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大学(二)军训记实(上)

lnz 收藏 5 234


我们军训的地点位于北京昌平一个军种院校内,当车辆开过门口穿着军礼服的自卫哨时,心中恍然感觉过了一重天。这个院校很大,北部是训练场,中部是教学区和驻军营地,南部是家属区,西部是很大一片山区,应该已经是燕山山脉了,后来,听教官说那里是军火库和实验场。我们一个军训营,三三制,由大二组成的三连由警勤连负责训练。我们一连二连挤在教勤大队一栋三层小楼里。仍旧是8人一屋,不过床的质量实在是差,一碰就晃,还不停的掉木头渣。

收拾完屋子,我们就下去集合,都知道军训已经开始,再加上刚入校,还很老实的我们很“识趣”的快步无声下楼。在楼前。我们二连一排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教官,一级士官王,河北秦皇岛人,上等兵小杨,陕西西安人。首要将的自然是纪律要求和注意事项,当日课目:军姿。两个小时后,5点整开饭,由于是第一次,饭前一支歌由全连一起学《严守纪律歌》,进去食堂后自然不必多说,主食管够,荤菜是一人一小块火腿,素菜限量,总之是不够吃,只能吃白饭。回到宿舍,6点多开始集合,全连拉到篮球场,学习军体拳。我们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二连的“连长”——山东的三级士官,据他自己说,他能一拳碎砖,不过我们一直没见过,还有,比较奇怪的是他里面穿的不是迷彩而是海魂衫,并且一直如此。

是夜,十点熄灯,查房,大家累了一天,都睡的极死。早上不到6点,相继醒来,其实早起很容易,因为我们屋窗户底下是车库,五点中解放重卡就开始试车了,想不醒都难。后来我们发现,早起能避开洗漱的高峰期,也就都习惯早起了。6点20开始,集合跑一小圈,回去后,开始整理内务,教官教我们怎么叠被,摆放个人用品。由于我们的被子是自带的,薄厚尺寸均不一,很难都叠成豆腐块。有同学的被子是自己家里弹的厚棉花被,几个教官轮流上阵也没有叠好,只能让他在检查时收起来,睡觉时再那出来。吃过一粥一馒头一腐乳的早饭,,我们又来到篮球场,站了整整一天的军姿,后来我们慢慢觉得,站军姿其实是很幸福的事情,感觉时间过的很快,站久了自然就成型了,只是注意手贴紧,腿绷直,以防教官突然袭击,踢一脚或是拉你手一下就行了。只是汗湿的衣服和鞋很难受,出的汗在衣服上形成一片白盐霜。出汗多的同学很占便宜,可以多休息一下。站军姿时,我目视前方,正对着前面女同学的红头花,于是我就盯着头花看了一天,当晚,仍旧是军体拳。

第三天,齐步定臂,臂是真酸,筷子都快拿不起来了,下午,天降好雨,全连在食堂学歌,气节歌,打靶归来……然后是拉歌。印象最深的是二排的老王教官(二级士官)一首“家乡的月亮”:

穿上了军装当兵到他乡,心中有说不完的话,想家的时候独自一个人,遥忘着家乡的月亮. 月亮啊照着思念的家乡,照着我梦中的村庄,爹娘啊可知孩儿好想你,有多少话要对你讲.

静静地夜晚,我轻轻地歌唱,让歌声飘向那家乡的月亮.

歌声中仿佛又回到家乡,又见到慈爱的爹娘.心中的姑娘来到我身旁,深情地向我微笑.

啦 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 啦啦 啦啦啦啦啦.

心中的姑娘来到我身旁,深情地向我微笑.

歌唱的很不好,但是,我们都沉默了,因为,向来嘻嘻哈哈的老王教官哭了。当天,我也通过另一件事(不具体描述了)明白了一个道理:军队是不讲道理的地方。

第四天,很赶巧,是中秋节。同学们都是第一次在外面过中秋。齐步行进的练习结束后,中午,各系领导前来慰问,一人一块巧克力一块月饼。当晚,先是一顿很丰盛的会餐,有鸡有肉还有酒,祝酒敬酒,体会了一下军营的节日文化,当晚,在次军训的几个学校和学员一起拉歌,过了放松的一晚。

接下来的日子,齐步,正步,跑步,队列,行进间练习,一切训练照旧。在正步定腿的时候,王教官半挑战似的对我说,定三分钟,成不成,我着竖起脚,标好高度。我一咬牙,说声行就抬起右腿,我向远处天上看蓝天白云,还有一架飞过的民航机。我努力转移着自己的思路,以期能坚持长一点,但腿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抖。王教官坏笑到,不行了吧。我心一横,大吼一声“老子是北京的爷门”双腿再也不动,周围同学都傻了,最后,王教官大喊一声“六分钟,通过考核”,我长吁口气,揉了揉腿,教官说“爷门,定腿你过了,不用练了,歇着去”转身说,谁能坚持六分钟也不用练。

另一个事故是老师引起的,带队的学生处主任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对教官说“我看训练强度还不够,中午应该提前一个小时从一点半开始练,天天那些转士官的战士1点就开始了,人家怎么不累”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你是自己不练”“我们又不转士官,凭什么这样要求我们”,一直到现在,我们两届学生都不理他,有一回校会,介绍到他的时候,我们全都没鼓掌,弄的他站起来没发坐下。解气!当时,就连教官都骂他,说没见过这样的老师,弄的谁都没法歇着。此后,只要他不在,训练时间还是会推迟的。

后面的日子,更多的是队列训练,还有就是增加了军体格斗术练习,有几件大事,几件小事。

小事一:晚跑圈改为跑中圈,很累人。一圈有两公里吧。

小事二:一天吃完午饭,我们碰到了“东北火爆猴”一毛一连长,吃完饭,我们都跟在教官后面,沿着楼下的小路回楼,突然冒出一个一毛一,一个个的把同学拦下来,站好,开始训人,“谁让你们从那里走的,没人和你们说过吗,妈了个逼的”可是确实没有任何一个教官说过,于是我们齐声否认,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们会否认,双方都僵住了,这时一连的何教官过来说“稍息,立正,连长告诉你们了,以后就记住,知道没有?!解散”我们马上散开,碰上好人了啊。

写累了,后面的故事下回再写的。对不起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