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一)

royf22 收藏 28 185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当天下午,汤炳全没有派人来请周卫国商谈合作抗日的事!

第二天,还是没有人来请周卫国前往警备旅旅部会谈!

倒是大街上对“混入清源县城的鬼子奸细”的大搜捕一阵紧似一阵。

对于这次影响自己日常生活的大范围搜捕活动,清源县城的老百姓们由于对鬼子汉奸的痛恨虽然普遍表示了支持,但这种漫无目标有如大海捞针一样的搜捕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发生的这一切体现在周卫国身上,却又显得有些微妙:一方面,由于大街上持续的戒严和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兵力密度,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周卫国和杨大力这两天都没有踏出客栈一步,简直就像是被软禁在了客栈一样;另一方面,整个清源警备旅都忙于搜捕,似乎所有人都对周卫国不闻不问,一时之间,又仿佛每个人都忘记了周卫国这个八路军代表的存在!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特战队撤出清源县城的第三天。

这天,连续三天闷在客栈里的杨大力已经很不耐烦了,到了中午,终于忍不住对周卫国发牢骚道:“班长,天天窝在屋里,憋也要把人给憋死!俺们干脆回虎头山算了!反正有没有国军我们都一样打鬼子!”

周卫国微一皱眉,说:“你要想回去,自己回去就是!我又没拦你!”

杨大力赶紧陪笑道:“班长,俺不是这个意思,俺就是受不了国军这鸟气!他们请俺们来本就是为了商量一起打鬼子的事,现在好,俺们来了他们倒不急了!俺就是不明白,一起打鬼子就一起打鬼子吧,还有什么好多想的?真不痛快!”

周卫国笑了,说:“大力,这几天让你跟着我受气也的确难为你了!不过你放心,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两天应该就会有结果!”

杨大力奇道:“班长,您怎么知道?”

周卫国一笑,说:“谁叫我是你班长?”

杨大力挠了挠头,嘿嘿笑道:“班长,既然您这么说,那俺就再等两天!”


周卫国没有猜错,当天下午,就有个警备旅的传令兵急匆匆走进客栈,态度出奇恭敬地请周卫国前往旅部会谈。


当周卫国和杨大力走进警备旅旅部大门时,汤炳全又和第一次见面一样迎出了大门,连脸上的表情都和第一次见面一样热情,如果说有不同的,那就是这回他说的话和第一次不一样——这回汤炳全说的是:“卫国老弟,快请进快请进!这两天做哥哥的多有怠慢,还请老弟恕罪!”——还有就是不知汤炳全出于什么考虑,作为他智囊的于得水并不在场!

对于这一点,周卫国自然没有多问,而是微笑着说:“汤旅长客气了,这几天汤旅长事情比较多,我们先等一等也是应该的。”

汤炳全脸上稍现尴尬之色,但很快就笑着掩饰了过去,热情地拉着周卫国进了大厅。

两人坐下后略一寒暄,汤炳全就直奔主题:“今早我们刚得到的紧急情报说,涞阳日军拟于近日大举进攻我们清源县城,目前已有一千多日军在清源方向集结完毕。另外,今晨我方与敌前哨部队已发生零星交火,略有损失!”

周卫国心中自然是一片雪亮,要不是涞阳的鬼子有这么大的动作,汤炳全的态度又岂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热情?脸上却不动声色,说:“汤旅长麾下兵强马壮,这一千多鬼子自然是不放在心上!鬼子这回可是要自讨苦吃了!卫国在这里预祝汤旅长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汤炳全心中不由苦笑。

他现在的位置很尴尬。原本上头曾经暗示过,和日本人达成的默契是以对八路军虎头山根据地的进攻换取清源县城,所以当初日本人才会一枪不放就退出清源县城。这本来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可没想到情况会变成现在这样!

说实话,日本人要来打清源,汤炳全可连一点守住的把握都没有!

日本人这回竟然光先头部队就出动了一千多人!还都是正牌日军(由于在抗战初期发生过伪军和国军交战时集体临阵倒戈的事情,所以此后日军在和国军作战时很少派伪军直接参战)!今天早晨所谓的“零星交火”实际上是日军一个中队的试探攻击,而自己所谓的“略有损失”实际上是伤亡了将近一个连!从这场前哨战来看,日本人这回是来真的!而日军今天早晨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让汤炳全感到深深的恐惧!

说实话,日本人可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这个警备旅了!他们难道以为自己这个旅是训练有素的中央军精锐部队吗?可就算是中央军,抗战以来被一千多日军赶着一个师跑的事也不稀奇啊!自己这一个旅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这些大家心里虽然都明白,汤炳全却也不好意思明着说出口,只好咳嗽了一声,说:“要说日本人,兄弟本是不怕的,只是卫国老弟,实不相瞒,我部兵力虽然多于当面日军,但因维护地方秩序,我部兵力多有分散,目前县城所能集结的兵力不过一个多团!何况我们当面的这一千多日军还只是先头部队,日军随时有增兵的可能。贵我两部皆为抗日武装,唇齿相依,自应守望相助。所谓患难与共,值此寇焰正炽之际,贵我两方正当精诚团结,共御强寇!”

周卫国沉吟半晌,没有说话。

汤炳全心急如焚,又是搓手又是摸自己的光头,无奈自知这几天的所作所为颇乏待客之道,理亏之下,只好静等周卫国开口。

良久,周卫国才开口说道:“其实卫国此次来清源县城,目的就是应汤旅长之邀商讨共同合作抗日事宜的,只是没想到中间遇到变故,这才耽搁了下来。”

汤炳全顿时眼前一亮,赶紧接口道:“老弟说的极是,做哥哥的倒是愚钝了!今日下午,我们就将贵我双方合作事宜谈妥如何?”

周卫国微一颔首,说:“只要汤旅长有合作的诚意,相信今日一定能谈妥!”

汤炳全喜不自禁,连声说道:“有诚意!当然有诚意!现在就请老弟先提出贵方的条件!”

周卫国面容一整,说:“好,我方的条件其实很简单:第一、双方的合作是平等关系,不存在上下级之间的隶属关系。”

汤炳全点头说:“这条没问题,我答应了!”

随即正色说:“就不知我叫你老弟你是否觉得吃亏?”

说完,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很有意思,自顾自地嘿嘿笑了起来。

周卫国微微一笑,说:“你我兄弟相称倒是无妨,只是汤旅长可不要倚老卖老才是!”

汤炳全干笑两声,说:“卫国老弟说笑了!”

周卫国说:“还有,我们合作抗日可以,但在保证实现作战目的的前提下,我方有权自行决定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作战,你方不得过问!并无权直接指挥我们作战!”

汤炳全心里又是苦笑,他当然也想指挥虎头山的八路军,可也要能指挥得动啊!想到这里,汤炳全立刻干脆地说:“行!但不知贵方还有什么条件?”

周卫国说:“第二、双方严守各自防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进入对方防区!像上次贵方一部擅自进入我方防区的事情,再不允许发生!否则,我方将视为贵方的无理挑衅,并展开相应的军事行动!”

汤炳全尴尬地说:“卫国老弟放心,我方保证一定不会发生类似事情!”

心中却是郁闷无比,上次进攻虎头山自己明显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像这种事情他怎么还会愿意再来一次?不过汤炳全眼珠一转,立刻说道:“不过要是为了打鬼子呢?”

周卫国说:“这个我马上就要说到了。第三点,为共同抗日,双方可组建联合指挥部,指挥官由双方各一名军事主官共同担任,但联合指挥部暂时只负责双方部队的协调配合、战线划分等,无权向对方部队下达具体作战任务。必要时,在联合指挥部的授权下,双方部队可以进入对方防区,但为免发生冲突,进入对方防区后必须严格遵照联合指挥部指定之行军路线。当然,联合指挥部的权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今后双方如合作良好,可以尝试由联合指挥部指挥双方所辖部队共同作战。”

这一点汤炳全倒是没有意见,立刻点头说:“这个没有问题!还有呢?”

周卫国微笑道:“没有了!”

汤炳全有点不敢相信地说:“没有了?”

他原本已经想好就算周卫国这次狮子大开口自己也忍痛接受他的条件的,毕竟现在有求于他!没想到周卫国只是提出了三点原则性的要求!

周卫国正色道:“汤旅长放心,落井下石的事情,我们八路军是断断不会做的!”

汤炳全感慨道:“卫国老弟能以大局为重,实为党国之福啊!”

这话他两天前虽然说过一次,但此刻说来,心中对自己之前的种种猜测却不免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周卫国面容一整,说:“汤旅长,其实我们都明白,我们合作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汤旅长说的没错,贵我双方的关系就是唇齿相依!一旦我们合作,则虎头山和清源,立成犄角之势!有了清源的保障,我们虎头山固然是有了一个稳固的后方和有力支撑,遭敌攻击的方向也减为两个,大大改观了我们虎头山目前三面受敌的不利局面。但同样道理,虎头山北邻太丰,西接涞阳,实为清源屏障!只要虎头山不失,清源就最多只需面对来自涞阳一个方向的攻击,战略态势可说极度占优!但如果鬼子占了虎头山,清源则将腹背受敌,毫无侧翼安全可言!所以说,双方合作对贵方的益处实际更大!但这个我们也不必细说,只是,这样的合作我方拿出了诚意,贵方也该拿出相应的诚意!希望贵方今后不要再做出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汤炳全连连点头,说:“一定一定!卫国老弟一席话,说得做哥哥的心中实在惭愧!今后,我们清源警备旅一定和贵部精诚合作,捐弃前嫌,携手抗日!”

周卫国说:“我方的条件已经提完,现在请汤旅长提出贵方的条件!”

汤炳全立刻说道:“贵方的条件我方全部接受,我方无特别要求,只希望贵方能尽快参战,以缓解我方压力!”

周卫国断然说:“这个没问题!我回去后立刻安排!”

汤炳全一拍大腿,大声说道:“卫国老弟爽快!来人,拟合作协议文本!”

一个参谋军官立刻应了一声:“是!”

转身出了大厅。

汤炳全又一挥手,对一个参谋军官说道:“把那个刘二麻子带来的情报给周长官送上!”

立刻有参谋军官给周卫国送上了一份叠好的纸。

周卫国展开一看,见纸上描画着有城墙、街道、明暗堡和各种火力配系,似乎是某个城市的城防工事图!

汤炳全解释说:“这就是刘二麻子带来的情报——涞阳县城的城防工事图!为表达我部对合作的诚意,这份城防工事图现在就送给贵部!”

周卫国点头赞道:“如此重要的情报,汤旅长慨然相送,由此可见汤旅长合作抗日的诚意!我相信,贵我双方今后打鬼子必将合作愉快!”

汤炳全连声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心中却多少有些不自在!

在这份城防工事图上,汤炳全倒没有说假话,这的确是刘二麻子带来的“重要情报”。这份城防工事图的价值不用说,当然是极高的,可话说回来,这份价值极高的城防工事图在汤炳全看来却是一文不值!因为他汤炳全手中就算有了涞阳的城防工事图,难道还敢真的带兵去攻打涞阳?日本人不来打自己就偷笑了,哪还敢自己找上门去?那不是找死吗?所以此刻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周卫国,也显得自己对双方的合作极有诚意!而自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周卫国,他总不会一点表示都没有吧?只要虎头山八路军愿意帮忙,让日本人两线作战,清源眼下的危机也就可以安然度过了!只是这些话,当然只能藏在心里!

周卫国仔细看完那份城防工事图,抬头便看见了汤炳全热切的眼神,立时将汤炳全心里的想法猜了个七七八八,表面上自然不说破,只是随口评价了涞阳鬼子的城防,汤炳全倒也耐着性子和周卫国有来有去地探讨了一番。

最后,参谋军官终于送上了誊写好的一式两份的合作协议文本,周卫国和汤炳全确认无误后,各自在文本上签字画押。交换文本后,双方的合作也就算是正式确立下来了,一直担心周卫国的汤炳全心中一块石头也终于落地!

周卫国将交换的协议文本交给杨大力收好后说道:“卫国这就回虎头山准备,临走之前,卫国还有一点建议,贵部和鬼子打,要机变灵活,避免据阵地死守,要充分利用清源多山的地形梯次布防,层层阻击,迟滞敌军,以逐步消磨掉日军进攻的锐气,并为集结兵力反击争取充足的时间!”

汤炳全叹道:“卫国老弟之才,真是不可多得啊!”

随即低声说道:“卫国老弟,到老哥我这里来吧,我把我手下最好的一个团,一团团长的位置给你!”

周卫国微微一笑,说:“汤旅长,你这话可不像是在共商抗日大计,更像是在挖墙脚啊!”

汤炳全哈哈一笑,说:“我这是说笑,卫国老弟不必放在心上!走,我送卫国老弟出城!”

说完,拉着周卫国的手就向外走去,竟真的直到把周卫国送出清源县城才松手!临别时,还依依不舍地颇流了一些眼泪,搞得杨大力暗中直嘀咕这汤旅长真像个娘们!


周卫国和杨大力进了虎头山后不久,就遇上了上洞村民兵的第一道暗哨,见民兵们能保持如此高的警惕,周卫国大为满意。

两人经过上洞村时,稍事休息。

但就在上洞村的短暂停留,从全副武装的民兵忙碌的身影和村民们有条不紊地藏好粮食、准备干粮这些举动周卫国已能明显地感受到村里的备战气氛。

村长的汇报证实了这一点。

由于涞阳地下党出色的工作,根据地比清源警备旅更早一天得知了鬼子的动向。虽然情报表明,鬼子这回的主攻方向是清源的国军,但谁也不能担保这不是鬼子在虚晃一枪,所以县委还是下达了反扫荡作战的预备命令,只是由于周卫国这个根据地最高军事主官不在,部队的总动员令一时还没有下达。

从这一点看,周卫国还是比较佩服张楚的果断的。

考虑到军情紧急,周卫国没有在上洞村做过多停留,和杨大力带上干粮后骑马直奔赵庄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