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26/


“该死的德国佬!”罗敬勇猛的把头盔砸在了吉普车的发动机盖子上,然后再向地面啐了一口,一副火冒三丈的样子,似乎都快要把周围紧张的空气点燃了!

郭家安中尉看了一眼旁边的德国士兵,还好,大部分德国人对汉语都不是很熟悉,至少,很多德国人对明帝国的地方方言还无法完全听懂!

“怎么,他们不同意我们到蒙绍去?”

罗敬勇点了点头,然后把烟头丢在了地上,还踩上了两脚。“那个德国上校说没有接到我们连对前来的消息,根本就不给我们提供燃料,也没有提供前进的通行征。妈的,好象是我们求他,这好象是在保卫我们的国家一样!”

“消消气,他也不过是个话筒而已,没有必要跟他生气!” 郭家安又递了根烟过去,“老罗,看来,接下来的路,只有靠我们自己走了!”

“没办法,周刚,过来一下!”

正在跟几名士兵聊着什么的一排长听到了连长叫他,赶紧跑了过来。“连长,什么事情?”

“还记得我们去年拉练时住的那个农庄吗?”

少尉排长点了点头,去年拉练的时候,他们就住在科隆郊外的一座农庄内,现在他还记得那个和善的德国老头的样子。

“那你带着人先过去摸下情况,如果对方同意的话,那我们今天晚上就过去,先在那边驻扎下来,总不能让我的人都睡大街吧!”周刚正要离开,罗敬勇又叫住了他,“还有,给我把侦察班的黄伟叫来!”

黄伟是连里出了名的高手,作为侦察班的班长,其个人战斗力是不用说的,而他最厉害的还是秘密潜入。黄伟的个头不高,块头也不大,但是很精干,一眼就看得出来,他的身手肯定很灵活,这配上那把挂在胸前的冲锋枪,就显得格外的醒目了。

“连长,找我干什么?”黄伟一副吊二浪当的样子,看得出来,他是个很机灵的人。

“去年拉练的时候,你是负责探路的吧?”罗敬勇递了根烟过去。

“对,还是我们当时找到了近路,所以才能够及时到达,不然的话……”

“好了,这我知道,现在你有个新的任务了!”罗敬勇把黄伟拉到了一边去,“现在,我要你去找德军的补给点,目的是要搞到燃料,另外,给我把路上的情况探清楚!”

“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上士皱了下眉毛,但是仍然显得很认真的样子。

“对,这里不是我们的目的地,但是德国佬不给我们放行,所以我们就只有自己走了,因此,你还要记住,如果能够搞到通行证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指导员郭家安补充了一句。

“没问题,今天晚上我就去,明天一早就有结果了!”

“很好,那你现在就带人先去熟悉下情况吧,明天一早,我派人到这里来接你们!”上尉拍了下侦察班长的肩膀,“不要惹出祸来,现在我们是在德国的领土上行动,关于军团内部的规定,你应该很熟悉,明白吗?”

“连长,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黄伟答应得很爽快。

当天晚上,罗敬勇他们住进了那个德国的庄园,那位德国老头还记得他们这些明帝国的士兵,而且去年,罗敬勇给这个德国老头留下的印象还不错,所以这次他很爽快的让这些明帝国的军人住了下来,而且还为罗敬勇等十多位军官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老罗,下午我去了解了下情况,也许我们的估计太乐观了!”晚上,大家在饭桌上就对白天了解到的事情谈论了起来。

“各位,你们慢慢吃吧,我去看下奶牛的饲料有没有搞好!”德国老头知道现在他应该离开了,生活经验告诉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罗敬勇起身把主人送到了门边,然后对门外的两个卫兵使了个眼神,那两人立即明白过来,跟在老农的身后去帮忙了。

“老郭,你从哪得到的消息?”罗敬勇现在才有时间来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还记得去年充当联络官的那个德国少尉吗?”

罗敬勇点了点头,那人给他的印象很深刻,是个很地道的汉语通,不但一口汉语说得很好,而且还对明帝国相当的了解,甚至到了佩服的地步,所以交流起来很方便。当然,当时与德军的联合演习结束之后,罗敬勇就再也没有了那名德国少尉的消息,他也不可能去了解一个德国少尉的情况吧!

“今天下午,我去为部队采购食物的时候,在市内碰见他了,现在他在西方集团军群司令部的后勤部门里面当个采购员!”

“一个采购员能够知道什么?”一排长周刚插话进来,一副不怎么在乎的样子。

罗敬勇横了一眼有点冒失的一排长,然后示意指导员继续说下去。

“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虽然他只是个小小的采购员,但是知道的消息比我们还要多,不要说,我拿一包烟搞到的情报,绝队不只这个价!” 郭家安笑了起来,一排长的脾气大家都知道,所以他也不是很介意。“这个施威茨透露出来的信息还真是很重要,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德国国防军在齐格菲防线上至少部署了25个师的兵力,而且,现在德国已经开始动员了,大量的军队正在向这边开进,同时,德国的预备役部队也在全速归队,看来,这次我们要参加一次大规模的战争了!”

“也许还不仅仅是这一点!”这时候,二排长陆骏威开口了,“今天我听了会广播,英国人也参战了,听说英国海军正在封锁德国的港口城市,现在所有的海运线路都被切断了!”

“有这么严重?”这次,罗敬勇也感到非常的惊讶。

“如果我是英国人的话,那现在肯定就趁德国忙于应付法国入侵的时候,先去扫荡德国的海外军事据点,把德国的所有海外殖民地都给占领了,然后再与法国一起对付德国!”二排长陆骏威的话很有条理,这让人不得不相信!

罗敬勇看了一眼指导员,然后说到:“如果二排长的分析没错的话,那么法军在短期内肯定不会进攻德国,至少,不会在英国的地面部队参战之前进攻德国,那我们就有机会了!”

“你是说,德国方面会根据与比利时,荷兰的条约,派遣军队出国作战吗?”

罗敬勇点了点头:“如果换着我们的话,那么现在恐怕已经打出国门了!”

“但是这是在德国,欧洲人的思维方式与我们不一样的!”这时候,三排长张小枫开口了,“德国人如果真要打出国门的话,那他们现在就应该在边境线上集结更多的部队,而不是把部队放到齐格菲防线上去。同样的,他们的空军恐怕也早就应该对在比利时与荷兰境内的法国军队进行轰炸了。但是,就我们现在知道的情况来看,德国方面只是在加强齐格菲防线的防御力量,而且并没有组织进攻部队,同样的,他们的空军也仅仅是在执行侦察任务。这样的情况下,德军会进攻吗?”

房间内的几名军官都沉默了下来,虽然这根本就不属于他们应该讨论的话题,但是这关系到A连是不是要部署到蒙绍去,而且关系到了全连官兵的利益,所以,未来的战局会怎么发展,这成为了A连所有军官最关心的话题。

罗敬勇把烟头丢到了烟灰缸里面,然后对郭家安说到:“老郭,你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也许,我们要多留一个心眼!” 郭家安用指头在茶杯里蘸了点水,然后在桌子上的盘子都移到了旁边去,画上了一条线,“这里,就是齐格菲防线,我们都知道,德国人在20年内,花费了数百亿马克修建了这条防线,这几乎是德国人所有的心血。但是,你们看,现在法国军队打到了比利时与荷兰境内,这样一来,齐格菲防线几乎被法军甩到了屁股后面去。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法军在占领了荷兰之后,从洼地方向进攻德国的话,这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与参谋长的分析一样!”

“什么?”郭家安看着罗敬勇。

罗敬勇赶紧把他在军团司令部听到的那些说了出来。

“这就完全对了,其实,我们几乎知道法国军队要干什么了!” 郭家安点了点头,似乎这已经证明了他的猜测一样,“法国军队不会笨到直接进攻齐格菲防线的,他们的陆军虽然装备精良,士气如虹,而且其规模也超过了德军,但是要进攻齐格菲防线,他们还没有那个能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绕过齐格菲防线,从德国军队的侧翼发动进攻。我们不要忽略一点,这就是法国机械化部队的进攻速度!如果他们能够抓住每一分钟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在德军的防线做出调整之前,打德国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等等,老郭,你是说,法军准备在萨克森州方向上发动突击?”罗敬勇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样。

郭家安点了点头,很郑重的说到:“这段时间我一直很留意法国军队的行动,这也是我进行猜测的基础。法军一直在向北突击,他们的目的看起来像他们所宣传的那样,只是为了占领荷兰。但是,话说回来,他们真的在占领荷兰之后就会感到满足吗?荷兰是低地国家,几乎无险可守,而德荷之间有着共同防御条约,现在德法已经相互宣战,德国会看着荷兰就这么被消灭吗?”

“但是德军现在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如果他们要拯救荷兰的话,那就正在错失机会!”二排长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对,这是大部分人的看法,但是我想,德国总参谋部的考虑要长远得多!” 郭家安点上了烟,靠在了椅子上,“在法国突然进攻比利时与荷兰之前,没有人认为欧洲会爆发战争的,因为德法英等国的代表正在日内瓦谈判,而且谈判的进展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谁想到,法国会在这个时候发动突然袭击,而且在两天之内就瓦解了比利时的防御,现在荷兰也快要崩溃了。这样的进攻速度,简直比闪电还要快。我们不要忽略一点,德国是不会容许法国挑战他们在欧洲大陆的权威的,德国甚至可以容忍英国建立的海上霸权,但是绝不会容忍法国的崛起。”

“但是,为什么德军现在还没有展开行动?”三排长也感到很不解。

“只有一个原因,德国军队没有做好进攻的准备!”这次,罗敬勇帮助指导员做了回答,“德国人被和平的假象所麻痹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做战争准备,而现在开始动员,是无法取得优势的。所以,德国方面需要时间来调整军事部署,需要时间来武装更多的军队,也更需要时间来做国家动员。所以,德国现在在争取时间,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改变战场上的局势的,但是不是现在,他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对,连长的话说到了关键上。法国人也应该明白这一点,德国的工业实力,战争承受能力,以及部队的战斗力,这些重要的因素其实都在法国之上,而且,德国还可以得到我们提供的源源不断的援助。所以,法国方面不可能把战争拖延下去,这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法国在解决了荷兰的抵抗力量之后,他们肯定会立即向东进攻,用最快的速度打败他们的夙敌!”

“那你认为,荷兰的战斗会在什么时候结束,德国能够顶住法国军队闪电般的进攻吗?”

郭家安摇了摇头:“这就要看德军的动员速度,以及他们的将军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房间内再度沉默了下来,原本,大家都认为这将是一次简单的任务,最多在德国边境上的小镇驻扎几周,然后战争就会因为法国的失败而结束,因为谁都不认为,法国有能力击败德国,但是现在看来,也许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