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十章 上马开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车流滚滚,黄沙漫漫!坐在直升飞机里的任渡看着底下滚滚向前的车流,心中充满感慨之情。通过前期的不懈努力,这一天终于到来!第一个组建的加强工兵团1500名指战员、600多台车,还有一个团的警卫部队和装备,终于开拨进驻。这些人从这一刻起将与外界断绝联系,暂时消失于这个世界。世间本无路,人走多了自然就成了路!来来回回的车流让茫茫戈壁上多了一条明显的路痕。直升飞机从长长的车队上空掠过,就像一个舞龙球一样划到前面引领着这长长的龙身向前迈进。

自从回到学校后,任渡就从各处收集到的资料里划出1000多人的大名单,交给老王进行严格的审查,军委又从总政抽调一名少将政委过来与老王搭档。在严格的近乎于苛刻的审查条件下,最终两位搭档只确定下416名,但这个数字已经让任渡感到非常满意。这批30岁左右的各种科研人员,除了极少数外,多数都在原来单位从事助手工作。所以当一张张调令下达到单位领导人手中,除了心里有些疑惑外,都全部给予放行。但随着今天送达的一份死亡通知单,他们的疑惑也应该随着消除了。这批人被集中到筹建处住下后,每人都拿到了一本由任渡编写的理论教材。教材分成航天器设计,制造与材料学,电子信息技术三种分别下发到相应人员手中,仅管每本只有两三百张的量,却也让任渡之前开了好几天火车。书中出现的大量生涩难懂的数据,也让初次编写教材的任渡每天都从老王那传接来一堆,由这批研究人员提交上来等他解答的问题。从今天开始他们也将与工程和警卫人员一样,暂时“死”上好几年,直到整个计划最后暴光,才能再次“活”到这世上。 这也是整个审查条件中最为苛刻的一点,也是任渡当时提出要高中以上学历和年轻化的原因。因为这批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是不可能被批准退役的,哪怕出些伤残情况也会被留在基地里。而他们也将会成为未来队伍的骨干,较高的学历有利于他们学习掌握随后出现的技术,和适应将来的职位变化。当老王将名单回传给他时,不忘对此发表一下看法:看来有必要更多的安排一些女同志进来,要不然让这些大多数都未成家,十几年后都40的人,上哪去找个媳妇给他们?

这一点也是任渡跟中央领导几次商谈后定下来的,自从任渡坦诚了自己的经历后,中央领导的决心无疑变的更加强烈,也对整个工程的未来展望充满信心。这也倒至他们更加重视起这个计划。这项由军委设立的保密档案号为9401的“龙城计划”,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知道。而知道“龙城计划”只是“五行工程”的一个旁支的就只有主席,总理还有任渡三人。而这个秘密将会像“玉玺”一样在接下来的领导人更替中被传续。(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呵呵)

龙城所在地历史上曾经是一个绿州,处在天山山脉未端与祁连山起处的夹缝间、甘、新两省的交界处,东边是有名的旅游胜地---敦煌;南边紧邻柴达木盘地;西北方向就是地球人可能都知道的罗布泊。岁月的侵蚀、环境的变迁让这里成了一片茫茫沙漠化的戈壁滩,幸运的是地下还存有一些地下水,虽然躲在地底下200多米,但还是让陈队长他们给挖了出来,这让他有点把任渡这个少年当成“神”来看了!回到学校半个月后,任渡就从老王那得知了这一消息,让他心安不少。工作原因造成的见得人多就高兴的陈队长,做为先遣部队的临时负责人,虽然繁忙的安顿工作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但依然是乐呵呵的在各处奔忙。几天来看到越聚越多的人员和设备,他也开始揣测起这个工程的规模和用处来,该不会要进行核试验吧?这次爆的是什么弹?原子弹、氢弹都爆过了啊!

今天是1993年11月11 号,相隔一个多月再次来到这里的任渡,也不由的为眼前已经完全两样、变得热火朝天的场而感到心潮澎湃。这次任渡依然用手下搞来的医生证明请了假赶过来,先天性心脏病这种病例也为他经常的请假留下了空间。职校相对松散的管理,“考不在好,通过就行,分不在高,及格就行”的风气,是任渡选择来这上学的一个原因,还有就是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有着未来历史知识,但比较年少的他希望自己能相对游离于工程之外,保证自己能一直理性的去看待每一次的进展。老王和之后调来的陈思远将军这次没有跟他一起前来,留在北京做好后勤工作。当任渡跨出机仓时,陈队长还有工兵团和警卫团的四个负责人就都走了过来。“你好!小飞!”俨然一副是这里地主的陈家政队长相熟的先开口打着招呼。

“你好!陈队长!”接着任渡与工兵团的王喜光团长、李然政委和警卫团的丁辉团长、陈开悦政委问过好,一行人走进不远的帐篷内。

已看过所有进驻人员资料的任渡与指挥部内的工作人员一一呼出名字的打过招呼。这次任渡先行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15号的奠基仪式做准备。“陈队长!目前人员是不是都到位了?”

“是的!所有名单上的人员都来报过道。工程团1500名,警卫团1036名,再加上先期派来的筹建处同事和一部份科研人员,总人数2816人!”陈队长认真的回答道。

“辛苦你们了,设备一定要尽快落实好!”任渡看了一眼王喜光团长“场地整好了吗?”

“是的!在设计图上起降场位置,我们理出了一块直升机停机坪和仪式使用场地”这次工程的严格保密规定和军人的作风让王团长的回答显得特别严肃。

“在设定好的100公里外层警戒线和基地禁区的保卫工作一定要落实好,特别是15号当天要加强”任渡看了一眼两位警卫团的负责人说道。

“是”两位负责人应道。

任渡满意的点点头:“那还有什么困难没有?有就尽管提,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我们都要考虑到,这样才把工作做好!”

警卫团的丁辉团长看了一眼自己的政委,有些犹豫的说道:“我们警卫团现在的人员编制,再加上装备还一时没有全部到位。对外围的警戒力量还存在一些不足”

任渡想了想:“短期内可以先将警戒线稍微收缩一些,等人员设备补充完后再说,不过100公里警戒线巡逻任务不能取消!另外对进出车辆管理一定要切实做好保密工作”

“是!”

“走吧!我们出去走走,去看看那股生命之源!”说着任渡站起身往外走,其它人赶紧跟上。

北京吉普顺着一条20公分的输水管道向前开去,大约开了三公里才在取水口前停下。由跟随输水管道延伸到这里的电线提供电力的抽水泵发出“咕咕咕”的运转声。任渡在竖在边上水龙头上蒙灌一口,一股清凉甘甜之气直冲腹中,体内干燥之感顿消:“这才是真正的天然矿场水!。。。。对了!陈队长,这下面有多少储量?”

陈队长愣了一下,老实的回答:“当初一打到水就直接接到那边去了,这个没有测过!还以为你。。。。”

“还以为我会知道啊?呵呵”任渡一点也没有去怪陈队长在这件事上的麻虎:“那水质你总该测过吧?”

“嘿嘿”陈队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的!正像你所说的,是天然矿场水,不需要任何处理就能直接饮用”

“这里一定要保护好!”说着若有所思的摊开双手四周环顾:“将来要在这建起一个大花园,绿草如茵,四季常青”指了指不远处在这一带最高的一个小山包“把那座小山也包括在里边,在山顶上建一座小亭。。。”被今天看到的热火场面所感触的任渡忘我的描绘着他心中的影像。

五个人顺着任渡的话语也极力的去想像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想像之余!陈队长心里却犯起嘀咕了,建这些东西干吗?核弹一爆还不是什么都没了?嘀咕归嘀咕,但任渡的描述还是让几个人心里都多了一些幻想。这是一见好事,毕竟这个工程本身就需要很多的想像力来支撑,似乎有点看懂他们心思的任渡想到。

接下来,任渡在几个人的陪同下分别到两个团的指挥所走了一圈。一路上老套的跟遇到的每一个人使用着“下马威”,被下了马威的人除了一阵惊讶外就是被这个少年上司叫出名字感到一点虚荣的惊喜,也没往多了去想。可一直陪着他的五个人却唯实有点被吓到了,这一路下来少说也有200多个人了,这少年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记性?就像死记硬背,也难免会在照片与真人的对照上出现一些失误吧?他是怎么办到的啊?

任渡可不去管他们是不是会被吓出点什么毛病来,他脑袋里已经开始为几天后在奠基仪式上说点什么在心里开始预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