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水区的日子


来水区的日子也不短了,以前没仔细算过,如果仔细算算的话也有3个月了,从当初一个小小的士兵已经成长为中校了,呵呵,手下的马甲也已经一大串了,想必大家也都认识吧。


回想起当初来水区,只是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说到底,就是冲着金子来的。最初来铁血是通过朋友的介绍,来看看帖子学点只是什么的,偶本人也是一个军事迷,最初就是着迷于铁血陆军论坛上那些让人大开眼界的帖子,除去帖子的可性度不谈,有的介绍性的帖子确实让偶学到了很多。


还记得偶在铁血发的第一个帖子,就是请教问题的帖子,是关于容克-87的起落架的问题的,因为在当时的偶看来铁血可谓卧虎藏龙啊,比偶水平高的军迷估计一抓就一大把啊,所以斗胆发了个帖子,当时大家都十分热情的帮助偶,使偶又学到了一些知识。


然而真正让偶喜欢上铁血的,还是来水区的日子,当时在金子的诱惑下,偶愣头愣脑的来到了水区。当初就是抢抢金子,也不和谁交流,有金子就抢,没金子抢就去陆军论坛逛逛,看看帖子。记得偶当初第一次在水区发帖子是偶快升中士的时候,怀着忐忑的心情发了一个帖子,希望大家帮帮偶,其实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因为在这里谁都不认识偶啊,偶也不认识人家,再说了,只是一个新兵讨工分的帖子,估计没什么人会理偶,但是大家还是热情的帮助了偶,给偶送来了宝贵的工分,偶成功的升到了中士,当时也十分想感谢大家,可是偶只是一个新兵啊,身上没金子,所以能回报给大家的只有一句谢谢。


记得偶当时第一个交的朋友就是军忆了,想必大家也都认识他吧,呵呵水王啊,(不过昨天进去了,理由是大量无意义的发言)当时偶发了个帖子,说的是偶快升上士了,想大家再帮偶一把,记得那天还有3个兄弟也是准备冲上士的,偶们就互相帮忙盖楼顶帖,就结识了军忆这个好朋友。(记得当时还有个叫牧马的兄弟,不过现在不太看见了)


后来偶升少尉了,成军官了,自己也觉得很得意,就发了个帖子,当时的心情嘛,希望大家都知道偶当少尉,成军官了,自己也很高兴。这时有个军团征兵处的兄弟来找偶加入他们军团,当时很兴奋啊,刚来水区时就知道铁血有军团,在水区也看见过军团的聊天楼,可是不敢进去啊,不是说大家不热情,而是对自己没信心。作为新兵来说还有什么比人家主动来帮助你,来找你加入组织更好的事呢,就去了那个军团的一个QQ群。不过当时还是喜欢泡在论坛,泡在水区,没怎么上QQ,所以也没去群里和大家交流,久而久之也就忘了,后来就自己退出了那个QQ群,呵呵,也就又成了没组织的人了,成天在水区瞎逛,基本上就是抢金子,当时说实在的,抢金子赚工分,很大程度上是偶主要的目标,作为一个民工来说收到金子总是比较高兴的,因为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嘛,付出劳动,收到回报总是很开心的。


不过要说偶真正融入水区的还是当时筹建浙江茶馆,当时看见一个MM发帖子找肥龙去挖笋,偶就进去看看,说实在的在铁血能遇到老乡也确实不容易,当时恶霸提出筹建浙江同盟会,偶觉得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和归属,一种热爱家乡,热爱铁血,热爱水区的感情从未如此强烈,甚至比加入军团的热情还高。那个时候看见恶霸比较热心于同盟会的事情,也很高兴,觉得有人出来领个头,偶们老乡的反响会很高。确实,事实也正如偶预料的一样,大家的热情也很高,纷纷报名参加,偶和恶霸也忙的不亦乐乎,想老乡会的名字,发帖找人,一时间在水区名声大噪,连副总斑竹倚东风中将都来支持偶们了,当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也不知道他是副总斑竹,就觉得他是偶们的老乡,不过从恶霸的语气中可以看出他有来头,作为一个新兵来说有个中将来很你交流,给你金子,支持你,来关心偶们的同乡会,确实感到受宠若惊。不过中将的态度还是让偶觉得铁血里好人多啊,中将能抽空来关心偶们的同乡会,当时就觉得一定要好好搞,起码不能让老乡们失望啊。


后来由于知道了在铁血搞个组织,需要的程序比多,也就改变方针了,偶们既然不搞组织,那就为老乡们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也不错,起码能促进偶们老乡的交流,让大家联络一下感情,偶们就默默的为大家服务,做些幕后的组织策划的工作,也算是一种对家乡,对水区,对铁血的一点贡献吧。话说回来了,一手操办这个浙江楼,确实让很多人认识了偶,也让偶有自信心和大家去交流,去聊天,一起聊聊感兴趣的话题,和人开开玩笑,真正有了一个把自己推荐介绍给大家的机会,以前也不知道恶霸在水区的名头有这么大,估计很多人就是冲着恶霸的名头来浙江茶馆聊天盖楼的,而偶呢,则作为恶霸的跟班小弟一样躲在恶霸的后面,默默的结识大家,试着和大家打招呼,介绍自己,然后和大家交朋友,渐渐的发现大家也很友善,有时候恶霸不在,他们也一如既往的支持偶和茶馆,没多久就和一些恶霸的朋友交了朋友,他们也就成了偶的朋友,起先偶的ID是英文的,大家引用不是很方便,也没个外号,后来偶自封了个头衔,叫致远舰管带,那时开始大家都叫偶管带了,这样一来偶就有了外号,管带也成了偶的代名词,渐渐的管带的名字也为大家所熟识了,偶的知名度也就又高了。在水区,基本上一些烙饼也认可了偶这个新兵,把偶当作朋友看待。


当然,对于有的资格很老的烙饼,偶也不是很熟悉,就听说过,偶认识他,他不认识偶,这个也没办法,偶来的晚,也难怪人家不认识偶。当然了,对于新来的新兵,就是比偶晚到水区的偶基本上都把他们当成偶的朋友,像现在和烙饼聊天,开玩笑,和新兵一起灌水抢金子,现在偶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属于中生代的,不老不新,有的军号很早的已经不太出来了,总是深深的潜在水底,偶也见不到,而他们以后的,军号40万以前的,那些烙饼已经不太抢金子,就是聊天盖楼。而新兵则热衷于抢金子,偶尔灌水盖楼,而且总是显得活力十足,一幢楼500层,快的俩小时就盖完了,和烙饼们慢慢的不温不火的细细回味的那种盖楼方式完全不同,一幢楼盖上几天几乎不可想象啊。


回顾了这么多,现在看看自己,总结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喜欢抢金子,但是只抢纯金楼,一般的茶资不太感兴趣了,其实说白了,就是找那种感觉,一群人在一起热火朝天的盖楼,很有意思,并不在乎金子的多少,少给一些也不会计较,毕竟偶也是年轻人啊,谁不向往充满青春的活力呢。而和烙饼的交流则更多的是回味,细细品位,探讨生活,家庭,为人处世什么的,觉得这些对自己以后的生活还是很有帮助的。


洋洋洒洒几千字,其实反映了偶的心态和心声,不时的总结一下,给自己一个目标,定位,偶想对以后的生活和道路,以及在水区的发展还是很有帮助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