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匈奴人突然一阵刺耳的狂啸,万余名骑兵蓦地发起了冲锋,直冲过来。


汉军士兵平端弩弓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匈奴人进入弩的有效射程。沉重的马蹄声如同千把重锤敲击在每个汉军官兵心上,对他们来说那仿佛就是来自地狱的战鼓声。


六百步……


五百步……


四百步……


三百五十步……


“放!”


王随几乎是下意识地扳动了弩机。


“轰……”千余弩弦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声,如飞蝗的弩矢带着令人心寒的嘶啸飞向蜂拥而来的匈奴骑兵。


王随没有来得及看一下自己的战果,迅速将手中的空弩递向后方,顺手又接过来上好了箭矢的弩继续瞄准待发。


“放!”萧雷发令的声音几乎是在嚎叫。


匈奴骑兵们在密集的箭雨中哀嚎着成片倒下,战马也在惊骇地嘶鸣乱窜,但后面的匈奴骑兵依然前仆后继,蜂涌而上,不顾一切地冲锋着。对匈奴骑兵而言,这是他们最讨厌的作战方式。匈奴长弓的射程远较汉军强弩的短,而且轻骑的匈奴人根本无法冲破汉军环阵外圈的长枪阵,他们只能冲到二百步左右的距离才能有效地用弓箭杀伤重盔厚甲的汉军。短短一两百步的距离对匈奴骑兵而言简直就是炼狱,第一阵箭雨之后,匈奴人就倒下了几百骑兵和马匹,单薄的皮甲根本无法抵挡强弩的箭矢,而且汉军所用的矢头是三棱构形,中箭者无法轻易拔出,身体的任何部位中箭之后即使没有丧命,也会在极大的痛苦中失去行动的能力与继续作战的勇气。


五排弩射过后,匈奴骑兵人仰马翻,倒下一大片,但大队骑兵踏过尸体和伤员,已冲至汉军环阵两百余步远。


“漫射!”


突阵部上弩士兵迅速翻身上马,汉军士兵将弩挂在腿边换成强弓继续射击,环阵中匈奴部的三个营也开始纷纷拉弓放箭,一时间弦声四起,箭矢乱飞。弓箭漫射的威力虽然不如弩矢齐射,但羽箭连绵不绝,给匈奴骑兵带来了很大的伤亡。


匈奴骑兵终于冲到了长弓的射程内。他们纵马围着汉军环阵飞速兜着圈子,弯弓引箭,与汉军展开对射。匈奴人自小练习骑射,几乎个个士都是神射手,片刻间就射死了数百名汉军。双方弩箭嗤嗤射出,羽箭漫天乱飞,几乎遮蔽了阳光,箭矢刺破空气的尖利啸声令双方的官兵每一个人都感到一股来自于地狱的凉意。无论你多么机警,多么强壮,在这里你只能把一切交给命运,安心等待死神的选择。


万马践沙扬尘,大沙丘四周涌起了一团团黄雾。王随用强弓不停地发射着羽箭,双臂已经有些发酸。对面匈奴骑兵纷纷中箭落马,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自己射中的。耳旁不时地传来中箭的兄弟临死前的惨叫和受伤战马的哀嘶,令他头皮一阵阵发麻,却连看视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有几支箭就擦着自己的身体飞到了身后,但这种幸运天晓得能坚持多久,也许下一支箭就会毫不客气地插在自己的喉咙上,瞬间让自己变成冷冰冰的尸体,最终成为沙漠中的一具无名枯骨。在这千军万马的厮杀中,王随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脆弱,那么的无助……


今天,一切都会结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