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片叶子的爱情

卢禹仑 收藏 2 19
导读:两片叶子的爱情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两片叶子,一片是梧桐叶,一片是樟树叶。他们原本是生长在湖边林荫小路旁的两棵树上,没有机会相识的,但也许是缘分吧,让他们之间产生呢不因该属于他们的爱情。

附近有一个清澈的湖,湖边的小路因为两旁高大的梧桐变的十分幽静,成了一个远离都市的喧嚣的“桃源之地”。

小路旁的梧桐栽种的非常整齐,每棵都均匀间隔,互不干扰。但正如所有的寂静都奔向一声呐喊,所有的乐思都等待一句不和谐那样。或许是护树人大意,一棵粗壮的梧桐旁长了一株年轻的樟树,因为距离特别近,经过几年的生长,两棵树的树冠已经部分重叠一起了。

在一个没有风的夜晚,叶子们都睡去,蜘蛛为了谋生爬上梧桐树,在我们的主角之间结了一张美丽的网,而蜘蛛却因为受不了樟树的气味,搬走呢。

第二天早晨,梧桐叶睁开睡眼,发现自己被蜘蛛网和一片陌生的樟树叶紧紧粘在一起。对面的樟树叶散发着生命的气息。他不得不承认因为她的出现,自己的心跳明显加速。

尽管这样,梧桐叶还是觉得挺可惜,毕竟她把美丽的湖水色挡在身后了。

“你好呀,巨大的梧桐叶。”她向眼前的这片手掌状的树叶打着招呼。

他很有风度的弯了弯腰,他想说话,但忍住了。

“这网太结实了,与其一起发呆,不如你陪我聊天吧?”

梧桐叶欣然答应了。他心里很紧张,和如此动人的樟树叶说话——第一次,而且这么近距离——同样是第一次。看者他和她之间那张错综复杂的网,“真不知这网给我带来的是福,还是祸?”他心里想到。

“喂——”樟树叶贴在他耳边大声的说,“在和一位小姐聊天时走神,可不是一个绅士因该做的哟!!”

梧桐叶吓了一跳,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他卷起叶尖儿,傻傻地冲她“呵呵”笑了两声。他刚才是想的太多太远了,他想到那个在梧桐叶中间流传很广的故事,讲的是一片叶子爱上了一只蝴蝶,蝴蝶到叶子的最后时刻都没能明了,叶子只好看着蝴蝶的影子,而自己则慢慢被雪花覆盖。他觉得那片叶子是愚蠢的,为了自古以来从不曾属于过的植物的爱情,却试图用生命去对抗以定的命运。他认为可笑,至少无法理解。

樟树叶还在不停的说着,她的话题就像她自己一样,充满活力,而且四处跳跃。这使得他疲于应付,满头冒汗。她无所不谈,谈天上的云,谈湖里的鱼,谈大自然的万物,甚至还谈到了旁边的石凳上的那对情侣,不仅如此,她还有意无意的向梧桐叶提一大堆关于生命,关于自然,关于爱情的问题。梧桐叶惊讶于这些问题的深度和难度,使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在听一位教授级的樟树叶上课!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他发动了所有可以利用的脑细胞来思考,谨慎的措辞用句,最后总算解决了这堆问题。他一边喘气一边暗自庆幸,逃过此劫。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这么内秀的叶子!你不怕我会爱上你吗?”

她的声音不大,却“一鸣惊人”。他听了这话,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樟树叶“哈哈哈”,笑得很灿烂。

他看着她的笑,有点痴了。他似乎体会到一种感觉,那感觉就是让故事中那叶子不敢用脆弱的生命对抗冰雪和北风的原因。

星星挂上了夜空,鸟儿已经归巢。樟树叶依旧精神满满,没有丝毫睡意。她抬起头,望着天上的繁星,唱起了歌,那是一首《鲁冰花》。她的声音很轻,却能穿到很远。歌声依着湖面划过,轻轻起舞,而湖面 依然平静如镜。

她停下来,微笑着打量着他满脸莫名的惊异。

“我唱完了,该你了。”

梧桐叶最怕的就是唱歌,他脸皮极薄且五音不全。为了不唱歌,他便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给她说明其中的厉害关系,让她放弃这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你不唱,我真的不理你了!”樟树叶很认真的盯着他。

也罢,唱就唱,顶多落个“厚颜无耻。”梧桐叶琢磨着。

他挑了首《爱要怎么说出口》,清了清嗓子,开始唱:“......爱要怎么说出口,我的心里好难受,如果能将你拥有,我会忍住不让眼泪流......”

这次他唱得莫名其妙的好,或许是歌写得好吧?或许那声音是出自他心底吧?谁知道呢?

她从歌声开始到结束,一直张着嘴巴看着他。她的反应让梧桐叶有点摸不着边儿,不知是褒是贬。过了一会,她恢复了神情,扭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倒映着星星的湖水,不再说话。一段沉默后,她突然回过身,将自己新绿色的叶片轻轻得搭在他那宽大的掌形叶片上,沉沉的睡去了。

眼前的这一幕,明显让梧桐叶有点儿后悔,倒不是后悔唱了那首歌,而是后悔为什么没在唱完后摆个自己比较舒服的姿势?

凌晨下起了雨,为了不使她着凉,他弯下腰,用巨大的叶片盖住她的全身。

“今夜无梦,却有你!”听着她平缓的呼吸,他感慨着。

第二天,他病了——重感冒外带腰部疼痛......

曾经有人说过,因为朋友的存在,生命会得到延续。而她的出现,梧桐叶却感觉时间原本沉稳的脚步变的急促了许多。她还能算是朋友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梧桐叶自己心里明白。

那段日子,他和她过得很快乐,以至老天也嫉妒他们了。

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还带来了寒冷的北风。一阵阵寒风吹过,树冠由绿变黄,大地也变的沉重了。樟树叶原来的新绿不再,现在她的叶脉周围已经不满红色,只有边缘还留着一点点绿。

她的叶蒂开始摇晃,她明白,自己离随风离去的日子不远了。

“谢谢你陪我这么长时间!”她很伤感。

“我会送你送到最远,相信我。”他挺吃力的说。

她没能忍住在眼中打转的泪水,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了。他想轻松的笑两声,安慰一下她,但他办不到。为了替她当住寒风,他几乎耗尽了生命,宽大的叶片不再舒展,而是卷在一起,大部分已经枯黄,只能靠主叶脉上残留的一丝绿维持,现在的他,就像临终的人那样等待死神的到来。

犹豫过后,梧桐叶对她讲了叶子和蝴蝶的故事,并把对叶子的看法告诉了她。

“笨蛋!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谁说爱情一定不属于我们?如果去追求,你也可以拥有幸福。”她面颊上挂着眼泪,异常激动。

随后是一段沉默。

“如果我说我爱上你,你会怪我吗?”他小心翼翼的问 。

这时候,秋风来了。


未找到最初作者,向其表示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