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式潜艇游戏美国航母编队

马旭光 收藏 108 19729
导读:中国新式潜艇游戏美国航母编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中国海一段数百公里长的深海峡沟,马良指挥的实验潜艇在水下550米处以36节的速度裂开漆黑的海水,悄无声息地穿行而过。

经过星宇实验室的特种合金材料加固的潜艇,轻易地通过了最大潜深的测试,纯电池推进的潜艇,即使在36节的速度下噪声依然保持在90DB以下,使得潜艇完全隐形于海洋背景噪声的掩护之下。

令马良最为叹服的是潜艇电池动力的续航能力,出海以后,经过了1500海哩的连续航行,现在主电池组的电能储值仅消耗了三分之一,考虑到氢聚变发电机的开启本身也需要消耗大量电能,因此电池储能消耗到三分之二时就需要开启发电机充电。

即使如此,保守估计现在所装备的主备两组电池的独立续航能力也可以超过七千海哩,在马良看来,给这艘潜艇再装上一个氢聚变发电机实在没有必要,保留原来的柴油发电机作为充电备用就可以了。

对于马良的疑问,一直在指挥室协助马良指挥测试潜艇的某舰艇研究所研究员吴航是这样解释的:

现在这艘改装潜艇主要是为了我们一系列的研发项目做实航测试,所以并不是完全按照实际需要改装的,原来的宋级潜艇在设计上相对我们的许多新装备来说,存在一些缺陷,我们现在实际上已经有了全新的潜艇设计方案,不过按照军委下达的指令,要求我们在短时间内先改装一批现有潜艇,这样成军时间会快很多。

全新概念的潜艇大约需要两年时间才能下水,按照设计,新潜艇排水量一万八千吨,最大潜深达到1000米,水下最大航速45节,噪声在85BD以内,装载8枚洲际导弹(12弹头)、24枚巡航导弹,能同时四个方向发射12枚鱼雷和假目标装置,共装载新型鱼雷120枚。

马良叹道:“这还是潜艇吗?我到时候哪也不去了,就等着指挥这样一艘潜艇,此生便再无遗憾了!”

吴航非常清楚这些大半生在长期集弱的中国海军里打拼的军人最渴望的是什么,他神秘地对马良道:“其实,两年以后,我们将要交付给海军的新型潜艇也只是配角的角色。”

“啊?难道我们终于决定造航母了,我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呀?”马良疑惑地问。

“不是航母,是武库舰,与我们的潜艇,一个水面、一个水下构构成未来的海上霸主!”

“武库舰?是前几年抄做很热的那个东西吗?”

“概念差不多,不过由于我们在激光武器方面的能源瓶颈被突破,所以,武库舰具有了严密的自我防护能力,与航母相比,除了没有机群搭载能力以外,无论是攻击能力还是防护能力都远远高于航母编队,据说还会装备4架多用途电动攻击直升机。”

“好!”马良噗地一拍钢化塑料的桌面道:“我们需要的只是真实的威慑力,大量的能自动锁定目标的中远程导弹足以替代飞机的作用了,能再快点装备就好了!”

“两年时间已经是极限了,现在所有相关的军工部门都在轮班工作,我们这些搞装备的和你们是一样的心急啊!”

“嘟…嘟,报告舰长!”

就在两人越聊越兴奋的时候,声纳室传来报告:

“前方五千米处海沟已到尽头,目标航道的海水深度在逐渐减小,前方500米,深度220米有一股暖流断层,水温14度。”

“全体注意,我是舰长,深海潜航测试结束,动力室减速至28节,保持航向,30度仰角上浮两百米。”

“速度28!”

“航向不变!”

“30度仰角上浮,500米…480米…430米……”

“声纳室注意监听,并配合H粒子测试仪对所有发现的物体进行特征校对,发电机测试人员请准备,启动发电机进行最后一次电池浮充测试。”

潜艇内所有人员开始了紧张有序地操作和测试工作,马良打算在到达马六甲海峡前完成所有测试项目,然后全力和正在海峡云集的美国航母编队好好玩一玩。

他知道马六甲1000多公里的海峡平均水深不足30米,这对于美国舰队的反潜是非常有利的,相反地对于自己的潜艇就有了很多不利制约,他明白只有充分利用潜艇的一些新装备,尤其是H粒子探测仪的超远视觉,才能完成给美国舰队“深刻印象”的任务。

进入马六甲海峡后,马良命令潜艇以十五节速度贴着海床向新加坡方向行驶,喧嚣繁忙的马六甲海峡,各国商船似乎并未受到美国海军进驻的影响,依然如旧往返。

印度尼西亚漫长的海岸线好像总也走不完,海峡的海底噪声与喧嚣的闹市有得一比,改装后的宋级潜艇就像被掐断了线的喇叭,突然变得安静异常,对中国潜艇的噪音早已经习以为常的水兵们,置身于如此安静的水下航行还真有些不习惯。

马良满意地看着各种统计数据,他太清楚那些数据在实战中意味着什么,按照研究员吴航的说法,现在自己指挥的潜艇还只是过度性质的实验产品,那成熟的新型潜艇岂不是可以横行大洋了!

此时的潜艇由于采用电池驱动进行低速航行,自身的噪声已经大大低于海峡的海底背景噪声,使得贴底航行的潜艇被主动声纳发现的探测距离缩小到几百米的范围。

而潜艇自身的声纳探测距离却增加了数公里,H粒子探测仪的实验装置能够清晰地绘制出海峡的海床结构,同时还能够使马良能够准确掌握一百二十公里海域内移动物品的位置,所以只要能接受到这个范围内舰艇相应的声纳特征进行比较分析就可以判断出对方的舰艇型号。

这些新的特点,让马良能够从容考虑如何戏耍一下正在海峡耀武扬威的美国水兵,对一个优秀的战场指挥员来说,把握战场全局形式的手段和能力,已经成为现代战争中的决定因素。

在海底战场,如何发现敌人和隐蔽自己,是所有海军舰队追求的目标,然而目前的技术手段还只能局限于声纳的技术层面,各国舰艇在这方面的实际差距有限。

如果说雷达是空军的眼睛,那么声纳就是海军行走大洋的拐杖,星宇实验室按照成刚编排的研发计划,针对海军要做急迫工作就是,让海军丢掉原来的拐杖,然后安装一双明亮的大眼。

星宇实验室的H粒子探测仪是一种突破性的尝试,从目前的实验情况来看,也确实是一种有效的手段,还需要继续研究突破的是海底的通信方式,声纳和拖曳式的通信模式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海水中虽然无法使用电波通信,但根据成刚的理论,应该同样可以找到一种接近光速的通信载体。

随着悄无声息地接近目标,马良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非洲丛林中匍匐前进的猎豹,浑身积蓄着野性的力量,眼前尽是诱人的猎物。

现在最忙碌的要数声纳室以及负责H粒子探测仪的实验人员,频繁处理的是中、日、韩三个国家的货轮、油轮的特征数据,这条黄金水道上航行的商船九成以上是这三个国家的。

美国舰队暂时还没有针对商船采取什么行动,毕竟他们是以打击海盗为由进驻海峡的,他们现在正忙着组织新加坡微弱的海军舰队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印度尼西亚海军无力的抗议声音早已湮没在航母舰队轰鸣的发动机噪声之中。

新加坡则是以一种矛盾的心理迎合着美国舰队带来的潮汐,一方面发达而脆弱的新加坡海岛经济需要美国舰队强有力的保护,另一方面从情感上又不愿意站在日益强大的中国对立面,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血缘的力量吧。

潜艇经过漫长而沉闷的“爬行”后,已经彻底消失在马六甲海峡的海床阴影之中。

“报告舰长,还有10公里,潜艇就会进入航母编队的外围反潜警戒范围,左侧25公里和右侧18公里处分别发现两艘潜艇,初步判断是两艘洛杉矶级核攻击潜艇。”

“命令!现在起全舰进入战备状态,严格执行声源管制条理,保持航向不变,速度十节,注意与敌方潜艇保持2公里以上距离。”

马良从指挥监控系统中,查看着实验人员刚刚绘制出来的小鹰号航母编队动态分布图,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中形成。

他计划正面穿过小鹰号航母编队,并在编队的中心位置制造一定混乱,然后再越过马六甲峡口进入太平洋北上,去给那个逗留在日本海,刚刚增派到亚太战区的华盛顿航母编队也留点纪念。

这确实是一个玩命的想法,正处于演习状态航母编队,如果发现有不明潜艇闯入了编队的核心范围,估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消灭敢于挑战权威的闯入者。

马良推测中央军委调派他来执行这次任务背后的原因,当然不是简单的测试新型潜艇,中国海军现在对马六甲实在无能为力,新型潜艇赶在这个时候下水,一来可以通过实战检验其卓越的设计性能,二来嘛,当然是希望利用新潜艇的优越性能,及时地对美国在马六甲的布防做出恰当的警告行动。

行动难处在于既不能引起中美两国的直接冲突,又要恰如其分地展示自己具备打击航母编队的实力,当然更不能让美国舰队找到借口和机会击沉自己。

潜艇以十节的航速有惊无险地穿过了两艘洛杉矶级潜艇在航母编队东侧构织的水下防护网,而此时,在水面成弧形分布的护卫舰、驱逐舰、巡洋舰正配合航母,大大咧咧地针对着假想敌做着各种战术机动。

新加坡的威武号驱逐舰和百人队长号潜艇参加了演习,联合编队的演习区域含盖了整个苏门答腊岛链,往来的商船被挤压到了一条狭窄的航道。

美国洛杉矶级潜艇格鲁顿号上的声纳监听员麦克,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兵,灵敏的耳朵使他享有“海豚”的称号。

麦克摇摇头,心中狐疑地采用主动声纳又仔细搜寻了一遍,依然一无所获,他刚才通过声纳监听时,总觉得有一瞬间感觉到一丝异常波动,随后他无论采取什么措施也没能真正发现任何异常,只是凭直觉总觉得有些不对。

就在麦克伸长了耳朵四处搜寻的时候,从后方的航母编队水下多处方位传来了清晰的潜艇推进器震荡波。

“My god!是中共的潜艇!”美国舰队的多数舰艇上的声纳监听人员都同时发现了这一情况,一时间整个航母编队像炸开了锅一样,全部自发动员起来一齐扑向目标。

反潜直升机扔下了浮标,海狼级潜艇、洛杉矶潜艇都开始为鱼雷发射舱注水,所有水面舰艇开始调整姿态,看那个热闹劲儿,仿佛现在才真正进入演习状态。

小鹰号舰队指挥室里,正在观看做戏一般联合演习的舰队司令史蒂文.威拉,第一时间接到各方面汇集上来的、在自己的编队下方发现不明潜艇的报告。

史蒂文先是惊出一身冷汗,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情况,舰队瞬间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就算能全歼闯入者,自己的损失也将是无法承受的啊。

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情况似乎很清楚,被发现的总共有六艘潜艇,初步判断是中共的两艘汉级和四艘宋级常规动力潜艇,问题是这样的老爷潜艇是如何闯进防护严密的航母编队中心的。

它们好像是突然从海底冒出来一样,而且还有六艘之多!真是不可想象,难道航母编队的反潜网睡觉了吗?还有没发现的吗?藏在哪里?他们是如何藏的?

作为一个住日本舰队的司令,史蒂文泡日本小妞的行动远比他指挥舰队要来的果敢一些。

副官见史蒂文一直没有下达命令,问道:“要消灭它们吗?”

“不…不…!要先搞清楚它们是如何进来的,数量究竟是多少,不可以贸然攻击。”

史蒂文打开舰队指挥系统命令道:“现命令!舰队各作战单位,全力围捕已发现目标,将它们逼出水面,特殊情况下,允许自行采取非常规手段攻击目标,同时,加大反潜搜寻力度,扩大搜索范围。”

格鲁顿号潜艇的舰长拉菲尔收到命令后会意地笑笑,他对舰队司令所说的非常规手段攻击是心领神会的,他不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了,类似宋级这样的常规潜艇,只需要用自己庞大的钛合金外壳去轻轻撞他一下,就解决问题了。

不过,声纳监测员麦克的报告却使拉菲尔放弃了原本追逐宋级潜艇的打算。

根据麦克监听判断,他认为现在发现的六艘潜艇都是假目标,假目标模拟的声纳特征毕竟和真实目标还是存在一些细微差异的,这些差异未能逃过麦克的耳朵。

麦克怀疑中国应该有了某种新型潜艇,而这样的潜艇已经混进了编队的演习范围,并释放了现在的假目标,拉菲尔选择了相信麦克的直觉判断。

拉菲尔果断命令道:“放过那六个目标,锁定它们各自首次被发现的位置,并以此区域逐步展开搜索,找出一切可疑的物体,小伙子们!我是说一切可疑物体!哪怕是一条死鱼。”

拉菲尔认为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艘潜艇,那么它释放假目标以后,也不可能高速脱离现场,因为那是逃不过已经完全动员起来的反潜网的监测的,那它就只有静坐海底,或是以极小的速度机动,因此不会跑的太远。

按常理来说,拉菲尔的判断是没错,在他的潜意识中还是不相信中共的潜艇性能可以超过自己的潜艇,中共的新型潜艇一定是预先埋伏在演习区域内的。

而此时,马良指挥的潜艇已经以20节的速度早就脱离了他们的搜索区域,H粒子探测实验装置使这艘新型潜艇,准确把握了敌方编队中每一艘舰艇位置,从而利用敌舰队注意力被假目标吸引的时刻,找到合适的缝隙窜出了包围圈。

刚才同时向不同方向释放的六个假目标,都可以交替模拟宋级和汉级潜艇两种声呐特征,它们都采用一次性高能电池驱动的小功率永磁推进系统,自身的噪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高航速52节,航程可达150公里。

这些假目标实际上相当于具有较高智能的海底机器人,它们可以根据自身的危险程度调整速度、航向、改变希望对方接受到的声纳特征,只要设定为“自动”后就可以释放后不管。

这样的假目标目前来说当然还是造价昂贵的,尤其是它们的核心部位都装有定时自毁装置,基本上属于一次性使用的装备,为了确保这次行动,马良的新型潜艇上总共带了12个假目标!。

事实上,这些假目标就是未来的智能鱼雷的前身。

美国的航母编队,被这六个不断变换工作模式的假目标搞乱了套,像泥鳅一样的目标时快时慢,有时甚至以52节的速度逃逸!这可已经媲美鱼雷的速度了。

他们现在当然已经明白那些目标肯定不是什么宋级或者汉级潜艇了,不过被激怒的美国大兵发誓要将这些挑战他们权威的东西揪出来消灭。

殊不知更加令他们难以下台的事情,正从45公里外、以65节的高速向他们接近。

马良使出浑身解数摆脱了颇具威胁能力的反潜直升机的搜索以后,在离航母的距离快要接近改良鱼雷的最大射程时,命令道:

“鱼雷室注意!危险状态解除,更换无战斗部鱼雷,输入既定攻击目标的特征数据,准备发射。”

短暂的忙碌之后,鱼雷脱弦而出,马良立即命令潜艇向太平洋深处驶去,鱼雷攻击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这些鱼雷只要到达预定区域就足够了。

六枚被拆除了引信的鱼雷向着各自的目标扑去,他们都被输入了目标声纳特征,前段制导采用区间坐标锁定,进入末端后他们会根据储存的声纳特征自动锁定目标。

就算是美国的声纳系统,目前也无法发现数十公里外的水下鱼雷,这些鱼雷大约要到进入末端寻址的一两公里内才会被发现,那时马良他们可能已经在百里之外了。

六枚在水下急弛的鱼雷,成扇形冲向自己的目标,其中两枚是关照小鹰号航母的,两枚对付那些正在追寻假目标的潜艇,另两枚就留给了水面驱逐舰。

那六个在航母编队中窜了几个来回的假目标,以它们娇小的体积和灵活多变的速度,美国那些拼命执行反潜的舰艇在不使用鱼雷的情况下还真没法堵住它们。

这种老鼠戏猫的游戏彻底激怒了美国的海军将士们,如果不是舰队司令史蒂文突然醒悟到这些不明目标、可以使他将眼前的不利变成战功,而严令一定要围捕生擒目标,可能他们早就将能发射的鱼雷都射出去了。

就在他们即将对目标形成合围的时候,目标突然向不同的方向直线加速逃逸,52节的航速不是他们现在任何舰艇可以追上的,片刻之后所追踪的目标突然传来几声“噗…噗”的闷响,就几乎同时消失在声纳的探索视野。

这是假目标的高能电池耗尽之前,按照预先设定的自毁模式高速逃逸,然后对关键结构部分实施自爆所造成的结局。

气恼的美国舰艇指挥们还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情绪,就接到在航母尾流范围担负保护任务的海狼级潜艇首先发现鱼雷的报告。

一时间战斗警报再次回响在编队各艘舰艇之中,这次的情况可不同刚才,所发现的是真正的鱼雷!刚才他们虽然气恼,但还是有些游戏的心态,他们不相信谁敢真正向美国航母编队不宣而战,所以并不紧张。

而此时的情况就不同了,他们并不知道那些鱼雷是拆除了战斗部的,愤怒的美国舰队指挥们还无处发泄自己的脾气,因为他们不知道鱼雷是从那里发出来的,反击都找不到目标,只能是按照各自的战术动作准备对来临的鱼雷进行规避。

射向航母的两枚鱼雷最先进入末端目标锁定,担负掩护的海狼级核潜艇,在发射了两枚巨声干扰弹,但也仅仅是使鱼雷出现了短暂的目标混乱症状,随后鱼雷又再次锁定目标径直向航母奔去。

无奈之下海狼潜艇将舰首一横,挡在了鱼雷的航道之上。

随即“咣”地一声巨响,一枚鱼雷砸在了潜艇的舰桥之上,而另一枚鱼雷擦肩而过,依旧奔向航母,数百公斤鱼雷的高速撞击,即使没有爆炸,仍然导致核潜艇坚固的钛合金外壳也顿时出现了渗漏。

本来做了最坏打算潜艇指挥官,此时却是高呼庆幸,想象中的剧烈爆炸并没有发生,看来对方虽然进行了的恶劣挑拌,但还不是想真正的宣战,希望所有的鱼雷都是这样哑弹。

大约一分钟之后,航母的侧翼方向也同样被一枚鱼雷砸出了一个大坑,其他四枚鱼雷都自动锁定目标,开始追逐那些前一刻还在气势汹汹围堵假目标的舰艇。

也许是运气、也许是鱼雷太快、也许是美国威风一世的航母舰队几十年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攻击了,他们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和应变能力,最后全部六枚鱼雷都击中了自己的目标。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损伤,但却使美国航母编队的威严扫地,尤其是在邀请了新加坡的袖珍海军参加演习的过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

史蒂文就像被人抽了一耳光,还不得不咽下被打掉的门牙,所有的反潜直升机都发疯似地不断扩大搜寻范围,不过依然毫无所获,这次攻击行动几乎可以肯定是中共潜艇干的,但证据在哪里?他要开始考虑如何向五角大楼写报告的事情了。

马良的潜艇此时已经进入了深海区域,潜艇从400米深处驶向太平洋,可以说这次行动完全达到了中央军委期望的目的,马良还想去游戈在太平洋上的华盛顿航母编队那里再捞点什么便宜。

这次行动有惊无险的感觉实在太爽了,不过他也明白小鹰号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否则也不会有这种效果,但华盛顿号现在应该有所警觉了吧,所以马良也不打算太冒险,凭借潜艇的优异性能悄悄靠过去,扔下几个哑弹鱼雷就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