懂军事的人都会明白等待第一道防线的守军的下场是什么,而第二道防线则被德军的部队给突破了,德军正在沿着防线清剿英军,如果不是其他地段的英军拼死抵住,现在正处于对峙状态,也不可能回援。

而刚才自己指挥炮兵部队对德军部队进行轰击也是因为曾经在那个地区做过火力标定,所以可以比较准确的对德军进行射击,但由于认为这个只是补充措施,德军是不可能在没有集结几倍于守军兵力的情况下突破托布鲁克守军的两道外围防线。

不过这个世界上偏偏有很多事是你怕什么就来什么,德军部队竟然突破了他精心布置的两道坚固防线,而这两道防线还不能增援城内部队,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了,他在得知德军装甲部队已经冲过了他设立的火力标定区,于是便下令将炮兵部队分散到民居里,以避免等会就会出现在托布鲁克上空的德国空军给于这几个集中的炮兵部队以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他的命令还是下的晚了一些,正当很多炮的炮兵手忙脚乱的收大炮固定架,将它们挂上牵引车开到隐蔽点的时候,德国空军已经出现在托布鲁克城的上空。

他们在飞过林德少校指挥的装甲部队上空的时候,由于看见了坦克上面所覆盖的德国万字旗和对空联络板所指引的方向,知道在自己下面的是友军,所以没有对他们进行攻击。而是沿着对空联络板所指引的方向直扑托布鲁克城区。

当飞机在托布鲁克城区上空盘旋的时候,发现了正在分散的英军大炮,于是JU-87俯冲下去攻击这些英军大炮。但是英军的高射炮部队本来就是分散隐藏在民居中的,在刚才德军飞机在上空盘旋的时候并没有开火,这时见到德军的俯冲轰炸机开始俯冲投弹,顿时从几个方向对德军俯冲轰炸机开火。有两架JU-87的发动机被打中,掉到地面上爆炸并燃起了大火。不过就是这样,还是有三门英军的榴弹炮被德军俯冲轰炸机给击中炸毁。

其余的俯冲轰炸机连忙飞向那几个暴露位置的高射炮阵地,对他们进行攻击。可是从其它方向又射来了高射炮弹,还有密集的机枪子弹。俯冲轰炸机不得不放弃了对英军高射炮阵地的攻击。这时英军士兵将一些废旧轮胎开始滚到街上进行焚烧,并且开始施放烟雾,浓浓的黑烟和白色的烟雾四处弥漫,德军飞行员的视力大为受阻,在地面火力不开火的情况下根本就发现不了他们。就是开火也不一定能发现。

德军空中指挥员向地面汇报了情况,说现在托布鲁克守军开始施放大量的烟雾掩护地面部队的调动,自己根本就无法发现地面目标,也不可能进行盲目轰炸。因为他也知道托布鲁克是英军的后勤中心,里面有大量德军需要的后勤补给。要是把那些仓库给误打误撞的给炸了。等着自己的肯定是军事法庭。

隆美尔在知道后,只好要求德国北非空军返航前进机场。,同时第二批次的飞机起飞接替第一批次的飞机。保持在托布鲁克战区上空的制空权。

林西少将在战斗打响后就立即与埃及的英国北非部队联络,希望他们前来增援。英国北非部队最高长官韦维尔没有想到德军在攻占了班加西后竟然会连续作战,没有休整就投入到了对托布鲁克的攻击。而且最令人难以想到的是自己在前一段时间视察过托布鲁克的城防工事,虽说不敢比法国的马奇诺防线,但是阻挡德军有可能发动的攻击还是做的到的。可以坚守到埃及的英军判明德军进攻的主要方向然后从容派兵解围。(历史上隆美尔第一次攻击托布鲁克的确遭遇到了守军依托坚固工事的抵抗,并且有相当惨重的伤亡,后因埃及英军发动了支援托布鲁克的‘战斧’战役,隆美尔虽在这次英国人的进攻中取得了战术上的胜利,但由于英军实力强大太多,还是不得不放弃了对托布鲁克的围攻,撤退至利比亚腹地等待增援和补给,在第二次的对托布鲁克的攻击中终于攻下了该城,获得了大量的英军后勤物资的补给,也就是这一战,他获得了陆军元帅手杖)

但是现在的结果让自己大吃一惊,德军竟然化装成英军混过了托布鲁克第一道防线,然后又袭击了英国的第二道防线并强行的穿越过去。现在他们已经敲开了托布鲁克那坚固的外壳,眼看就要得手了。

但是现在如果派出陆军部队增援的话,且不说德国人有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进行增援,而且现在也无法判明隆美尔的主要进攻方向,兵力配置,火力配属,埃及英军不能在这种敌情未明下向隆美尔的军队发动进攻。那么能发动进攻的部队就只有空军和海军了。

他立即命令在亚历山大港待命的新组建的地中海舰队和驻埃及的空军部队立即出发,海军舰艇部队的任务是对地实施炮火增援,其次是阻止德军有可能发动的两栖登陆。空军的任务是夺取托布鲁克上空的制空权,并协助守军击溃当面的德军地面部队。他判断隆美尔也一定认识到了托布鲁克这个后勤中心的作用,所以他并不担心隆美尔会用航空部队和重炮轰击托布鲁克城区。

隆美尔在亚历山大港的英军地中海舰队出航后不久就接到了地中海舰队出航的情报,他将情报转发给了德国大洋舰队南分队的指挥官施密茨海军少将,他知道他会怎么做的。同时要求空军随时保持在托布鲁克上空的制空权。并且还要求意大利部队尽快运来放在班加西的弹药、油料及其他后勤物资。

而在托布鲁克外围的由林德少校指挥的部队这时已经换上了德国北非装甲集群的服装,只不过手中的武器还没有更换,而林德少校从无线电里得知,英军打算和他们打一场巷战。而且牵制背后英军部队的装甲部队也报告说英军部队越聚越多,他们的兵力已经有些不敷使用了。所以林德少校下了决心,在没有后续部队与空中支援和重炮支援的情况下攻击托布鲁克城区。实际上他也不能也不可能得到有效的空中支援和重炮支援。

他将他们现在的困境简要的通过无线电和部下说了一下,他的部下觉得现在除了攻击托布鲁克城区外也没有什么更加好的办法了。于是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表示服从指挥官的命令。

这支孤立的德军装甲部队开始向托布鲁克城区发起了冲锋,十几门用装甲车牵引的缴获自英军25磅野炮开始向托布鲁克城区发射烟幕弹,以掩护他们的行动。

当德军装甲部队在接近城区后,他们按照预先的分组开始划分,基本上是以排为分组的主干,并对他们加强了坦克装甲车,狙击手,迫击炮等,以加强他们在巷战的攻坚能力。

德军一进入城内就遇到了一个三叉路口,在这个路口英军在路口前面用沙包做了一个简易工事,里面配属了一挺马克机枪,疯狂的向德军士兵扫射,而在这个工事的后面则是一座三层的小楼,在小楼的楼顶上面也有一个机枪工事,并且在上面好像还有一个炮兵观测小组,因为德军开进来的第一辆坦克用主炮在干掉在路口前面的机枪工事后,立即就遇到了英军大炮的轰击,被击中了炮塔,里面的坦克乘员只逃出来两个人。显然英军占领了那座小楼,而四处的建筑物都比它低。

进攻这个片区的德军小组遇到了麻烦,他们的第一辆坦克被击毁,堵在了路口,后面的坦克无法前进,而英军的机枪工事则在楼顶封锁住了他们正面的通道。而后续的坦克主炮的仰角不够,无法射击英军的机枪工事。德军被压制在原地无法动弹。

这时这个小组的迫击炮手带着迫击炮上来了,两个人对负责指挥的德军排长普鲁克少尉说:“英军的机枪阵地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看不见,没有办法对他们射击。”

普鲁克少尉听着英军机枪那疯狂的射击声音,也不禁犯起愁了,英军占领了这片射击视野最好的建筑,而且他们中间可能还有炮兵观测小组在校正炮兵的射击,而德军则不得不借助其他的建筑物掩护自己,虽然现在炮兵上来了,但是由于英军机枪的封锁,他们无法观测英军的方位和架炮射击,而且林德少校的命令里也交代了如非必要,不得动用重炮进行射击。而重炮的指挥权现在都已经由林德少校的团部接手了。

这时他突然看见了在路口被击毁的德军坦克残骸,他转身问那两个携带了迫击炮的炮手:“你们有没有携带烟幕弹?”

两人点头表示他们携带有烟幕弹,普鲁克少尉对他们说:“向那辆坦克残骸前方发射烟幕弹,然后我们等十秒钟后冲到坦克的后面。”

两个炮手立即将迫击炮架了起来,然后放入了烟幕弹,砰的一声,烟幕弹离膛而去,他们怕第一发炮弹产生的烟幕不够,于是紧接着他们又发射了一发。普鲁克少尉盯着手腕上的手表。然后站起身来对他们说:“我们赶快冲过去。”

几个人立即借助烟幕的掩护冲了过去。借助坦克的残骸将自己遮盖起来。这时普鲁克少尉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把镜子放在手心里抚摸了一会,这才对另一个德国士兵说:“把你的刺刀给我。”

士兵将刺刀从刀鞘里抽了出来,递给了普鲁克少尉,普鲁克少尉几下用一根细绳子将镜子和刺刀固定在一起。然后递给了迫击炮手,说:“你用这个来观察英军的机枪阵地,我去替你当炮手。”

那个炮手接过刺刀后,发现那面镜子背后贴有一张女人的照片,他将惊异的目光转向普鲁克少尉。普鲁克少尉说:“那是我未婚妻的照片。她将照片贴在镜子后面送给我的。”

炮手说:“放心,长官,我一定会将这面镜子完整的还给你的。”

他在估计烟幕已经淡去的时候,悄悄的伸出镜子,然后偏转一个角度让自己可以看到镜子所反射的东西,他扭转镜子仔细通过镜子观测周围环境,心中计算着一会要开始的射击诸元。

过了一会他收回镜子说道:“目标,敌机枪工事,两点钟方向,距离六百米。”

普鲁克少尉立即将迫击炮弹放入了迫击炮弹膛,然后那个手持镜子的炮手又伸出镜子观察射击效果。

他很快就发现了那发炮弹的落点,,没有落到小楼的顶上,而是落入了小楼的第三层楼,他于是发出了校正指令:“目标,敌机枪工事,两点钟方向,距离六百五十米。”

炮弹再次离膛而出,这时被惊吓的英国人也发现了有人在向他们发射迫击炮,但是他们还没有寻找到那迫击炮的方位,补射的迫击炮弹就从天而降了,将他们的机枪工事变成了地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