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一章 血战隆昌寺(三)

红色海盗 收藏 3 51
导读: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一章 血战隆昌寺(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手中的冲锋枪剧烈的震动着,强烈的后坐透过枪托作用在肩膀上,赵喜来咬着牙关,眯缝着眼睛忍受着被枪膛里的热量蒸发的枪油的辛辣气味。

阵地前方的鬼子实在是太多了,他根本不用怎么瞄准,只要对着半弯着腰的土黄色身影开枪就可以肯定撩倒一个鬼子,现在他倒有点心痛开始的那梭子子弹了。因为太紧张,他对着鬼子就搂着扳机不放的扫射,结果一梭子下去,才撩倒一个鬼子,其他的子弹全因为后坐的关系打飞了。等他换弹夹的时候才听到有人喊:“大家不要连发,多打点放(点射,当时叫点放)按照平时练的方法打!”

立即,阵地上的枪声变的有节奏了,虽然听上去还是乱糟糟的,但是在有经验的士兵的耳朵里,还是分辨的出点放的节奏的。

枪机发出“卡拉”的响声,弹夹又空了,赵喜来把冲锋枪平放到手边的一堆发潮的土堆上让它冷却:这个东西就这不好,枪管短,射的近,连发多了还发热好卡壳。再有,准备好的五个弹夹已经打完了,还因为他现在的位置不是开始准备的地方,预备的弹夹全放那了。

但他还有一条拣来的步枪和几十发子弹呢,退弹上膛,瞄准,击发。该死,打飞了;拉枪栓,瞄准,击发,一个举着的枪上挑着块膏药布的家伙身子向上一跳,倒下了。再拉枪栓,瞄准,击发;再拉枪栓,瞄准,击发......他几乎是不需要思考的重复着一样的动作,打倒一个,就寻找新的目标,没打倒,就再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直至目标倒下。身边的战友不时有中弹倒下的,鬼子的炮弹也在四周呼啸着飞来爆炸,有被弹片炸伤的战友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赵喜来没有去注意这些,他的脑子是空白的,恐惧在他的心头扭动,他脸色发白,身体也在发抖。但是平时的训练已经深入了他的内心,他现在只是按照已经熟练的动作在运动。

步枪的子弹也没了,他摸起一支不知道是谁的冲锋枪继续开火,可没等开几枪就没了子弹。他哆嗦着摘下身上的驳壳枪,下意思的按照训练的方法把驳壳枪的木制枪盒和枪的把手卡在一起,开始抵肩射击。(德国驳壳枪的手柄可以和装枪的枪盒结合一起,像步枪一样射击,准确度较高)

当他打完第三个20发装的弹夹后,发现找不到射击的目标了。

他还在发楞,一个中尉从他身边弯腰跑过:“弟兄们,立即隐蔽,鬼子要炮击了!”他叫喊着跑了过去。

赵喜来这才知道,鬼子被打推了!他两脚一软,滑坐到了战壕里大口的喘着气。手下意思的摸摸身上:还好,没有少什么零件。但是,好象有点什么不对:“营长?营长呢?”他马上跳了起来,自己是营长的勤务兵哎,怎么在战斗 中离开了营长呢?他左右看了看,发现除了几个正为伤员包扎的卫生兵外,其他的弟兄正紧张的压着弹夹,修复工事。可在他看到的地方,没有看到营长。

赵喜来立即急了,抓起冲锋枪背好,又胡乱的抓了几个弹夹塞进弹药袋,虽然是空的,但也没时间去压子弹了。一支手拎着驳壳枪,一支手拎着步枪,沿着他来的方向跑着找了过去。

沿着阵地转了两个弯,赵喜来终于发现正靠着战壕用望远镜观察敌情的李礼成。

他刚刚跑到李礼成旁边,天空中传来炮弹落下的呼啸声。“营长!”他大叫一声,一下把李礼成拉倒在战壕里。

炮弹的爆炸响彻耳畔,飞溅起来的泥土重重的压到赵喜来的身上。脑袋里一阵发晕好象一群麻雀在乱叫一样。

身下的李礼成挣扎着把他推开,爬起来将他扶着靠坐在战壕里,用手拍着他的脸“喜来、喜来!”赵喜来晃晃头,感到还是有点晕,但他还对着李礼成露出一笑脸:“长官,我没事,刚才我失职了,开仗的时候没在你身边。”

李礼成检查了下他,发现除了一身的泥土外,没有什么不妥。就和他靠在一起坐在战壕中,躲避着鬼子发疯般的炮火。

“怎么样?害怕吗?”李礼成拉过一箱子弹,为手边的一堆空弹夹压着子弹。

“不怕。”赵喜来抿抿嘴,他也不知道自己怕不怕了,要说刚才那仗,打的自己稀里糊涂的,光知道放枪了,连干掉几个鬼子也闹不明白,就是知道反正没少干掉。现在 吗?还真不好说,这大炮可是怪吓人的,但是心里慌是有点慌,要是怕嘛?倒也说不上。可是他就明白一点事,怕也不能说怕,丢人哪!自己可以精锐中的精锐:宪兵一团一营的人。

看着长官在压子弹,他也掏出空弹夹开始压子弹,可是就觉的今天的子弹怎么那么难压?弹夹被炸坏了?他搓搓手,让发抖的手活动了几下,才顺利的把子弹压进去。

李礼成好笑的看着这个才19岁的士兵,不害怕?才怪。自己现在还有尿意呢,训练和战场就市不一样啊,再严格的训练,也没法代替战场上的经验。他甚至有点恨委员长了,早几年就有人提议让宪兵部队参加围剿赤匪的战斗,但委员长就是 不舍得。虽然那是内战,但是起码也可以锻炼一下宪兵部队的实战能力啊。现在倒好,真的上了战场,毛病就全出来了:盲目射击,防炮意识不强,配合不一致等等。许多兄弟没有 放一枪就因为没有防炮意识而死在鬼子的炮击下。

刚刚派人到各个连队问了下,现在已经损失了三成的士兵了,还有几个排长和班长也战死。可这次攻击只是刚刚一个开头啊,还不到一个小时呢。后面的战斗要更加残酷。

猛然,一发炮弹落到了他们附近,战壕中的士兵立即卷缩起身体,捂着耳朵忍受着敌人的炮火。

谷寿夫看着被中国部队打下来的士兵,几乎都有伤在身。说明士兵们战斗的非常的勇猛。虽然最后还是在中国军队的火力下推了 回来,但谷寿夫还是非常的满意士兵们的表现。

对面的部队他也搞清了,是中国的宪兵部队,号称是“精锐中的精锐”“总统特别卫队”的一支全德国武器的部队。虽然说大本营因为战场损耗的问题不同意装备步兵自动武器,但去德国参观过德国部队军事演戏的谷寿夫来说,德国部队大量装备的冲锋枪的火力还是让他非常欣赏的。但他现在面对的就是一支这样的部队。

刚刚的进攻他看的很清楚,对中国军队装备的德国武器的威力也彻底的认清了。“如果我的部队装备了这些武器,我的一个师团就可以拿下整个中国!”他眯起的小眼睛里透露出贪婪。

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只知杀戮的人,能够在竞争激烈的日本军界中升到他现在这个位置的人,没有能力是办不到的。

“命令炮兵,不要苛刻炮弹,全力轰击中国阵地,向战区要求空军支援,战车联队作好准备,配合步兵全力突击。”

谷寿夫的眼睛里闪动着嗜血的光芒:你们的单兵武器虽然火力强大,但是却没有强大的炮兵和空军,我大日本的重火力的威力是你们想不到的!“命令炮兵,对发现的中国炮兵阵地覆盖射击!”

李礼成忽然感觉不对头,敌人的炮火好象是愈来愈猛烈了,不但是迫击炮和山炮的爆炸声,现在有新的更加沉闷的爆炸响起,好象和他在军事演习中听到的德国150榴弹炮的响声差不多。大地在爆炸声中颤动着,飞扬起的泥土几乎把战壕掩埋起来了。

阵地上硝烟弥漫,不时还响起弹药殉爆的声音。

天空中又响起凄厉的啸音,在炮弹爆炸的巨响里也听的很清楚,李礼成眯缝着眼睛趴在战壕的边上,从硝烟的缝隙中发现天空中几个黑点愈来愈大,他马上翻身趴到了战壕的底部:“注意,飞机 轰炸!!”

几架鬼子的飞机呼啸着轮番俯冲,对准中国的防御阵地投掷下携带的25磅炸弹,同时用飞机上的机关枪疯狂的扫射着战壕中的中国士兵,他们知道中国的空军已经远远的撤退了,而中国的步兵也没有什么防空武器,所以就大胆的掠地飞行,对发现的哪怕是一个活动的中国人也开枪射击。

李礼成开着从头上掠过的飞机,他几乎 可以看到正在开枪的飞机后机枪射手的身影了。

“TMD小鬼子,欺负老子没有高射炮啊,有胆下来,老子不把你摆成36样不算汉子!!”一个机枪的弹药手高声的叫骂着,怀里还紧紧抱着一箱弹带。

李礼成眼前一亮,马上爬了过去:“快,把机枪架高,我们打他个狗日的。”

机枪手没有听清李礼成在说什么,就把头摇了摇,用手支起耳朵:“长官,你说什么?”

李礼成把嘴靠近他的耳朵,大声喊:“我说,把机枪架高,打小鬼子的飞机!!”

“什么?打飞机?用什么打?”机枪手还是没有听清。

李礼成指了指半埋在土堆里的二四式机枪:“把它架高了打。”

机 枪手马上就明白了,他和弹药手爬了过去,用手把机枪上的泥土扒拉下来,正要调整,又爬了回来:“长官,我没有打过飞机,该怎么打?”

在炮弹的轰鸣中,李礼成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从他的口型中知道,大概是说不知道什么打。

好在在德国教官训练时,他听教官说过用轻武器打飞机的方法:“把机枪架高了,迎着飞机飞来的方向打,取一个提前量。”他一边叫喊,一边指手划脚的做着示意,但是却发现在炮弹乱响的现在,什么也说不清楚。

他马上做个手势,带着机枪手和赵喜来爬到机枪阵地上。二四式机枪是水冷三脚支架的重机枪,射速快,火力猛,而且射击时间长,缺点就是太重了。几个人费了好大工夫才把它调整好,机枪手也搞明白了给怎么打了。

敌机再次俯冲下来,机翼下闪着机枪射击的火花。

猛的,在阵地的另一边,响起了捷克式机枪和二四式机枪的射击声。

敌机猛的拉了起来,机翼下冒出了一股浓烟。但是它的飞行路线正好把机腹暴露给了李礼成他们,机枪手立即开火,在机枪“咕咕”的射击中,鬼子的飞机冒出更多的烟雾,摇摇晃晃的飞走了。剩下的敌机也被地面突然出现的对空火力吓的高高的拉起高度,凌乱的丢下炸弹飞走。

敌人的炮火也渐渐的稀落下来,李礼成顾不得寻找是谁指挥了对空射击的,因为部队以前根本没有训练过防空射击。他现在需要立即整顿阵地,因为鬼子因为在战车的支援下开始了进攻。

可是他马上痛心的发现,刚刚的长时间的炮击使他失去的太多的弟兄,仓促修筑的工事根本不能防备大规模的炮击,而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士兵在炮火中出现的混乱,虽然马上就被直属的长官制止,但在密集的炮火下,已经丢掉了近百的士兵。

好在各连排的主官和士官都还是接受德国教官训练的第一批人员,素质较高,他们立即主动的布置好自己负责的阵地,使得所有的火力点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

正当李礼成重新布置好机枪阵地时,赵喜来匆忙的跑了过来:“长官,长官,炮阵地,炮阵地没有了!”

李礼成回头一看,立即感到头“嗡”的一下:战防炮的隐蔽部变成了几个巨大的弹坑,而迫击炮阵地上还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完了,没有了战防炮,我怎么对付鬼子的战车?”李礼成心慌意乱的想。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去炸鬼子的战车,可是现在他手中没有炸药,只能用集束手榴弹。可是他不敢想象和自己相处多年的弟兄抱着集束手榴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拼鬼子的钢铁战车的场面。

“长官,长官!”李礼成被赵喜来的叫声从失态中唤回。

“慈不掌兵”兵书上看到的语句从他心头掠过:“赵喜来,立即命令各连,组织奋勇队,准备炸鬼子的战车!”李礼成回头望着正用37MM炮射击掩护步兵的鬼子战车,对赵喜来下达了命令。

赵喜来微微一楞,马上一个敬礼,顺着战壕跑去传达命令去了。

李礼成把冲锋枪的弹夹放好,再把驳壳枪上好顶膛火,关好保险插进腰间的武装带里,把木枪盒丢到了一边。然后把几颗手榴弹紧紧捆在一起,做成集束手榴弹放到顺手的地方。又拿起几颗,继续捆着集束手榴弹。

无言的看着他的几个机枪手和弹药手,以及周围的士兵,也各自开始了准备。

弹药手和机枪手学着他的样子给驳壳枪上好顶膛火。而士兵们则擦好冲锋枪,拢好弹夹,再把中正式步枪上好刺刀,榴弹拧开盖,摆放在顺手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没有了战防炮,鬼子的战车就可以掩护步兵直冲阵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