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44.夜半叫床声

wh0440 收藏 0 828
导读: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44.夜半叫床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田立强此言一出把大伙惊了一下,但大伙对这个新来的学财会的大学毕业生的豪言壮语却没有太在意,兄弟都以为是田立强说的是气话。要知道弄死一个人不是那么随便的,现在我们已不是高中时代说打人拿起片刀就冲的时候了,我们现在有钱、有地位、有女人,更有“理想和事业”,私下你问问兄弟们这几样他们现在谁会轻易舍得?!要知道,田立强说要弄死那个人是公安局政委的外甥,但只有我知道,田立强想弄死的正是这个人的外甥,他想诛连九族为他姐报仇。但田立强现在有点让仇恨冲昏了头脑,现在话不能随便说,事儿更不能随便做,否则惹来杀身之惹谁也担不起。

田立强的话一出口,屋子里静了好半天,现在屋子里这几个兄弟基本上手头都有案底了,但还没有一个人有命案,九狼是实际上被马哥几个逼自杀的,后来白毛出狱了杀了姓孙的父子俩,但那是一年以后的事儿了,白毛现在仍在劳教。现在虽说豹子被我推到了领导实权位置上,但豹子也是把钱放在第一位的、把兄弟们的集体利益放在首要考虑的。

义薄云天归义薄云天,但任何一件危险的事情要办得安全点就得小心再小心、算计再算计。这也是我们团伙在边城这个鱼龙混杂、黑帮成群的地方很快壮大起来的最关键的原因。团伙混到现在只所以能一日千里,首要条件就是有一帮重义气讲团结的哥们儿,更重要的是要冷静地判断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一点虽然并不是我们现在都能做得很好,但我们已在快速地成长、成熟。少一点冲动、多一点冷静,就会少一点祸事。

“雪娟,这么晚了,你还没吃饭呢吧。”我故意岔开话题,同时注意到雪娟苍白消瘦的脸,那张美丽的脸庞现在已十分憔悴了,要知道,他是我和同岁的同学,初中时,那时我十六岁,那时王荣飞想泡她,我当时身为班长以保护同学为由把王荣飞一顿暴打,其实那时我刚刚步入青春期,内心里对雪娟有过特别的好感,那时我们年纪小,又是在农村中学,不懂那么男女之间的事情,可能雪娟这次能想到来找我,也是以为我还会象初中那时对她有过蒙胧的好感吧,女孩的直觉真厉害,我从没说过她也知道,而且直到现在仍能记得。要知道,我都被人涮了好几水了,呵呵。我早就把这个雪娟忘得一干二净了。

雪娟说她不饿,饿也不想吃。现在时间已快半夜了,我让豹子给找个好房间安排雪娟住下再让食堂做点可口的饭菜,但雪娟想拒绝但又转而答应在这住下。现在是录相厅生意最火的候,因为快半夜了,三个放映厅该放映肉搏战电影了,后面的包房也准备好了供客人们和我们店里的小姐们打第N次世界大战。我轰散了兄弟们让他们快快忙着挣钱去,没多久的功夫,俱乐部内外一片女人快感、夸张的呼唤雄性动物的野性的声音响成一片,但我知道这个时间的反响不是我的兄弟们所为,现在应是那些看完录相或看到激情处的顾客们在包房里和小姐们做运动呢。 我带着雪娟穿过放映厅和包房之间长长过道,偷偷瞄了一眼雪娟的脸色,但什么都看没出来,她还是那副冰雪满面的样子。我把雪娟领到最里面的房间里,豹子已让人把热好的饭菜端来了。

“吃点饭吧,一看就知道你现在营养不良了。”我发自内心地想让她的状况好一点,“来,我也吃,陪你吃。”我递给她一双筷子。

她接过筷子但没动,“你能帮我报仇吗?我------”

“吃完饭再说。”我给她的碗里夹了菜。其实我根本没有帮这个女孩报仇的义务,但事到如今设身处地想想,她也只能求我了,而且不顾一切.

雪娟还是不吃,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那眼神里有衰怨、痛苦、无助、等待,更多的是无奈。我不能完全体会她这一段时来的全部痛苦,但我能理解眼前这个女孩此刻无助的绝望。

看到她仍象个冰雕坐在那,我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吃不喝,不要说报仇,连你自己都活不了你怎么给你弟弟报仇?!”我这时突然虎起脸来,“要报仇必须有个强壮的身体、冷静的头脑,还有有效的方法和手段,明白吗?”

雪娟的眼睛亮了一下。

我接着说:“想要那人死的人有多是,你的仇一定会报的,这我保证!”我又打开了那瓶葡萄酒给雪娟倒了一杯,“来,喝点酒吧,这一定是豹子的珍藏,呵呵。”我知道豹子现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珍藏好酒了,可能是受马哥的影响吧。

“你说你保证我的仇会报?”雪绢再次想求证一下刚才我的话。

“嗯。”我用力点了一点头,也举起手里的酒杯,雪娟也端起了杯,一丝快乐映上了她美丽白晰的脸。我泯了一口杯里的酒,味道甘醇浓郁,是走私货,一定是马哥给的走私货。听说马哥现在刚刚帮助发哥开辟了俄罗斯方向的名酒走私生意,也就从俄罗斯往中国偷运欧洲的名酒,这些酒在俄国的价格并不高,在我国国内却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

“好,我听你的。”雪娟也喝了那杯酒。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让人难以抑制的女人叫床声,妈的,豹子把顾客安排得离雪娟的房间这么近,靠的!我赶紧又给雪娟夹了一口菜,“来吃,多吃。”我想让这些酒菜转移一下我们的注意力,雪娟也开始低着头大口地忙于吃饭了,她一口气吃完了饭,那面的叫床声也没了。雪娟这时抬起头,脸色一片菲红,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我赶紧出去喊人指着走廊里一个豹子的小弟:“妈的,你,告诉豹子,今晚不许往这面安排客人!”

“小风哥,不行呀,今晚客人太多了,这也是最后才安排在这儿的。”那个小弟一脸的无奈。

“今晚你们放的什么片?”我想找出原因。

“新版潘金莲,是叶玉卿主演的,”那个小弟笑嘻嘻地一下把无奈的表情换成一脸的淫秽,“新片,老爽啦,真的,完事儿我拿给一盒看?”

“去去,去!”我骂跑了那个小弟,心里想着让豹子抽空给我送一本来看看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嘿嘿。

我又回头进屋收拾一下餐具,雪娟想帮我被我制止了,“你休息吧,可以看电视。”于是雪娟拿起桌上遥控器,一按,电视开了,图像还没出来又传来一阵女人要男人命的叫床声,我刚要出门骂豹子,但我又止步了,原来是我们俱乐部的内部闭路电视,雪娟拿着遥控器一看到电视上一片肉色就低下了头,想在遥控器上找换频道的按键,但按错了,一下把音量按大了。真晕!我赶紧以豹子的速度向电视冲过去,又以刀条的身手一下把后面的闭路线扯了出来。

“你们就是做这个生意呀!”雪娟满脸狐疑地质问并肯定着。

我仿佛被猫咬了一样咧了咧嘴没出声就出去了。

我想找个事儿转移一个下注意力.

我直接去了田立强的房间。

“以后你说话一定小心,知道吗?!”我对他今天在众人面前说的那三个字很不满,“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不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想报仇,那样就算你报了仇你也活到头了。”

“对不起姐夫,我以后会小心的。”田立强小心地说。

“嗯。”这时我注意他的屋里不知什么时候搬进来好多书,可能是他大学时读的吧,大多是财会学的,还有经济学的,但让我意外的是竟有十多本法律书和案件侦破实录的书籍。我随手拿起一本来,那竟是《刑侦学》!“这书你从哪弄的?这可是内部发行的。”

“一个警校同学,马上毕业了,嫌老远往家搬书辛苦,我请他吃了顿饭他就都送给我了,这还有。”我一看他的床边还有一些犯罪心理学,甚至擒拿格斗的教材都有,真的是一整套警校教材呢。我想路易十六和于剑他们现在上学也是学的这些东西吧。各大学基本都放寒假了路易十六、于剑、赵全书怎么还不来这“报道”呢?我有点想他们了。

“是这样,你现在不是孩子了,也不是大学生了,做事要三思而行,特别是想报仇的事儿,要百思而后行!”我训导完就走了,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些了。

我又找了豹子让他今晚不要往这个走廊的客房安排客人了,我想让雪娟好好休息一下。这半夜里非人的嚎叫谁受得了。

回头我回到雪绢的房间,她正看省台播放的《射雕英雄传》,那时电视上只有四个台,中央、省、地区、市台,所以我们安装了内部闭路,方便客人和自己人娱乐。此时,雪娟根本没有心思真看电视,只是消磨时间,她内心的折磨和压力让她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了。

“不早了,你睡下吧,他们不会再打扰了,我就在走廊对面的房间。”

雪娟点了一头,我退出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满脑子乱七糟,雪娟要报仇、田立强要报仇、豹子现在也总被那个地保子欺负,这事必须得解决。怎么办呢?这时走廊里真的很静了,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被一阵怪怪的温热一下惊醒,我本能地一下要坐起反应,但我睁开眼一看竟是雪娟穿着极少的衣服钻进了我的被窝!

“你这是,这是干什么?”我一下坐了起来,想推她下床,但又想到外面挺冷的,于是我披了一件衣服赶紧坐了起来,把被子给她裹上了。她推开我被子要搂我,“你以前不是喜欢我吗?现在我就......”我吓了一跳,这也太突然了吧,但我同时也想到哪有么简单的好事?她可能是因为想求我帮她报仇才委身如此吧。我索性下了床,“你不能这样随便!”我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

她见我这样,于是又低下了头不作声,一身雪白的睡衣和长长披肩发极其迷人,如果没有血案在先的话,我想我是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的。这时她的肩膀开始抖动起来,我听到了抽泣的声音。唉,好可怜的人呀,我拿起衣服披在她肩上,她靠了过来用脸贴着我的手背,泪水流到我的手上。

“我绝不是随便的人,我还是处女,如果我随便的话,我的弟弟可能就不会......”说着她的抽泣声变成了低哭声。我抱过她把她拥在怀里,心如刀割,我想到了我那死去的维纳斯姐姐。

“你睡在这吧,我也不困了,我看一会儿书,”说着我放倒了她给她放好枕头,“我保证,你的仇一定会报的,很快!到那时你再报答我也不迟,呵呵,小傻瓜,现在我占你便宜再万一不给你办事,你不就亏大了吗?我是流氓但我绝不是禽兽!”

我给雪娟盖好被子,给她擦了眼泪后,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很快我听到她均匀轻柔的呼吸声,她睡着了,熟睡的样子很美,象传说中的睡美人,让我想到了死去的维纳斯姐姐。

夜静极了,这是一个让人不忍犯罪的夜晚。

我打开台灯,翻开从田立强那儿拿来的《刑侦学》认真地读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