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三章 暗流 暗流(七)

royf22 收藏 31 258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三章 暗流 暗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于得水在一边冷哼了一声,说:“冤枉?难道周长官还能冤枉你不成?”

刘二麻子赶紧说道:“这位长官有所不知,小的当初虽然当了鬼子的中队长,但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时时想着弃暗投明!后来周长官率部攻打骑风口据点时,小的还曾经大力配合,使得周长官麾下损失轻微,不信您问周长官……”

汤炳全和于得水都不由看向周卫国。

周卫国却是微皱眉头,没有说话。不可否认,刘二麻子虽然在说谎,却也不全是假话,一时倒真的让人难以否认,而且,他也实在很想听听这个墙头草还能说出什么离谱的话!

见周卫国没有驳斥自己的话,刘二麻子继续说道:“后来,周长官把小的和部下都带到了虎头山。但为了进入鬼子内部,获取更多情报,小的又忍辱负重,背着汉奸的骂名,离开虎头山再次披上了鬼子皮!几位长官,你们以为我愿意当汉奸吗?天天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汉奸的日子好过吗?我心中的苦痛你们知道吗?”

说着说着,刘二麻子竟然哭了起来,哭声越来越大,刚开始刘二麻子还有意为之,到后来,哭发了性,自然而然就涕泪交加了!

配合着这大把的眼泪鼻涕,刘二麻子的话听起来倒也有一定的说服力!

现在连于得水都不得不暗暗佩服刘二麻子俱佳的唱做!

周卫国则嘴角带着冷笑盯着刘二麻子,看得偶尔偷眼瞧向他的刘二麻子心中一阵惊慌。

过了一会儿,被刘二麻子哭声吵得心烦的汤炳全一摆手,打断了刘二麻子的哭声,说:“好了,别哭了!有话快说!”

刘二麻子赶紧停止了痛哭,只是哭声虽然停止,抽泣的动作却一时半刻停不下来。

刘二麻子却也不敢耽搁,就这样边鼻子抽动边说道:“长官……恕罪!小的……对党国……一片赤诚,却不得不……背负着……汉奸的骂名!小的……实在是……心中难过,这才……在长官面前……失了礼!”

断断续续的几句话把汤炳全听得只皱眉。

于得水立刻接口道:“要照你说的,你还算得上是为党国忍辱负重喽?只是,你既然要弃暗投明,为什么要鬼鬼祟祟来到我们清源县城?”

刘二麻子努力平顺了呼吸,大为委屈地说:“长官明鉴!前几天,小的听说国军和虎头山八路军将于近日在清源县城共同商讨抗日事宜,便立刻决定携带涞阳鬼子的情报前来投奔国军!谁知小的装扮成普通百姓刚进清源县城不久,就遇上了周长官!一见面,周长官不分青红皂白就命人将小的抓了,小的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话说回来,当初为了取信于鬼子,小的的确做了一些对不住八路军的事情,可小的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党国,绝无半分私心啊!小的自问无愧,此心可昭日月!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周长官对小的一直有所误解,这个小的明白,他要处置小的,小的也无话可说!但若有谁要说小的是真汉奸,小的宁死不认!其实,周长官就算因为报仇处死小的,小的也认了!只是小的死了不要紧,带来的涞阳鬼子的情报藏在哪里就没人知道了!小的这一片赤诚之心,还望汤旅长明察!”

刘二麻子这一番话说下来,当真是大义凛然,掷地有声!

周卫国终于明白,原来人还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现在连他都有些佩服刘二麻子了!

于得水在心中暗笑之余,假意沉吟着对汤炳全低声说道:“旅座,这刘二麻子的话听来倒也有几分道理……”

汤炳全“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个刘二麻子冠冕堂皇的话说了一大堆,自然不能全信,但也不能全不信。既然他说带来了涞阳鬼子的情报,那就不妨先信他一回,等周卫国离开后让他交出情报!反正他现在也在自己的地盘,还能玩出什么花招?

刘二麻子此刻却是心中笃定。

从得知于得水竟是清源县警备旅参谋长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有救了!后来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所谓一根绳子上栓的蚂蚱,于得水为了保全自身,果然和自己配合无间!更重要的是,这次来清源,自己的确暗中带了涞阳鬼子的情报!这本是为自己暗中留下的一条后路,为的就是一旦事情败露好有个倚靠,此刻倒真派上了用场!这下子那个周卫国想要不吃个暗亏都不行了!

想到这里,刘二麻子心里就忍不住想笑,对自己的先见之明不由有些飘飘然起来。

汤炳全沉吟半晌后,暗中对于得水使了个眼色,又向周卫国努力努嘴。

于得水会意,立刻转向周卫国,用尽量显得温和的语气问道:“周长官,这刘二麻子说的话也在理,不知您说他勾结汪逆,有何真凭实据?”

语气虽然温和,但话里话外竟是隐隐给周卫国安了个公报私仇的罪名!

汤炳全也对周卫国说道:“卫国老弟,这个事情你看……”

周卫国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对汤炳全微一躬身,说:“卫国此次行事鲁莽,见笑了!此事全凭汤旅长做主!”

于得水和刘二麻子都是一愣,他们都不敢相信周卫国竟然会突然就变得这么好说话!

汤炳全点了点头,赞道:“卫国老弟能以大局为重,实为党国之福!”

随即对于得水说道:“得水,这个刘二麻子就交给你处置了!”

于得水立刻双腿一并,肃声说道:“卑职遵命!”

汤炳全又转向刘二麻子道:“刘二麻子,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念在你以前所做的一些错事都是为了党国,前账一笔勾销!可如果你说的是假话,哼……不用等到天打雷劈,我先毙了你!这其间的利害,不用我多说了吧?”

刘二麻子赶紧点头哈腰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周卫国突然对汤炳全说道:“汤旅长,卫国身体突感不适,想要回客栈休息,贵我双方合作事宜,下午再谈可好?”

汤炳全关切地说:“回什么客栈?在我的旅部休息不好么?”

周卫国低声说:“汤旅长客气了,只是这样一来,却多有不便……”

说着,有意无意看了眼身边的杨大力。

汤炳全顿时想起周卫国“王佐”的身份,立刻露出理解的神色,说:“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了。卫国老弟是党国栋梁,可要多多保重身体!”

周卫国双腿一并,说:“谢汤旅长关心!卫国告辞了!”

汤炳全大声说道:“得水,送周长官!”

于得水立刻应道:“是!”

大步走到周卫国身边,微笑着对周卫国说道:“周长官,请!”

周卫国微笑转身,朝门外走去,在经过刘二麻子身边时,停了下来,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刘二麻子,以后就算不是下雨天,没有打雷,你也千万要小心!”

说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步而去。

刘二麻子顿时一个激灵,脸上变色,看向周卫国时,却只看到他离开的高大背影,心中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惊悸!


于得水把周卫国送出旅部大门后,停了下来,微笑着说道:“周连长,以后有什么话我们不妨摆开来谈,何必让那小人伤了你我之间的和气?”

周卫国故作不解,说:“于参谋长,我们之间现在难道不和气吗?”

于得水一愣,随即干笑两声,说:“和气!和气!”

心中却对周卫国的城府之深大为戒惧。

周卫国微笑着说:“于参谋长精明能干,卫国该多多向你学习!”

于得水赶紧说道:“周长官过奖!周长官深谋远虑,得水拍马难及!”

两人客套话这么一说,表面上刚刚的事情就算是轻轻揭过了。

只是,于得水当然知道周卫国不会真的放过自己,周卫国也从没想过于得水会这么容易就范!两人的话虽然说得客气无比,话外的意思,却实在不是旁人所能理解的!


回客栈的路上,周卫国一言不发,只是快步行走,杨大力见他脸色不善,也不敢多话,只是紧紧跟着。

两人回到客栈不久,门外就传来了间隔的一下和三下敲门声,杨大力轻轻打开门,赵杰立刻闪身进了屋。

周卫国指了指凳子,说:“坐!你来的正好!我正想和你们交待几句。”

赵杰忍不住低声问道:“连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汤炳全处置那于得水了吗?”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没有!”

赵杰一愣,说:“没有处置他?为什么?我们有人证,难道汤炳全会不相信?”

周卫国摇头叹道:“我还是太低估他了!”

赵杰立刻问道:“谁?”

周卫国突然笑了,说:“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刘二麻子吗!”

赵杰有些摸不着头脑,说:“刘二麻子?”

周卫国说:“刘二麻子在汤炳全的旅部刚见到于得水时,很有些吃惊,于得水也大为紧张。可后来刘二麻子得知于得水的真实身份后,立刻翻供,把自己说成是为了刺探鬼子情报忍辱负重的党国忠臣!再加上于得水从旁协助,到最后,连汤炳全对他都有几分相信了!我见多说也无益!就找个借口回来了。”

赵杰说:“连长,为什么不让那个叫村上的鬼子和他们对质?”

周卫国笑笑,说:“现在才只是个开始,怎么能把手中的底都露出来呢?在清源我们是客,于得水是主,我们自然该留有后手!”

赵杰说:“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周卫国微笑道:“看样子汤炳全是不想和日本人直接干,那我们就只好推他一把了!”

赵杰一愣,说:“怎么推?”

周卫国没有直接回答这问题,而是问道:“昨天那具日本人的尸体还在吗?”

赵杰说:“我们还留着呢,就是怕要尸体为证!”

周卫国说:“这具尸体在清源是用不上了!你现在立刻带着特战队分散撤出清源县城!想办法把那个叫村上的鬼子和另一具鬼子尸体也带上。”

赵杰说:“连长,我们为什么要撤出清源县城?”

周卫国说:“刘二麻子既然落到于得水手上,自然会把他被抓的经过告诉于得水!于得水知道我们还有精干部队潜入清源县城后,肯定会以搜捕汪逆人员的名义在城里大肆搜捕,万一被他发现甚至抓住一两个队员,我们就被动了!”

赵杰点头说:“我明白了!可要是我们特战队都撤出清源县城,您的安全谁来保证?”

周卫国微笑道:“这个你放心,我毕竟还是汤炳全的客人,于得水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大不了我就住进汤炳全的旅部去!”

赵杰笑了,说:“其实我看那个刘营长为人倒是不错!”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我那师弟为人太过正直,打鬼子又狠,真怕他以后会吃于得水的亏!”

赵杰笑道:“连长,这您就不必担心了,刘营长手下有兵,汤炳全又正用得着刘营长打仗,于得水就算使坏也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刘营长的!”

周卫国一笑,说:“也是!记住,你们出城后,再找辆大车,把那具鬼子尸体送到涞阳去!尸体上不妨多捅几刀,死状做得难看一点,再贴上‘这就是鬼子的下场’之类的标语。”

赵杰愣了愣,说:“为什么?”

周卫国淡淡说道:“示威!”

赵杰立刻会意,又想了想,说:“连长,您看标语的落款要不要写成‘国民革命军清源警备旅’?”

周卫国笑道:“你小子倒真是会举一反三!”

赵杰嘿嘿笑了,随后出了屋,安排特战队撤离的事情去了。


快到中午时,街上突然贴出了一张张告示,随后,大批荷枪实弹的士兵走上了街头。

由于士兵们还算和气,老百姓倒也没有惊慌,听了识字的人解说过告示的内容后,各自都急匆匆朝自己家赶。没过多久,街上就一片肃静,除了站岗放哨的军人,再没半个闲人!

周卫国向店家一打听,店家回答说告示上说了,清源县城混入了鬼子的奸细,现在全城戒严,警备旅于参谋长将亲率部属搜查混入的奸细!

听完店家的话,周卫国立刻抬腕看了看表,见赵杰他们离开已经有一个多小时,顿时放下了心。于得水果然开始了大搜捕!只是他的动作虽快,这次只怕还是要扑个空!

周卫国微笑着和杨大力回到屋里,静观其变。


不一会儿,客栈里出现了一阵纷乱。

杨大力开门一看,只见十几个军警在于得水的带领下已经冲进了客栈!

于得水进客栈后,没有片刻停留,直接就来到了周卫国所住的屋子。

在门口,周卫国迎上了于得水,微笑道:“于参谋长,什么事这么匆忙?”

于得水板着脸说道:“周长官,卑职奉命搜查混入清源县城的鬼子奸细!如有得罪,还望周长官海涵!”

周卫国摊摊手说:“鬼子奸细?那自然是要搜捕的!于参谋长请便!”

于得水走进屋,在经过周卫国身边时突然低声说道:“周卫国,如果在客栈里找到奸细,而他又拒捕,双方交火,造成你误伤,你说会怎么样呢?”

周卫国微一皱眉,说:“这么明显的漏洞?你就不会想一个周全点的方法来除掉我?”

于得水哈哈一笑,说:“卑职只是随口说说,周长官不要见怪!”

说完一挥手,示意手下的军警开始搜查。

军警们正要有所行动,就听一声断喝:“住手!”

随着这声喊叫,三四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紧随其后的是怒气冲冲的刘志辉!

看见这群杀气腾腾的士兵,于得水脸色微变,迎了上去,说:“刘营长,兄弟我正在执行公务……”

刘志辉打断他的话说:“我知道!我并没有阻挠你执行公务的意思!你继续执行你的公务就是!”

说完不再理于得水,而是转向周卫国立正敬礼道:“卑职奉汤旅长之命,特来保护八路军会谈代表安全!”

周卫国微笑点头道:“谢谢汤旅长!”

刘志辉这才手一挥,指挥着手下的士兵分散警戒。

他带来的士兵立刻散开,迅速占据了客栈的各处有利位置。这些士兵的枪口有意无意间,竟是都对准了于得水带来的亲信人马!

于得水苦笑,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刘志辉会来这么一出!

眼看刘志辉一方的人数和战斗力都要优于自己一方,于得水只好命令道:“这里既然有刘营长坐镇,宵小之徒自然不敢造次!我们走!”

说完忿忿地带人离开。

刘志辉在他身后骂了句:“狗仗人势!”

也不知于得水听见没有?

于得水走后,周卫国将刘志辉招呼进了屋里。

进屋后,刘志辉立刻说道:“学长,都怪我来晚了!于得水没难为您吧?”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那倒没有!对了,你怎么来了?”

刘志辉说:“我今天本来是带队巡逻的,后来在街上看见告示,又听部下汇报说于得水带人往您住的地方去了,怕他对您不利,就带人赶了过来,总算来得及时!”

周卫国说:“这你倒多虑了,于得水胆子再大,也不敢真把我怎么样!毕竟我还是你们汤旅长的客人!”

刘志辉说:“学长,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放心于得水!”

周卫国沉吟着说:“你说的也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后你自己也要小心!”

刘志辉点了点头,说:“学长,您放心!我的兵都是警备旅最好的兵!于得水不敢拿我怎么样!”

周卫国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话,还是不方便直接跟刘志辉说。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刘志辉才告辞离去,但却留下了一个班保护周卫国,周卫国见推辞不了,只好接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