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泪 第一卷 血海无涯 第四章 冰原少女

梦断蓝桥 收藏 0 18
导读:江泪 第一卷 血海无涯 第四章 冰原少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99/


苏坚只是用手轻轻擦了擦额头上布满的冷汗,弯着腰手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息着,仿佛片刻就要倒下.李丽忙从随身挎着的医药箱中取出一支枪一样的注射器,迅速挽起他的衣袖,将针管深深刺进他的手臂的肌肉深处注射。他急剧地颤抖了一下,紧咬着牙齿,发出轻微的呻吟声,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但马上平静下来。苏坚是因为体质太差,无法忍受极度寒冷的无形侵袭导致体力虚弱不支.Char星极地那超强的大气压强几乎要将他压得窒息!现在他苍白的脸马上有了一丝血色,冰冷的手也温暖了许多.他对着满怀担忧的李丽淡淡浅笑道:“没事,李丽,我们快走吧!”“恩,总指挥官!”李丽爽快回答道.

就在他们越过这一片雪地时,他们惊奇地看见远处白色天地相接处,一位身穿粉红色紧身女特工制服的少女婷婷玉立在那一片带着淡淡的苍碧的冰原上,正向着他们眺来.


苏坚警觉、迅速地从腰系取下C-10震撼式狙击步枪,紧紧托着,拉下狙击枪的保险扣,用激光瞄准器将枪口瞄准准远处那名陌生的少女,迅速跃到李丽前面,挡着李丽,缓缓朝那名少女走去,直到他们可以清楚看到那名少女的一举一动为止。


那名少女却无动于衷,依然用那种不屑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犹如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看得苏坚极不舒服。从这点上看,苏坚就已经处于下风了,但他尽力挽回主动局面。


双方都不过数米远,这时苏坚和李丽才看清了那名少女的脸。和苏坚相仿的年龄,有他齐头高,齐肩的乌黑顺畅的头发用一条洁白的发巾扎成一把发梢,鹅蛋形的一张红润的瓜子脸,紧蹙着浓黑的双眉,一对清丽明媚的眼睛,俏丽的勾鼻梁,樱桃似的一张小嘴,嘴角两边隐隐约约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嘴角斜下方长了一颗美丽的痣,白皙的皮肤,不胖不瘦的身体。苏坚对这个女人顿生一种特别的、莫名的厌恶痛恨感,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很像在那里见过,他觉得很熟悉,却无法想起来!


这时那位少女总算很清晰地看清了过来的对自己不善的两个人,先是红着脸一怔,眼前的少年,俊俏的脸,斜蹙着的双眉,眉宇间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傲气,给人一种无形的压抑感,神鹰般冷酷的灰褐色双目,傲视着天地间万物,狮子般威武的高耸的鼻梁,紧闭着一张嘴,厚厚的嘴唇,秀气的身材,不高也不矮的标准身高,他那苍白得略带青色的面孔,俨然一位名士!在星际战乱四起的年代,象这样英俊的人已经不多了!


少女回过神来,变得很愤怒,也很无奈,愤怒的是那个身穿雪白色棉袄的年轻漂亮护士美眉在那个少年的掩护下,正肆无忌惮地绕过边上的冰地,走到自己身旁,搜自己身上的东西那,她顿时感到极度的耻辱,在英俊的少年面前,让自己这么狼狈,出丑,谁也会感到羞耻.但她还是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无奈地站在那,她看了看那少年,一言不发.那少年的右手食指已经紧扣着震撼式狙击步枪的扳机,也紧扣每个人的心弦,一触即法,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候她就只有躺在这片用自己的血染红的冰原上了.


“指挥官,她身上除了一些浓缩的食品和一袋水外,没有发现其他携带物.”李丽回到苏坚身旁.


苏坚疑惑地轻轻哦了一声,继续陷入沉思:“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在这里干什么?”苏坚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他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件事情,把她杀了吧,只要轻轻扣下扳机,那个少女就是具尸体了,但毕竟她还没有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至少现在还没有,也没有带什么武器,不构成威胁,况且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他实在不忍心那样做;把她抓起来倒还行,必要时还可以当人质,可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带绳子之类的东西,李丽就更不会有了,她个医疗兵,根本就没有攻击力.他们可是出去完成任务的,不是去抓犯人的,当然不会带手铐之类的东西.苏瞪了那个少女最后一眼,见她满脸可怜的神色,心中莫名的厌恶也已经荡然无存,他的心动摇了,于是叹了口气道:“李丽我们走吧!”他边说着边小心地把震撼式狙击步枪收回腰系.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因此而犯错误,心中依然警觉着那名少女,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一直以来,他都是联邦特务集中训练营的优秀学生,他的细心、睿智和冷静是令所有教授赞叹,令所有学生汗颜的.曾经有多少壮如大血牛之人瞧不起身小体弱的他,但他用自己言行举止,道德情操,知识智慧证明了一切,也见血地揭穿了一个事实,那些人只是心胸狭隘,民族偏见,无中生有,颠倒是非罢了,他不仅与他们想象中的不相符合,而且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们中的一般人,在他眼里,还没有谁配跟他相比.他的为人处世的智慧,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联邦对他可以说是绝对的信任,所以才寄以厚望,让他以总指挥官的名义出任此次任务.


他没有对那个少女说一句话,一个字,似乎不配跟她说.他总是怀着一种初出茅庐般的矜持,不愿理会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不愿与陌生人交谈,他总是把什么事情都往最坏处想,致自己于死地而后生,这或许是他狂妄自傲,也或许是他太矜持,更或许这两种他都有.这或许是他非凡的优点,也或许是他致命的缺点.


就在他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他突然听到身后有急剧的“吱吱”的踩冰声,不好,他似乎意识到什么,他忙取下震撼式狙击步枪,可是,晚了.


背后数米远处的那个少女迅速从身后的冰川上拔下一根长而锋利的极薄且坚硬的冰刺,直冲向跟在苏坚身后几米处的李丽.


血顺着冰凉,锋利坚硬的冰刺,还有热血把冰融化成的水混合在一起滑下.那个少女已经把冰刺横在李丽的颈上,而且已经划破了皮肤,渗出了鲜红的血,李丽的脸色也因痛苦而扭曲,刚才搜查那个少女事时的那种得意神色,已经荡然无存.只听那少女用清丽的声音尖叫道:“放下武器!”就这简单的四个字,却带着不可摆脱的魔力,让苏坚无奈弯下腰,将枪轻轻放在这坚硬冷酷的冰原上,他不忍看着李丽这样受苦,更不忍心失去她.此刻那少女眼中充满了歹毒的怨恨神色,异常狰狞恐怖.


苏坚阴沉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心里冲满着无限的悲哀和自责.他不断自责:“我怎么这么粗心大意,这么妇人之仁,明知道这里冰就是最危险最可怕的武器,明知道她站在那耸起的冰川前不寻常,我却没有想到,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干脆杀了她算了,我是怎么当指挥官的,我还有资格担任指挥官吗,算你狠,只知道朝无攻击力的人出手,有种刚才来挟持我,哼哼哼哼哼,现在你就是个死人了,哼!”的确,如果那个少女挟持的不是那个无战斗力的斯丽,而是他的话,那后果就全然不同了.苏坚虽然体质弱,力量攻击不行,但他用的是智慧,借助于大自然的神奇力量——武器,他一身都是武器,无形的武器,他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候,亮出别人不会用的武器,逆转乾坤.


而现在,恐怕不行了。就在这时,宽广的冰原远处,一群模糊的黑影围成一个圆圈,慢慢缩小,将他们围在中间.苏坚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大群陆战兵,只见他们手持机枪紧对着他,步步而来.


苏坚恍然大悟,难道先前派出的部队都是这样中了别人的圈套?好一个阴险的包夹计谋!想到这里,他更加痛恨那个危险的人物,令他和斯丽中圈套的那个狠毒的女人,他心中发誓,倘若有一天他能从见天日,绝对不会放过她!绝对不会!

他很愤怒,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就这样轻易地被对手无情地宣判失败.他额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那些汗水马上结成冰粒,掉在地上发出“沙沙”的轻响,他却察然未觉,他只有无限的悲哀,无限的痛恨,无限的自责,无限的羞怒!


记住,美丽可爱的女人往往都是最狠毒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