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三里湾(13-20)

平岛射日 收藏 9 53
导读:[转帖]三里湾(13-20)

13 老 五 园

----------------------------------------------------------------


张信领着何科长离了船头起菜园,通过了几块棉花地,就钻进了一丈多高高秆的玉蜀黍

地中间的小路上。张信介绍说:“这也是‘政治组’种的地。”伸起手还探不着的玉蜀黍穗

儿长得像一排一排的棒槌,有些过重的离开秆儿,好像横插在秆上,偶然有一两个早熟的已

经倒垂下来。这些棒槌虽说和秆儿连接得很保险,可是在你不继续考虑这个关系的时候,总

怕它会掉下来砸破你的头。他两个在走这一段路的时候,谁也不想多说话,只想早一点通过

这个闷人的地方。


穿过了这段玉蜀黍地,便看见老五园。三里湾自古就向东西两边的山庄上卖菜,不过菜

园子是汉奸刘老五家开的,就在这块地方。那时候,刘家用自己的威风,压着大家给他让一

条卖菜的路,从船头起通到这里,贩菜的人和牲口每天踩踏着路旁的庄稼,大家也只好忍气

吞声,直到刘老五犯了罪,这园被没收了分配给群众以后,才把这条路改小了。得地的人,

都是些缺粮的小户,所以大家都不种菜而改种粮食,虽说后来在水井的两旁成立了两个互助

组,又把辘轳换成水车,可是仍然不再种菜。在头一年(一九五一年)建社时候,井北边的

一个组入了社,井南边的仍旧还是互助组。


何科长和张信快要走近这老五园的时候,正赶上这里的小休息。社里的“政治组”和井

南边的互助组共同休息在井台附近。社里的组长就是前边提过的副村长张永清,互助组的组

长是和王宝全打铁那个王申的孩子王接喜。两个组长好像正谈论着什么事,张永清拿着两柄

镰刀不知道表演什么,引得大家大笑了一阵。有个老社员看见了何科长和张信,喊着说:

“张信同志!你和何科长正赶上给我们修理机器。”张永清回头一看,见是何科长和张信来

了,就弯腰拾起了两个谷穗子然后迎上去。


大家把何科长和张信让到井台的一角上坐下了。何科长问:“修理什么机器?”问得大

家又笑起来,比刚才笑得更响亮,更长久。原来当他们两个人还没有走近这里的时候,张永

清正介绍他在省里国营农场参观过的一架“康拜因”收割机割麦子。这事情他本来已经作过

报告,可是大家想知道得更详细一点,所以要让他一个部分一个部分谈。这个机器一共有多

少部分,哪一部分管做什么,连他自己也没有记住,所以只好表演。他说那家伙好像个小楼

房,开过去一趟就能割四五耙宽,割下来就带到一层层的小屋子里去,把麦子打下来、扬簸

得干干净净,装到接麦子的大汽车上……他正用两只手指指划划叙述着,接喜问他:“机器

怎么会把四五耙宽的麦子捉住呢?”他说:“是用很长的一个轮子,跟咱们风车里的风轮一

样,那轮上的板把上半截麦子打在个槽里……”说着便旋着两根镰柄在谷地做样子,可是一

用力就把两个谷穗子打掉了。有人说“这部机器还得修理修理”,说得大家“轰隆”一声都

笑起来。那个老社员请何科长和张信修理机器,就指的是这个机器。何科长和张信问明了原

因,也随着他们笑了一阵。


张永清看着何科长便想起了糊涂涂老婆常有理。他想何科长既然住在他们家,常有理一

定要告自己的状——因为自从他顶撞了常有理的几个月以来,每逢新到村里来一个干部,常

有理就要告一次状,连看牲口的兽医来了,她都向人家告。他试探着问何科长说:“你住的

那一家的老太太向你告过状了没有?”还没等何科长回答,大家几乎是一齐说:“那还用

问?”何科长说:“要不是她告状的话,我还不能一直睡到快吃饭才起来呢!”王接喜替张

永清问:“告得一定很恶吧?”何科长说:“那老太太固然糊涂一点,可是张永清同志说话

的态度恐怕也不太对头。”又向张永清说:“人家说你说过:‘在刀把地上开渠是一定得开

的,不论你的思想通不通——通也得开,不通也得开!告状也没有用!我们一边开渠一边和

你打官司!告到毛主席那里也挡不住!’这话如果是真的,那就难怪人家告你的状了!”何

科长说到这里,别的人都看着张永清笑了。张永清说:“这几句话我说过,可是她就没有说

我们是不是也向她说过好的?”何科长说:“只要说过这几句话,任你再说多少好的也没有

作用了。”王接喜组里一个组员说:“何科长还不了解前边的事,依我看不能怨永清的态度

不好。在永清没有说那几句话以前,大家把什么好话都给她说尽了——她要地给她换地、要

租给她出租、要产量包她产量——可是她什么都不要,就是不让开渠,你说气人不?都要像

她那样,国家的铁路、公路就都开不成了。依我说她那种像茅厕里的石头一样的又臭又硬的

脑子,只有拿永清那个大炮才崩得开!”何科长说:“问题是崩了一阵除没有崩开,反把人

家崩得越硬了!要是已经崩开了的话,人家还告他的状吗?为了公共事业征购私人的土地是

可以的,但是在一个村子里过日子,如果不把思想打通,以后的麻烦就更多了。她是干属,

是军属——是县级干部和志愿军的妈妈,难道不能和我们一道走向社会主义吗?大家要和他

对立起来,将来准备把她怎么样?渠可以开,但是说服工作一定还得做!再不要用大炮

崩!”张永清说:“对对对!我以后再不崩了!”一开头请何科长修理机器的那个老社员

说:“以前崩的那几炮算是走了火了!”大炮能走火的事以前还没有听说过,所以又都笑了。


一个和王接喜年纪差不多的青年组员说:“接喜!你爹那脑子,依我看也得拿永清老叔

的大炮崩一崩!”另一个组员纠正他说:“连‘常有理’都不准崩了,怎么还可以去崩‘使

不得’?”


何科长见他们这一组热闹得很,数了数人也没有数清,好像大小有二十来个,便问他们

说:“你们这一组不觉着太大吗?”张信向他解释说:“这是两个组。一个是社里的,另一

个是互助组。”互助组一个组员说:“我们明年就一同入社!”何科长说:“全组都愿意

吗?”“都愿意,就是剩组长他爹不愿意了。”何科长又问到组长他爹是个什么想法,张信

便把王申那股“使不得”的劲儿向他介绍了一番。以前说要拿大炮崩的那青年说:“依我看

那是糊涂涂第二!”张永清说:“可不一样:糊涂涂是财迷,申老汉不财迷。到了扩社时

候,我保险说得服他!”


又谈了一阵,张永清看了看水车的阴影说:“该干活了!”那个青年也看了看阴影说:

“人家‘武装组’和‘技术组’都有个表,咱们连个表也没有。”张永清说:“不要平均主

义吧!咱们也不浸种、也不换岗,暂且可以不要,等咱们把生产发展得更高了,一人买一个

都可以!”


两个组又都干起活来了,何科长和张信看他们割了一阵谷子,就又向黄沙沟口柳树林那

里走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