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七十一节 远东(4)

梦游者 收藏 7 108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七十一节 远东(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位于伊尔库茨克市东部、贝加尔湖西岸的中国军团营地,距离湖岸约有1公里,沿湖岸顺序排开。先头部队在伊尔库茨克市军管会的帮助下兴建的营地已经初具规模:仿照古代兵营建造的原木栅栏围墙、吊斗(哨位)、木结构的营房,疏落、整齐地排列在一片丘陵之上。这里地广人稀、林木茂密,没有人吝啬修建营地的木材和土地。


孙嘉诚和杨佐田正在湖边漫步,感受着这里清新的空气和粗犷的自然风貌。4个警卫战士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他们。杨佐田叹息着说道:“这就是段雨生上次开会时提到过的‘北海’了,苏武牧羊的地方、极北苦寒之地!这里真大呀,这哪里是湖?简直就是大海嘛,一眼都望不到头!你看这海浪、海风,还有这沙滩,除了水不是咸的以外,我看这里跟海没有什么区别!这个康熙大帝还真够大方的,把这么大一块地方就这么轻易地送给俄国了?败家子一个,把这么大块地方都白送人了,还敢自称什么狗屁‘千古一帝’?”


贝加尔湖是世界最深、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位于亚洲的东北部、中西伯利亚高原南部,东北-西南走向。长636公里、平均宽度48公里、最宽处近80公里、呈长条形,面积3.15万平方公里,属断陷湖。湖面海拔456米、平均水深730米,最深处在奥尔洪岛东侧达1620米,蓄水量约23万亿立方米、约占世界地表淡水量的1/5!岸线长2200公里,东岸中段有湖湾。湖中岛屿27个,最大岛屿奥尔洪岛面积730平方公里。注入湖中的大小河流有336条,其中较大的河流有东岸的色楞格河、巴尔古津河,北岸的上安加拉河等。叶尼塞河的重要支流安加拉河在湖南段西北岸的利斯特维扬卡附近向北流出,这是贝加尔湖360多条支流中惟一流出湖的支流。


孙嘉诚看着前方平静流淌着的湛蓝无比的安加拉河:清澈的河水环绕着伊尔库茨克市,缓缓地流向远方的北冰洋。他叹息一声,说道:“不管这个康熙皇帝多么伟大,在这件事情上也是有过错的。实际上,那个时候的哥萨克骑兵并不多,根本不能对清王朝构成什么威胁,玄烨是被人家的火枪吓住了!临来俄国的时候,段雨生找我唠了半宿,主题就是这个贝加尔湖!他对我说:‘只要你亲身到那里去看一看,就知道康熙犯下的是什么性质的错误了。’现在我们不是知道了吗?是历史性错误,也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啊!”


贝加尔湖水深湖阔,湖面常起风浪。虽处于温带大陆性气候中部,但巨大的水体对局部气候影响很大。湖区夏季平均气温10℃左右,冬季零下20℃左右;湖面水温夏季7℃,冬季0℃左右。每年冬季1~5月有5个月的冰期。湖中可通航。湖中有植物600余种,水生动物1200余种,其中700余种为贝加尔湖所特有的物种,如贝加尔海豹、鰕虎等,鱼类有凹目白鲑、茴鱼等。


这时候是8月末,正是贝加尔湖地区不寒不暖、和风细雨的季节。凉风清爽扑面,令人心旷神怡。孙嘉诚一边做着深呼吸,一边说道:“段雨生说:作为世界上最大最深的淡水湖,贝加尔湖的淡水储量占全球淡水资源的五分之一。据说,如果流入湖心的大小河流全部干涸,它也够维持安加拉河流淌400年之久啊!段雨生还说:全中国所有淡水湖的总蓄水量加起来也就200多立方公里,只相当于贝加尔湖的百分之一!我国最大的河流长江年径流量约1万亿立方米,换算下来也就1000立方公里,还不到贝加尔湖的1/20。也就是说,一个贝加尔湖相当于20条长江!我国的南方还好,北方却是严重缺水的:北方最大的河流黄河年年断流,其年径流量又只有长江的1/20!黄河之外,我国辽阔的北方,如果不算东北,便只有无垠的沙漠和戈壁,还有日益退化的草原。河流湖泊都是短、小、少,有的还是咸的。中国所有雪山融水加起来也就一条黄河,而且还难以利用,还不能破坏生态平衡。水!水!水!华北缺水、西北缺水、中国的大地缺水呀!这里有水,足够中国的华北和西北用了,却被玄烨那个混蛋拱手送人,成了别人的!真他妈的窝心......”


杨佐田接着说道:“老孙,趁着现在俄国虚弱,我们干脆把这里占了得了!什么他妈的《尼布楚条约》是平等的?只要咱们军事实力够强大,我们说它平等就平等,说它不平等,它就是不平等的!老毛子就是欺软怕硬,只要咱们把它打疼了、打怕了,我说乌拉尔山东部全是中国的它也得给!”


孙嘉诚苦笑一声:“嘿嘿,算了吧,老伙计。咱俩可别做那个吞象的长虫啊!你以为那几个海员是菩萨心肠?别看他们现在跟苏俄弄得‘甜哥哥蜜姐姐’的,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比谁下手都狠!你忘了当初那个张自强是怎么对日本海军的?一个不留!那个被俘虏的加藤定吉还是海军大将呢,最后还不是被魏海涛那小子给喂鱼了?哎,你别看这几个家伙平时总是笑嘻嘻的,他们动起歪点子来比咱们这些大兵可强多了:段雨生早就惦记上这个‘北海’了,只是时候没到罢了。这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着。你说要是那些老毛子们知道了,他们还能睡得着觉吗?”


杨佐田呵呵笑道:“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要说贼,那些老毛子们才是呢。咱们别扯那么远了,还是说说眼前的事情吧:部队已经到了1/3了,物资也运到了1/4。没办法,火车太少了。估计把人员和物资全部运完,得等到下个月了。这里到10月份就是冬天,战士们的冬装可还没有着落呢。我跟俄国方面交涉过,他们答应给我们提供7万套冬装。可是这些呢子衣服太笨重了,我怕会影响部队的机动能力。我觉得还是李清他们新做出来的羽绒服好,轻便暖和,就是暂时运不进来。咱们是不是应该把赤塔拿下来,逼迫鬼子撤兵?远东可是咱们的国土,咱不能让他们把那里都打烂了!”


孙嘉诚若有所思地说道:“第一关我们算是闯过来了——离开了欧洲,来到了贝加尔。这是我们取得的第一个胜利。这叫‘金蝉脱壳’——我们既然到了这里,今后怎样行动可就由不得老毛子了!再让那个加米涅夫忍俩月吧,等我们的部队、物资还有军马都到齐了,再训练上半年,咱们就可以出动了!”


杨佐田说道:“我们如果那样做的话,非把加米涅夫急出病来不可。半年以后?老毛子的东方面军肯定都被饿成人干儿了,呵呵。恐怕,他们马上就要等不及了!”


孙嘉诚嘿嘿一笑:“等不及好啊,就让加米涅夫去打赤塔的鬼子第七师团好了!咱也不会袖手旁观,我看就把咱的部队开到乌兰乌德或者希洛克,给他们观敌撩阵如何?这样也是对‘虾米豆腐’的精神支持嘛,哈哈。”


杨佐田郑重地对孙嘉诚说:“老孙呐,我觉得先把鬼子赶跑了,早点儿收回远东地区对我们更有利。我知道你是担心运输线一旦打通了,咱们就要给苏俄运输物资。可是这个西伯利亚地区也不太平,白卫军、社会革命党还有沙俄的溃兵,都会直接威胁这条铁路的安全——这些人也需要粮食啊,他们能不来抢吗?苏俄政府现在仅仅把持着铁路沿线的城市和50公里范围内的区域,其它地区仍然在别人手里,这对于铁路运输安全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你忘了‘铁道游击队’了?还有那个高尔察克,他们将来的麻烦肯定少不了!我们的任务,是保证我们自己地区的铁路运输安全,铁路在他们境内是否安全,我们可就管不着了!”


孙嘉诚点头说道:“你说的对!他们确实没有足够的兵力守卫整个铁路线——这条铁路太长了!得到远东的土地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可是现在张总理和孙总统又给咱们加了个蒙古。我看还是等徐树铮把蒙古收回来以后,咱们再对小鬼子行动吧。”


当孙嘉诚把北洋军的事情向张自强汇报以后,张自强他们详细分析了局势,认为目前的形势下可以提前把外蒙古收回。于是,首先由孙中山联系了正在西北练兵的徐树铮,得到了徐树铮的积极响应:本来徐树铮就不赞成与蒙古王公谈判,加上“青史留名”的巨大诱惑,他非常爽快地同意了孙中山的建议:当苏俄红军中国军团抵达蒙古北部地区的伊尔库茨克以后,双方再具体尚定行动细节。就当前的军事态势而论,蒙古北部地区的中国军团是这个地区存在的最强大的一股军事力量,现在蒙古存在的原沙俄军队已经成为“白匪”,已经失去了影响蒙古的实力。只要没有俄国现政府的干涉,蒙古的回归根本就不是问题。孙嘉诚按照国内的指示,把薛箓放回去与徐树铮联系。而关于如何解决蒙古的问题,张自强给他的电报里只有一句话:便宜行事。


1918年9月2日,在蒙古大草原上长途跋涉了8天8夜的薛箓,终于带着一千多北洋士兵,赶到了内蒙古大青山下的包头——这里是徐树铮训练“中国参战军”的大本营。


包头位于内蒙古西部,北靠蒙古、南临黄河、东西接沃野千里的土默川平原和河套平原,阴山山脉横贯中部。包头是蒙语“包克图”的谐音,意为“有鹿的地方”,所以包头又有“鹿城”之称。包头的历史悠久:早在6000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华民族的先人就在这里劳动、生息、繁衍。在历史的变迁中,这里曾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胡、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纥、蒙古等民族的游牧地。如包头境内的赵长城、秦长城是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长城,境内的五当召(广觉寺)就是中国藏传佛教三大名寺之一。


包头以其沟通阴山南北的交通要道和扼守边陲的军事要冲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而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战国时期,这里称九原县(今包头郊区麻池古城),秦时九原升为郡,城垣也相应的增筑扩大,两汉时继续沿用不缀。到了近代,包头由一个小村,逐步发展成为一个集镇。1850年以后,托克托县河口、萨拉齐毛岱两个渡口先后被水淹没,码头移至包头,包头的“水旱码头”的地理位置逐暂突出。清光绪时期,帝国主义势力侵入,广设洋行,收购绒毛、皮革、药材、粮食等,包头成为当时重要的商品集散地。


除此之外,中国地质学家丁道衡在1927年首次发现白云鄂博铁矿以后,这里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稀土矿区——当然,现在的徐树铮并不知道这里埋藏着的地下宝藏。薛箓的归来让徐树铮大喜过望:这支部队已经快一年没有音讯了。虽然段祺瑞多次派人与苏俄交涉,却都没有结果,俄国境内四处都在打仗,他以为这支部队凶多吉少了。现在这些1000多人带着武器和马匹归来,虽然人少了点儿,可也是大喜的事情啊!


把杀牛宰羊、犒劳归来的士兵的命令传达下去之后,徐树铮拉着薛箓的手进了自己的指挥部。半个小时以后,听完了薛箓叙述的徐树铮打开了孙嘉诚给他的信,里面竟然只有在角落里的四个钢笔字:琴瑟合鸣。

徐树铮手里拿着那张纸和那瓶碘酊,在屋子里来回度着步:对方绝对不会在信里只写这几个字的,看来这是对方故意为难自己呀!突然,他灵机一动,拿来一个竹签,裹上棉花,蘸着碘酒在纸上涂了一下。两双凑在一起的眼睛惊讶地发现:本来是毫无字迹的白纸上出现了蓝色的文字——这是孙嘉诚为了防止泄露秘密而采取的小手段,也是为了故意考考这个“智将”的智商:如果他连这么简单的小题目都破解不了,那就只好用薛箓带来的电报联系了。用米汤写字,干燥后的纸张没有字迹;用碘酒涂抹以后,淀粉遇碘变成蓝色,这是最简单的密写手段了。


徐树铮破解了这个难题以后哈哈大笑:“孺子竟用这种雕虫小技难为本帅,岂能如愿乎!”旁边的薛箓连忙大拍马屁:“大帅何许人也!大帅学究天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岂是孙姓小儿所能相比的!”徐树铮掩饰着自己的得意之情,挥手说道:“你鞍马劳顿,先去休息一下吧。”薛箓急忙告退了。


徐树铮等薛箓走出去以后,关上房门,才继续在信纸做涂抹碘酒的工作:他虽然骄傲,却并不傻。对方如此隐秘行事,必然有非常机密的事情。所以他才把薛箓打发走了。


徐树铮紧张地看着逐渐显露出蓝色字迹的信纸:


铁珊兄钧鉴:


前日公与我国孙(中山)总统所议收回蒙古之事,今日良机已到:我部5师7万余人,于(民国)7年8月24日抵伊尔库茨克。今俄人内战正酣,其主力被困远东,无暇顾及蒙古,乃天赐之良机。我部于蒙古北部驻扎,可策应将军之收回国土行动:一、我部将以苏俄红军之名义,电令蒙古王公向贵军投降,并协助贵军剿灭白俄悍匪。二、如遇抵抗,我部可以剿匪名义进入蒙古、协助贵军作战。三、望将军在蒙古行长治久安之策,驻扎军队、归化蒙人、造福一方,万不可轻弃之、令彼地重蹈昔日之覆辙,切切!四、薛箓所带电台,可供彼此联系之用。五、因我部无法久留此地,故请将军尽早出兵,以免错失良机!


预祝铁珊将军马到功成,复我国土、强我华夏!


中国军团司令:孙嘉诚民国7年8月25日


看完了孙嘉诚的来信,徐树铮不停地在屋子里来回度着步思考着。


蒙古问题,实际上就是中国与俄国之间的实力较量问题:1911年武昌爆发武装起义,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国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摆脱清政府的统治。早已觊觎外蒙古的沙皇俄国,乘机策动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们脱离中国。11月30日,外蒙古宣布“独立”,成立“大蒙古国”。接着,俄蒙军队包围了清政府驻库伦(乌兰巴托)的办事大臣衙门,解除了清军的武装,并将办事大臣三多及其随从人员押送出境。


与此同时,沙俄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抗议,于1912年11月3日,同由它扶植起来的外蒙古当局订立了《俄蒙协约》,规定:由俄国扶助外蒙古的“自治”及训练外蒙古军队;外蒙古不得允许中国军队入境,不准华人移植蒙地;外蒙古准许俄人享受本条约广泛的特权(如自由居住来往,经商,开矿,务农,以及开设银行、邮局等等)。


内外交困的北京政府别无出路,只得与沙俄谈判寻求解决外蒙古问题。俗话说:弱国无外交。刚刚建国不久的中华民国,国力之弱可想而知。但中国的外交官们做出了极大努力,终于迫使沙俄做出让步,承认外蒙是中国的领土,条件是在外蒙古实行“自治”。也就是说外蒙古在名义上仍属中国,实际上外蒙古的内政与外交还是掌握在沙俄的手中。不管怎样,在当时的情况下得到这种结果已实属不易。以卖国复辟著称于世的袁世凯却没有丢掉外蒙古,这一点也着实让那些号称“民族精英”的后人们汗颜!


1913年11月5日,沙俄当局与袁世凯的北洋政府签订了《中俄声明》。《声明》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要求外蒙古取消独立;但是却规定中国不得在外蒙古派驻官员、不驻军、不移民;逼迫中国承认外蒙古的“自治权”,由俄国实际控制外蒙古。1915年6月7日,沙俄政府、外蒙古当局和北洋政府三方又在外蒙古的恰克图签订了《中俄蒙协约》,确认1913年的“中俄声明”,并予以具体化。外蒙古的独立使中国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辽阔土地被割裂出去,形成了一个世界最大的内陆“国家”。由于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它的分裂形同把中国拦腰崭断!


1918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沙俄政府被苏俄推翻。这时的“自治蒙古”也就失去了主子。苏俄红军不断向西伯利亚和远东的挺进,使“自治蒙古”感到危胁的日益临近,他们开始坐卧不安。于是他们提出了与中国进行取消“自治蒙古”、重新回到中国怀抱的谈判。


现在,北京政府派出的都护使陈毅总督(不是后来的陈毅元帅)正在库仑与外蒙古王公谈判,试图以“给予外蒙相当优越的民族自治地位”的优惠条件,来达到收回蒙古主权的目的。不过谈判进程却缓慢而艰难:以哲布尊丹巴为首的外蒙王公贵族表示“愿意回归中华祖国”,只不过是缓兵之计,根本没有诚意。他们实际的意图是首鼠两端,试图在中、俄之间以为得利而已!


徐树铮当然愿意出兵收回蒙古,建立此“不世功勋”。但是他也确实有许多实际的困难:陈毅总督刚刚前去库仑谈判,现在出兵,显然没有合适的借口;他在这里的军队只有两个师,去除驻守的部队,能派出去的兵力只有一个师,兵力不足;有孙中山的电报,他相信孙嘉诚不会在这件大事上给他“下绊子”。但是对方却“吞了”他5000人的部队,让徐树铮的心里非常“不痛快”:他绝不愿意借助孙嘉诚的部队来“成就大事”——可是,显然孙嘉诚的中国军团在收回蒙古的问题上又处于非常关键的地位:没有他们在蒙古的北方“坐阵”,那些狡猾的蒙古王公们是不会轻易投降的!


徐树铮在心里仔细思考着对策:第一,绝对不能让段祺瑞知道他与孙中山以及苏俄中国军团之间的事情——这将影响他在国内的政治前途;第二,绝对不能让中国军团参与收复蒙古的军事行动;第三,必须说服段祺瑞,使正在进行的谈判破裂,让他徐树铮“师出有名”。


在满足这三个条件以后,应该怎么办呢?徐树铮不愧为具有政治头脑的谋略型将领,他很快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首先,他要说服段祺瑞和陈毅,提高对哲布尊丹巴的要价,使谈判尽快破裂;其次,他要利用苏俄中国军团目前的特殊地位,让孙嘉诚对哲布尊丹巴施加压力。最后,他再大兵压境,争取“兵不血刃”,迫使蒙古投降!


徐树铮终于斟酌好了具体的细节,精神愉快地走出指挥部,来到喧闹的大食堂里,为归来的1000多名士兵们接风洗尘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