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99/


苏坚第二次见到凯特琳的时候,与以前绝不相同。

第一次是在会议上,那时只有四个人。第二次也是在北极,这时就不只四个人了。想起那件事情,苏坚就耿耿于怀!因为那,他才流落陌生的Char,为了生存过着与外界竞争的亡命生涯!期间很多人找过他,什么企图都有。他讨厌那种生活。


“嘿,特工,出示你的证件!”会议室门口站着两名士兵,是站岗保卫的,拦住了苏坚。


“士兵,是威廉叫我来开会的!”苏坚茫然道,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证件,他确定这次进不去了,所以随便说了声。他现在已经不想进去了。知难而退,他本来就是这样畏缩无能的人!


“奥,是队长派来的啊,不用看了,快请进,会议都已经开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今天这么多分在外面工作的将士迟到?”刚才那个阻拦苏坚的士兵忙赔礼道歉。


他居然能这么轻易就能进去了,真的感到很意外,很高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苏坚暗想:“这是什么军队,怎么这么随便,防范意识太疏忽了!”不过他不管这些,听下会议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他关注那些野生物的情况。


其实他很怕进去,即使能进去,他倒还希望刚才那两个士兵不准他进去。现在他已经没得选择了,那两个士兵正用催促的眼光看他:“怎么还不进去啊?”


他只好红着脸推开门进去。


一进去,他就看到了凯特琳,那个纵横星际十几余载的女皇。凯特琳就在会议室门的对面,每个人一进门,她都能看见。现在所有的人都用很平常甚至嘲笑的目光看着他。会议被他打断了!


凯特琳却用惊异的目光看着他,良久。他却不知道对面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凯特琳!


这里只有凯特琳跟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看来那次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苏坚:“你是?怎么?”同时,凯特琳惊疑道:


凯特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苏坚:“你是凯特琳吗?”


他当着这么多将士的面,扯这似乎与会议没有关联的闲话,居然还这么嚣张。大家都很奇怪,这不就是个迟到的特工嘛,搞这么多花名堂干啥?


凯特琳:“我就是女皇,凯特琳,你就是那个苏坚?怎么进来的,到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苏坚:“我看见很多虫兽发了疯一样到处乱奔狂跑,我就顺着它们来的路走到这里来了,这里就是你的部落吗?”


凯特琳:“是,那些都是我驯养的虫兽,现在有麻烦了!”


苏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凯特琳:“你坐下跟大家一起听吧,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希望你不能要趁人之危,趁火打劫,否则,我决不放过你!”


一进门的那个座位,就是凯特琳对面的那个座位刚好是空的。苏坚轻轻坐了下去,以前他坐的也是这个座位,他心里被某种东西感动了,怀旧吗?怀念那段时光!所以,令我们值得回忆和珍藏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甜蜜喜悦的时光,那些苦涩艰难痛苦的时光往往更值得我们去回忆。这不是每个人能理解的,年轻人象我一样的毕竟太少了!


其实苏坚感到惊奇的,并不只是他能在这里见到凯特琳,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凯特琳的翅膀和肤色都变了。现在的凯特琳虽然还是身穿粉红色的紧身特工制服,但她的翅膀却已经完全消失了,长瓜子形脸蛋变成白里透红的那种,就是凡人的那种,头发是很长很细的那种自然的黑黄色。眉毛很尖很细,象柳叶那样!嘴唇也是那种苍白的红。以前她的头发是灰绿色的几片,嘴唇是黑色,眉毛也很粗。


“这是我的原形,苏坚!”凯特琳叹道。


“哦!”苏坚迟疑道。


她的原形居然这么美丽!


“你为什么要变形呢,你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苏坚,很多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而且我跟你也说不清,以后你就会知道!”凯特琳的眼中闪动着晶莹的光芒,象是卷入了极深沉痛苦的记忆中。


这次会议似乎就是为他而专开的。在别人眼里,他只不过是千万特务里的一员,在凯特琳心中他所担待的位置绝对不同寻常,他是那次盟约的见证人,而且和她当初一样流落星际,亡命生涯!


凯特琳着急道:“既然你对虫子这么感兴趣,那你能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吗?”


苏坚面无表情:“出了什么事?”


凯特琳:“十年前,我驯养的虫兽曾一度遭受到这种攻击,那是一种对付虫子的武器,它靠发出辐射电波频率与虫子脑中的脑电波的频率一致,发生共振,轻至失去理智,严重至脑组织死亡,直至心脏停止跳动!我们已经在十年前完全毁灭了它。”


苏坚:“难道现在这种武器又回来了?”


凯特琳:“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们需要详细准确的情报!”


苏坚:“哦!”


一将士插花道:“凯特琳女皇,那我们现在所能做的是什么?”


凯特琳:“众将士,我们现在要做好作战的准备,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战争。我们现在要做好武装,四处探察!”


众将士:“明白!”


凯特琳:“时间紧迫,大家迅速出发,随时与总部保持联系,一有情况马上报告!散会!”


所有人除了苏坚都起座离开。


苏坚见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后,忙对凯特琳道:“凯特琳女皇,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凯特琳:“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隐藏一世,我能对大家说的,都说了。”


苏坚:“你不想我帮你吗?”


凯特琳:“这里不属于你,你也不属于这里,我不希望你死在这里,我不想杀你,即使需要帮忙,我也不会,也不可能找你。”


苏坚疑惑道:“为什么?”


凯特琳:“不为什么!你现在最好快走,年轻的时候人对新奇的事情都很有兴趣,而且深负心机!”


苏坚:“你不是很年轻吗?”


凯特琳:“我已经有二十五岁了,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就已经经历了所有的事情,十年可以令一个人瞬间变老,虽然外表的变化不会很大。不会很久,你也会像我一样!”


苏坚:“我想我只是出于对星际和平的一点期望,对世间的生命的一点珍惜——”


“你很像一个人,我不希望世界上多一个像他一样的人,你,如果能回属于你的故土,最好,至少你还有故土!”


苏坚脸色很沉重,他不甘别人这么看待自己。先前的一丝愉悦深埋葬在心底,是怎样都无法令他快乐起来。他狠狠看了那个漂亮的凯特琳一眼,起座夺门而去。


会议室顿时只剩下凯特琳在轻声叹息,很无奈,却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