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泰国北部重镇清迈的市郊,一个中年华裔男子正悠闲的坐在满是花香的房间里,他的手里夹着一只刚刚点燃的香烟。窗外悠悠的南风吹起,引得屋前的风铃一阵轻响。这一副闲暇的画面似乎与金戈铁马的战争没有丝毫的联系。但这里这个房间里却恰恰酝酿着足以一场颠覆整个马来半岛战局的风暴。

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的战区司令实在让胡维风有点意外。作为济南军区的副司令员,此次直接调任一个海外大战区的一把手,这样的殊荣实在让胡维风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虽然在共和国的前两次海外用兵中,任令羽同样是少年得志,但毕竟还有钱箫这员老将保驾护航。而这次中央军委在印度洋战区领导班子的调配上却是让年轻的胡维风唱主角,老将——成都军区司令员张陵中将出任副司令员。

在印度军队的重拳频出逐渐打跨东盟各国的同时,中国人民国防军也在暗中加强其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泛湄公河经济带是中国在东南亚利益的底线,所以中国人民国防军在印度军队发动攻势之前,便秘密向中南半岛地区派遣一支6000余人精锐的军团——澜沧远征旅。

澜沧远征旅的主要任务仅是维护和巩固中国在澜沧—湄公河沿线中国缅甸、老挝、柬埔寨、越南的军事基地,以保障其后大量的军事物资可以畅通无阻的通过澜沧—湄公河一线运抵前沿。

而在同意中国军队可以进入泰国北部进行秘密部署等一系列条件之后,在战争初期蒙受巨大损失的泰国政府也得以通过湄公河获得中国政府的军事援助。中国军队还向泰国开放其在缅甸南部丹老群岛的海军基地,庇护东盟联军的“差克立. 纳吕贝特”号航母编队。

为了掩护“差克立. 纳吕贝特”号航母编队的撤退,驻扎在缅甸南部的中国特种部队还化装成泰国特种兵袭击了印度部署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地区探测距离超过200海里的对海警戒雷达站。这是中国军人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次参战。

在印度军队将注意力集中在马来半岛的同时,中国军方也全力进行着其在泰国北部及湄公河沿线的军事部署。此刻胡维风的手中虽然谈不上满手好牌,但以是实力雄厚,足以一战。

空军方面:中国军队已经在澜沧—湄公河沿线部署了约4个空军师的兵力,拥有各种型号的战机400余架,一旦开战胡维风还可以获得部署在越南和印尼的中国人民国防军东南亚战区的支援,而越南、缅甸、老挝、柬埔寨及其他东盟各国的空军也将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

海军方面:徐杰大校指挥的中国第一支双航母战斗群“上海-江苏”海空攻击集群已经在编组为中国海军印度洋远征舰队,目前已经抵达了越南南部的昆仑岛。此外中国南海第一潜艇攻击群的3艘 “宋”C/D型AIP动力潜艇和4艘“明”F型常规动力潜艇,也已经进入战区。前不久秘密参战,击沉了印度海军“班加罗尔”级驱逐舰“马杜赖”号正是他们的牛刀小试。

陆军方面:在2005年参与越南平叛作战的成都军区陆军第13集团军是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的陆军主力。但按照中央军委的部署。宣战之前第13集团军的2师3旅均不进入泰国境内。部队沿着湄公河一线展开,原驻扎江津的陆军第37摩步师部署在老挝的万象附近的老泰边境地区、原驻扎在乐山的第149摩步师部署在柬埔寨西侧的泰柬边境、而师属装甲旅、防空旅、炮兵旅则中国云南边境的景洪至老挝的琅勃拉邦一线展开。

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目前已经进入泰国北部的地面部队主要是西藏军区的52步兵山地旅和济南军区的陆军第20集团军的第58机械化步兵旅。

中国陆军第20集团军可以说是胡维风的起家部队,此次中央军委在陆军清一色的成都军区部队中单单挑中了第58机械化步兵旅加入印度洋战区不能说不是有其深意的。

虽然说胡维风孑然一身走马上任,有指挥不动成都军区各部队的隐忧,但是有早已看破名利的老将原成都军区司令员张陵中将的配合,加上我军长期以来的优良传统,这一说法其实并不成立。

在胡维风看来第58机械化步兵旅的到来更象是一份中央军委给他个人的试卷,考验着他个人对这支老部队的使用能力、考验着作为一名战区指挥官对各部队的协调能力……等等等。这份试卷真的是并不好答啊。

清迈是泰国北部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也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为群山环绕。东部为坤丹山脉,西部为英坦昂山脉,山峰多在2000米以上,主峰英坦昂峰更是泰国全国最高峰,海拔2576米。中部为宾河流域。

清迈城便夹宾河而建,位于首都曼谷北方海拔305米的山谷中,市郊土地肥沃,农产富饶。泰国的柚木和稻米享誉全球, 而柚木的主要产地就是清迈。在清迈,随处都可以看到成片成片大大小小的柚木树林。至于泰国大米, 虽然主产区在泰国的中部地区, 但是品质最好的一种名叫茉莉香米的稻米却是出自清迈。更因盛产玫瑰和美女,所以在泰国一向有着“北方玫瑰”之称。

虽然环境优越,但在胡维风看来总参将印度洋战区的指挥部设立在清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是非之地。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胡维风将军纪严明的西藏军区52步兵山地旅部署在了清迈。而将第58机械化步兵旅部署到了泰国中北部城市彭世洛。

彭世洛是泰国彭世洛府首府。在难河右岸。虽然是泰国北部的交通中心,铁路、公路、水路的交会点,地理位置重要。但却是座老城,人口稀少。虽然清苦了点,但也避免了许多麻烦。

各部队进入指定位置的同时,胡维风也着力与东盟各国军队建立联合指挥体制。虽然号称联军,可是东盟各国的部队之间却存在着许多差异,不要说协同作战了,就是日常的联络都会出现很多障碍。第一阶段东盟联军在印度军队的攻击面前溃不成军,除了武器装备、训练水平的差距之外。始终无法形成协力也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

面对这一局面,胡维风决定先从泰国军队入手。将中国军队的指挥系统成功植入泰国军队之前,胡维风多次拒绝执行中央军委要求印度洋战区介入印东战争的命令:“如果不能很好的与当地部队协同,那么我们在中南半岛所要面对的困难将比印度更大。”

经过一番努力之后,中泰两国军队的协同作战能力初显端倪。而中国政府介入战争的准备也已经逐渐进入了尾声。

在第一份秘密朝会发出24小时没有得到新德里的回复之后,中国政府通过正式的渠道向印度发出警告:

印度政府在马六甲地区所进行的军事行动已经完全背离了其所宣称的维护地区稳定的初衷,已经转变为一场赤裸裸的侵略战争。如果印度政府不能中止其对马来西亚等国的侵略行动,那么中国将通过必要的手段来维护地区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