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1/



连长王怀田和指导员陆一鸣看了看已经整装待发的十个有党团员组成的突击队


员,走过去一个个的握紧了战士们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有坚定的眼神


看着他们,一排长谢忠林带着党员华东良团员陶新平浦辉新及张贤德为一组,另


一组有三班长陈力带领一班副吴全星和倪红星及蔡树正。

不需要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对越军复仇的勇气,有的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普通一兵面对越军的侵略行为的愤慨。

“一排长,你们将从正面突击越军,三班长,你们从侧后迂回突击”,连长王


怀田指着越军机枪阵地的火舌说道。二个组的任务谁也不轻松,尤其是正面突击


的谢忠林组更是威胁最大火力更猛。

“是,保证完成任务!决不会给祖国丢脸”,声音有力而又充满的豪情。

“大家准备出发!”,“全连的火力准备!给我狠狠的打!”王怀田说完就托


起自动步枪朝着越军阵地上狠狠的一梭子。

二个小组在二个排的火力掩护下迅速朝着越军机枪阵地隐蔽前进,大家的火力


与其说是打越军,到不如说是牺牲自己掩护突击队,因为树林里的子弹大部分被


树挡着,但是真要立起身来几十支枪一起朝你开火,不死也是伤。

谢忠林带着突击队一个猛突就冲到了离越军机枪阵地50多米的地方隐蔽起来,


但是要想靠近的话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山顶部分的树林已经很少了,而


且想要突击过去也很难,这里山上已经被越军整平了许多,要想找一个可以隐蔽


的石头都少。

五个人隐蔽在一块大石头下,越军已经发现他们了,机枪手一刻不停的对准他


们隐蔽的地方连续射击。现在他们想抬头看看越军机枪的具体位置都难以实现,


谢忠林不得不耐心的等待着越军机枪换弹夹的几秒钟空隙来观察一下越军的具体


情况,不过,对于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侦察兵来说,这几秒钟已经足够了。

步兵炮炮手浦辉新把步兵炮准备好了,只等着越军机枪的射击间歇了。50多米


的距离对于重机枪和越军的高射机枪来说,只要一个人被打中上半身那么基本上


是没有希望活命的了,但是对于我军的自动步枪来说,需要瞄准,射击,那么仅


仅的几秒钟是不够的,而手榴弹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扔那么远的距离,况且扔出


去也没有那么准确的在越军机枪阵地中开花,所以现在最为有效的武器就是手中


的步兵炮,只需要一炮就可以轰掉越军几挺机枪。

越军似乎发现也明白了我突击队的企图,所以机枪是挨个的往这几个人隐蔽的


地方不停顿的射击,没有了射击的间歇,现在只有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了。

越军的机枪在不停顿的扫射着,大家在商量着如何突破越军的密集扫射,创造


出几秒钟的时间出来,不作出点牺牲来恐怕要得到这个间歇是不可能的。

作为排长又是老大哥的谢忠林看了看身边的战友们:“华东良,如果我牺牲了


就由你来带这个突击队”,语气坚决而又不容反驳。谢忠林作为排长一直带着这


些战士们训练,平时都是他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的,需要作出牺牲的时候当然是


他作为一个带兵的排长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些个都是他的部下,更是他的朋友,


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战友去牺牲呢?

“不,排长,这里需要你,还是由我去吸引开越军的机枪火力”华东良坚决不


同意有排长自己出击吸引越军火力。作为一个有着几年党龄的老兵,华东良当然


知道这个时候这里是最需要排长在的,排长需要指挥后面的战斗,作为党员在这


个时候是最需要作出自我牺牲的时候。

“你们都别争了,还是我去吧,我家里还有个哥哥和姐姐在,牺牲我一个父母


有我哥哥姐姐照顾着”,陶新平的话说得和他的名字一样平合,不象是随时准备


牺牲自己而是象只不过是出去玩一下那么轻松。

陈贤德看了看他们几个,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再怎么争论,他知道自己是争


不过他们的。平时大家伙在一起训练的时候他还没有一次是比得过他们的,无论


是技术还是战术怎么比都没有比过他们这几个人,平时本就沉默寡言的他在争突


击队员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和信心,嗓门本来不高的他居然说话的声音


比他们高了好多。

“你们准备射击吧,我去了!”根本就没有得到排长谢忠林和战士们的同意,


陈贤德已经侧滚着出了足够躲避机枪射击的大石头。

谢忠林排长和华东良足足楞了有二秒钟,快,扔手榴弹”,几个人迅速解下手


榴弹往越军机枪阵地的方向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