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明珠缘

枫刀落叶 收藏 50 501

第一回 朱工部筑堤焚蛇穴 碧霞君显圣降灵签


--------------------------------------------------------------------------------


诗曰:

极目洪荒动浩歌,英雄淘尽泪痕多。

狂澜一柱应难挽,圣泽千秋永不磨。

望里帆樯时荡漾,空中楼阁自嵯峨。

临流无限澄清志,驱却邪螭净海波。


且说尧有九年之水,泛滥中国,人畜并居。尧使大禹治之,禹疏九河归于四渎。

哪四渎?乃是江渎、淮渎、河渎、汉渎。那淮渎之中,有一水怪,名曰支祁连,生

得龙首猿身,浑身有四万八千毛窍,皆放出水来,为民生大害。禹命六丁神将收之,

镇于龟山潭底,千万年不许出世。至唐德宗时,五位失政,六气成灾,这怪物因乘

■气,复放出水来,淹没民居。观音大士悯念生民,化形下凡收之,大小四十九战,

皆被他走脱。菩萨乃化为饭店老妪,那怪屡败腹饥,也化作穷人,向菩萨乞食。菩

萨运起神通,将铁索化为切面与他吃。那怪食之将尽,那铁索遂锁住了肝肠。菩萨

现了原身,牵住索头,仍锁在龟山潭底。铁索绕山百道,又于泗州立宝塔镇之,今

大圣寺宝塔是也。又与怪约道:“待龟山石上生莲花,许汝出世。”历今八百余年,

正值明朝嘉靖年间。七月三十日,乃地藏王圣诞,寺中起建大斋,施食放灯,莲灯

遍满山头。此怪误认石上生莲花,遂鼓舞凶勇,逞其顽性,放出水来。江淮南北,

洪水滔天,城郭倾颓;民居淹没。江北抚按官员,水灾文书雪片似的奏入京师。正

值世宗皇帝早朝,但见:

祥云笼凤阙,瑞气霭龙楼。数声角吹落残星,三通鼓报传玉漏。和风习习,参

差御柳拂旌旗;玉露■■,烂漫宫花迎剑佩。玉簪珠履集丹墀,紫绶金章扶御座。

麒麟不动,香烟欲傍衮龙浮;孔雀分开,扇影中间丹凤出。八方玉帛进明皇,万国

衣冠朝圣主。

是日,天子坐奉天殿,众官礼毕,殿头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

朝。”只见左班中闪出两员大臣,当阶俯伏。左首是玉带金鱼,乃工部尚书,奏道:

“臣连日接得凤阳等处水灾文书,道淮河水溢,牵连淮、济,势甚汹涌,陵寝淹没,

城郭倾颓,淮南一带,尽为鱼鳖。臣不敢不奏,请旨定夺。”右首红袍象简,乃是

通政司,手捧着几封文书奏道:“臣连日收得凤阳等处奏疏数封,敬呈御览。”两

边引奏官接了奏章,一面进上御前拆封。读本官跪下宣读,皆是水灾告急。天子听

了,即传旨道:“凤阳陵寝重地,淮扬漕道通衢,尔等会推干员,速往经理。”众

臣叩头领旨。

天子驾起,诸臣退班,即于松蓬下会集阁部九卿台谏部寺各官,会议推得材干

大员朱衡。这朱衡乃江西吉安府万安县人,由进士出身,现任河南左布政。曾任中

河,因治河有功,故众人会推他,遂奏闻。旨下,升他为工部侍郎,兼佥都御史,

总理河务。颁了敕书,差官赍送,星夜到河南开封府来。

朱公接了旨与敕印,即刻起身,走马到凤阳来上任。府州县迎接过了上院,次

日谒陵行香,回院。徐、颖、扬三道进见,朱公道:“本院栎材初任,不如虚实,

诸公久任大才,必有硕见赐教。”扬州道拱手道:“大人鸿材硕德,朝野瞻仰,晚

生辈何敢仰赞一词。”朱公道:“均为王事,但请教诸位谋略,共成大功,何必太

谦。”凤阳府推官上前打一躬道:“明日请大人登盱贻山,一观水势再议。”

次日,各官齐集院前,具鼓吹仪从伺候,辰时放炮开门,朱公八人大轿,众官

或轿或骑相随,一行仪从,早来到盱贻山上下轿。朱公同众官纵目一观,但见:

汪洋浸日,浩漫连天。数千里浪脚拍长空,一望里潮头奔万马。连山倒峡,喷

雪轰雷。悠然树顶戏鱼龙,惨矣城头游蟹鳖。民居荡漾,萧萧四野尽无烟;蜃气重

迷,隐隐八方浑没地。子胥威势未能消,大禹神功难下手。

朱工部同众官观看良久,吓得目瞪口呆,道:“本院只道是淮水泛溢,与黄河

堤坏相同,似此汹涌,何策能治?”众官你我相视,嘿然无言。又见东北上涛浪卷

起,互相冲击,有数十丈高。朱公道:“这是何处?”泗州知州上前禀道:“这是

淮、黄合流之所,两边浑水中间一线分开,原不相杂。如今淮水势大,冲动黄河浊

水,故冲起浪来相击。”朱公道:“似此如之奈何!”众官道:“大人且请回衙门

再议。”

朱公同各官下山,时日已过午,见山脚下金光焰焰,瑞气层层。朱公问道:

“那放光的是甚么?”巡捕官禀道:“是大圣寺宝塔上金顶映日之光。”朱公道:

“大圣寺是何神?”巡捕道:“是观音化身,当年曾收伏水母的。”朱公道:“既

然有此神灵,何不到寺一谒。”随行仪从竟到寺中。本寺僧人闻知,便撞钟擂鼓前

来迎接。众官俱下轿马,同入寺内。果然好座古寺。有诗为证:


古寺碑题多历年,澄湖如练倚窗前。

寒云自覆金光殿,蔓草犹侵玉乳泉。

竹隐梵声松径小,门迎岚色石桥联。

龟山一派横如案,永镇淮流荫大千。


朱公走到二门内,见两行松翠,阴阴无数,花香馥馥。正中一座宝塔,碍日凌

霄,十分雄壮。但见:


七层突兀在虚空,四十门开面面通。

却怪鸟飞平地上,自惊人语半天中。

声传梵铎风初起,光射清流灯自红。

水怪潜藏民物泰,万年佛力镇淮东。


朱公上殿焚香,同各官下拜,礼毕,寺僧献茶。廊下来看碑记,上载着:“唐

时水母为灾,观音化身下凡,往黄善人家投胎。后来收伏水母。”朱公忽自猛省道:

“本院当日在河工时,曾有个宿迁县县丞姓黄,亦是敝府人。彼时河决,刘伶台百

计难塞,多亏此人奇计筑完,如今不知可在了?若访得此人来应用,或可成功。”

扬州道道:“现在只有高邮州州同,姓黄名达,是吉安人,管河甚是干练,不知是

否?”朱公道:“正是黄达,那人生得修长美髯。”扬州道道:“正是长须。”朱

公道:“待本院行牌,吊来听用。”遂上轿回院,各官皆散。朱公随即发牌调高邮

州州同赴辕听用。

且说那黄州同,乃江西吉水人,母梦白獭入怀而生,生来善没水,水性之善恶,

一见便知。他由吏员出身,自主簿升至州同,治高宝河堤有功,一任六年。士民保

留,故未升去。一闻河院来传,随带了从人竟往泗州来。一路无词,到了泗州,便

在大圣寺住下。次日上院叩见,朱公见是他,便十分欢喜道:“一别数年,丰姿如

旧,扬属各上司个个称赞,可贺可羡。”立着待了一杯茶。部院体统,即府佐也不

待茶,这也是十分重他。朱公遂将冶水之事,一一对他说了。黄达禀道:“如今淮

水汹涌,与黄水合流,汪洋千里,且牵动九道山河之水,势甚猖獗,急切难治。须

求地理图一观,或原有故道可寻,或因地势高下,再行区处。”朱公邀至后堂,命

他坐了。门子捧过文卷,乃是黄河图、淮河图、盱贻等志,一一看过。上面大青大

绿,画着河道并村庄店镇,皆开载明白。查得淮、黄分处,原有大堤,名为高家堰,

由淮安扬家庙起,直接泗州,其有五百七十里,乃宋、元故道,久不修理,遂至淹

没。朱公道:“即有旧堤,必须修复。”黄达道:“恐陵谷变迁,水势汹涌,难寻

故道。”朱公道:“堤虽淹没,必有故址可寻。筑堤之事,再无疑议,专托贵厅助

理。”命摆饭留食毕,黄达叩谢。辞出回寓,嘿坐无言,想道:“这官儿好没分晓,

他把这样天大的事看为儿戏,都推在我身上。”

正自踌躇未决,忽报泗州太爷来拜,传进帖来,上写着眷生的称呼。原来这知

州也是吉水人,平日相善,相见坐下,知州道:“河台特取老丈来,以大事相托,

想定有妙算。”黄达道:“河台意欲于湖心建堤,隔断淮、黄之水,岂非挑雪填井,

以蚁负山?何得成功?着晚生奔走巡捕则可,河台竟将此事放在晚生身上,如何承

应得起?”知州道:“老丈高才,固为不难,但此公迂阔,乃有此想,可笑之至。”

黄达道:“事出无奈,敢求划船十只,久练水手二十名,容晚生亲去探视水性再处。”

知州道:“即送过来。”

相别去了一会,州里拨到划船十只,二十名水手,又送下程、小菜。黄达即将

下程赏了众水手,小菜赏了船家。收拾下船,一齐开向湖心里来。已是申牌时候,

行有三十里,只见东方月上。是夜微风徐动,月色光明,照得水天一色,到也可爱。

船到了一个涡口,黄达觉得水浅,叫水手下去探试。两个水手脱了衣服下去,约有

顿饭时,不见上来。众人等得心焦,黄达又叫两个下去。众人见先下去的不上来,

便你我相推,乱了一会;拣了两个积年会水的下去,又不见上来。等至三更,月色

沉西,也不见上来。黄达又叫人下去,众人道:“才两人是积年会水的,水里能走

几十里的,也不见上来……”各人害怕,皆延挨不肯下去。黄达怒道:“你们见我

不是你本官,故不听我调度。我是奉院差来,明日回过,一定重处。”众人见他发

怒,只得又下去了两个。那些人皆唧唧哝哝的报怨。

少顷,又命两个下去。正脱衣时,只见一阵大风,只刮得:

星斗无光昏漠漠,西南忽自生羊角。中溜千层黑浪高,当头一片炮云灼。两岸

飞沙月色迷,四边树倒威声恶。翻江搅海鱼龙惊,播土扬尘花木落。呼呼响若春雷

吼,阵阵凶如饿虎跃。山寺亭台也动摇,渔家舟楫难停泊。天上撼动斗牛宫,地下

掀翻瓦官阁。连天涛浪与山齐,千里清淮变浑浊。

这一阵狂风,把一湖清水变作乌黑。十只船吹得七零八落,你我各不相顾,眼

见得都下水去了。那黄州同也落在水里,抱住一块大船板,虽是会水,当不得风高

浪大,做不及手脚,只得紧抱着板,任他飘荡。半浮半沉,昏昏暗暗,不知淌有多

少路。忽觉脚下有崖,睁眼看时,已打在芦洲上。把两脚登住,一浪来又打开去了。

心中着忙,用手去扯那芦苇,没有扯得紧,又滑下去。顺着水淌,又挣到滩边,尽

力将身一纵,坐在岸上,那浪花犹自漫顶而过。又爬到高处坐了一会,风也渐渐息

了,现出月光。独自一人,怕有狼虎水怪,只得站起来。四面一望,但见天水相连,

不见边岸,身上衣服又湿,寒冷难禁,更兼腹中饥饿。正在仓皇,忽听得远远有摇

橹之声,走到高处看时,见一人摇着一只小渔船而来。看看傍岸,忽又转入别港里

去,黄达高声叫道:“救人。”那人那里理他,竟向前摇,渐渐去远。

也是合当有救。那人正摇时,忽的橹扣断了,挽住船整理,离岸约有里许。黄

达顾不得,又下水■到他船边,爬上船去。那人道:“你好大胆!独自一人在此何

为?”黄达道:“我是被风落水的,你不见我衣服尚湿。”那人整了橹扣,摇着船

穿芦苇而走。黄达偷眼细看,那人生得甚是丑恶,只见他:

铁柱样两条黑腿,龙鳞般遍体粗皮。蓬松四鬓赤虬须,凛凛威风可畏。〓〓叱

咤声如雷响,兜腮脸若钟馗。眉棱直竖眼光辉,一似行瘟太岁。

那人摇着船问道:“客人何处上岸?”黄达道:“泗州。”那人道:“泗州离

此四百里,不得到了,且到我小庄宿一夜,明早去罢。如今淮水滔天,闻得朝廷差

了个甚么工部来治水,不知可曾治得?”黄达道:“如今朱河院现在泗州驻扎,要

识水势深浅阔狭,然后有处。”那人冷笑一声道:“有处,有处,只会吃饭屙屎,

目今淮水牵连河水,势甚汪洋,若不筑大堤隔断,其势终难平伏。只是苦了高、宝、

兴、泰的百姓遭殃。”黄州同听了,想道:“此人生得异样,且言语有理,莫不他

也知道地理法则?”因说道:“在下是高邮州的州同黄达,奉河院差委来探水势,

遭风落水。如今河院要寻高堰旧堤,故迹俱已淹没,欲向湖心筑堤,岂不是难事?”

那人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驱山填海,炼石补天,俱是人为,何难之有?

高堰虽淹,自有故址可寻,也尽依不得当时旧迹。”

说着,船已摇到一个洲上。那人挽住船,邀黄达上岸。过了一座小板桥,只见

篱菊铺金,野梅含玉,数竿修竹,一所茅堂。那人邀黄州同进去坐下,命童子烹茶。

举头看时,满屋皆取鱼器具,却也幽雅。童子献过茶,又取出香州饭、干鱼、烹鸡

相待。饭罢,黄达谢过,坐着对谈,问道:“请教老丈高姓大号?”那人道:“小

人姓赭名巳,这村唤做练塘,小人隐此多年,只以取鱼为业。洪泽湖并高、宝诸湖,

无处不到。近因年老,在此习静。”说话时已夜深了,赭巳道:“有客无酒,奈何?

请安置罢。”是夜月色昏暗,又无灯火,赭巳让床与黄州同睡,自己在中堂打铺。


黄达一夜无眠,翻来覆去,村中又无更鼓,约有三更时候,忽听得有人言语,

往来行走之声。悄悄起来,摸门不着,只听得赭巳鼾呼如雷。悄悄从壁缝中往外看

时,只见七八个人坐在地下,将土堆成路径,却扫去,又堆,约有一二十遍。又见

几个人将竹竿在地上量来量去,也有一二十遍。仔细看时,却是些小儿,不知是何

缘故。看了约有一个更次,听见赭巳翻身,他便轻轻上床睡下。

天明时起来,四下看了,并无一人,止有一短童炊饭,因向赭巳问筑堤之法。

赭巳笑道:“且请用早饭。”饭毕,赭巳道:“小人隐此多年,并不出门。昨日偶

过湖上访友,得遇足下,亦是前缘。我授你治水之法。”遂向袖中取出一张纸,乃

是画成的图本,指着上面说道:“如今筑堤,必由高堰旧迹。然亦有改移处,不可

尽依故迹,此图上开载明白,依此而行,可建大功。”黄达道:“老丈指教,必定

有成。但水势湍激,难以下桩,奈何?”赭巳道:“事已有定。”遂携着黄州同的

手,走到屋后,见一园紫竹,对黄达道:“吾种此竹多年,以待今日之用。必做楠

木大桩,以生铁裹头,只看有紫竹插处,即可下桩,管你成功。”黄州同谢道:

“隐居行志,何如出世行道?”敢屈同见河院,共成大绩,垂名竹帛。”赭巳道:

“村野之人,不识官府,幸勿道我姓字。”又同到岸边,已有童子舣舟相待。上得

船,拱手相别,又嘱咐道:“筑堤时毋伤水族,慎之,慎之!”

二人别后,童子撑开船。黄达取出图来细看,少刻困倦,便隐几昏昏睡去。忽

听得童子叫道:“上岸了。”睁开眼看时,人船俱无,却坐在大圣寺前石上。只得

回到自己寓所,从人俱各惊骇道:“老爷不见已七日了,在何处的?院中差人四处

找寻。”黄达即忙换了衣服,到院前进见。一见便问:“从何处来?曾探出旧堤来

否?”黄达隐起前情,捻词禀道:“卑职已访出来,计较停妥,望大人作速催趱钱

粮应用。仍求大人令箭,使卑职得便宜行事,各县工匠人夫都要听卑职调度。仍要

拨几员官,分工修筑,方可速成。”朱公一一依允,当即行牌分头行事。

正是国家有倒山之力,不到半月,各事俱备,择定十一月甲子日起工于大圣寺

前,建坛祭告天地、山川、河渎等神。河院亲递了黄州同三杯酒,各管河官员俱饮

一杯,一齐上船。四五十只大船,装着桩石一齐开船,鼓乐喧天。

行不上四五里,见水中果有紫竹影。黄州同就叫住船,将大船锁住,扎起鹰架,

依竹影下桩。十数人上架竖起桩来,将石矍打下。众官并从人俱各暗笑。谁知那

桩打了一会,果然定住了,便将大石凿孔套在桩上,一层层垒起,众皆骇然。凡遇

竹影,即便下桩,一百四十里湖面,用桩三百六十根。定桩之后,水势就缓了。各

官分工,加工修筑。不到二月间,五百七十里长堤,俱已完成。有诗道得好:


谁道仙凡路不通,有缘天遣入鲛官。

狂澜不借神工助,安得黄君建大功?


各管河官纷纷申文报完工,朱公即发牌由陆路至淮安看堤,就从新堤上一路而

来。果然桩石坚固,有二十丈阔。又令两边种柳,使将来柳根盘结,可以固堤。行

了三日,到白卢镇住下。因无官舍,只得借民舍居住。朱公睡至半夜,梦中忽听得

一声喊起,有千军万马之声,鼎沸不止。朱公慌忙披衣起来,差人打探。只见流星

马来报道:“赤练村新堤决了有二百馀丈,水势冲激。离此有七里路,不妨事,大

人不要惊慌。”朱公忙叫巡捕官安慰居民,遂驻扎在镇上。天明时查是何人所管,

即请黄州同来议事。查得系淮安府通判所管,因未遵黄达规画,近了十五里,堤做

直了,故容易冲倒。朱公即将本官参革,带罪督修。其时黄州同因感冒风寒,不能

来见,只得具了个禀帖,说:“赤练村堤势太直,且当淮水发源之处,故此冲决。

须建闸洞四座,起闭由人,旱则闭之以济漕运,水则起之以固堤。”朱公依议,即

行牌,仰扬州府通判同造。

两个通判昼夜催趱人夫,下桩卷埽兴工,众人并力下埽。到中间时,只见一条

小红蛇,绕桩一箍,那埽便淌去,反卸下十数丈土去。又带下一二十夫去,不见踪

迹。从新又卷起埽来再下,依旧小蛇出来一箍,那埽就崩了。一连卷了二三十个埽,

都被冲去了,又淹死一二百人,二官无奈。有本村老人说道:“此处一向闻人传说

有老龙在此,莫非是他作怪?”二官商议着水手下去看看真假,随即差了四名水手

下去,半日不见上来。又差四个下去,过了好一会,才爬上两个来。

众人齐上前拉起,只见二人浑身战栗,说不出话来。定了半晌,才说道:“初

下水时,■去十数丈,并不见动静,后绕岸寻了一遍,也不见甚么。及回到东首傍

岸,见有个大穴,我等爬到穴边,伸头下去看时,穴口有宣缸大,里面尚宽大许多,

有无数红蛇在内。还有几条大的,头如斗大,不知多长,见人时便窜出来。亏我等

走得快,想先下去的,不提防滑了脚吊下去了,自然被他吃了。”二官听见道:

“可见村人之言不谬,既称为龙,想必自有灵异,且祭他一祭看。”遂叫人备牲醴

到穴边行礼。祭毕,将猪羊等照定穴口倾下去。然后又卷埽下桩,依然淌去,那里

打得住?

二官无奈,只得具禀申院。朱公来看了,心中大怒道:“本院奉皇上钦命治水,

大功已完,何物妖蛇,敢行无状!”遂行牌仰两府管工官员,纵火焚烧,倾其巢穴。

二官遂备竹缆火把,遍涂鱼油,内包硫黄焰硝引火之物,又用竹筒打通节,藏着药

线,再用火炮地雷等物将乱草碎木填塞穴口,令水手将利刃架在洞口,敲石取火,

点着药线。不上半个时辰,水中火起,十分猛烈。但见:

乒乒乓乓,轰轰烈烈。千条火焰彻天红,一片黑烟随地滚。金轮飞上下,华光

神倒骑火马离天关;震炮响东西,霹雳将共策火龙来地藏。火老鼠随波乱窜,水鸳

鸯逐浪齐飞。土穴焦枯,石崖崩损。浑如赤壁夜鏖兵,赛过阿房三月火。

那火足烧了三昼夜,腥秽之气臭不可闻。忽听得一声响,如天崩地裂一般,从

火光中卷起一阵黑气,冲到半天,化作十数道金光,四散而去。这火直烧到七日方

息。管工官叫挖开土来看时,只见一穴赤蛇,尽皆烧死。才下住了桩,加工修筑,

三十里内造了四座闸,一月间功成。

朱公就由新堤前往淮安,见两岸波光如练,柳色拖金,绿草依人,红尘扑马,

心中欢喜。有沧溟先生诗道得好,诗曰:


河堤使者大司空,兼领中丞节制同。

转饷千年军国重,通漕万里帝图雄。

春流无恙桃花水,秋色依然瓠子宫。

大绩但怀沟洫志,帝臣何减丈人风。


朱公将五百七十里河堤逐一看来,淮安一路官员迎接。是时黄达已病痊了,跟

随看视,抚院设宴相待。朱公又往南去巡视高、宝河堤,下船由水路进发。将近午

牌时,忽闻一阵香气飘过,遂问道:“到何处了?”巡捕官禀道:“已过泾河。”

离宝应县只二十余里,香气越发近了,便问:“香气是何处的?”巡捕官道:“宝

应县城北泰山庙,香烟最盛,四季皆是,挨挤不开。香气尝闻四五十里。”朱公道:

“有何灵异?”巡捕官道:“去年黄淮决口,有一潭其深莫测,正与决口相联。两

水相激,再打不住桩。正是三月清明日,因水溜,往来船只俱不敢过。岸上游春的

男女都到潭边玩耍,见水上有一尾金鱼游戏,有人说是龙变化的,有的说是妖物,

亦有丢面食引他,也有抛土块打他的。忽人丛中走出一个少年美貌女子来,道:

‘这是潭龙,待我下去擒他上来。’内中便有个少年人,见那女子有姿色,遂调戏

了他两句。那女子含羞,众人才转眼,他便跳下潭去。众人慌了,怕干连自己,都

一哄而散。只有那少年两脚便如钉钉住一般,莫想走得动。少顷,只见潭内水涌起

来,高有数丈。只见一个女真人,骑一条白龙乘空而去。众人一齐下拜,半日方没。

那个少年人忽然乱跳乱舞起来,口里说道:‘吾乃泰山顶天仙玉女碧霞元君,奉玉

帝敕旨来淮南收伏水怪,保护漕堤,永镇黄河下流,为民生造福。可于宝应城北建

庙。因留金箸一双为信。’说罢,倒在地下,慢慢苏醒来。头发内果有一双金箸,

上面有字,乃宣德元年钦赐泰山神的。众人奔告,知县申文抚按,题请立庙,至今

香火日夜不绝。祈祷立应,远近之人络绎不绝。黄淮决后即打住,潭中有白龙蜕一

副。”朱公道:“既然灵应,本院去行香。”巡捕传宝应县备办香烛等伺候。

少刻,船抵皇华亭,官吏等见过,朱公上轿,各官跟随,一行仪从来到庙中,

只见人烟凑集,香气,果然好座庙宇。但见:

凌虚高殿,福地真堂。凌虚高殿,巍巍壮若斗牛宫;福地真堂,隐隐清如兜率

院。花深境寂散天香,风澹谷虚繁地籁。珍楼杰阁,碧梧带雨尝遮;宝槛朱栏,翠

竹留空拥护。风云生宝座,日月近雕梁。龙章凤篆,悬挂着御墨辉煌;玉简金书,

镌勒着神功显赫。钟鼓半天开玉道,香烟万结拥金光。万方朝礼碧霞君,永护漕河

福德主。

朱公同众官至庙前下轿,礼生引导至大殿盥手焚香。拜毕,见香案上有四个签

筒,遂命道士取过来。朱公屏退从人,焚香嘿祝道:“弟子工部侍郎朱衡,奉旨治

水修筑河堤,上保陵寝,中保漕运,下护生民,皆赖神功默助,侥幸成功。未知此

堤可能日后常保无虞否?乞发一签明示。”说罢将签筒摇了几摇,一枝签落在地下。

从人拾起,道士接过签筒,朱公看时,乃是八十一签中吉。道士捧过签薄,查出签

来,签上四句诗道:


帝遣儒臣缵禹功,独怜赭巳丧离官。

若交八一乾开处,散乱洪涛滚地红。


朱公见了,不解其意。传与各官详解,众官亦不能解。只有黄州同看了道:

“怪哉!怪哉!”众官只道他详解出来,一齐来问。黄达叠着两个指头,言无数句,

有分教:琼楼玉宇,藏几个雌怪雄妖;柏府乌台,害许多忠臣义士。正是:


伤残众命惊天地,报复沉冤泣鬼神。


不知黄州同说出甚么来?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