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泪 第一卷 血海无涯 第八章 遗忘之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99/


黄昏,夕阳的光辉总是无限的美丽,那金色的余晦,撒在炽烈星球上的每个事物上,象是镶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箔,光华夺目.

夕阳下,草丛间,流浪人,浪天涯.


一个苍白的少年,紧琐额眉,低着头,穿梭过这片遗弃的田野。头垂得很低,很低,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不谙少年害羞地低垂着头,不敢面对。


天上的星辰已经依稀可见,落日的余晦,也渐渐暗淡,慢慢消散,逝去!


他从裤兜里拉过一张绘满奇怪线条的大纸张样的地图,拖着疲惫而秀气的身躯,带着沉重的心情,寻觅着这里,他在寻找那张纸上的东西,奇迹的地方。确然,这就是苏坚。


他怀着一种不谙世事的矜持,鼓起勇气,仔细地看这这片荒原。忧虑间,蓦然回首,那一隅,隐约露出环状的灰黑色物体。


那是一片荒凉的矮树林,林子隐蔽处的空隙中,露出一团环状建筑物。四处都是茂密的树林遮蔽。


他既惊喜又担忧,缓缓从腰系取下C-10震撼步枪,很慢,很轻,左手小心从腰间取下几颗拇指大小的金红色坚硬子弹,悄悄拉开震撼步枪的枪弹仓门,再轻轻放进去,宽大的枪弹仓犹如一条饥饿的野狼一样,瞬间将他手中的几枚诺大的子弹吞噬一空。他再拉回合上枪膛弹仓那条细小得只能容一颗子弹进去的缝隙。在这荒凉寂静的连小虫都不敢吟叫的地方,更显得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他左手高托起那重达20KG左右的C—10震撼步枪,右手紧握住枪柄,食指拉下保险扣,紧扣住扳机。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但他的手,似乎已经脱离了身体,不属于它的一部分了,丝毫没有动弹。他开启了隐身技能,并打开了震撼式狙击步枪上瞄准器上的激光按扭。


夜色已经无情地侵袭而来。如果说炽烈星球与地球的最大区别是什么,那应该说是那里的黑夜,那里的夜来得特别快,特别猛,在你还在沉迷于那夕阳余晦下的时候,不经意间,当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天已经一下子全黑了,它似乎没有一丝留恋那美丽的夕阳光辉。


他从鼓鼓的背包里取出黑色金属头盔,戴好后,开启激光,顿时,两股苍青色的光芒从头盔上的眼镜里射出,可以看见他嘴里和鼻子里呼吸喘出的灰蒙蒙的水汽,加上他苍白的脸,活脱一个逃出地狱的罗刹,恶魔!他只好在青色激光的狭小范围的照明下,向那隐蔽的矮树林那边匍匐前行。


他很确定,那片环状的东西应该是幢建筑,而且是一座营房。他很自信,早已经见过多次的他,不会弄错的。他用左手轻轻拔开挡住他前进的杂草,右手揽着枪,艰难地前行。


当他走到那里时,他怔住了。


啊,多么宏伟,可惜——落日的余辉,再壮观,也要被地平线割断!


已经是一片废墟了,不出他所料,不过他没料到,那么多的建筑在那里。在昏黄的夜色中,朦胧中可见除了刚才那个营房外,还有一大堆的哨站、地堡、坦克至少有半身深埋在土地里,一片颓败!控制中心已经破损不堪,化为一堆严重扭曲变形,勉强还能看出原来的形状的废铁了。


他步枪寸不离手,在眼镜激光苍青色的照明下,鼓起勇气,继续向前走去。依然是些废弃的东西,不过形状不太看得清楚了。


他迅速从裤兜里掏出一颗大筒子样的东西,“啪”的一声清脆的开盖声,兰色的明亮光芒弥漫整个空间,让他看得更加清晰。他用脚仔细地卷出一片圆形的平地,把荒草卷开,轻轻将它抛在地上。原来是颗常见的燃烧弹!


借着燃烧弹耀眼的火光,他扣上震撼步枪的保险扣,拉开枪下面的一条枪门,再迅速从腰系另一处取过一枚较大的红色塑料壳包装的子弹,塞进去,然后“咔”合上。他仔细地把本来定在上面的档位换到下面,打开保险扣,右手举直震撼式狙击步枪,直指上空,扣下扳机,“嘣”的一声清脆嘹亮的声音划破夜空的死寂。只见一团棉花团样白色明亮的东西火箭般从狙击枪下方的枪口窜出,直奔天际,到了上空象烟花一样散开成无数的更小的光球,那些小的光球又继续裂变,成为更小的光球,刹时,刹时整个天空都充满着明亮的光球天空变得犹如白天一般的明亮。他打出了一发照明弹!


在照明弹的照明下,他毫不费力地前进,他清楚看见那稀稀落落地坐落的几座营房,大都破损不堪,回眸间,那座保存得比较完好的营房印入他的眼帘。他走上前去,悄悄锨开营房的锈迹班驳的黑色坚固大门,壮着胆子,极其轻翼地步入,他发现里面的一切都完好无缺,除了时光的磨砺让它的色彩有点暗旧外,并未遭受到象前面的建筑物那样严重的破损。他暗自对自己道:“天无绝人之路,这里或许有我要找的东西,哼哼哼哼!”


“果然还依稀可辩,我希望能从中找到联邦想要的东西。”他兴奋地想着,宛如一个初生的孩子在渴望长大!


营房里渐渐暗淡下去,随着燃烧弹的耗尽。


他暗想:“我的燃烧弹不多了,我必须抓紧时间,毕竟夜长梦多。”


他又打开一枚燃烧弹,蓝色,充满着整个空间,光明、透彻!人工植眼技术,在夜里得到了充分的利用,加上他那东亚中国人敏锐锋利的视力,什么东西都尽收其中,难逃其眼。


可是在一阵翻箱倒柜之后,依然一无所获。都是些军用生活用品,一无线索。


他很失望,他无奈地叹着气。他的心开始动摇了,他的手在颤抖,他已经开始不相信自己了!


他只好又取出一颗照明弹,塞进C-10里去,夺门而出,举直狙枪直指天空。他轻微地扣下扳机,无数的白色精灵弥漫着整个上空,没有星星,只有厚厚阴沉的乌云,现在却是通明异常。在微风中飘舞的白精灵,轻飘飘的,有几个落在他的头上,肩膀上,他全然不觉。


晚上是流氓、小偷出动的好时刻,而且是越黑越好,因为他们干的事是不光彩的,同时,黑暗也是间谍出动的最佳时间,他们在那时盗取各种资料,从事各种间谍活动,不容易暴露身份!


他是哪一种?他要找什么?


知道的人不多,有两种,一种是他的同谋,还有一种,那就是死人,不过现在还没有死人,因为还没有不该知道的人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