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七)

bigstore 收藏 5 101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苏联的黑海舰队,周天雷接到了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的邀请。邀请他在明天参加黑海舰队211号潜艇的例行的黑海巡逻活动。在晚上周天雷接到了莫斯科德军代表团发来的电报,说隆美尔已经攻下了班加西港,并歼灭了由托布鲁克增援的一个装甲旅和一个团的步兵部队。隆美尔指挥的北非装甲集群部队已经开始向托布鲁克前进。

在第二天早上,周天雷按照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邀请的时间,来到了黑海舰队211号潜艇所停靠的潜艇码头上。

在码头上这艘苏联潜艇静静的停在码头上,而它的操纵者们则在码头上列队等待周天雷的到来。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也已经在码头上等待着他们。

周天雷和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一起站在码头上看着在他们那面前的苏联水兵,一个苏联海军大尉上来向两人行了一个军礼报告说:“报告司令同志,上将先生,我是黑海舰队211号潜艇的指挥员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另一个苏联海军军官站出来说:“我是这艘潜艇的政治委员。拉西诺夫海军大尉。”

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对皮德洛佳海军大尉说:“你知道你们的任务吧?”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说:“我们知道,高特将军,这是我的部下。欢迎您和您的部下到我们的211潜艇。”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向周天雷一一介绍了自己的部下,周天雷转身对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说:“现在我们可以登艇了吗?”

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说:“当然可以。”周天雷带着拉芬在苏联水兵后面一起登上潜艇,他转身向在码头上的来送行他的其他的德国军事代表团的人挥手致意。

一艘拖轮向211潜艇靠了过来,在潜艇甲板上的水兵则忙着将码头上的水兵所解开的潜艇的系锚铁链给收起来。此时周天雷和皮德洛佳海军大尉站在指挥塔上看着苏联水兵作着这一切。

拖轮开始发动起来,推着潜艇离开了它所停泊的码头,在到了深水的地方后潜艇将使用自己的动力来离开海军基地。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带有崇敬的语气对周天雷说:“将军,您原来所指挥的潜入英国海军基地斯帕克湾,击沉英国第二舰队旗舰的战绩令我们十分佩服。”

周天雷摇着手说:“那个是小意思,不值一提。”

这时周天雷感觉有人从指挥塔下面上到指挥塔上来,他转头一看是这艘潜艇的政治委员拉西诺夫海军大尉已经上来了,好像是想听他们的谈话。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皱着眉头看着他,然后对周天雷说:“高特将军,请您到我们的潜艇去参观一下,很快我们就要出港了。廖加奇夫,你继续在观察塔上观察。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们。”

在指挥塔上面的观察哨位上的水兵应了一声。然后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和周天雷一起钻入潜艇。

在指挥塔下面是211潜艇的控制室,十多个水兵在这里正在操纵着各种操纵手柄,周天雷看见了深度表,虽然他并不能说俄文,不过由于他在自己原属的时空曾经指挥过俄制的‘基洛’潜艇,所以他还是可以看懂一些俄文的。

他看着潜艇的深度表说:“艇长先生,现在我们下潜了吗?上面的深度怎么表示我们现在在水下的20米处啊,我们还没有进入潜望镜深度的啊。”被派上来的俄语翻译将周天雷的话翻译给了皮德洛佳海军大尉。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尴尬的说:“那个深度表有误差,我们还没有校正它。高特将军,我们先到鱼雷舱看好吗!”

周天雷在听了翻译转译过来的话后说:“那就请你带路吧。”

在鱼雷舱里,几个正在那里打牌的水兵在见到艇长来了之后,立即丢下纸牌,立正站好,这时一直在周天雷他们身后的211潜艇政治委员拉西诺夫海军大尉上前训斥他们:“你们在作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竟然在这里打牌?”

周天雷要翻译将拉西诺夫海军大尉的话转译给他听,翻译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拉西诺夫海军大尉翻译给了周天雷听。

周天雷在听了后不以为意的笑了他对拉西诺夫海军大尉说:“政治委员先生,我国的潜艇官兵在未进入战备状态的时候,特别是鱼雷舱的官兵我们是允许他们娱乐的,你要知道潜艇水兵是海军水兵中最苦的兵种。在我们德国海军里,潜艇水兵的待遇比水面舰艇的水兵的待遇还要好的多。”

这时鱼雷舱的通话器响了起来。廖加奇夫的声音在扬声器里响了起来:“艇长同志,艇长同志,我们已经到了港口外的深水区,现在是否下潜。”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抓起通话器说:“廖加奇夫,你下来吧,把水密门给关好。各舱注意。我们即将下潜,检查机器状态,检查水密状态。”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在放下通话器后对周天雷说道:“高特将军,我们到指挥舱去吧。”

一行人离开了鱼雷舱,向指挥舱走去,一路上苏联水兵在见到他们过来的时候,全部肃立,向他们致敬。对潜艇上的水密门周天雷还钻的十分顺利,不过拉芬由于没有在潜艇部队服役的经验,刚才在过来的时候由于是不慌不忙的在钻,还没有出事。而在这紧张的钻水密门的时候,脑袋撞在了水密门上沿,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当他们来到指挥舱后,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在抓起通话器了解了潜艇各部门的情况后,下令道:“潜艇下潜,潜艇下潜,下潜至潜望镜深度,航向航速保持不变。”

负责指挥潜艇航行的军官口中复述着皮德洛佳海军大尉所发出的命令,要操纵潜艇的舵手操纵潜艇下潜,在潜艇表面的进水门打开了,海水涌进潜艇的主蓄水柜,潜艇开始慢慢的下潜,最后在海面上只留下了一根小小的潜望镜筒在破水前进。

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命令道:“升起潜望镜。”等潜望镜升起来后他打开潜望镜上面的手柄,将自己头上的帽子一捋,推到一边。右眼贴在目镜上面,双手趴在手柄上,慢慢的围着潜望镜柱在转圈。

他在观察了十五分钟后,他放开手柄对周天雷说:“将军,您要看一下吗?”

周天雷自在西班牙以来,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上过潜艇了。今天这上潜艇,看见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在使用潜望镜,早就按捺不住了,在皮德洛佳海军大尉发出邀请后,他将自己的帽子脱下递给了拉芬。然后自己站过去,也将双手放在手柄上,眼睛贴在目镜上面。

他围着潜望镜基座推着潜望镜也转了一圈,在目镜里他没有看见在海面上有什么目标,只是看见远处小岛上的领航灯塔。除此之外除了海水和天空外什么也看不见。黑海的海水由于蓝藻的作用,在阳光的照射下将海水映成了一种蓝绿色。

他放开潜望镜的时候,没有在潜艇部队服役经历的拉芬在征得皮德洛佳海军大尉的同意后也上前用潜望镜观察海面上的世界。

在拉芬听到周天雷要他放开潜望镜的话后。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潜望镜。皮德洛佳海军大尉下令将潜望镜收回,潜艇下潜到100米,航向转向东南120度。

此时在德国基尔军港,德国大洋舰队北分队正在做‘莱茵河演习’的出发准备。在德国新服役的新锐战列舰‘俾斯麦’号上,一个德国海军军官正在指挥起重机将码头上的‘俾斯麦’号381毫米主炮的炮弹一发发的吊起,然后再让它们通过一层层的装甲甲板,被吊入到各主炮下面的弹药库里。

起重机的钢缆吊绳发出吱吱的声音,仿佛也感觉到了那381毫米的炮弹的沉重的重量。而在其它的战位上,德国水兵在忙着检查军舰上的各设备的情况。

代替周天雷指挥的罗格此时正在德国大洋舰队旗舰‘格拉夫。齐柏林’号航母上,这艘航母因为周天雷想提前它的服役时间,所以那些在飞行指挥舰桥前后的六门105毫米高炮和在它的左右舷的150毫米主炮都没有拆除,不过在它海试结束后,周天雷就下令陆续拆除这些在海战中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大炮。(‘格拉夫。齐柏林’号航母在设计时,德国海军为它的配置有过比较激烈的争论,一方认为航母是在舰艇编队的掩护下对整个编队提供空中掩护和打击,所以航速只要能跟上快速战列舰即可,另一方则出于一战和他们参观日本航母的影响,坚持要把航母也搞成海上袭击舰,争论以后者的胜出而告终,所以为它配备了大功率的主机和众多的150毫米主炮,共8门,还在飞行甲板上布置了六门105毫米高平两用高射炮,严重影响航母上的飞机起降,这些东西是对航母的功能有重大影响的,有人私自称德国航母是航空战舰,受德制航母影响较深的俄国航母也是一副如此作派)

他在航母的木制甲板上看着军港内的各军舰上面的忙碌,这时他的副官走了过来,对他说:“报告,这是海军司令部的电报。”

罗格接过电报后看了后说:“命令舰队加快准备速度,我们可能会提前开始计划。”

“是,长官。”军官转身离去。

在罗格的催促下,在第二天的下午,德国大洋舰队北分队做好了出航准备。在‘格拉夫。齐柏林’号航母上的飞行指挥舰桥上,罗格看着在舱室上面挂着的航行钟,再看看自己的手表。在时针指向下午三点的时候,他站了起来,开始下达命令,命令舰队开始出航。

这时周天雷已经离开了潜艇,因为在潜艇上他接到了一封由留守在岸上的德国军事代表团成员转发来的电报,电报里面有一道密语,周天雷看了密语后知道是他所安排的海军陆战队蛙人侦察部队其中的一支—莫斯科方向的部队已经到了莫斯科外,与在莫斯科的联络人接上了头。但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进入莫斯科,只是在莫斯科的郊外逗留,因为他们的任务是绝密,不可能直接去德国军事代表团在莫斯科郊外的住处。

周天雷需要他们到黑海这边来,来仔细侦察黑海舰队和敖德萨军区在这里的部署,因为周天雷知道在历史上曼施坦因最终要求调‘多拉’火炮和600毫米重迫击炮的原因之一就是在黑海沿海地区,苏联人在这里部署了大量的重炮工事和坚固的掩体。造成了德国军队的大量伤亡。所以周天雷需要这些人来黑海地区来对这个地区进行仔细的侦察,而且他们还可以得到德国军事代表团的一些掩护。而分到南面的侦察分队由于需要侦察的目标众多,他们离黑海地区还十分遥远,所以周天雷就想到动用这支已经到达莫斯科的部队。

他回电报给莫斯科,要求在莫斯科的接头人为这些特战队员准备合适的身份,然后通过飞机尽快的将他们送到黑海来。

在发出电报的当天下午,周天雷乘坐的苏军巡逻艇回到了苏联黑海舰队的军港,在军港里周天雷除了苏联海军的一些高级军官和随他来黑海舰队的原来的德国军事代表团成员外,他还看见了那支侦察分队的指挥官—莫里特上尉,为了掩人耳目,他穿的军服是陆军军服而没有穿德国海军陆战队军服。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