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四十九章围攻(三)

ddtt 收藏 1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击毙一名敌人狙击手的许睿心理默默的计算着子弹数量和敌人,田再标只有一盒子子弹,大概也就是十发,子弹如此少的情况下他没一次击发都不能浪费子弹,子弹的数量变成一种压力增加到他的心头。在非洲当雇佣兵的时候他可从来没为子弹发愁,每次认真打扫战场以后他要求士兵们尽量把缴获的弹药全部带走,保证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因为缺少子弹而发愁。

自己身边的PK机枪总能持续的射击到枪管滚烫的状态,火箭筒也从不哑巴,自己身边的狙击步枪自不必说,虽然PSG-1、M-24、M-21的子弹不好买,可携带量大的时候并不影响战斗。进行狙击的时候一半情况下都是不用狙击步枪的,带光学瞄准镜的步枪机枪都可以用,甚至是有机械瞄准镜的普通步枪也可以。

今天被困在此地子弹不多枪不好,地形将就人太少,能顶住敌人进攻就不错,冲过去干掉人家更是不可能的事儿。许睿盘算好回头对着雷雨田喊:“你别逗她玩,该干什么就干点儿什么,把其他两辆车底下掏出洞来,和你所在的坑连起来,还有我这坑,越快越好。”

雷雨田拿铁锨就开始挖,田再标坐在坑里还是没明白为什么要修这么多连起来的坑,他一个普通警察那能知道这么多,他不明白守方一个人顶三个人,也不知道精良工事可以抵消敌人九成的火力杀伤。


在许睿面前的小山包上还有俩狙击手,其中一个拿着假发用冲锋枪挑起来,来回在草丛中晃,可以骗过一般人的办法未必能骗过许睿仔细一看有个脑袋动,左右前后动的幅度很大,这可能是真的么?人在趴在草丛里横向移动的怎么这么快呢?肯定是拿枪架着个假发骗自己呢,看明白敌人的佯动以后他用枪瞄准附近的树丛,寻找着真正拿枪与自己对峙的狙击手。

他耐心的用瞄准镜扫了三遍树丛,还是没找到,他有点心烦却努力对自己说别着急,反正等下去对自己更好,自己是警察怕什么呢?自己又不是以前的那个私自带枪的家伙。

一会的功夫,草丛里悄悄的伸出一支枪,许睿一下就看到枪后边的脑袋,他稍微调整好姿势拿枪对准悄悄潜出的杀手,杀手没戴头盔,头上只有用迷彩布做的头巾。他心里暗自说话,看你往那跑,你就这呆着吧,他用瞄准线压住目标,一抠扳机“啪嗒”一声枪响,威力巨大的子弹飞出枪管。


树丛里的狙击手心里压力很大,被杀的人就在对面停车的高地上,刚才他已经击毙了一名自己身边的狙击手,看来暗杀他的确很不容易,老板都派了几次人都没成功,人是越派越精良,装备也逐渐专业化,可就是总失败,难道他是个杀不死的人么?杀手已经确定了许睿的位置,他感觉许睿藏的很好,身体在地下,脑袋在汽车和地面之间的空隙里,就像躲在碉堡里似的,狙击步枪的弹道是一条弧线,如果直接瞄准目标子弹肯定打在他面前的土里,瞄准的稍微高点,子弹搞不好就打在汽车接近底盘的部位上,必须让子弹恰倒好处的落在汽车底盘与地面的空隙上,这可是高难度的射击。

正在杀手思考怎么打的时候,对面闪出一个小火光,这是枪口的火光,他听到枪声心里就想不好了,今天要坏事儿,没等杀手把脑袋缩回去子弹就飞到,把他的脑袋打出一个小洞来,血喷溅出来落到他面前的那支M-24步枪上。

“好样的,打的好。”雷雨天挖战壕挖累了就爬到许睿的掩体内,拿出自己的单筒袖珍望远镜看到远处喷出一股东西就知道打到软目标上。

田再标没东西用也看不清楚敌人是死是活,就听雷雨田说话的语气显得很激动,估计是打中了。

“还有一个拿假目标的。” 许睿转动一下枪身,枪口指向树丛里的另一个杀手,刚才就那小子拿个假发来回晃悠骗自己,自己身要上当了对面一枪就敲死自己,现在终于可以对付他,他最好现在就趴到高地的背面,永远不要露出头。不过根据经验判断,狙击手退后再伸出脑袋肯定不是一个地方,应该在他原来刚呆过地方旁边几米的地方,应该是左边还是右边?许睿选择是左边,他用枪指着左边的一处树丛,估计那小子会慢慢的从这里出来。

果然几十秒以后有个人头露出来,许睿没着急开枪,看清楚真假以后他才开枪,枪发出巨大的噪音,枪托狠狠向后一挺,子弹壳就冒车热气飞出来。


“看见没,前三枪每枪都中,他都能参加运动会了,可惜跟着你这些本事也用不上。”雷雨田放下单筒望远镜对田再标发着牢骚。

许睿没跟他们说话,又仔细搜寻了一阵确认这个高地的树丛里没有敌人,他提枪从面包车底下的射击阵地撤出来,其他两辆高尔夫车的底下也改造成可以站下一个人的掩体,许睿非常高兴,在这个掩体里呆了没一分钟,就用光学瞄准镜搜索到一个狙击手,他仗着手快先干掉一个,想都没想转身就离开射击阵地,又钻进另一辆车下的射击阵地,用枪对准第三个高地,上边的狙击手听到先后响了几枪,一直没发现对手,正张望的时候一个杀手血溅当场。


指挥杀手们的白人大胡子老头拿着对讲机喊了几句,其他三个高地上的杀手只有两组人回答了,其中一个高地上没任何人回答,自己喊了半天也没人应声,估计刚才出的几声枪响全是冲那儿去的,那儿的三个兄弟都不回话,估计是说不了话。

“其他两组报告你们的情况。”大胡子问。

“B组损失一个人。”对讲机里的人回答的很干脆。

“C组损失一个人。”

大胡子一盘算总共响了五次枪,自己就损失了五个人,看来这家伙不是一般人,他藏在汽车旁边怎么藏的,自己人为什么没发现他,发现他就开枪呀。他拿着望远镜观察着,目标所在的小丘陵地上停着三辆车,三辆车基本是头接尾,摆成一个三角形,自己面前不是一辆车,而是两辆高尔夫车的空隙,可从缝隙里往里看什么也看不见,即使他从这辆车底下爬出来钻进另一辆车底下,应该在车围起的空隙中走动,怎么看不到人呢,现在连其他几个人都不见,难道他们在车底下挖了隧道不成?他怎么也没想明白,如果实在不行就动用反坦克导弹把三辆车彻底炸掉,然后让所有的人一起冲过去打死他?

改成这样的战术也有一定危险,一旦和他近距离交手,就不好战胜他,狙击步枪的威力也发挥不出来。


“啪嗒”枪声响过,许睿闪身进了另一个掩体,嘴里还念叨着:“六个。”他换了一个位置没一分钟枪又响,他自己有念到:“七个。”

雷雨田钻进面包车底下,使劲用望远镜看对面的高地的草丛,里边似乎已经没人,那就证明刚才这里有三个狙击手都被打死,那周围每个高地都是三个狙击手么,周围有四个高地,如果每处是三个人总共他们是十二个人,按照这么打下去,马上就要把对手杀光。

许睿越打越来劲儿,他已经听不到周围的人说什么,已经感觉不到掩体内的潮湿与阴凉,已经感觉不到威风轻轻的吹着他的脸。他完全进入一种状态,自己就像拿着鼠标的游戏玩家正在全神贯注的打《三角洲部队》。

当他数到“九个”的时候,周围三处狙击阵地已经没有了敌人,刚击毙了六个狙击手反应只慢一点,他们也击发了好几次,可惜在生命的最后没有让子弹打中目标。


坐在坑里安静的休息的许睿感觉自己有点累,把笨重的85式狙击递给雷雨田,顺手一指两台高尔夫球车之间的缝隙,你从这就能看见那边的一个小高地,上边长了几个树,还有一堆草,草不是很高后边不好藏人,他们趴在高地的背面坡上,只露出个脑袋,很好打的。“

雷雨田接过枪,检查了一下枪,把纸盒里的几发子弹全部压进弹匣里,拿枪就蹲到三辆车之间的坑里,他不感贸然露出脑袋。

“你去吸引他们一下,我就好开火了。”雷雨田偷眼往外看,高地上的确有三个反光的小东西,那东西肯定是狙击步枪的瞄准镜。

“他们用的是带消音器的枪,我出去你也不好判断他们的位置,不如我做个真的假人吧。” 许睿从地上找到一开始被自己打死的那两个杀手,把他们的尸体拉过来,然后抓着他们,缓慢的把尸体靠着高尔夫球车往上推,对面狙击手一看冒出个人来,都很激动,三支枪先后开火,三发子弹准确的打进死人的头上。

许睿听到“噗、噗”的几声,急忙把举起来一点的尸体放下,就见尸体的脑袋上又多了两处枪伤,他也吓了一跳,居然那些家伙枪法这么好,自己真低估了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