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最前面的一辆坦克“隆隆”启动,速度越来越快,就从韩晋留的那块告示牌上压了过去,但没开进去几米,便“轰”地一声停止不动了。不一会,顶盖开了,几个美军士兵依次爬了出来。

“二号上!”韦尔斯少校心中一紧,但还是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第二辆坦克就猛地冲上去,抵着第一辆坦克的尾部向前推,第一辆坦克缓缓向前移着,不一会在前部又是几次剧烈的爆炸,将第一辆坦克从路上侧翻到一旁的沙漠中。第二辆坦克没有了第一辆坦克的阻挡,立刻加快速度向前冲去。又是几声巨响,第二辆也不动了。第二辆的顶盖一开,爬出一个美军士兵,他弯下腰从坦克里拖出另一位坦克手,冲韦尔斯少校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韦尔斯少校松了口气,继续命令道:“三号再上。”

三号的命运也和第二辆坦克的命运一样,没推十几米,第二辆坦克的残骸就飞了,自己向前一冲,也加入了伤员的行列。

“四号上!”

没有坦克动。

“四号上!”韦尔斯少校有点生气了。

“少校,我们这就是四号!”韦尔斯少校的驾驶员无奈地说道。

“冲!”韦尔斯少校说着就将自己驾驶舱的发动杆推到了底。“所有人员注意,我是少校韦尔斯,如果我受伤不能指挥,请上尉接管部队,如果上尉受伤不能指挥,由中尉接管部队……”韦尔斯少校的话还没说完,就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坦克车一阵晃动。

“继续前进!一定要冲过去支援我们的兄弟!”

马丁少校和自己的部队赶到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只见公路两侧的沙漠上密密麻麻地停着十辆炸得面目全非的M1A1坦克,一些受伤的美军士兵坐在公路上。

“发生什么事?韦尔斯少校呢?”马丁少校急切地问道。

“报告长官,韦尔斯少校带着部队支援前方的部队去了。后面马上还会有装甲部队来接应我们。”一位美军上士说道。

马丁少校对自己的部队命令道:“所有部队,原地休息。”

一个士兵轻声问道:“少校,我们不去支援韦尔斯少校吗?”

“你跑得过坦克吗?”马丁少校对自己的士兵揶揄道。马丁少校心中暗自佩服韦尔斯少校的勇气,不过勇闯地雷阵后,哪怕只有一半的装甲部队冲过去,只要能追上韩晋,韩晋这回就再也插翅也难飞了。

前往舍拜凯的路上。

韩晋坐在骆驼上不住地摸着自己脸上的假胡子:“这假胶水的特点就是,该粘的时候不粘,不该粘的时候倒粘得生根似的,不知道以后对皮肤有没有腐蚀作用。”

“没关系的,韩先生。”亚提尔说道:“就算有天大的问题,等仗打完了我们出钱给您到韩国整容。”

“别,”韩晋吐了一下舌头,“千万别送我到韩国整容,别把我整成人妖了。”

幕萨里德喊道:“快看,前面又有美军的关卡!”

亚提尔紧张地问韩晋道:“韩先生,这次怎么办?”

“慌什么,又不是收费站。上次美军都没认出我,这次就能认出我了?我充分相信威尔玛的毁容技术。”

威尔玛一愣:“是整容技术,不是毁容技术!”

“我知道,人家整容是越整越年轻,而你都把我整成非洲人了,还要以后到韩国返工,你说这是整容吗?”

萨乌偏偏这时又说了一句让韩晋更害怕的话:“伊丽莎说过,他绝不嫁非洲人的。”

韩晋惶恐地对威尔玛问道:“你给我脸上擦的油彩不会也是假货吧?”

威尔玛信心十足地保证道:“当然不是假货,这化装油彩可是从正规超市买的,我用了六年都没出过问题。”

“那好,”韩晋心安地点了点头,不过他马上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化装油彩能用六年吗?”

“哦,上面写的是保质斯一年,只是我们用得比较节约,一直没用完,又舍不得换而已。”

韩晋又是感觉一阵心惊肉跳,只觉得脸上的油彩像火烧一样。

“不要紧的,韩先生。”谢罗特看出韩晋的担心,赶上来安慰道:“去除皮肤上的颜料我有秘方,百试百灵。”

“什么秘方?”

“皮肤上有颜料,可用八十度的米汤水浸泡两到三个小时,然后用牙刷反复刷,不行就再泡再刷,多试几次颜料绝对可以洗掉的。以前我买的羊肉上有颜料,我就是用这种方法做了,相当有效。”

韩晋忍了一肚子火说道:“这方法相当高明,到时候你最好先在你的脸上给我做个示范。”

“没问题。”

幕萨里德笑道:“谢罗特脸皮最经烫的。”

众人一阵大笑。

关卡前也是排着长长的队,也和第一个关卡一样,两个出口,每个出口两个美军分别在核对相貌和检测武器。

此时韩晋对威尔玛的毁容技术已相当放心,因此在通过美军检查时神闲气定,没有丝毫紧张。

和第一次一样,韩晋又让一个美军上尉给叫住了,也是拿着相貌仔细核对。

这个上尉倒没说韩晋是非洲人,手一招就有一个伊拉克翻译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美军上尉给伊拉克翻译做了一个手势,伊拉克翻译用阿拉伯语对韩晋说道:“请你背一下《可兰经》第四十章。”

亚提尔等人吃了一惊,要知道,做为一名伊斯兰教的教徒,从识字起就必须背诵《可兰经》,而韩晋做为一名中国人,肯定不会背诵这冗长的《可兰经》。但一旦背不出来,则韩晋的非阿拉伯人身分必须暴露。亚提尔不禁佩服美军这一招的毒辣。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韩晋。

美军上尉见韩晋不开口,眉头一皱,旁边的几个美军偷偷地将枪口抬了起来。

“请背诵《可兰经》第四十章。”那伊拉克翻译几乎用命令的语气对韩晋说道。

韩晋向翻译行了一个标准的阿拉伯问候礼,到伊拉克这么多天,别的东西没学会,这阿拉伯礼可学得相当标准了。

“尊敬的使者,我是‘呼你接维’部落的哈吉,我们部落是穆罕默德表哥侄子外甥的嫡系后裔,出于对先祖的崇敬,我们部落在背诵《可兰经》时只能使用古麦加的语言,而且必须以歌声来赞美主的恩赐。现在的阿拉伯人在背诵《可兰经》时已经没有我们的这种虔诚之心,只是随心背诵,流于形式了,唉!”

伊拉克翻译一愣,随即对美军上尉说了什么,美军上尉也对他交待了几句。

“你唱吧!可别想糊弄我,我可是阿拉伯的文化博士。”

韩晋向着麦加的方向跪下,以五体投地的姿势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辞。周围的伊拉克人都惊奇地看着韩晋。

不多时,韩晋开始大声唱歌起来,节奏很轻缓,每唱一句就向着麦加的方向拜一个礼。

亚提尔眼睛一亮,翻身下了骆驼,也趴在地上向着麦加的方向拜了起来。幕萨里德等人也会意地下了骆驼,趴在地上顶礼膜拜。关卡两边的伊拉克人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向麦加膜拜还是看得懂的。于是,所有伊拉克人都向着麦加的跪下,不住地顶礼膜拜起来,口中喃喃地念着《可兰经》。

那伊拉克翻译见了这阵势,哪还敢站着,也连忙跪下向着麦加的方向拜了起来,口中学着韩晋的声音背着。

终于,韩晋一曲唱完,最后一拜后,韩晋从地上站起了身。其他人也跟着陆续站了起来。

美军上尉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是《可兰经》吗?”

伊拉克翻译信心十足地肯定道:“绝对是《可兰经》,我可以用我的博士身分来保证。这个曲子充满了对真主的赞美,对生活的不屈,给人一种振奋拼搏的感觉。这绝对是《可兰经》,只有《可兰经》才有这么大的魔力。”

美军上尉也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感觉出这首歌的味道,充满了对人的鼓舞之情,能写也这么振奋人心的曲子,阿拉伯人的创造力真不简单。”

“请问,我们可以过去了吗?”韩晋依然最关心自己的处境。

“去吧。”美军上尉的回答轻松得让韩晋简直不敢相信。

韩晋向美军上尉行了一个礼,微笑着通过了关卡。

“慢着,等一等,呼你接维部落的。”伊拉克翻译突然在韩晋身后大声叫了起来,韩晋被他叫得心中一炸。

伊拉克翻译跑到韩晋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向韩晋行了一个礼:“希望你能把刚才唱的《可兰经》能录下来以后寄给我,我要把它整理出版,这是我们阿拉伯的共同财富。拜托了!”说完就递给了韩晋一张名片。

韩晋一看,果真是某名牌大学的教授,立刻显也受宠若惊地表情说道:“太好了,我一真担心这套《可兰经》的古声唱法会在我的手中失传,现在能得到教授先生的保护和发扬,这真是真主的安排。放心吧,我回家以后一定把《可兰经》完完整整地唱一遍寄给教授。”

教授感激地深情拥抱了韩晋。

闯过第二道关卡后,亚提尔等人骑着骆驼快速行进在前往舍拜凯的路上,众人一边赶路一边佩服的夸耀着韩晋真厉害,居然能将《可兰经》唱出来。

韩晋哈哈大笑个不停,笑得跑出了五六公里地才停。韩晋笑道:“哪有什么古声唱法的《可兰经》,我刚才唱的只不过是我们国家的闵南语歌曲《爱拼才会赢》!”

众人听了也是一阵大笑。

亚提尔笑着说道:“不过韩先生也说得没错,不管我们遇到了多强大的敌人,只要爱拼才会赢!这歌可以作为我们的军歌!”

骆驼上的众人也都起哄道:“欢迎韩先生再唱一遍!”

“唱一遍!”“来一个!”所有人的心思都不在骆驼身上了。

韩晋盛情难却,只得开口大声唱了起来:

“一时失志不免怨叹,

一时落魄不免胆寒,

那怕失去希望,每日醉茫茫,

无魂有体就像稻草人。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

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命,

总嘛要照起来行,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爱拼才会赢!爱拼才会赢!”

一曲唱完,幕萨里德大叫了一声:“快看,舍拜凯到了!”

韩晋咪着往前使劲一看,前方沙蒙蒙的空中出现了一团一团的黑色。

韩晋悄悄靠近亚提尔轻声说道:“先不要进城,在城外找个地方先落脚。”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