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王威子 收藏 2 55
导读: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9/


第六十四

海训结束,回到连队的第四天下午,我正带着班里的兄弟在操场上进行站姿射击训练呢,通信员周志林跑过对我说:“凌班长,连长叫你去连部一趟。”

我把观瞄镜交给陆华清,就跟着周志林走了,到了连部的时候,正在战备箱里扒拉着找资料的连长见我进来,冲我一指凳子,又朝着周志林挥了挥手,周志林走了,我说连长:“你找我?”

连长没回答我,只是一个劲地喊:“哎哎哎呀,日他祖奶奶,忙死了忙死了。”

我一看连长那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焦急样,我心里话,到底什么事啊,让你忙死了,你倒是说啊!这时在战备箱里找到一份资料的连长边递给我,边说:“家威,你一会准备准备去市里接你嫂子去,晚上十点的火车。”

我一看连长递给我的资料是一份作战方案,我有点懵了,我说:“连长你让我接嫂子,拿这份作战方案干什么啊?”

经我这一问连长才猛地哦了一声,接着便朝着自己的头上敲了一王八拳,靠!忙晕了。

终于明过事的连长这才对着我说:“是这样家威,今晚上我得到师里开会去,咱们营不是这次的海训先进营吗?营长叫我代表营里做海训训练经验总结报告,参谋长要亲自督听,可你嫂子却偏偏今晚上的火车,说什么儿子放假了,要来部队度假,靠!这个兔崽子把部队当成什么了,承德避暑山庄?今晚上怕我是去接不了她娘儿俩了,你去吧,这是你嫂子的手机话码,接不上头你就打她电话。”

我见过嫂子,她以前来过连队,人长得挺漂亮。我说:“就这事啊,那害得着你忙成这样吗,连长,你放心吧,我一会准备一下就出发。”说完我正欲转身离开呢,一看手里还拿着那份战备方案呢,我说:“连长这给你。”连长又哦了一声,“对了,家威,你照着这份战备方案再重新制一份,晚上参谋长要看。”

靠!我一听,心说连长这又忙傻罢了!安排个工作怎么一点连贯性都没有啊!

同泽市的火车站不是很大,但很有味道,建筑风格很古典,小而雅致,我到了火车站下‘的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橙黄色的灯光里,车站广场上的人来人往,有扛着包步履匆匆的,有或蹲或卧或斜依在行李上打瞌睡的,我抬头看了看车站上空的那台大时钟,八点一刻,也就说离嫂子的火车还早着呢,闲着无聊,于是我就信步由僵地闲遛达,同泽这座本来就很美的山城,在今晚的灯光里愈加显得神韵风致,妙不可言。

我正低头走着呢,听到前边有女孩儿格格地笑声,抬头一看,咦!刘姐,我不禁失声地喊,刘俊听我喊她,也不由得一愣,显然她没有立刻认出我,因为我今晚穿着便衣,我只所以穿便衣是连长的意思,他说当兵的晚上外出不方便,城里又有部队的纠察,干脆就穿便衣吧,可我没有地方上的衣服,邵伟强就拿出他那套短袖便衣给我,因为我比邵伟强稍微高一点,又比他敦实,我一穿,衣服有点瘦,我本不想穿了,可邵伟强说穿着吧穿着吧,瘦一点好,能现出线条.

我笑,我说:“靠!叫你说的,我这是去接嫂子,又不是去参加超级男生。”

老大会儿,刘俊才惊喜地喊:“家威,真的是你啊!”说着刘俊就扔下那个本来和她并肩而行的男孩儿,激动地跑过来拉我,“你怎么穿这身行头啊,不是执行什么任务吧,我的天,这衣服穿你身上可真帅,”

我一听完了,这一下那被刘俊扔下的哥们非吃醋不行,果不其然,我用眼睛的余光一瞄,男孩儿气得直用手揪鼻子。

拉着我的胳膊,刘俊仰着脸冲我笑:“你是不是找我们舒怡呢,家威,舒怡她人呢,怎么就你自己啊?”

从刘俊的话里我听出来了,看来舒怡没有告诉她,她还不知道关于我俩的事情,听到刘俊问到舒怡的时候,那一刻我的脸上一定掠过了一丝尴尬、慌乱的神情,我试图去掩饰这种尴尬、慌乱,可不曾想还是被刘俊捕捉到了,她冲着身后的那个男孩儿说:“你先回去吧,改天再联系,今晚我有点事儿,”

那男孩儿显然很怕刘俊,就也没打什么别,冲我着我们两个说了声“那好,再见”然后径直就走了,只是临走的时候,我看见男孩儿看了我一眼,那一眼里藏着浓浓的醋意和愤闷,我像做了件很让灵魂不安的事儿似的,打心眼儿里感觉对不起他,我都想了,如果还有缘再见,我一定请他喝酒,给他赔情道歉。

望着男孩儿走了,刘俊又问我:“你吃饭了吗?家威!”

我说:“没呢,我不饿。”

刘俊说:“那走吧,我正好也没吃呢,我请客。”说着就拉着我走。

我心里话,你不请客,谁请客啊,叫我请客,我那有那闲钱啊,这身衣服还是借的呢!

吃着饭,刘俊问我:“你跟舒怡发生矛盾了?”

我想在刘俊面前没有必要再掩饰自己,我说:“是的,刘姐,我也好久没见她了。”

刘俊一惊,嘴里的菜也忘了嚼了,“这么说你不知道舒怡的事儿?”

刘俊的话也让我的心猛地一揪,我承认我生舒怡的气,可我知道我还是爱她的,我不想也不愿她过得不好,我担心的就是她会出什么事了,因为紧张,我嘴有点拙地问刘俊:“刘姐,舒怡她怎么了?”

我想那晚在吃饭的过程中,刘俊给我说的那些话,对我和舒怡之间感情的升华,误会的消除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否则以我的小气,舒怡的倔强,我们之间的误会可能只会随着时间的而推移逐渐加深,舒怡为我所付出的一切,倔强的她又不会主动找我解释,那么我就不会知道,我想如果真的那样,我的灵魂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安省了,我真的会恨自己一辈子,终然舒怡会原谅我,我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自私、暴燥,粗心。

刘俊神色黯然地好大儿才说:“舒怡她被单位开除了。”

刘俊的话让我像给人突然当头一捧打懵似的,愣了半天,竟说不出一句话,“她怎么会被单位给开除呢,”我终于失控般地喊出声儿来,我的话因为喊得声儿太多,以至于把临桌的一些吃饭的人吓得猛地看我们两个,饭店的伙计叫我这么一喊,吓得慌忙地跑过来,极小心地问我:“怎么了,同志,怎么了?”

刘俊替我赔不是,“没事没事,我朋友喝多了!”

说着就要伙计结帐,等结完帐,刘俊又拉着我离开了那家饭店找了附近一处安静的凉亭,把我按在一条石凳上,这一会我稍微有点平静了,我说:“刘姐,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吗?”

刘俊这才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讲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