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泪 第一卷 血海无涯 第十一章 往事如烟

梦断蓝桥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99/


那是一枚精致别样特殊的银纽扣,一直在这个人身上秘密地珍藏,不知道有多久。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人见人恨的撒拉。

撒拉庸懒地半躺在办公椅上,百无聊赖中,点着一根香烟,恨恨吸了一口,吸血鬼样贪婪地吮吸着,饿鬼一样饥饿地吞噬着,然后是一阵夹杂着不知道是香味还是辣味的烟雾弥漫着整个办公室。他接着悄悄掏出那枚银纽扣,和着香郁的烟雾,仔细端详着,悲伤的眼神,陷入无限的回忆之中。


茫茫之中,他似乎很沮丧,也很失落。同样是烟雾中,那时就会有一个年轻人,用手轻捂着嘴咳嗽着对他心平气和道:“撒拉,少吸点烟,有害身体健康的!”那时他就会满是歉意地笑着对那个和他相仿年纪的少年道:“好的好的,就吸一根,就一根,呵呵!”“你已经不知道吸了多少支烟了!”那少年很是愤愤不平样的为他担忧。“苏坚,你怎么知道我吸了不止一根啊,我真的只吸了一支,就一支,也就这一支啊!”“你看看烟灰盘里的灰有多厚,你数数里面有多少个烟头?黄褐色的那种,少蒙我!”“可这不是今天的啊,每天吸一支,久了就多了啊!”“哼哼,昨天我明明清过!想蒙我,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会枉为联邦特工,枉为我好友啊!”“啊,服了你,服了啊,啊,我不吸就是。不过话说回来,你真是的,都是男人嘛,干吗观察东西这么仔细认真,是不是有洁癖啊,还是变态?”“我和你训练的特工职业类型不同,我和你从事的任务也不尽相同的,这你当要明白!”“恩,是啊!”说着撒拉这时还转过身子装着抓头捎痒,乘机依依不舍地偷吸一口那还差一大截未燃尽的香烟!“怎么还吸啊,你们美国人真是没什么优越,就是脸皮不薄,绝不比城墙的厚度逊色呵!”当那个少年说完这句话时撒拉就会象个孩子一样缅甸地红着脸狠下心来,将他心爱的东西烧红着的一头恨恨往烟灰盘里一挤,温和宽敞的营房里又回荡着笑声,温和也好,奸诈也罢,都是如此的美哦,美得动人心弦,美得震撼少女情犊未开的芳心,美得成了兵营的一道经久不衰的风景线。当然,那是他的笑声和那个他唤叫作苏坚的人的笑声交织在一起的。


美丽的回忆,总是虚无飘渺的。现在,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了。他只有在叹息,对着那枚银纽扣在叹息,除了叹息,他还能怎么样?


这枚不同寻常的银纽扣,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秘密?或许,与那个叫苏坚的人有关系,他知道,可惜他不说,也就不为人知了。

谁能从一个这样的人口里知道这些东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