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秋声赋]中秋节寻访兔儿爷

[秋声赋]中秋节寻访兔儿爷


怒海狂鲨


在我童年的那个时代,社会上还是一片万马齐喑的氛围,文化生活就如同一片黄沙万里、愁云惨淡的荒漠。就以我上学前拥有的玩具来说吧,除了一把表哥传下的破木头盒子枪,一顶镶着颗红五星的小军帽以外,就再没有任何可资炫耀的东西了。


住在青砖灰瓦的小胡同里,平常的日子也仿佛是灰色的。只有节日到来时,才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一抹亮色。那时侯的孩子最盼望的节日春节,因为每家每户可以凭着副食本去商店排队买到几两额外供应的花生、瓜子之类的好东西。吃过了简朴的年夜饭,可以举着花花绿绿的纸灯笼在积雪没踝的院子里、街道上放炮仗,这可是平时勤俭持家的父母在节前特意为我们置办下的,一年只有这一次嘛。


除了春节就是中秋。不过中秋的节日氛围就平淡多了,只有那几块凭粮票供应的月饼算是应景儿。家里不宽裕,买不起什么“提浆”、“酥皮儿”,但是只要有一块硬得象砖头一样的“自来红”或者“自来白”捧在手里就已经让我喜出望外了。一边把月饼馅里大块的冰糖嚼得喀嚓喀嚓响,一边望着窗外夜空里皎洁的月亮,满脑子都是“嫦娥奔月”的古老传说。寂寞的童年里,月饼是中秋节的唯一主角儿。


随着时代的变迁,传统文化逐渐回归,许多在社会上销声匿迹很久的节日民俗也从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就以中秋节为例,不仅月饼的花样越来越多,各种“广式”、“苏式”的高档货把“京式”的“自来红”和“自来白”从货架上赶得无影无踪,连一些带有神话传说色彩的“老礼儿”也被现在那些有了钱又有了闲、不知如何打发的城里人拾了起来。其中好多讲究我只是曾经听说,却从没有亲眼见到。


前两天电视上介绍北京东岳庙的民俗博物馆举办相关的展览,介绍老北京人是如何度过中秋佳节的。我特别对电视画面上五颜六色、姿态各异的兔儿爷感兴趣。要知道这种旧京儿童最普通的玩物,我小时候根本就没有见过。从书上得知,从汉代就有了月中玉兔的传说。兔儿爷的起源则是在明代,纪坤的《花王阁剩稿》中讲道:“京中秋节多以泥抟兔型,衣冠据坐如人状,儿女祀而拜之。”


此外,拜月的仪式也是旧所未闻。原来只在读三国时知道貂蝉拜月,不过那好像和中秋祈福关系不大。真正的拜月是这样的:早年间的大宅门每逢中秋就在园子里花木葱茏处摆上条案,供上绘有太阴星君、嫦娥、玉兔的“月光码儿”,由家里妇女带着孩子祭月。男人是不参与的。仪式之后供桌上的水果点心就撤下成了一家人品酒饮茶时的美食,孩子们坐在大人怀里、身边,一边吃一边听那些美丽的传说故事。


这么有情调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正赶上长假有空儿,我就前往东岳庙的民俗博物馆补补课,用照相机记录下一些画面,就算是请铁血的诸位网友和我同游吧。



相机型号:佳能A95

拍摄时间:2006年9月6日

拍摄地点:北京东岳庙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