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此时在德国柏林的广播电台,一个播音员站在麦克风前,用一种洋洋得意的腔调说:“德国公民们,德国公民们,现在向你们报告我国军队取得的一个大胜利!昨天在地中海地区,我光荣无畏的德国军队在意大利军队的配合下发动的马耳他岛两栖登陆战役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除了夺取了马耳他岛外,另我德国海军大洋舰队和空军部队在与英国地中海舰队的交战中将英国地中海舰队完全消灭。”

现在其他国家的各评论家对德国的海军消灭英国地中海舰队倒是没有任何疑问,因为在他们战胜了英国本土舰队后,德国海军就成为了在大西洋上的一霸。现在英国海军的实力要集中英国尚未回复的本土舰队的实力和地中海舰队的实力方能与德国海军勉强一搏,但由于英国本土舰队实力大伤,正在修建的‘英王乔治五世’级战列舰如今只有2艘,即‘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因为英国海军部的要求匆匆服役,特别是‘威尔士亲王’号的提前服役,极大的打乱了它的生产商的计划,以致剩下的‘约克公爵’号和‘安森’号不得不停留在船台上,而且由于制造商由于某种原因一直得不到足够的符合标准的装甲钢板来制造炮塔和布设船体上的装甲带,生产计划不得不一再往后推延,最后是在邱吉尔和罗斯福的外交斡旋下由美国公司的帮助下才得到解决。但是由于美国公司最近的军事订货任务相当繁重,而美国由于孤立风气甚行,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无能为力,不能以某种强力手段要求美国公司将英国人定购装甲钢板的合同给提到美国公司所接到的合同前列。所以美国公司为这几艘战列舰提供装甲钢板的事情也最后被确定到了四一年初运到英国。

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向德国外长拍来电报:“恭贺德国军队在地中海地区对英国军队取得的重大胜利,伟大的苏联红军和人民为我们的德国朋友的成功而感到骄傲。根据我们的领袖和你们伟大的元首所签署的协议,我们将在近期派出一个军事代表团参观德国,请你们作出适当安排。”下面的就是苏联人想参观的地方,其中就包括了德国大洋舰队。

日本也拍来了电报,里面除了一些对德国肉麻的恭维话外,就是希望德国能释放那两个在巴黎被德国逮捕的日本情报官员。并想进一步和德国展开军事科技方面的合作。

而在英国首相邱吉尔的战时首相府里正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英国首相邱吉尔在会议上说:“现在我们在地中海的形式极为恶劣,继我们的直布罗陀海峡控制权间接落到了德国人手里,德国人随后就发动了对马耳他岛的攻势。并歼灭了我们的地中海舰队。现在我们在地中海的兵力已经损失大半。我军现在只能勉强保住埃及,而且还是在保证充分的后勤物资补给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而且在直布罗陀海峡和马耳它岛陷落到德国人手里后,我们能够最快捷的与埃及取得联系的海运路线已经被德国人彻底切断。我们只能从大西洋通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最后进入红海才能对埃及的驻军进行补给。而在这一带德国潜艇和德国夺取的法国舰队,还有现部署在地中海的德国大洋舰队,他们随时有可能将我们的补给船给送到海底去。各位商议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这个对我们来说极其危险的局势?”

英国第一海务大臣庞德说:“我先来分析下我们在马耳他岛战后我们暴露出的问题。我们在情报方面始终弱于德国人,像这次根据我们德情报,德国大洋舰队在敦克尔刻海战结束后,是分散离开的,主力部队回到了德国在挪威和他们本土的基地。只有少数几艘去了南大西洋活动。但是我们却不知道德国大洋舰队是什么时候忽然集结起来的,又是如何躲过我们对英吉利海峡的侦察的,不过有几天我们海岸附近设立的雷达站遭到德国不同形式的袭击。我怀疑德国大洋舰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通过了英吉利海峡,出现在南大西洋。”

他在喝了一口水后说:“在直布罗陀海峡落入德国人手里后,他们对我们的马耳他岛的攻击前,我们所得到的情报是德国大洋舰队一直在南大西洋搞军事演习。但是现在的事实告诉我们德国人实际上是去了马耳他岛。还有,在德国和意大利在为攻击我们的马耳他岛而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集结兵力的阶段,为什么我们只收集到意大利人在集结兵力的情报,而德国人行动的情报我们却一直没有收到,以致我们作出了对马耳他岛防御的一个错误的判断,认为攻击马耳他岛的只有意大利人,或者是有少量的德国部队配合,意大利人是主力,而意大利部队的战斗力我们很清楚,在北非的时候我们就领教过他们的战斗力。”

“但是这次告诉我们,实际上德国人和意大利人是参半的,而且意大利人只是参与了登岛战斗,而对付我们地中海舰队的部队全是德国人。当然德国人不是没有露出马脚过,在开战前我们在岛上抓到一批穿我们的军服活动的德国侦察部队,但是我们的驻北非部队指挥官却忽视了这个情报。他在上报我们的情报里没有提到这个东西,现在我们才知道那是德国新成立的一个海军兵种,是德国的海军陆战队,是一线作战部队,不是原来我们印象中守卫德国军港的叫德国海军陆战队的部队。他们规模多大并不清楚,但就根据我们现在得到的很少的情报看,这支部队应该是这支德国海军陆战队中的蛙人部队,训练很强悍。在马耳他岛的这支德国部队如果不是把汽车给停到了左边去,我们未必能发现他们的身份,而且在围剿他们的过程中,我们付出了接近130余人的代价,而且是他们弹尽粮绝的地步才向我们投降的。”

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情报需要进一步增强,以探知德国人对我们下一步的举动,原来我们判断德国在击败法国后,会对我们进行战争准备,但是到目前为止,德国人只是在法国沿海在集中陆军兵力和空军兵力。但我们英国本土除遭到一些袭扰外,德国人并没有大的举动,而他们在地中海却对我们发起了相当大的进攻。现在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情报来判断他们的下一步举动,究竟是会对我们的本土进行进攻还是会继续在地中海地区行动,同时我建议撤换我们北非英军的指挥官韦维尔爵士的职务,由于他的错误判断,致使我们在地中海的优势丢的一干二净。”

英国陆军大臣艾登说道:“我们陆军对德军的下一步行动的判断是他们会很快对我们的本土进行行动。至于行动的规模可以从他们在法国沿海的集结行动上作出一个大致的推断。而且现在由于夏季已经到来,是一个适于通过英吉利海峡的时候,而且我们陆军现在还没有从敦克尔刻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如果德军在英国海滩登陆,我不知道拿什么去抵挡他们?所以我建议是不是我们要收缩我们的军队全球部署规模,至少将在北非的部队全部回撤至我们英国本土,最多是在那里只保留一个象征性的存在。”

庞德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德军还会在地中海地区进行行动。”他站起身来指着地图说:“你们看,由于我们失去了马耳他岛,意大利西西里岛到北非的交通线已经被打通。我们在利比亚的军队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步。虽然在此前我们击退了意大利人的几次挑衅式的进攻,但根据德国人已经介入了意大利在地中海和我们的角逐来看,德国人很有可能是想在北非和巴尔干地区和我们大干一场。借以将地中海完全控制在他们手里,彻底成为轴心国的内湖。所以我认为德国军队在法国沿海的部署很有可能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烟幕弹。他们不会对我们的本土进行大的攻击。我这样说还有一个理由,虽然我们的本土舰队是在敦克尔刻遭到了重创,但是它现在正在逐渐恢复元气。而且我并不认为德国海军有这个在英吉利海峡一次攻击波中航渡陆军师级部队的能力。而根据我们的测算,德国军队如果没有同时航渡三个陆军师的能力,是休想在我们的海滩上站住脚的。”

艾登对庞德最后一个说法表示赞同:“德国陆军如果不能在我们的海岸上同时出现三个陆军师,那他们就等着被赶下大海吧。毕竟我们新补充的部队里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加拿大部队。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可以达到我们原来部队的标准。”

英国首相邱吉尔转向英国皇家空军司令道丁,希望听听他的说法,道丁见邱吉尔的眼光转向了自己。本来他并不想发表自己的看法的,但是在邱吉尔的期待下也不得不说道:“现在英国本土的航空力量已经基本恢复,不过先生们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很缺有经验的战斗机飞行员,我们有很多的有经验的飞行员在为了掩护敦克尔刻的英国远征军撤退的路上阵亡了。当然结果大家都知道,我们陆海空三军都在那里吃了一个大亏。虽然我们现在在抓紧训练新的飞行员,但是大家也应该明白一个新的飞行员和老飞行员之间的巨大差别,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现在德国空军入侵,我们现在的很多飞行员就是给德国飞行员当靶子的。”

“虽然现在来了一些美国志愿飞行员,但是根据我们的观察,他们中间的很多人还并不太适应我们的飞机和我们的空中指挥体制,而且根据首相的尽量保存美国人性命的命令,我将他们列入了预备队,部署在英国北部,想让他们再多多训练,不到十分危险紧急关头,我不想投入这些志愿飞行员。”

邱吉尔看到陆海空三军都发言了,他说:“我们的情报和侦察工作的确是弱于德国人,我们此前都认为德国人在占领法国后会很快对我们展开进攻,他们在法国沿海的部署也证实了我们的这个想法,虽然德国人帮助西班牙人夺取了直布罗陀海峡,但是我们还是认为德国人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推进到地中海地区去。但是我们没料到德国人的行动步伐如此之快,这么快就介入了意大利和我们在地中海的争夺之中。也由此说明德国人对地中海地区也是十分重视的。但这次据我们的情报看,德国人在地中海主要投入的兵力是海军和空军,他们的陆军基本还没有介入,还是在法国沿海继续集结。而且德国在西西里岛部署的航空力量我们已经查明,是德国的第二航空队和他们的一个空降师,德国的其他航空队并没有在地中海进行集结的迹象。对我们推测德国的下一步举动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所以我认为,既然德国已经彻底切断了我们通过地中海进行运输的可能性。而且我们现在很难判断出德国人的下一步举动,我们就不妨将英国本土和北非地区分开,由亚洲和大洋洲来的物资和人员我们将把它们中间的大部分调拨到埃及,而加拿大和美国来的物资人员也一样,大部分调拨到我们本土,至于德军的下一步举动,我们再观察一段时间,不过我同意庞德的意见,撤销韦维尔爵士的职务,新的北非英军的指挥官责成你们陆军部在最短时间内拿出。。。。。。。”

这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伦敦城里响起,打断了邱吉尔的话,邱吉尔站起身来问:“怎么回事,是德国人空袭了吗?”这时有几个军官赶忙过去打电话询问情况。

隔了10分钟后,一个英国陆军中校参谋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报告,在伦敦发生的爆炸不是德国人的空袭,是一辆装满炸药的汽车在离白金汉宫一个街区外的一个路口爆炸,我们有大量的平民伤亡。具体数量还没有统计出来。我们在附近的通讯设施也遭到了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