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都是专家

西山脚下有一新楼盘,宣传口号是“开始脱离群众”,令人为之目侧。当群众还是一个褒义词的时候,作为一名群众是多么骄傲与自豪啊,尤其是我在履历表的政治面貌一栏中写上“群众”的时刻。


毛泽东说,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


那个时代,脸蛋红扑扑的普通群众,在名义上还是天下的主人。谁知光阴荏苒,群众的风光不再,在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某些獐头鼠目的无良之辈,在交代问题之时,声称自己“与普通群众混为一谈”,真叫人替他们害羞。


不仅如此,某些部门在搞先进性教育,经常告诫受教队伍“不要与普通群众混为一谈”,可见马列主义的电筒,不仅只照别人,还能象哈哈镜一般,给照变形了。这倒罢了,因为他们号称一向光荣正确。而这块楼盘的开发商,俨然将群众视作无产阶级,西山的花园洋房,和他们的距离是十万八千里的,当然要脱离群众了。


群众买不起很先进的花园洋房,很正常,但是这话仿佛又暗示着,脱离群众就是高人一等甚至N等,就过分了。在我以为,群众才是一向光荣伟大的。目下的群众,乃是古往今来四海万国最牛逼的群众。何故?


群众看一次病,非得成为医学专家,因为在医疗事故中,阅读了无数病历诊断书,研究了无数药理处方。群众买个经济适用房(因为买不起花园洋房),立刻成为装修专家,对石材木料的价格性能都知之甚详。群众买辆车,下岗了还能开修车铺。群众打一场刑事或者民事官司,转天就能替别人当代理出庭,再努力一把都能考下来律师执业证。群众有个孩子上大学,立即成为教育专家,对中国高教制度的弊端有着一目了然的清楚判断。


总之,群众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息,学习不止,从而成为生活各个方面的专家。天文地理,左传幼学,无一不精。这样的社会不仅和谐,而且还是个学习型社会。群众的问题一切自理,不会偷,不会抢,不靠组织,不靠祖上,是很难与某些人“混为一谈”的。


毛泽东又说,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我也深有体会。这些让群众成为专家的人,都是从群众中来的,然后再到群众中去。比如民间传说的黑狗白狼眼镜蛇,想必大家都感同身受。


其实,群众何尝愿意成为专家?谁人不愿意舒舒服服地看病买房子受教育?奈何形势总是比人强,不得不如此。就现实而言,如果有人愿意“开始脱离群众”,我还是愿意老老实实做一名群众。走群众路线,让别人脱离去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