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章 火龙现世(全)

凝固时间 收藏 0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2/


大陆历879年,一只红色的巨龙挣脱了空间的束缚,穿越裂缝来到天风大陆之上。无情的杀戮,惨烈的焚烧,无数个城市村庄被彻底摧毁,千万人死在它的怒火之下。没有知道这是为什么,只知道那条龙给后人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名字“火龙巴拉卡斯”。

——《千年纪事·龙》

当凶猛的兽群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雇佣联军,林河才开始布下阵势,以长枪兵为主的轻装步兵排在最前列,而那一千七百名“短枪步兵”在他们的后面排成一字横阵,剩余的佣兵则逐渐向两翼往后缩,与林河、吴起各率6000的人将夜瞳的弓箭手队伍保护起来。

另外,夜风所率领的2000人,除夜风外,他们每500人为1队,自动分成3部,以三角形的架构围在林河周围,而剩余的500人就跟着夜风站在林河旁边,似乎要跟林河一样随时准备居中策应。

这不是万全之策,而是不得已为之。

在林河进行布阵的时候,兽群争先恐后的继续向前冲锋,眼见它们越来越近,佣兵们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魔兽丑陋的外表,悬于嘴角的唾液。

200米,林河大声叫道:“上箭!”

150米,林河抬起手:“拉弓!”

100米,林河张开嘴,却没有喊出话来。

轰隆……轰隆隆……

突然,天空传来炸雷般的巨响,林河随即脚下一个踉跄,包括面前的兽群在内,整个天池之上一阵地动山摇,数支利箭无准头的射向自己的队列。

“小心!”林河恼怒的向后喊道。万幸箭头没有什么力量,所以并未造成有实质的损害。

然而,面前的兽群却在雇佣联军的一箭之地外嘎然而止,它们半回转着头,很快,一个个魔兽浑身颤抖,一种出于野兽本能般的惊恐,无可抑制的扩散开来。

风似乎禁止了,雪也飘得缓慢了。

这一刻,没有人想象劫后余生的喜悦,因为这些魔兽的恐惧恰恰表明更强横的魔兽即将来临。呼啦,所有的魔兽全部掉转方向往后逃去,慌乱中也顾不得立足未稳,因此很多把握不了平衡的魔兽在光洁的冰面上滑倒,然后被不计其数的同伴踩过、踩烂,最终死于混乱。

不过,恐惧的制造者并不想如此放过它们。

一个火球,或者严格来说比这冬日里的太阳更温暖的东西——一个有限圆盘,却在众人的眼中无限的扩大,接着伴随又一声巨响,炽热的火浪扑面而来。

嗷……嗷嗷……

难以置信的场面,一道火焰突兀的在冰雪上灼烧,阻隔在兽群与雇佣联军当中,顺便也同时吞没了上千头魔兽。

一种令人作呕的肉香传来,摸着被烤卷了的发丝,目视前方在火焰中挣扎的兽群,眨眼间变成一堆堆碎削,林河只能连呼:“万幸!”

透过奇异的火焰,兽群再次停止不动,它们全部仰着头,低声的发出怒吼。

顺着那魔兽指明的方向,林河也抬头看去,不由心头一紧,绝对是最坏的结果:一头通身火红的庞大巨龙凭空出现,双脚刚一着地便发出阵阵龙吟。

林河来不及传达命令,那火龙似乎也未发现雇佣联军的存在,又或许根本就无视这些蝼蚁般的生命,然而那蝼蚁般的兽群却不甘失败,它们疯狂的朝火龙奔去。

它们撕咬着,用锋利的尾巴刺向火龙鳞甲最薄弱的地方。

拥有世界上最霸道的天生铠甲的火龙,刚开始还不怎么在乎这些渺小的魔兽,但是当火龙通身都被它们覆盖,身上万蚁撕咬的感觉终究让火龙也彻底愤怒了。

火龙咆哮着喷出火焰,然而却不能减缓身体上的痛苦,不过毕竟不能所有魔兽都爬上火龙的身体,火焰中越来越多的魔兽被焚烧,然后伴随着一只只被火龙甩下身体魔兽一齐被吞没。

冰雪先是消融化成了水,继而又被火焰“兹兹”的灼烧成了蒸气,一面模糊了人们湖面上的视野,一面反过来妨碍着火焰的扩张。

整个山谷都笼罩在一片火海与水雾当中,那种强大而炽热的龙息,已经越来越让道路变得泥泞,什么时候雇佣联军也开始缓缓撤退了,而就在这时,林河骤然发现夜雪不见了。

“她呢?”林河透过朦胧的水气,聚目向前方一看,那是往神庙湖中央的方向,一个娇小的身影隐约在迷雾中闪现,竟是用一种连林河都难以企及的速度,在熄灭和未来临的火焰间跳动。

“不管她要干什么,我得跟着她。”笃定这种想法,林河虽然明知前路相当的危险,但依然毫不犹豫的尾随夜雪而去。

此刻,如果没有面前这那曾朦胧水气的阻挡,站在湖旁的众人也许就会惊讶的发现,天池中的水不但正沸腾着,而且还呈现出一个个巨大的水球,完全违背物理定律的向上升起,然后消失在山谷顶的紫黑色空洞中。

依照水的移动,天地仿佛都在逆转着,没有任何人能定论哪里是上,哪里是下;亦是哪边是天,哪边是地;倒好象自己是悬在半空中,随时都有跌落的可能。

“你去?”在林河动的那一刹那,夜风就已经发现。不过他却迟疑了一下,而正是由于这一刻的迟疑让他未能及时跟上林河。

所有进入山谷的佣兵都在有条不紊的撤离,仅此夜风就不能不称赞这个在他眼中还是孩子的年轻人。可以说,从林河一出现便让夜风想起一个人,一个盛极一时的君王,一个同甘苦、共患难的好兄弟,虽然一切都早已成为过去,但是他不甘心,夜风,不甘心。

“不惜任何代价,掩护他们撤退!”在对手下2000人留下一道命令后,夜风正要追奔林河而去。

刚才那一刻的迟疑,林河不会存在,因为有夜风,而夜风那一刻会迟疑,或许是不相信杨枫、吴起他们,但不管怎么说,正是因为这一刻的迟疑,让夜风看到林河所未能看见的东西。

头顶紫黑色空洞中,悄声无息的伸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

之所以不用脑袋而用头颅形容,正是因为它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头颅,一个干瘪甚至看不到肌肤、血肉的头颅,头颅上面满是骨刺,活脱像一个漆黑的巨型龙骨头架构成,但颜色比黑洞还要深,虽然移动缓慢,且悄声无息,可是却在黑洞上带动一大快黑影。

砰……

像一头鳄鱼突然从河间跃出,本没有任何声音,但是竟恍惚如敲打在夜风心头一般,头颅迅猛的向下一伸,似乎咬住了什么,死死的,不肯放弃的拖动着。

“我得过去。”夜风当即不再迟疑,立刻消失在水雾中。

林河快速的向前奔驰,视线虽然模糊,但仍能隐约感觉到脚下的路,这让本以为到了湖面,就会因为冰雪融化难以前进的林河相当惊异。

“这应该就是通往神庙的正途所在,没想到冬雪竟然掐算的如此准确!”踏着那爬满青苔,看不出原来颜色的石块,林河心底又寒了一层。

眼见离湖中央越来越近,而前面的身影却越来越远,林河正担心会遗失夜雪的时候,前面的身影骤然停住了,一座消失千年的神庙也随即再现它的本来面目。

“·#%……#%……”没时间抬头观察神庙的构造,林河刚停下脚步,就见前面的身影便双手合十,一连串古怪的字节脱口而出。

“·#%……#%……”解开双手,在其吐露出最后一个字节之后,神庙周围一层不可见的墙同时扩散出一阵波动,然后在路的中央敞露出一条甬路。

那赫然是夜雪的少女嘴角轻笑一下,旋即消失在甬路中。

林河毫不犹豫的紧随而入,而当林河消失在甬路中的那一刹那,神庙周围又是一阵波动,致使随后赶来,眼见这一切发生的夜风,硬生生的被阻隔在神庙外。

这一刻,夜风又看到了,头顶的紫黑空洞中,那个庞然大物竟是与火龙斗在一起。怪物原来早在之前便是趁敌不备的咬住火龙长颈,而且死死的咬住不放,火龙虽奋力的反抗着,身上身下的魔兽也早已一干二净,奈何一举被击中了软肋,怎么都无法摆脱怪物丝毫不松动的巨口。

火龙急速丧失着生命力,可那怪物竟挣扎着要从黑洞中脱出。

啪啪……

刚进入神庙,林河就发现这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显得虚无缥缈,朦胧的墙壁,荡漾的地面,一点也不真实。

“奇怪?难道她竟消失了?”林河无暇观赏景色,左看右看,虚幻的建筑中完全不见夜雪的身影,正在这时,警钟骤起。

“亲爱的,想我了么?”轻呢的话语从后耳旁传来,竟还挑逗的吹着气,不过林河此刻可无暇享受,直到这时他发现夜雪原来就在身后。

砰……

没给片刻转过身的机会,林河先是感觉下腹一阵搅动,一记重击便完完全全打在肚子上,然后背后又一阵大力传来,林河的下巴瞬时与地面紧密的接触在了一起。

“你到底是谁?”林河支撑着站起身,可迎来的却是夜雪的一腿。这平日里明明娇小柔弱的身体竟能爆发出如此大的力量,林河面如死灰的硬声而出,身体再次剧烈的撞击到墙壁之上,接连吐出三口鲜血。

“嘻嘻,要想知道真相,是都需付出代价的!”

林河艰难的抬起头,夜雪正悠闲的站在面前,还是那个可爱的少女容貌,可是片刻的工夫就把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林河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认识到我们的差距了吧?我想杀死你就像捏死只蚂蚁般容易!”夜雪肆无忌惮的笑着,也笑得花枝招展,

过了许久,夜雪似乎是笑够了,上前夺过林河身后还未拔出的巨剑,然后“嘎巴”一声在手中裂成两半,若无其事的仍到地上。

“混蛋!”林河默视着夜雪,满腔的怒火,可是浑身一动就撕裂般的疼痛,依靠着墙壁已经是竭尽所能了。

“现在就让我告诉你接近你的理由,不然恐怕你死也不会甘心的吧?”夜雪戏谑的笑着,看林河的眼神就似一只猫对玩腻了的老鼠一样:“其实呢,一切都是一个游戏,不过最主要的是,我看上你了!”

夜雪说着用妖冶的眼瞳盯着林河,林河这时才难以置信的发现,夜雪的眼瞳赫然变成了紫色,她拿出了一支墨绿的笛子挂着嘴边。很快,林河就被一种奇异的节奏所吸引,那是一种从未听过的语言,喝着古怪的节拍,又伴随似铃非铃,似笛非笛的声音,摄人心魂。

林河整个人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放松,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从小时侯记事到长大,一件一件事都无比清晰的从脑袋中走过,然后又快速的被淡忘。妮可,洁西卡,一个个难以忘记的名字,最终也消失不见。

“醒来吧,我的仆人。”

从林河目光涣散开始,夜雪便在又林河面前灵巧的摇摆着身体,配合浑身上下的各种器件发出一连串悦耳的声响,直到最后一刻,林河的眼瞳完全混沌不堪,她这才吹着气,抚摩林河的脸旁,拉着林河站起来。而林河全无反应,木然的被拉起。

“跟我来,我的仆人。”夜雪循循善诱,引导着林河几竟周转,穿过数个像迷宫般的屋子,最后来到一间只有张台子,好象供奉着什么的神殿中。

“果然,传说中的神剑就匿与此。”夜雪灼热的目光一闪而过,顾不得林河,娇呼一声就要上前。不过刚向前几步,夜雪就刹住步伐,转过身来对旁边的林河,冷声道:“我的仆人,去拿来那把宝剑。”

林河没有回答,木然的径直向剑台走去,直到在触及那把五尺长、通体紫黑,上面7个凹槽都空空如也的宝剑都没有变化。

然而,就在夜雪以为可以顺利从林河手中接过宝剑的时候,异变突声,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林河周身都被掩盖其中。

接着,林河的宝剑似乎也被唤醒般的紫光大盛,剑身流转出光芒保护着林河从白光中穿出,然后缓步来到夜雪身前。

白色的光芒继续冲天而起,神庙外的天地又是一阵撼动,伴随着绚烂的光芒撞击山谷间的黑洞,那黑洞中正欲挣拖而出的庞然大物也受到了波及。

怪物跟着黑洞一样,缓缓的被逼退,逐渐的缩小,虽怒吼着,可能更无法摆脱那越来越小的间隙,巨齿咬住下的火龙也因此不得不松口。

神殿中,夜雪看着被剑光笼罩的林河,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不可能,黑军绝不可能就这样认主,那应该是引发人最黑暗一面的负面魔法啊!”

夜雪不甘的吼着,惊慌的朝林河冲去,然而就在即将碰触到林河身体的时候,林河周身光芒一亮,夜雪随即被围绕在林河周围的光芒弹射出去。

“你惹火我了,该死的女人!”林河身上的光芒散尽,而神殿中竟响起了陌生的声音。

“别再装神弄鬼了,就算你拥有新生的黑暗军刃,也并不是我的对手。”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林河站在面前,可那剑刃上的光芒却散尽了,夜雪便一点不显得惊惧,抬手一巴掌就打向林河的脸颊。

这一掌夹杂了失败和不甘,更带着很大的怒气,自然也迅猛无比。

然而,林河接住了,单一只手就轻易抓住了夜雪的手腕,脸上没有任何吃通的表情,反而毫不费力就把夜雪提了起来,令夜雪感觉一阵大力传来。

夜雪奋力地挣扎,却惊骇地发现眼前的这个林河有着超出想象的可怕实力,让她自以为傲的功夫仅像小孩子的玩意儿般,根本不起一点的作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夜雪吃痛的引体向上,双脚奋力的同时化为致命武器,一并蹬向林河敞露的前胸。

林河没有阻拦夜雪的攻击,直到夜雪的秀足距离自己前胸仅还有一寸,脸上已经隐约出现了喜悦的表情。林河这才像丢垃圾一样,随手把夜雪的身体甩向对面的墙头。同样的地点,夜雪只是更深陷到墙壁当中。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投机取巧是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林河冷笑着,几步走上前来,像提小孩一样把夜雪再度提起,这次是甩向安放宝剑的石台。

“好痛!”连续的撞击让夜雪一时挣扎难起,她现在的样子真够狼狈,但也着实非常诱人。御寒的狐裘早已不知跌落在哪,破开的前裳让酥胸的美好景色隐约可见,露出柔嫩的肌肤比白玉还要细腻,偶尔坦现的双峰更是散发着无穷魅力,下面同样散开的短裳中,两条修长如雪花般亮白玉腿半屈半贴。

“啪……”夜雪刚要从怀中摸出媚惑的短笛,便被林河一巴掌打飞,令约束好一头青丝散乱开来,夜雪脸上顿时出现了一股羞恼哀怒的神色,足以令任何男人不禁心生一股怜惜之情,也为她平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风姿。

“小女人,长得还不错嘛!”林河一手抬起夜雪圆润诱人的玉颔,让那张精致的俏脸呈现在自己眼前,然后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她嫩滑的粉颊,脸上露出邪恶笑容。

“你要干什么?”夜雪从林河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妙,这时才发现了美好的酥胸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自己什么时候竟被牢牢的按在剑台上。

林河瞳孔中紫光大盛,粗糙的手掌随即触在了夜雪身上。夜雪浑身巨震,只听到林河仍用那种陌生的声音道:“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不是说喜欢我么?那就把自己送给我吧!”

直到这一刻,夜雪才知道恐惧,她手足无措的挣扎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拥有一身不俗功夫,就像一个柔弱的小女孩般胡乱踢打着林河。林河也并不在意,继续的刺激着夜雪敏感之处,令其急促的喘息起来。

“你也是?难道……不,不要,求你不要!”当感觉一件硬物抵在身下时,夜雪立刻如遭雷击,全身猛然一抖,然后便左右的摇摆起身体,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在痛呼声中,那种下体的撕裂感使得夜雪一阵失神,夹杂着屈辱,愤怒和不甘,未经人事的她就这样被占有了。

而林河,显然并不准备就如此的轻易放过她,手下竟愈加用力,狂猛粗野的侵犯和攻击让夜雪既痛苦又快乐,除了呻吟娇喘外,再也没有别的。

到后来,夜雪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只能无助的伴随林河颤动着身体,手脚不由自主的狂抓乱踢,渐渐失去了知觉。

神庙外,天空中的空洞越来越小,直至消失,连带难以想象的怪物也退离到黑洞之中,此刻,山谷中只留下一片的狼藉,以及一头潜于湖中,奄奄一息的巨龙。

一切在这时,似乎都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